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迭:血色婚礼

2020-03-29 19:51:12作者:北望南川

悬疑

初升的阳光柔和温暖,透过茂密的枝叶稀稀拉拉的洒了进来,滴答一声,树叶上的晨露滑了下来,老管家缩了缩脖子,伸手擦了擦脖子上的露水,身后矗立着一座古老的城堡,古堡里传来了断断续续的钢琴声,柔和似水般的琴音在这古老的城堡里有一份别样的美感。

城堡的窗户里露出一个女孩的身影,那女孩穿着一身白色的婚纱!好似水中仙子一般!

1

周末,顾琛被韩维生拽上了车,靠在副驾驶上假寐,他还没睡醒就被韩维生给拽了起来。

“顾队?你也去啊?”张扬将脑袋从后座上伸了上来,眼巴巴的看着顾琛。

韩维生一巴掌拍到了张扬的脑门上,说道:“别吵,他还没睡醒。”,小心的瞥了一眼顾琛,这要是吵醒了,他不得秋后算账。

好半晌,刘淮小心翼翼地钻了上来,韩维生这才开车出发。

“韩队,我们都走了,队里可以吗?”刘淮小声的说道,小眼睛瞅着一旁的顾琛,生怕他醒过来。

“今天周末,再说了,队里少了我们照样转。”韩维生笑道。

黑色的吉普车朝着高速路上驶去,车里边安静到了极点,刘淮在一旁看书,沙沙的翻书声很有规律,张扬趴在车窗上看着沿路的大树,时不时的看一眼前座的顾琛,无聊至极。

韩维生倒也没开多长时间,爱莎古堡本就在东阳市的郊区,也就一个小时的车程。

张扬直勾勾的看着眼前的古堡,一双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韩队,这不是霸道总裁的城堡吗?”张扬使劲的晃着韩维生的胳膊。

“爱莎古堡,是民国时期的建筑,一个名叫爱莎的英国女子很喜欢中国文化,所以他的丈夫在中国建造了一座城堡,至于后来的事我也不清楚。”刘淮说道。

韩维生嫌弃的瞪了一眼张扬,真没文化,丢人。

“韩哥,你们来了?”不远处走来一个少女,牵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那女孩穿着一身斑点花裙,扎着两个小辫子,胖嘟嘟的脸看起来很可爱。

“爸爸!”那女孩看到韩维生急乎乎的跑了过来。

“爸爸?”

“爸爸?”

张扬跟刘淮惊恐的看着韩维生,怎么冒出来这么大的女儿?

“我可没有你们这么大的儿子。”韩维生笑道,将那小丫头抱了起来,逗弄着怀里的小女孩。

顾琛看着车窗外的小女孩,不自觉的笑了出来,眼中的温柔如春日里的阳光那般温暖。

“咦,帅叔叔。”韩维生怀中的小女孩晃荡着两条小短腿使劲的往车窗旁靠。

“萱儿才五岁就这么喜欢好看的叔叔,韩哥,你以后可得看紧了。”方子涵打趣道。

顾琛推开车门走了出来,韩萱从韩维生的怀里溜了下来,一双肉嘟嘟的小胖手抱着顾琛的小腿,水灵灵的双眼眨巴眨巴看着顾琛。

顾琛将小丫头抱了起来,肉嘟嘟的感觉让他无从下手。

“这丫头可真给你面子,要是旁人,碰一下都不让。”韩维生笑了笑,摸着自家女儿软绵绵的黑发。

“走吧,婚礼要开始了。”方子涵催促着众人,古堡婚礼任谁都不想错过。

古老的城堡庄严肃穆,来来往往的宾客给这个古老的城堡增添了几分人气。

忽地,顾琛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身后站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管家,那老管家的枯瘦的脸颊上滑下几滴汗液,眼睛不停的躲闪着。

