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山与萤火虫

2020-03-26 14:47:09作者:王周五

纯爱

性格敏感的大二老油条遇上阳光积极的大一小学弟,开启一段你问我猜的暗恋故事。

403宿舍异常安静,蒋持盯着手机上的订单时间,反复刷新。两个钟头了,外卖员位置一动不动。旁边吃着大碗锅包肉的张译臣幸灾乐祸,“持哥,还没到哇?”

蒋持没有理他。

“我这锅包肉分你一块吧,可香了。”

蒋持捏了捏手机,转头冷冷地瞥了一眼,“吃你的饭。”

下午下了场大雨,避雨的学生将食堂门口围得水泄不通。蒋持与张译臣上完课直接回了宿舍,打算叫外卖。张译臣转了心思:“咱一起叫,看谁的先到!”

“幼稚。”蒋持自顾自筛选餐厅。

“我输了就帮你代一周课。”

“成交。”

张译臣见机行事,“如果你输了,你得告诉我一件事。”

“什么?”

“你告诉我,那天琛哥把你叫出去都说了些什么。”

蒋持回忆了一番,觉得无论输赢都不吃亏,点了点头。张译臣两眼放光,迅速翻开订单页,就近点了再来一单。蒋持则不紧不慢,选择口味,比较价格。

如今,张译臣快吃完了,他的外卖还没送到!真的很饿!

他面无表情从柜子里摸出一包拆了封不知放了多久的蛋卷,食不知味地嚼着,脸色十分难看。嚼着嚼着忽然往右边冷眼一瞧,吓得张译臣没留神,窥屏小号在别人主页留下一个醒目的赞。

“叮—”蒋持立刻抓起手机,点开短信弹窗。

张译臣蹭过来偷瞄,是一条私人短信:您好我是给您送餐的外卖员,实在对不起我车翻了,再给我半钟头一定给您送来!

“…”张译臣琢磨着自己的赌约,试探:“要不出去吃吧,我陪你。”

“不,我等。”蒋持看都不看他一眼,断然拒绝,放下手机,竟然冷静地打开电脑开始写作业!

果然气疯了…张译臣清楚室友的脾气,这会儿又跟自己的肚子过不去了。他心大,觍着脸继续劝:“持哥,咱出去吃吧,路也不远,再等下去岂不是便宜他们了,什么再给半钟头,凭啥,一秒也不给!”

蒋持一边敲键盘一边无所谓道:“你吃完了?”

“完了。”完好久了…张译臣看着垃圾桶的空盒,愣愣道。

“一会儿,你下去帮我拿外卖哦。”蒋持一点也没有求人的姿态。

“呃…”

蒋持歪头盯着文档:“琛哥说了什么呢?”

“行。”拿就拿呗,才四楼而已…

半钟头后,蒋持那份绕大学一圈的外卖终于到了楼下。见他果然没有起身的打算,张译臣取了门卡下楼。等着的是一个与他们一般大的外卖小哥。小哥跨在自行车上满脸歉意,殷勤地将一份肥牛饭奉上。“同学真不是故意的,下雨天路太滑,就经纬桥边上那个拐弯贼容易摔!一车外卖都得重新做,我被骂惨了,还要赔钱…”

张译臣脾气好,从来不冲外卖员抱怨:“没事,下雨天慢点。”

对比他的温和,小哥情绪异常激动。他忍不住握住张译臣的手,“你是今天第一个没骂我的人!”他想了想似乎没什么好报答的,便道:“我存你号,以后第一个给你送。”

张译臣尴尬地抽出手,不知道说什么好。按理他拿完外卖该上楼了,为什么还要在凉飕飕的雨天听外卖员唠嗑呢!

小哥心更大,不断诉委屈,“好倒霉,车都坏了外卖还要我赔,我腿擦伤了都没管,你看—”说着便要挽起裤腿。

张译臣断然阻止:“你有这功夫都够送一单了,别让人等急了。”他转移话题,暗示小哥赶紧走。

小哥潇洒一笑:“反正都迟了。”

“…”张译臣睁大眼睛诚恳道:“我快饿死了,先上去了。”

小哥才恍然大悟似的,“赶紧的,别饿着了!”

