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愿余生

2020-03-28 16:51:12作者:叶上潇潇

1

到五月,南方就彻底进入了梅雨季节,温和的风里裹着水汽,空气湿润润的。

我上午刚从美国回来,因为要倒时差,睡得昏天黑地。中间醒过一次,隐约听到了手机铃声,还没等到伸手去拿手机,困意再次袭来,又沉沉睡去。

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下午,金色的阳光斜射进我的房间,我猛得从床上坐起,一阵眩晕过后,我拿起了手机,看到了几个陌生电话。

我想了一下,三年前就跟父母闹掰了,店里的前台自己记得号码,所以不可能是这些人,那又会是谁呢?

我也没继续深究,接电话这种事向来靠缘分,我起身挑了件工装裤和褐色条纹衬衫,镜子里的是一个短发女孩,因为穿着深色系的服装,整个人显得成熟中带着一丝帅气。

伸手将领子上的两颗扣子扣上,盖住了精致的锁骨,一双清澈的眼睛像是琥珀一样明亮,我摸了摸耳边的蓝色耳钉,想到了一些以前的事情。

也不知道她过的怎么样,眸光闪了闪,过得怎么样也都跟自己关系不大了,当年约好跟她一辈子的小姑娘,已经有了自己的白马王子,过上了小姑娘自己认为幸福的生活。

这时肚子开始咕咕叫,我穿着拖鞋去了厨房,简单地煎了一个鸡蛋饼,就着牛奶先垫垫,晚上再出去吃点好的。

把最后一点煎饼吃下肚,手机铃声再次响起,我也没急着去接,把半杯牛奶喝下才起身去卧室拿起了手机。

“喂,哪位?”

“顾愿,我没有家了……”紧接着电话那边就传来了一阵抽泣声。

我默了默,没有继续说话,给我打电话的是余笙,我们认识好多年,久到什么时候呢?久到我现存的记忆,被余笙占据了三分之一。

她二十几年的生活中,几乎所有美好的事情,都跟一个叫余笙的人挂钩,说她惊艳了我的时光,没有错,说温柔了岁月,也没有错。

“你现在在哪里?”我没有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多年的感情致使我现在只想见到她,然后温柔地抱住她,跟她说:“没事,我在呢。”

“张皓那个渣男上班去了,我就跑出来了,现在在人民广场,我不知道去哪里……”余笙是个孤儿,从小资助她上学的是一位老人,孤儿院是她唯一的家。

后来遇见了张皓,当时我就觉得那个男人不靠谱,可余笙不信,跟我说张皓把她当小公主一样,什么事都不让她做,我怎么也劝不住她。

张皓又说了许多的花言巧语,可怜的傻姑娘就这样嫁过去了,我很清楚作为朋友,我如果阻拦的话很可能跟余笙分道扬镳。

我没去余笙的婚礼,反而在婚礼进行的时候,坐上了飞往美国的客机。

也是那个时候,我跟家里人彻底闹掰,我把父母留给我的一百万嫁妆,给了余笙。我并没有别的想法,只是想她嫁过去,能够因为这些嫁妆而挺直腰板,不至于寄人篱下。

可现在看来,我完全做错了,当初就不应该让余笙嫁给张皓,自己明明知道他不是个好人,却依然无动于衷。

余笙从小没有人疼爱,所以她极度得缺乏安全感,只要一个对她好一点点,她就觉得遇见对的人了。

挂了电话,我拿了手机和零钱就往人民广场赶去,她的车还在托人打听能不能运回来,只能去打出租车。

2

一场雨过后天气放晴,人民广场上的人来来往往,我告诉出租车司机,让他等我一会儿,我去接一个人。

因为余笙也没跟我说具体的位置,我只能顺着人流去寻找。

我努力寻找着一个熟悉的身影,中途也认错了几个女孩子,不过到最后,我总算找到了余笙。

一个穿着灰色呢绒大衣的长发女孩蹲在长椅旁,凭着多年的相处,即使几年不见,我依然能够认出来那就是余笙。

我慢慢地走到她面前,喊了声她的名字,她闻声抬头,看见我就一把扑了上来。

“顾愿…你来了。”

