听说

“你结婚我会来,但忘了问你,我劫婚你跟我走吗”

闷玫瑰
闷玫瑰

姜灵想把前世的梦写成小说,可二十年前的月亮早已被遗忘,有些事,自己闷着知道就好。

十二时辰:宫廷变
十二时辰:宫廷变

原来,不过一场权谋,我却当了真吗?

不正经小甜饼

七斋六子永不散。

男友的梦

“救救我,谁来救救我,救救我啊!”我一个人走在路上,听到一个女人声音。

彷徨之爱
彷徨之爱

因为买房加名的事情,王灿的爱情变得飘忽了。

江南烟雨

他舌尖顶了顶侧脸的嫩肉,低头失笑:“殷浩南,你他娘的跟个懦夫一样!”

我们坏得旗鼓相当,在一起是为民除害

我们都是坏人,我们的坏的旗鼓相当,在一起,是为民除害。

杀人梦

人生的选择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但有时候,还没选择,命运的巨轮就已经开始行驶了……

雪满头

“师弟,你到我这儿来,究竟想要做什么?这么多年了,我仍忍不住想掐断你的脖子!”

炽烈之爱

周瑜勉强扯出一个笑容,“乔乔,你很好,是我没有这个福气,我们,离婚吧。”

织蛛:朱砂海棠宫裙

阿喃似懂非懂,“反正只要讨好天后娘娘就行了。”

等我长大

小的时候一放假,回到家跳下车喊的第一句话不是“爸”“妈”而是“姐”。

无头歌姬

那女子的头部空空如也,只是两支树枝支撑着围巾与笠帽……

东家长西家短不如自家吃饱穿暖

有闲言碎语扯老婆舌的时间,还不如想想咋样能多攒点钱,把日子过好了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