“您好,请问您是顾琛顾警官吗?”老管家苍老的声音带着一丝沙哑。

顾琛点点头,好奇的看着眼前的管家。

“您能跟我来一趟吗?城堡里发生了一些事。”老管家刻意压低了声音。

2

“死者名叫寒水儿,是这场婚礼的女主角,二十八岁,著名钢琴演奏家,拿过无数的国际大奖。”张扬看着手里的资料越念越起劲,优秀的人莫过于此。

寒水儿穿着一身雪白的婚纱,修长的手指搭在白色的琴键上,额头抵在琴键上,脖颈上一道明显的血痕,鲜红的血液滑落下来,染红了胸前的白色婚纱。

顾琛靠在门口打量着不大不小的琴房,就一架钢琴的大小,窗户紧锁着,房间并没有夹层或是暗格之类的,房门没有上锁,锁芯也没有被破坏的痕迹。

“为什么不报警?”顾琛问道。

“不能报警啊,今天来参见婚礼的都是各界有头有脸的任务,要是被人知道少爷的婚礼出了这样的意外,这可怎么办好呢?”老管家脸上的皱纹塌了下来,一双老手轻微的颤抖着。

“你家少爷?”顾琛微微挑眉,这新娘子都死了,新郎人呢?

老管家踌躇了一会,双手不自然的搓动着。

“人呢?”韩维生没有那么好的脾气,语气重了几分。

“我们发现的时候少爷晕倒在门口,手里拿着…拿着一把带血的刀子,但我们都相信少爷是不会杀人的。”老管家重重叹了一口气。

“你怎么知道我是警察?”顾琛问道。

“今天在场的人我们都有详细的记录。”老管家道。

3

寒水儿雪白的婚纱上沾染了大片的血迹,那血迹就好像是罂粟盛开一般好看,惨白的小脸了无生气,寒水儿的母亲跪在她的身边大声的吼着。

顾琛摇摇头,没有去看这场彰显母爱的好戏。

“怎么了?”韩维生问道。

顾琛皱皱眉,指了指客厅的那一幕说道:“女儿都死了,母亲扯着嗓子吼了好一阵也不见掉一滴眼泪。”

韩维生朝着客厅看了一眼,那女人抱着寒水儿的尸体不停的抽搐着,嗓子扯的震天响,就是没有掉一滴眼泪。

“所以,这个女人有问题?”韩维生问道。

“不好说,不让警方介入,线索太少了。”顾琛靠在窗户旁,啪嗒一声,推开了那扇紧闭的窗户,新鲜的空气涌了进来,冲散了屋子里的那股难闻的血腥味。

韩维生啪地一声关上了房门,屋外的女人吵得他耳朵疼。

韩维生从兜里掏出一双白手套,在寒水儿的位置上坐了下来,双手摸着黑白键,顾琛悄无声息的走到韩维生后面,右手勾着他的脖子轻轻的划拉了过去。

韩维生僵直了身子,后背有些发凉。

“老顾,你要干什么?”韩维生吞了吞唾沫。

“我在想伤口为什么那么整齐。”寒水儿脖子上的伤口太整齐了,一刀划了过去,没有丝毫的犹豫。

“你刚才为什么没有反抗?”顾琛问道。

“我这不是知道是你么,况且你又不能杀了我。”韩维生笑了笑,但是顾琛这突兀的举动倒是真的吓到他了。

“所以寒水儿为什么没有反抗?”顾琛靠在墙壁上,看着钢琴上的那摊血迹,那是动脉血管被破裂后喷出来的,血迹有被什么东西擦过的痕迹。

“所以寒水儿认识凶手?”韩维生轻声道。

顾琛嘴角微微上扬,朝着韩维生露出了一个神秘的笑容。

3

寒水儿原名韩水儿,韩家大小姐,这场婚姻算是一场商业联姻。

“老大,赵如晟醒了。”刘淮火急火燎的跑了过来。

等顾琛过去的时候,那位大少爷面色发白的躺在床上,脸上毫无血色,双目呆滞的望着窗外。

顾琛搬了一把凳子坐在了赵如晟的面前,挡住了他的是视线。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寒水儿的房门?”顾琛问道。

“她喜欢一个人练琴,哪怕今天结婚,她都舍不得放下她的音乐,我听到钢琴的声音停了下来,这才想去看看,没想到刚走到门口就被人打晕了。”赵如晟的声音轻轻颤抖着,一行清泪划了下来,打湿了衣领,赵如晟擦了擦眼泪,将被角往上挪了挪。

顾琛看着赵如晟的举动微微诧异,这么厚的被子,很冷吗?

