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心上小软糖

2020-03-30 17:13:16作者:年朝朝

青春

1

余白白今日起的格外早,她是被欲仙欲醉的梦吓醒的。许是因为母胎单身的原因,她竟然急不可耐的梦见了她那浑身薄情寡欲死皮赖脸的同桌了。

梦里陆止穿着一身白色汉服,蹲坐在她的床前,满脸绯红地捂着胸前马上要散开的衣纱,仿佛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似的。

想到这里,余白白立即拍了下脑袋,“停!不能想!”

到学校时,余白白老远就看到陆止背着书包刚要进教学楼,她一路小跑,生怕迟到,毕竟:‘陆止一来,必要迟到’的话可不是一天两天传遍了整个班。

经过陆止身边时,一个大爪子猛扯了下余白白的书包带子,“你跑什么?”

他半眯着眼睛看她,眼底满满的鄙夷。

“你一来,不就要迟到了!”余白白抬头朝陆止翻了一白眼,心里没数。

再正眼看陆止时,余白白才发现他顶着一双黑眼圈大眼睛来的。

啧,稀奇。

“你昨天做什么不可告人的事,这么重的黑眼圈?”

陆止不置可否,大步迈了几下,直接消失在余白白的视线中!

2

余白白严重怀疑她和陆止天生八字不合,从一开始见面就八字不合!

高三新学期开学,余白白按照分班表来到新班级,找到自己座位后还特意看了一眼新同桌的名字。想着和新同位搞好关系,开小差的时候有人给放个哨。

陆止。

她哼着小曲,坐在位置上,还拿出了一盒薄荷糖准备贿赂贿赂同桌,趁机打下坚实的革命友谊。

结果,新同桌一见到她,双目圆瞪,沉着脸,心情似乎很不好,“是你!”

余白白一开始还不知道什么一回事,他们见过吗?

直到她的新同桌帮她回忆了几天前的事......

开学前几天,余白白长达两年的暗恋又一次结束。“每暗恋,必遇渣男”的余白白被深深的打击到,晚上九点约闺蜜时念在小地摊上吃着烧烤,喝着啤酒,诉说着伤心事。

从来没有碰过酒精的余白白,一口酒一口串的胡吃海喝,一杯啤酒没喝完,就已经上头了。

从一个人在那里不听的吐槽,变成哇哇掉泪,感叹自己感情之路的无限曲折。

余白白撑着桌子想要起来,想去抱身边的柱子,却不料一下子蹲到地上。本就东西南北不分了,余白白抱着“柱子”就在那里哭,手里的纸没一会就湿尽了。

身旁的时念早已惊得连话都说不出了,余白白抱着身边的一个过路人,紧抱着人家的腿不放。男生挣扎了几下,余白白手上的力气更大了,哭出来的鼻涕直接掉到了男生鞋子上。

胃里翻江倒海,余白白还在那里干呕。

好巧不巧,是陆止。

从外省刚回到S省的陆止,脸都快黑成周公了,回省第一天就这么倒霉。

最后,时念使出全身力气一根一根掰开的余白白手指,她抱着余白白给陆止道歉,陆止没好气的瞪了一眼醉鬼,直接走了。

3

梁子就这样结下了。

某日,余白白因为前一天作业很多,写到深夜,上课有点打盹。脑袋小幅度的上下起伏,在老师转身板书时,身旁的胳膊突然猛戳她一下,吓得余白白浑身抖擞,一个激灵,睡意也没了。

离她较近的几个同学看见余白白脑袋猛一哆嗦的动作,不禁捂着嘴憋笑。

身旁的陆止则是更加猖狂的憋笑的直接倒在桌子上,眼睛擒着泪珠,小声说:“小同位,不困了?”

余白白面红耳赤,如坐针毡。之后几天的课别提多认真。

邻近十月,高三全级迎来第一次月考,月考结束当天恰巧赶上校运动会。月考后高三休息,很多学生便趁着这个时间来看运动会,趁机偷偷闲。

高三一班全部学生几乎都跑来了,余白白弯着腰在跑道外的座席下找着本班的同学,看到时念跟自己招手,余白白正要踏上楼梯找她,连衣帽突然被人拽了一下。

余白白转头发现是陆止,她白他一眼,哼了声:“松开你的爪子!”

陆止只是轻挑一下眉,“帮个忙。给你买的巧克力。”他伸出放在校服口袋里的手,掏出一堆巧克力放到余白白手中。

拿人手软,余白白被陆止拉着跑到操场外。

她满头雾水,“我帮你什么忙?”

陆止笑着拿出放在篮球架旁的篮球,“陪我练球。”

她下意识就要拒绝,可陆止口中的话却让她哑言,“实验中学足球队的余白白大名我可是听说了哦!”

她沉默不语,直接夺过陆止手中的球,“打!”

在初中校队,余白白一直都是和女生打,和男生打是第一次,尤其是和陆止这近一米九的打!