张译臣忍着吐槽的欲望,冲进了楼里。

蒋持论文都写满一千字了,等急了但没表现出来。张译臣自觉拆开包装,将摊开饭盒放在他面前,抽出筷子递到人手上。望着论文与肥牛饭,还有室友那张殷切的脸,蒋持突然心情大好,摸摸张译臣狗头,手一挥,“没你事了,下去吧。”

张译臣站着不动。

“哦~”蒋持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招了招手:“附耳过来。”

张译臣呲溜一下靠近,弯腰仔细听。只见他脸上各种表情频繁切换,末了突然大跳起来,摇着蒋持,“真的真的吗!琛哥真这样说?”

蒋持微微一笑。

张译臣看了又怀疑,“你别笑,你一笑我就觉得你骗我。”

蒋持脸色一抹,推开他胳膊,冷冷道:“爱信不信。”

“信信!”张译臣急忙讨好,爪子搭在蒋持双肩,笑嘻嘻:“持哥,你帮了我一个大忙,下次我还帮你拿外卖。”

蒋持脸绷不住笑了出来,吃了两口饭,瞥到一旁室友还没冷静下来,叹了口气:“你有必要这么折腾么?”

“啥?”

蒋持纳闷,“赖琛支付宝都能给你用,你还怀疑他对你的感情?”

张译臣年纪最小,大二了还没满十八周岁,又不想用爸妈的支付宝被监视,所以成天蹭赖琛的,再还现金。他靠在椅子上,故作深沉:“感情岂能用金钱衡量?”

“好的,那我以后吃饭都刷你的卡。”

“不行!”张译臣掐蒋持的脖颈,闹够了才道:“等过两个月我成年了就注册一个。”

蒋持无所谓笑一笑,重新拿起筷子,“放心,我还指望你琛哥给我作业抄。”

张译臣一脸幸福,搂着蒋持脖子乱晃。蒋持差点一筷子戳进鼻子。他顿时沉下脸,冷声道:“把手拿开。”

八点半的时候,赖琛拎着书包回来了。张译臣低着头,手搁在键盘上像模像样地敲字,眼珠子一直神奇地保持九十度斜视,盯着隔了一个桌子的赖琛,一举一动尽收眼底。

403格局是这样的,从门口到阳台依次是4321号床,赖琛蒋持张译臣分别是123。4号床最靠门,但这位同学不在学校住。蒋持只见过一两次,只知道姓景。这样一来,他就挤在了两个人的中间,成了名副其实的电灯泡。

右边张译臣十指瞎摸,文档里蹦不出一个新鲜字,蒋持瞟着觉得好笑,忍不住问:“张译臣,我是不是碍着你了?”

张译臣僵直了背,突然十指如飞,手不带停的。

蒋持问:“要不我让开,你坐我位?”

足足过了半分钟,张译臣像才反应过来似的,沉吟:“你刚说啥?我没听到,光顾着写作业了。”

他说得义正辞严,坐得端端正正,敲得认认真真。蒋持鄙夷地笑一声。

左边赖琛正处理校报排版,对二人对话充耳不闻。好学生赖琛不仅是专业学霸,校报主编,还是学校话剧社副社长,成日忙不停歇。而他的室友们,蒋持与张译臣,“当之无愧”的学渣,最爱的事情便是同隔壁兄弟组队打游戏。要说大一刚上学那会儿,张译臣对网游还不感兴趣,得亏了好室友蒋持一手带起来。张译臣很恨,但恨并快乐着。

蒋持刷了会微博,兴致勃勃地叫张译臣:“隔壁喊我们,快准备!”

“来啦!”张译臣论文逼不出来,正愁没事情打发。两个人斗志昂扬地点开游戏,等待读条。

“张译臣,你专业论文交了吗?”赖琛忽然抬头。

“…我还没写完。”张译臣骤然被浇了一头冷水,底气不足,兴致也减了大半。他啥事都巴巴顾着赖琛,言听计从,只好将游戏退出来,点开一下午敲了不足一千字的文档。

“收拾一下,跟我去图书馆写。”赖琛已经整理好了东西。

“好!”自己写,陪赖琛一起写,是截然不同的两件事,张译臣顿时心花怒放。

赖琛出了宿舍,“你快点,我在楼下等你。”

张译臣一顿操作,飞快收好包,正要出门。

“背信弃义!”蒋持也没兴趣了。

“别呀,今天情况特殊,等明天我搞定作业再陪你,副本我来打东西都归你!”张译臣回头安抚,表情却是兴冲冲的,很欠揍。

蒋持嗤笑:“快走吧你,赖琛要生我气了。”

