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殇

2020-03-29 19:51:51作者:燕垒生

奇幻

近几天,发生多起人为纵火火事故,已经有十几人因此住进了医院,还有数十人因此丧命。

我是一只猫妖,化身灵师侦探,专职探索不寻常的事件,同时寻找我的仇人。此次的火灾,我闻到了不同寻常的味道。

此刻,我坐在办公室里。

“灵师侦探在吗?”有一个红发少年敲着我特意敞开的门并问到。

“我就是,怎么,市长并不把火灾事件放在心上?竟然派了一个小毛孩来。”我慢悠悠地说。

“不不不,市长大人病了,便派了小子来叨扰大人,请大人到市长家里一谈。”少年回答说。

“哦?市长这时候病了?昨天他还在电视上发言呢,他是准备引咎辞职?”

“我并不清楚!”少年说到。

“算了,去看看吧!”我非常纳闷。这次的事件已经惊动了省长,各个记者更在时刻报道事情进展,如果市长在此时生病,不管真与假,省长肯定是不会轻饶的。

我和少年在一起前往市长家里。一路并没有其他的话语。少年开车,我躺在副驾驶闭眼小憩。

开车开了半小时,少年说到了。我睁开眼,环顾四周,依然那么熟悉。我起身下车,忽然开口问到:“你叫什么名字?”少年诧异,看了我一眼,回到:“林无伤。”

“好名字,无伤,一生无伤。”我笑着说到,随即踏入了市长家大门。身后的林无伤笑着看着我,没有说话。

我走进了市长家中,看见他正焦急的走来走去。

“市长,何事找我?”我并没有开门见山,而是反问市长。

“灵师大人,你可不要捉弄我了,你能不知道?这次的事件,已经闹得不可开交了,一定要帮帮我,报酬的事好说。”市长直接开口。

“如此直接,看来市长被上面压得紧啊!哈哈哈。”我大笑着。

“灵师啊,我知道,你一定发现这次的事不同寻常吧,每次的纵火,都能从监控之中看到一道人影,可每次都是不清不楚。依照现在的技术,哪怕头发丝儿都能数清楚,结果就是看不到纵火犯的脸。真他妈奇怪。这种事,我知道只有你能解决。”我看着市长肥硕的肚子,听着他肆无忌惮的大骂,欣赏着这靠着吃贿赂得来的家世,我陷入了沉思。

我看过每一次纵火监控,确实如市长所说,每一次都看不见纵火犯的脸,而且纵火犯就算是把脸正对监控,也无法看清任何的有用信息。甚至两次,监控直接罢工。我处理过很多的灵异事件,清楚的知道,现在的监控,虽然强大,但是它们,并不能照到“异物”。

“我需要去每个现场。”我对市长说。

“没问题,我马上去安排。我让无伤陪着你去。”市长满口答应。

我脑海里出现林无伤的火红的脸,以及柔弱的身材,还有他的红发。于是我问到:“林无伤什么时候跟的你?一个月之前,我都还没见过他。”

“无伤啊,是一个命苦的小孩,父母都是农村人。他已经二十五了,却还是一副十五岁的样子。他和我同村,虽然小我二十岁,可性子真和我一模一样。有干劲儿,不怕苦,敢奋斗,于是,我也拉他一把。哎,说的我又怀念我的岁月了。想当初···”

我见市长没有停下的意思,连忙说到:“市长,事不宜迟,我先走了。”我平时最烦的就是说话没完没了的人。

我走出门,叫上了林无伤,一起前往现场。

不一会儿,到达了第一处地方。这是一处废弃的工厂,面积很大,周围没有任何其他建筑,这里,也是唯一死人的一处现场。同时,我感觉此处有些不对劲儿。

我转头看向林无伤,说:“紧跟我,不要离我超过五米。”林无伤点头应是。

我们一步步走进工厂,我环顾四周,总觉得心里很压抑,我和林无伤一直在工厂到处寻找哪怕一丝丝的证据,然而,在大火之后,这里已经不剩什么了。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

“我们该走了,天黑了。”林无伤对我说到。他的眼神有一些不自然。他见我在看他,随即转过头去。我发现了一丝不寻常,但是并没有立即说话。我望着漆黑的周围,轻吐了一口气,说到:“今晚,我们不走了,就在这里。”林无伤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坐在了旁边。之后,我也坐了下来。

我们俩谁都没有说话,时间一点点过去,我也逐渐困了。就当我正准备睡觉时,林无伤大叫了一声,并向我袭来。我立即起身躲开。长期处理灵异事件使我拥有了即使睡觉也会对身体有百分之百的掌控力,因为许多的灵武都是突然出现,不给你一点反应时间。

我站起来,看向林无伤。

此时的他,皮肤火红,像血一样,不,应该是比血还红;他的头发,出现了丝丝火苗;他的眼睛充斥着血丝,表情狰狞。我离他十米远,却能感受到他身上散发的热气。

我观察着他,同时思考着这是何怪物。只见他双腿一蹬,十米的距离转瞬即逝,他的头撞上了我的胸口,我飞出去十多米远。林无伤停下来,望着我。我爬起来,双手摸了摸胸口,才发现,我的上衣已经化为一片灰烬,胸口上残留了一块巨大的红印。