半小时下来余白白没有投进一个球,陆止也没投进,局面进入白热化。

余白白凭借着身高矮的优势,成功躲过陆止的进攻,可就在准备投球时,陆止突然冲到余白白面前,余白白的手指直接从陆止面前划过去!

‘哧’的一声。

陆止的白T直接从领口开到最后,余白白看到空中飞出去了一个红色的东西。

陆止的白T染上几滴红色液体。

余白白的指甲盖别扯成两半,血哗啦啦的流下来。

两人都被惊得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身边有人在那里惊呼:“她的手流血了!”一群人围了上去。众人用匪夷所思的目光凝视着赤裸着胸膛的陆止和余白白。

4

两人在众人注视下跟着救护车去了市中心医院。

陆止的前胸也被指甲盖划了几道血痕,有深有浅。余白白更加惨不忍睹了,指甲盖几乎都要翻出皮肉。

路上随行来的医生给余白白进行简单处理时,疼的她嗷嗷直叫。

过完双休日再次回到学校时,余白白已经彻底火了!

话题从“两人比赛打球竟受伤”到“高三某女子为爱生恨报复男同学”等等。弄的余白白都不敢出班级门了。

陆止原本一星期还能被女生要几次QQ,到现在被女生看到躲着走。他倒是津津乐道,余白白的左手却裹成鸡蛋,状况惨烈。

陆止还为此成为了余白白小跟班。

“陆止,给我灌杯水。”

“陆止,帮我摆下书。”

“陆止,我右手沾水了,给我点卫生纸。”

“陆止,给我带份饭。”

后来一班未有陆止此名,而多了一个“余家那位”!

5

十二月,北城迎来了今年的初雪。雪花覆盖大地,学生们挤在窗口门前,惊喜的探头看向窗外。还未积雪,就已经有同学迫不及待想要打雪仗了。

一个晚自习,陆止的眉头却皱了不知一次。

自从下午放学,余白白就很不正常,问她情况也不说,只是安静的过分。平时陆止一定会感激佛祖现身,今天却烦躁的厉害。

余白白红了一个晚自习的眼眶,字也没看到写几个。

放学后,小丫头跑的很快。

陆止紧跟在她身后,发现余白白在偏廊里掉眼泪。

踟蹰好一会,陆止才走上前去,问了一句:“怎么了,小兔子?”

余白白抽噎着解释了好长一会。

她喜欢了两年的男生,谈恋爱之后没多久跟她说分手了,卑微喜欢两年的人突然回头找自己,说喜欢她,余白白怎么可能不心动,男生对她也已经有些暧昧。

几乎身边所有人都对她说,他绝对对你有意思!

可几天前放学回家的路上,余白白被一群浓妆艳抹的女生堵了,骂骂咧咧的,还放下狠话:“你要是敢和李杨联系一句,你等着点!”

还有女生不屑的说:“打篮球的糙汉子,也不看看你自己的样,还想吃天鹅肉,配吗你!”

那时候她才知道,她喜欢的男生还谈着恋爱,对方还是不学无术的小太妹。她被骂的很难听,此后又被连续堵了好几天。

等她解释完,陆止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他抿着嘴角,看着余白白红肿的眼睛,拼命忍住了想要拥抱她的冲动。

“那......以后我陪你走?”他支支吾吾许久,轻声问。

“可以吗?”她的声音几乎低到被窗口的风吹散。

“傻呀,当然可以。”他笑着摸摸余白白的脑袋。

路上,余白白小声问:“陆止,是不是女生不应该打篮球啊?”

陆止愣了一下,心里突然一绞,“谬乱,若有人喜欢你。是山是海,他都为你奔来。”

送余白白回到家的夜晚,陆止失眠了好多天。

两人关系近了好多,陆止一个吊儿郎当的人,还学会了逗余白白开心,变着花样的来。

“小兔子,爸爸给你带着奶茶。”

余白白翻了个白眼,“滚。”

陆止没说话,插上吸管,直接塞到余白白嘴里。

午后阳光灿烂,余白白看着酣睡的少年,悄无声息的给他当上眼前的光。

盯着少年看了许久,心电感应般,陆止蓦地睁开眼睛。

你看我我看你,两人不约而同勾起嘴角,开心了整个午休。

那时候,高中萌芽的小小的春心萌动的种子,在少年心气的时候,发出根来。

6

直到,一班迎来了开学以来第一次位置大变动。

余白白因为身高的缘故被老师换到了第一排中间,离陆止隔了整整两排距离。

仿佛凛凛刺骨的冷风夹着小雪冲她奔来,余白白收拾着东西,身旁的陆止也不吭声。新同桌是性格开朗小正太的班长,他帮着余白白搬着东西,陆止只是睬了一眼,没吭声。

下课后,余白白和周围打成一片。她扔垃圾从后面回来时,发现陆止双眸紧盯着她,余白白向他抛去疑问的眼神,陆止视而不见似的趴在位置上睡觉。

她欲言又止,最终低头走开。

年朝朝
年朝朝  VIP会员 甜文~

你是心上小软糖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