“你不知道是谁有可能打晕你?”顾琛继续问道。

赵如晟摇了摇头,痴痴的看着床头柜上的照片,黑色的双眸不似之前那般痴呆,温柔的好似春风拂面一般。

顾琛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照片上的寒水儿甜甜的笑着,处在一片草原上,身上的白色纱裙随着风来的方向飘荡着,就好像是草原中的蝴蝶一般。

呜呜呜,门口传来了一阵呜咽声。

顾琛微微蹙眉,看着门口低低啜泣的刘淮,当真是煞风景。

“你哭什么啊?”韩维生拍了怕刘淮的后背,一脑门黑线。

“太感人了。”

“照片我可以拿走吗?”顾琛看着那张照片问道。

赵如晟眼神微滞,抬头看了一眼顾琛微微点头。

顾琛顺手捞走了桌上的照片,塞到了刘淮的怀里,无奈的摇摇头,这个人是不是不适合做警察。

“老顾,他胡闹就算了,你拿人家照片干嘛?”韩维生有些不解,顾琛这人见惯了生死,骨子里透着冷漠,不会这么感性。

顾琛嘴角微微上扬,拆了那个相框,寒水儿的相片下面压着另一个女人的相片。

“让警局的弟兄查一下这个人,快点,加急。”顾琛将相片交给了刘淮。

“你怎么知道?”韩维生嘴角抽了抽,他是怎么知道相框里边有两张相片的。

“赵如晟的眼神,提到寒水儿时呆滞无神,但是看向照片的时候温柔的好像含着水一般,同一个人,眼神差别这么大,当真是让人好奇。”顾琛笑道。

“韩夫人,哭好了吗?我想看看寒水儿的伤口。”顾琛冷声道。

韩夫人擦了擦眼泪,伤情的坐到了一旁的沙发上,顾琛在韩夫人的位置上蹲了下来,白色的手套挪动了一下寒水儿的头部。

“伤口很深,一刀毙命。”顾琛微微蹙眉,沉默了一会问道:“你不是女方家的亲戚吗?知不知道些什么?”

韩维生摇摇头,说是亲戚,其实八竿子打不着,要不是因为萱儿,他当真不想来。

4

“老大,查到了,这个女人叫周小雪,是韩夫人前夫的女儿,三年前在外旅游的时候意外死亡,令人注意的是寒水儿和赵如晟也在当时的旅游团里。”刘淮说道。

“确定是意外,不是他杀?”顾琛问道。

“确定,因为那个案子是我办的,过去时间太久了,一时间没想起来。”韩维生尴尬的笑了笑,经办的案子太多了,他一时没有想起来。

顾琛点点头,他相信韩维生的办案能力。

顾琛看着沙发上那个低声啜泣的韩夫人,难道真的是韩夫人为了替女儿泄愤所以杀了人吗?但是于理不通,寒水儿再怎么说都是韩家名副其实的大小姐,韩夫人没有那个胆子。

难道是赵如晟,但是,是谁将赵如晟打晕的呢?难道是他自导自演的一出戏?

顾琛低着头思索着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忽地,眼前出现了一双黑色皮鞋,稍稍往上,那老管家阴沉沉的看着顾琛。

“顾警官,有头绪了吗?少爷虽然不爱韩小姐,但是,绝不会做出这等事来。”老管家问道。

顾琛点点头,这话倒是让人好奇,“没有,对了,城堡里面有没有寒水儿经常住的房间?”

老管家眼神闪了闪,说道:“自然有,顾警官跟我来。”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