我什么也没说,就紧紧得抱着她,听她慢慢地抽泣,不一会儿我感觉我肩头凉了一下。

大概过了有五六分钟,余笙的心情慢慢平复下来,我才跟她说,有人正在等我们。

她眼睛哭得红肿,疑惑地问我是谁,我跟她说是出租车司机,她这才点点头。

我牵起她的手,余笙的小手她早就牵过了,软软嫩嫩的。

“我的公主,我来接你回家了。”我想起来小时候我俩玩的公主和骑士的故事,她一直演公主,我一直演骑士。

没想到随口的一句话,又让她情绪一阵波动,眼看着马上就要哭出来,我连忙制止,说司机大哥还在等我们呢。

因为我跟司机说过我是去接人,所以当我带着余笙上车的时候他也没任何疑惑。一路上余笙沉沉睡去,我又少话,车内安静极了。

“旁边的是你闺蜜吗?”司机开始寻找话题。

“不是。”我压低声音回了一句。

“那是你妹妹?”

“也不是。”我顿了顿,又接着回道:“她是我女朋友。”

司机笑了笑没再说话,我也没空去猜他在想什么,只想带着身旁的女孩快点回家。

到家之后,余笙将大衣脱下来,问过我之后才小心地坐到沙发上。

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张皓到底对她做了什么,连坐个沙发都要问我的意见?

我给她倒了杯水,告诉她说,这里就是她家,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用问我的意见。

她在我这里,永远都是小公主。

3

在我这里待了半个月,余笙慢慢地也就适应了两个女孩的简单生活。

她喜欢穿汉服,之前没结婚的时候,我就给她买过几套。听她说结婚之后就再也没碰过了,更别提穿着上街了。

于是我又给她买了好几套汉服,不忙的时候我就跟她去一起逛街,偶尔忙的时候,她就在店里帮忙。

有次经过宠物店的时候,她目不转睛地盯着一只小白猫,当下我就把小猫买了下来,送给余笙作礼物。结果她彻底爱上了那只小白猫,吃饭抱着,看电视抱着,睡觉也要放在枕边,我顿时有些后悔,这不是给自己找了个情敌吗?

之前我俩就计划着自驾游,刚好我的车已经托人运回来了,换上了国内的牌照,然后便开始着手计划去西藏自驾游。

临走前余笙恋恋不舍地把小猫寄养在宠物店,她一脸幽怨地问我:“为什么不能把小猫带着?”

我跟她开玩笑,“要不你跟小猫去自驾游吧,我一个人留在家里。”

她突然就笑了一下,道:“那还是算了,我还是最爱顾愿。”

一路上一边看着沿路的风景,我俩一边聊着以前的有趣的事。

其实直到现在我也没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张皓对她做了什么,她不愿意说,我自是也不会问。

西藏是个神秘的地方,有着灿烂的阳光,洁白的云朵,纯净的天空,稀薄的空气,连绵的雪山,安静的湖泊。

我俩奔跑在草原上,听着耳边的呼呼风声,突然知道了什么叫人间值得。

虽然生活不值得,但美食,风景,和那些还不曾遇到的人总该值得。

西藏果真是旅游圣地,一望无际的草原衔接着万里无云的天空,人们不管有什么烦恼,想必看到这样的景色,都会忘到九霄云外。

余笙喜欢拍照,我临走还特意买了个相机,一天几乎除了吃饭和睡觉,我都在陪她找合适的背景拍照。

在那里玩了两天,店里的伙计就催我们俩回去,说他一个人压根就忙不过。

我和余笙想了想,景点差不多都玩过了,小猫还寄养在宠物店,便匆匆赶了回去。

4

回家之后的日子就显得有些枯燥了,两个女孩子的日常无非就是逛街,追剧,研究菜谱,种花撸猫。

自从余笙吃了我做的菜和甜点,整个人也逐渐变得圆润起来,害得她整天都抱怨,就是我才让她长胖的。

就这样的生活又过了十来天,距离我俩见面已经有一个月的时间了,那些事到底还是发生了。

那天我临时去店里拿忘记带走的外套,跟余笙说让她等在家里,如果饿了零食就在桌子上。

也就半个小时的时间,我回来的时候,屋里一片狼藉,余笙则不见了。

我顿时慌了,开始翻整个客厅,最后在电视机前找到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余笙被我带走了,想要找她就来××小区××号,落款名字是张皓。

