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死于今日

2020-03-27 10:43:44作者:安季迭

奇幻

1

他站在路的中间。

左边温暖明媚,花朵娇嫩诱人。

右边寒冷刺骨,一片混沌。

佛告诉他,此路万千野鬼走过。

往左,忘却前世,转入新生。往右,重回世间,让孤魂放下生前执念,但是若是放不下执念,便就化为厉鬼扰乱人间。

要他选择。

选择去轮回,还是就此泯灭。

他沉默,眼底尽是挣扎与不甘。

他并不明白之前微渺岁月里有什么事情令他牵挂,他想不明白。

手掌贴在胸膛上,一阵又一阵强烈的呐喊透过手心上的神经传到大脑。

他要回去。

他不甘心。

心,所向也。他遵从内心,做他想做的事,选择他所认为正确的答案。

于是他,转身大步踏入混沌。

左边的美丽与生机在他转身后化为死寂,路的尽头被黑暗所吞噬,看不真切。

他未转头,所以身后的一切并未知晓。

黑暗蔓延过来的速度越来越快,他的脚步越来越急促。

他越来越冷,呼吸越来越快。

前方无光,他看不清一切。

可他就是不顾一切的向前跑,不曾回头看一看被他抛在脑后的光明。

他要回去。

视线中突然出现了一个白色的亮点。

光芒越来越大,他也越来越接近那曙光。

黑暗被炸开,他投入到了光的怀抱里。

明亮温柔的光芒照在他身上每一处,强烈的舒适感令他身体上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抖。

他接近虔诚的叹了口气。

2

2035年7月8日11点59分

2035年7月9日00点00分

他叫回朝,他于今日死去,活在了不可触摸回望的昨天。

3

回朝听到了一阵连续不断的哭声。

那哭声并不让人心生厌烦,虽然声音稚嫩,但又充满了生机。

周围一片纯白。

他只看到了一对年轻夫妻,妻子怀里抱着一个婴儿。

他走到那对夫妻面前。

回朝无法看见夫妻、婴儿的面容,就像眼睛的恶作剧,不想让大脑记住。

他尝试跟他们打招呼,可他们就像没有看到回朝这个人一样。

看不见他。

回朝猛地一震。

4

女人坐月子那段时间无疑是令人烦闷的。

他被困在那一小小的房间里,不能逃离。

5

空气无法流动,呼吸僵在空中。整个环境压抑的可怕。

他想出去,发了疯的想出去。

他开始逃。

可他无法离开。

6

离开了那个婴儿,那个小房间,那对年轻夫妻全部消失。周围一片纯白,安静到死寂。

无法逃离。

回朝沉默的转身想要回去,可刚踏出一只脚,他又回到了那个小屋子。

回朝突然感觉有人在操控着他,逼着他,叫他看完这个婴儿的一生。

而他还无法拒绝。

7

婴儿慢慢的长大,变成小孩,变成青少年,然后成人。

读了个一般般的大学,交了个一般般的女朋友,找了个一般般的工作。

平淡的结婚,然后生子。

他活成了一个普通人的模样。

回朝极其无聊的看着他这些年的生活。

他不明白,这种人的生活有什么好看的。

然后,那个长大了的婴儿死了。

8

回朝跟在那个婴儿,不,应该称他为男人更为合适。

他依旧看不清他们的面容,这世界上所有人的样子他都无法看见。

就像有人在他眼里蒙上了一层雾,想要看他在雾里摔跤,摔得头破血流。然后那个人躲在暗处,笑他摔得滑稽。

“爸,我和鹏子他们出去捉鱼了。”

男人在门口穿雨衣,对着屋内抽烟的中年男人大喊。

中年男人吸了口烟,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句。

男人把地上的电箱背在自己的背上捆好,拿起网和桶子就走。

男人的家旁边就有一条河,又宽又深。他以前没事的时候就会去电一些小鱼来吃。只是后来越来越忙,便就没有去了。

今天待在家里有些无聊,刚好有人叫他去电鱼,他便答应了。

回朝看着他的动作,莫名的心慌。

他想拉住他,叫他不要去。

可回朝是一个灵魂,这世间的人看不见他,他也摸不到这世界。

他无法拉住男人。

现在是11点。

男人和同伴有说有笑的过桥。

走到桥中间,回朝望向河面。

今晚月亮很圆,河面上微波粼粼闪烁着细光。

可仔细一看,细光下的河水深不见底,就像是一只睡醒了的丑陋恶兽,平日里柔美的水草也像怪兽挥舞的手臂,一旦被它缠上,就将送命。

回朝由心慌转为恐惧,他莫名的惧怕这条河。

男人他们已经下了河,开始在岸边捕鱼。

回朝仍然站在桥中间,他第一次距离男人这么远。

从这里望去,一切动静尽收眼底。

他想冲过去把男人拉回来,可脚迈不开一步,就像被谁用钉子钉住了一样,动弹不得。

他亲眼看见男人渐渐偏离了队伍,然后脚底一滑被河流推向了更深处。

男人的朋友们正自顾自的做自己的事,谁也没有注意到那边的动静。

男人被冲到了桥中间,那是这个河段最深的地方。

这条河变了!

它变得面目狰狞,它张着血盆大口想要将一个生命吞入肚中。

回朝被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推搡着,他挣扎,他想推开,可恶鬼从地下探出双手死死抓住他的双脚不让他离开。

河水淹过他的头部,他快要窒息。

没人来救他。

11点54分

男人的同伴提着桶子满载而归,没有一个人感觉不对,没有一个人重新回去去找。他们竟单纯的以为,男人,先回家了。

11点58分

他们终于发现了不对。

男人家没有灯亮,男人没有回来。

可时间不够了,在桥底挣扎的男人雨衣里灌满了水,电箱漏了电,水草缠紧了身体,河水已经无情的从男人的鼻口处灌进,顺着咽喉,挤到肺部。

安季迭
安季迭  VIP会员 佛系更文╮(╯▽╰)╭ 愿读过文章的人能从里面找到力量和光♡

他死于今日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