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潮涌动

2020-03-30 12:15:56作者:橙色风暴

爱情

1

翟妤依踩着八公分的高跟鞋,穿着一身职场女性OL风裹臀及膝裙,上身是优雅而不失性感的蕾丝边黑色衬衣。黑色墨镜遮住了大半面部,却依然可以看出这女人姿色不凡。

一身靓丽自然引得一大波回头率,要不是略显不自然的走姿,怕是以为她是来看病人的。

翟妤依,时尚界近几年新晋扛把子,年仅26岁,已经成立了自己的品牌,大三时已经开始一系列比赛和设计,曾设计的作品获得大小奖项无数。

人生信条:

头可断血可流,女人的战靴不能脱。

翟妤依来到提前预约诊室门前,果不其然,诊室门前已经人满为患,听说这位医生刚从国外修学回来,医术了得。

“0420翟妤依,翟妤依在吗?到你了!”

翟妤依提脚慢慢走向诊室,然后敲了敲门。

“进。”

翟妤依意外地挑挑眉,声音挺年轻。

翟妤依推门进去,里面没有人,听声音应该是在旁边休息室接水,翟妤依也不客气,主要是脚上的痛感实在不容忽视,便在医生办公桌前的凳子上坐了下来。

骨科专家:沈,鹤,辞。

翟妤依盯着眼前的桌子上的座位签,有点眼熟,但是思索了一会还是无果。

沈鹤辞走出来,坐到位置上,看了一眼眼前的女人,问道:“名字。”

翟妤依回神,视线从名字上落到了面前男人的身上。

她摘下墨镜,挂起标准式微笑:“您好,翟妤依……”

她直视着眼前这个男人,微顿,原来是他。

还真是,冤家聚头呢。

沈鹤辞翻着手上的病例,抬头看了她一眼,以示礼貌。

又问“哪里不舒服?”

翟妤依挑眉,看来是没认出来她。

“脚崴了。”

沈鹤辞站起来走到她面前,看着她脚上踩着的高跟鞋,眉头微蹙:“鞋子挺好看,但不适合你。”

翟妤依微愣,什么?

“哪只脚?我看一下。”

翟妤依乖乖的指了指右脚。

沈鹤辞看了一眼,走到旁边休息室拿出一块小毯子盖到翟妤依的腿上,然后蹲下来轻轻抬起她的脚,给她脱下鞋子。

“疼吗?”她的脚踝那里已经通红,鼓起了个大包,沈鹤辞捏了捏,问道。

“疼疼疼疼!”

沈鹤辞换了地又捏了几下问着,最后又给她穿上鞋子回到了座位上填了几个表给她递过来,边说:“先拍个片子吧。”

翟妤依又跑去拍了片子,开了一系列的单子最后又回到沈鹤辞这里。

“没有伤到骨头,给你开点药膏,回去注意就可以了。”

沈鹤辞看了看他的片子定下结论后便填表开药。

翟妤依闲着没事,不自觉就盯上了眼前的男人。

长相颇为精致,清冷的脸上却有一双桃花眼,高跷的鼻梁,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对,想在哥哥的鼻梁上滑滑梯。嘴唇尤为好看,是淡淡的粉色,像软糖。

还真是,长到她的审美上了呢。

沈鹤辞递过来单子,微微勾唇,

“擦擦口水。”

翟妤依也意识到自己失态,便回神,轻笑。

什么清冷,不过是闷骚。

“沈,鹤,辞。”

“沈医生,变了不少啊。”

想到刚刚沈鹤辞调侃他要风度不管疼痛的样子,她就知道他肯定认出她了。

“怎么变了?”

“变成我心上人了。”

翟妤依俏皮地丢了个wink,接过单子走了出去。

哈,还被小姑娘反套路了。

沈鹤辞笑着摇了摇头。

沈鹤辞和翟妤依是高中同学,当时两个人一个是学习委员,一个是文艺委员,两个人自然就杠上了。

沈鹤辞要管自习管纪律,翟妤依偏偏要搞联欢会的节目表演。

沈鹤辞早读要读英语,读语文,翟妤依却偏偏说应该让大家早上唱唱歌提一提精神。

……

总之,两个人就这样杠了三年吧,可能只是翟妤依单方面的较劲,她也不知道她那时为什么非得那样,可能是觉得有趣吧。

现在回想起来,说不定没杠上的话会向别的方向走呢。

毕竟,他那会也很帅。

翟妤依开完药顺便又去和老同学打声招呼,就看到沈鹤辞在换衣服。

看了眼时间已经到中午饭点了。

话到嘴边便改了口:“沈医生,一起吃个午饭?”

沈鹤辞没多想,直接拒绝道:“不了,我去食堂。”

翟妤依瘪了瘪嘴:“那加个微信吧,毕竟老同学嘛,顺便也方便问问你病情。”

沈鹤辞一般不会加病人的微信,便又拒绝了。

翟妤依长这么大也是第一次两次被拒,也不再自讨无趣,便不再勉强,说了再见就踩着高跟鞋回了家。

没关系,来日方长。

2

翟妤依躺在床上,翻着手机上的微信群聊,她本来就漂亮,还事业有成,所以之前的同学什么的当然干什么也都会惦记着点她。

打开高中群聊,果然很好找,沈鹤辞这几个字可不就在眼前嘛。

翟妤依发了好友申请过去就没再理会。

就这样又过了两周,一直都没有收到沈鹤辞的同意,意料之中。

今天,翟妤依该去复查了,她感觉自己好的差不多便踩了双恨天高就过去了。

翟妤依敲了敲沈鹤辞诊室的门推开门,不料却好像看到什么不该看的。

“不好意思,你们继续。”说完之后便退了出去,还贴心的关上了门。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有个女医生趴在沈鹤辞桌前,正想要伸手帮沈鹤辞整理衣领。

沈鹤辞也是微微一愣,就向后躲开,直接说:“谢谢,不用。”

然后自己整着领子叫门口的人进来。

翟妤依进去,女医生出来,还像她投来幽怨的目光。

行,是她破坏人好事了呗。

“沈医生桃花挺旺啊。”

沈鹤辞没理她,看着她脚上踩了比上次还高的高跟鞋,眉头又皱了起来。

“脱鞋。”

冷硬的声音有吓到翟妤依,便乖乖坐下来脱掉了鞋子。

沈鹤辞走到她面前,果然,看到受伤的脚裸又红了一片。

“你这样就别想好了。”

翟妤依自知理亏,却还是小声逼逼:

“我说加你微信问病情你不让的嘛……”

“这是你的脚,疼不疼好不好都是你的问题,与我无关。”

“医者父母心,你怎么能这样呢?”

“……翟妤依!你又和我闹是吧?”

翟妤依移开视线,不答。

“那你去找更好的医生吧,我治不好你。”

沈鹤辞已经回去坐下,刚刚有些生气的语气也平淡下来。

大丈夫能屈能伸。

“哎呀,沈医生,你别生气嘛~”

沈鹤辞就看着她,看她能说出个什么花。

“这样,我不穿高跟鞋了,你加我微信,行吗?”

行,绕了半天,还是又绕回来了。

沈鹤辞不再陪她闹了,外面还有人候诊,便拿出手机,敲击了几下,说道:“好了。”

翟妤依脸上立马笑出了花,笑眯眯的开门出去了。

翟妤依没走,出来便在外面的候诊区做了下来,百般无聊地搬弄着手机。

她的工作也省心,一般都只接自己感兴趣的单子,其他就交给工作室其他人,尤其这两天她还行动不便,所以干脆在家修养,乐得清闲。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