我早该想到的,她把余笙接走,张皓肯定是知道的,按照张皓那个性格,又怎么可能善罢甘休。

通过现场的痕迹来看,东西都是刻意打落在地上,并不是人挣扎的痕迹,那就代表着余笙情况还好,他们毕竟夫妻一场,张皓应该不会动手的。

我定了定心,拨通了店里伙计的电话,让他从店里开车到张皓指定的那个地址,想了想好像差了点什么,又让他从店里拿了一点现金。

我比伙计要先到,地址上的居民楼破旧不堪,上面还留有雨水流过后长出的片片青苔。

我来到门前敲了敲门,紧接着一个男人问道:“谁?”

“我,顾愿,来找余笙。”我简单地答道。

张皓这才开门,门开的一瞬间一股霉味喷泄而出,空间本就狭小,又因为东西堆放杂乱,显得无处下脚。

余笙正坐一个破旧的沙发上,脸上带着淤青,双手也被布条绑了起来。我简直不敢想象,余笙这些年竟然是这样的环境下生活的。

我还没走近余笙,就被张皓拦了下来,他因为长时间没刮过胡子,胡子已经占据了整个下巴,邋遢不堪,一笑更是猥琐极了。

“先别急,听说余笙的一百万嫁妆是你给的?”眼前的男人不知道在打什么算盘。

我忍着厌恶道:“是又怎样?”

“那现在你有没有兴趣再拿一百万来换她?”他手指了指了余笙。

“张皓!你简直丧尽天良……顾愿,你别理他,赶紧回家!”余笙声嘶力竭地喊道。

我眼眸沉了沉,照张皓现在这个说法,那一百万根本不在余笙手里?

“好,我现在这里只有十万,你先放了余笙,我答应三天内给你凑齐。”我当下便答应了他。

见他不信,我又说道:“你应该也知道,我在市中心有个小店,那里的店铺价位你应该很清楚,我并没有骗你。”

张皓猥琐一笑,爽快地说:“那是自然,顾小姐做事真是痛快,张某佩服。不过你要记得,我能带走余笙一次,就能带走她第二次,所以你不要耍什么花招,也不要报警。反正我现在也欠了一屁股债,我可什么都做的出来。”

伙计随后来到把店里仅剩的现金拿给了张皓,张皓也如约放了余笙,让她跟我回去。

5

一路上余笙都没有说话,回去之后我拉开她衣服一看,胳膊上都是淤青,我给她擦药膏的时候,余笙把所有的事都说了出来。

当初张皓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又加上长得不错,对余笙又是关爱有加,这样的男人正是她想象中的最佳男友。

两人相处了一段时间,发现都对彼此产生了好感,张皓又以家中父母催促结婚为由,跟余笙迅速地就办了婚礼。

两人婚后其实也还好,但张皓也不知道从哪听说了余笙有一百万的嫁妆,假意要做生意,问余笙要那一百万。

起初余笙并不承认她有一百万的嫁妆,毕竟那是最好的闺蜜给她的。可罢不住张皓天天问,又想到是自己的丈夫,给他投资做生意也没什么不好的,然后就傻咧咧地把钱拿给张皓做了生意。

刚开始生意有点起色,张皓偶尔给余笙带点小玩意,给她买衣服和化妆品,让余笙一度认为自己真的遇到了对的人。

可是好景不长,生意赔本,张皓还欠了一屁股债,两人还因为躲避要债而搬了两次家。张皓之后又找不到工作,性情大变,将所有的气都撒在余笙身上,没事就对她拳打脚踢。

余笙说到这的时候已经哭的停不下来,她怪自己识人不清,还差点把最好的闺蜜搞丢了,当初闺蜜给她的一百万,全被被张皓那个渣男给败光了。

而现在,又因为她的事使顾愿陷入两难境地,余笙是真的看不起自己,她欠顾愿的,这辈子怕是都还不完了。

“那就用一辈子还吧,你余笙剩下的时光,都将会是我顾愿的。”

余笙听到这句话,顿时又抽泣了起来,抱着我又哭了起来。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