“我靠,你这怪物一定是纵火的罪魁祸首,竟然如此厉害。看来,我也要拿出一些本事了。”我大喊一声。我拿出了一面小镜子,这是我的师傅给我的,名为灵镜,在此镜的照射下,任何的灵物都会现出原形,不能以其他形态存在。

在灵镜的照射下,林无伤大叫了一声,逐渐化为一团火,没有任何形式,只是一团火。火形成的?我纳闷了,为何火会有灵智。我看向那团火,发现火的中间有一个头颅。就在我纳闷之时,那团火逐渐又化为人形。林无伤的脸又显现出来。

就当我准备拿出武器战斗之时,林无伤说话了:“你很不错,难怪我第一次看见你就觉得奇怪,一个人怎么可能自称灵师,还敢孤身斗灵怪,原来,你也是灵怪啊。虽然不清楚你是什么灵怪,但是,那股熟悉之感,是隐藏不了的。”

没错,我本身便是一只修行的猫妖,已经在世万年之久。在几万年前,还没有人的存在,那还是处于万物修行的时代。那时我还是一只小野猫,我和母亲一起生活了在一起十年,还是二十年,太久了,我已经记不清了。

但是,我始终记得那一日,一个我不认识的东西,闯进了家里,他很强大,向母亲索要要一颗石珠,那颗石珠是母亲历经生死从万物之门中得来的,母亲其实早已经将石珠分为两半,一半给了我,一半自己炼化了。母亲告诉他,石珠已经被她炼化,得知此消息,他非常生气,放出一团火,将母亲活生生的化为灰烬。那时我躲在母亲给我建造的保护结界中吓到无声。从那之后,我经常梦到母亲死去的情景,同时,发誓一定要报仇。

后来世界发生变化,人类出现,他们自称天地之灵,故此将很多的修行灵怪抓住,并判处死刑,以免影响他们的统治地位。我因为遇见了一位人类师傅,收养了我,并将我视为徒弟,传授我伏灵技法,并帮我隐藏灵怪身份,我才得存至今。我在师傅身上学到了很多技法,觉得非常受用,人类自称天地之灵,还是有一些道理的。

后来,因为人类心中的贪欲以及自私,很多的伏灵技法根本没有人学习,以至于现在很多都已经失传。而我,一直以灵师自居,并帮助人类解决一些灵异事件。

听着林无伤的话,我心中不免想起从前。但我还是说:“与你何干。”

“与我何干?你可知我们灵怪是如何灭亡的。曾经,我们才是天地的主人,都是因为该死的人类,我们并未招惹,他们却大肆屠杀,我想到我们火灵一族,我就恨不得将所有人类屠杀。如今的几次火灾,仅仅算是一点点教训罢了,待我将灭世法练成,所有人都将死去,哈哈哈哈。”林无伤疯狂大笑道。“你最好不要阻止我,否则,别怪我不念情。”

灭世法,我当然听说过,因为那是我体内那半颗石珠中所记的功法。听到林无伤说出来,我感到很诧异。于是问到:“你从哪儿得来的灭世法?”

“哦?看样子,你也听说过?”林无伤看着我,露出了笑容,“你不用管我从哪儿来的,既然你知道,那你肯定也了解它的威力,毁灭这个世界,并不难。”

看着他,我更加坚定了心中的想法。他,就是我寻找万年的仇人。

我召唤出体内的半颗石珠,让它悬浮于我的头顶。“你可认识它?”

林无伤看着我头顶的石珠,眼中闪现出贪婪的光芒,“你,你从何处得来的天珠?”

原来这颗石珠,叫天珠,在这万年时间,我自然研究过,由于只有半颗,我无法真正掌控它。我相信,林无伤也不能。

林无伤此时也召唤出他的半颗天珠,并笑道:“难怪那时我只得到半颗,原来还有半颗在你这儿,你是那个猫妖的儿子?”

我看着他的笑容,心里的愤怒控制不住,“你想起来了?这万年,我一直在找你,我想报仇,我一直以为你已经死了,没想到,上天还是给我机会的。”

“报仇?你觉得你有这个实力吗?”林无伤戏虐的看着我。

没错,我虽然修炼万载,同时有半颗天珠相助,但是,我的起点太低,只是一只猫妖,而林无伤,不仅拥有和我一样的天珠辅助,而且,他是火灵,秉持天地意志而生的火灵,那时的他们,便是世界的主宰势力。如今,他也修行如此时日,我并不是对手。

我沉默了。

这时,两半颗天珠相互靠近,发出闪耀的光。我看着天珠,林无伤也看着,我们心里有各自的想法。

我想着如何才能杀死林无伤。而他,想着如何杀死我,并夺得天珠。重现火灵一族的荣光。

这时,我想到了天珠中记录的一门毁灭功法,灭灵法。我曾经修行过,却从未成功。因为我缺少必死的决心,而现在,我正抱着与林无伤同归于尽的心思。

“以我之心,祭我之血,启生灭灵,万古无一!”我祭出体内所有灵气,引动了天珠,放出这巨大威力的一招。同时,我感觉到林无伤的的恐惧,就如小时候的我一样。我的身体逐渐变得消散,林无伤也是。我感到很满足,我笑了,说到:“万年时间,我终于得报此仇。”

隐隐约约,我好像看到了本市头条,“市长亲自破获本市纵火案,本市的灵师侦探苗深为罪魁祸首,而且杀死市长侄儿,他自知罪孽深重,自焚而死。”

“呵呵,人类!”

我叫苗深,一只猫妖。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