望着张译臣欢乐的背影,蒋持心里酸溜溜的,一种一无是处的自责莫名其妙涌上来,让人发慌。他发了会儿呆,突然拿起小镜子对着自己脸照。他对自己的脸皮相当满意。仿佛发掘了一个极大的优点,蒋持豁然开朗,憋足了一口气,重新打开文档,打算洗心革面,认真学习。

等张译臣他们搞定论文一脸满足回来,正见蒋持被学霸圣光笼罩,一身火气噼里啪啦敲字,连赖琛也吃了一惊。张译臣凑过去瞧,果然,在逛知乎呢。

蒋持不耐烦地撇开他脑袋:“我操!”

“怎么了?”

“黑我偶像!”

“…那你慢慢撕。”

蒋持奋战到很晚,第二天周六,下午两点钟他才不情不愿起床洗漱。生物钟早就乱得一塌糊涂。他点开外卖,准备填肚子。张译臣瞄到,随口问了一句:“你怎么还点他家?”

“好吃。”蒋持瘫在椅子上,纠结是吃肥牛饭还是脆皮鸡腿。“你呢,吃啥?”

“我中午跟琛哥去外面吃了,现在还饱着。”

蒋持没说话,继续划拉手机,划着划着突然抬起头,叹了口气,眼神空洞地望着前方书柜。张译臣吓了一跳,蒋持精神状态不好他是清楚的,平时一起玩闹,也不会刻意去注意这些。

“好困—”蒋持呆滞状开口,继而没头没脑冒出一句:“好想谈恋爱。”

“…”

蒋持抱住张译臣两只胳膊哭丧着脸:“你帮我介绍介绍吧。”

张译臣表情更丧,“我上哪去介绍,我自己都内部解决。”

蒋持拔出头四顾茫然:“4号床呢,他明天上哪节课?我要去找他搞基…呃,他叫啥来着?”

“明天周日!”张译臣无奈:“你得多出去走走,上课勤快些,多接触人,不要总窝在宿舍。”

“你好意思说我?”蒋持幽幽问,细数:“刚上学你不敢跟赖琛讲话,抄个计算机作业还得经过我,还有出门扔垃圾买水果交水费退课本…”

张译臣飞快转移话题:“你点外卖了么?”

说到外卖俩字,蒋持才记得肚子空空饿得背骨疼。他留下一个白眼回到座位,不想纠结,迅速点了再来一单。二十分钟后,电话就来了。他晕头转向找门卡,最后还是拿了张译臣的,磨磨蹭蹭下楼。王乐乐也不急,见人下来笑嘻嘻问:“你是他室友?”

蒋持刚睡醒迟钝的大脑反应了一会儿,才明白这个“他”是指谁。他懒得解释,直接接过对方手中袋子。

王乐乐特有觉悟地先一步恭敬递上,喋喋不休:“他好喜欢肥牛饭…”

是我喜欢。蒋持心里下意识接了一句,嘴又懒得动,转身要回。

王乐乐不忘打广告:“同学你帮我跟你室友讲声,每天点这家,我都第一个送!”

蒋持见他还靠在电动车上,完全没有身为一个外卖员的火急火燎,想到昨天自己那份迟到俩钟头的饭,忍不住多嘴:“下一个同学该揍你了。”

“没事儿,我骑得快!”王乐乐得意地拍拍刚修好的电动车。

蒋持不置可否,心中却冷笑一声—摔不死你。

眼瞅蒋持消失在楼道拐角,王乐乐才驾着电瓶车火速赶往下一家。周六全天兼职,周日,专业课一篇论文,一篇读书报告,选修课背书复习。与蒋持这种大二老油条不同,王乐乐反而觉得工作更有动力了。

电瓶车在各栋宿舍楼之间穿梭,外卖包裹一点点减少,再次路过40号楼时车子却不动了。王乐乐几次试图重启没有反应,他恍然大悟:昨天怕是根本没修好!后备箱还剩下十几份南区与校内的外卖,王乐乐开始有些气不足了。似乎又要挨骂了…

蒋持刚吃完午饭,将垃圾袋套好要下楼。这时桌上手机疯狂震动,是个不认识的号。他接起来,“喂?”

王周五
王周五  普通会员 只想讲个故事给你听

冰山与萤火虫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