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星港离城

2020-03-25 17:49:27作者:jennie_9115323

纯爱

十一月的星港。

清晨码头雾气袅袅,带着料峭的寒气。

辰花巷一般五点便开始出早餐摊子,它与京港区不过二十米的距离,但是贫富差异极大。老城区和CBD交汇处,白领们的关顾,使辰花巷比其他地方的早餐店铺生意好上十倍。

霍星移穿着剪裁极其精致的西装漫步进辰花巷,脑门上扣着一顶绅士帽。一身矜贵儒雅的打扮,可他长了张痞帅的脸,丝毫看不出他绅士的模样。

霍星移停在一处豆浆摊儿前,摘下帽子,一股子的斯文败类味从他周围散发开来。

连说话的语气都带着吊儿郎的地痞味,“老板娘,老三样。”

老板娘看到是霍星移过来,连连点头,笑着去盛豆浆,又好奇问道:“今天怎么不见每天跟在霍爷身后的小少爷?

霍星移自然知道老板娘说的是谁,接过豆浆,语气比刚刚凉了几分,“老板娘,不要太多好奇心”

老板娘也不多说,开始去给霍星移收拾桌子。

辰花巷与京港街相邻,一个属于黑社会混混的地盘。

若说所处在星港区的辰花巷,能如此太平避世,全靠霍家在此。

霍家不是什么正正经经的商人,发家全靠一把刀、一杆枪和一个女人。

霍家家主霍震霆,霍星移唤她一声母亲。

老一辈的星港人都知道霍震霆这个传奇人物,霍震霆年轻的时候是出了名的美人。但却是血色里的美人。

她长得眉眼如画,却只能用心如蛇蝎来形容。没人敢娶她,但男人们却又都对她趋之若鹜。她这一生无娶无嫁,但却有一子一女,都对她言听计从。

星港的娱乐媒体一向刁钻刻薄,对霍震霆和霍家也是褒贬不一。

有人说霍家镇守星港一方太平,敢管别人不敢管的事。

也有人说霍家一手遮天,将星港的港口占为己有。

这种小新闻传到霍家不少,霍震霆颇豁达,不过也就是让人将主编给绑了,吓唬吓唬就把人放了。从此再也没人敢再乱嚼霍家的舌根。

比起霍家的权势和财力。星港更津津乐道的是霍家的一对儿女。

霍星移样貌遗传了母亲,五官偏硬朗立体,眉眼凌厉给人不怒自威的威严感。

霍家大小姐霍祖儿则性格像极了母亲,既是妖艳的一朵蓝色妖姬,又是璀璨明亮的星港明珠。外加上长了一张异域风情的混血脸,星港的贵族皆以宴会上能邀请到霍祖儿为荣。

但说到底,霍星移与霍祖儿算是私生子。但是星港由霍家镇压,倒也没人真敢把他们姐弟当成私生子看。加上霍星移暴虐成性,很是有霍震霆年轻时血气的样子,明面上都叫霍星移一声霍爷。

老板娘看着今天脸色有点青的霍星移,小心翼翼的将切好的饼放到他面前。正准备走,谁知道霍星移喊住她,“老板娘。”

老板娘迟疑一秒,才应了声。

霍星移蹙了蹙眉,嘴巴张张合合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眼睛里像是有千万个问题想问,可就是不知道怎么开口。

“霍爷是想问,怎么哄陆公子吧。”

霍星移撇了撇眼,有点心虚,更觉得没面子,“我霍爷是会去哄人的主儿?不过是和我姐闹别扭了。”

霍星移每天来这家店吃早餐,若陆城江来星港找他,便是两个人一起。一个月总有半个月两人黏在一起,整个星港都知道。某些事情合法后,星港对于这种事早已见怪不怪。

“哄姐姐还不好哄,就是...霍爷也不是会撒娇的人。”老板娘说到最后已经没了声音,小心的去看霍星移脸上的表情。

确实不善,刚刚铁青的脸,此时更像是笼罩了一层乌云。

被霍星移端起的碗重重落在桌子上,愤愤起身,“明天再找你结账。”

从辰花巷出来,霍星移去了一趟旁边的商场,逛了一圈买了一对手表。

是新出的星辰满月对表,营销方式用的智能化,可以直接从表盘上看到对方的工作时间安排,还能远程呼唤。

霍星移是从枪林弹雨里走出来的血人,自然不屑这些东西。倒是陆城江看了广告后喜欢的不得了。但这款表只能本人凭身份证购买,像极了某婚戒品牌的宣传方式。

偏霍星移忙,买表的事便被搁浅了下来。

买完表,霍星移便上了路边停靠许久的路虎。

霍星移坐在后座,手指放在下巴上不住的抠唆。最后还是点开微信,决定给陆城江发个消息。

霍星移:我去给你买了个表。

此时的陆城江正穿着隔离服坐在实验室里观察数据,手机锁在外面的隔离柜里,丝毫不知。

其实陆城江已经黑两天脸了,恨不得将“我在生闷气”这几个字刻到脸上。可他和霍星移是异地,星港与京港隔海相望,就算全中导院都能看到他在生闷气,霍星移也看不到。

陆城江心里气,自己好歹也是京港中导院里最清风霁月的存在。家里世世代代为国家效力,比他一个被国家划入黑道势力的黑社会不知道根正苗红几亿倍。

可就是一到霍星移面前,就感觉比他矮一头。陆城江想来想去,觉得是因为自己先喜欢的霍星移,先摊牌的人最卑微。

霍星移出生在一个不算名门的名门里,是一个不算太子爷的太子。

三岁抓周选了枪,一语成谶般的一生都在烟雨婆娑中孤身行走,身边不是子弹就是争斗。多年来,他都在枪响前和黎明后活着。

在这个荒乱世道中长大,他也是实在没学会多少绅士风度,就连穿上高定西装,那张矜贵的脸庞也没标注绅士二字。

更不要说会一些绵软的话去哄人,他就是嫌陆成江矫情,比女人还矫情。可自己有时候偏又爱他那些小性子,狠起来咬自己一口,还觉得挺爽。

陆城江嫌霍星移太过直愣愣,除了某些旖旎时刻,他霍星移就是个行走的钢板。陆城江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被霍星移骗了,可早晨从他臂弯里醒来,他又觉得霍星移是爱自己的吧。

陆城江往往一进实验室就是一天,等出来外面,天空早已是披星戴月。

这两天心情不好,陆城江也没胃口去食堂吃个夜宵再回家。准备去更衣室换个衣服,拿出手机直接回去姑姑那里。

手机开机,微信置顶弹出一个小红点。

陆城江郁郁两天的心情莫名的舒缓许多,脸上的表情也带了一丝笑意。

点开聊天框,陆城江血气上涌,恨不得将霍星移扔进实验室旁边的核反应堆里。

霍星移:我去给你买了个表。

陆城江:想骂我就直说,不用拐弯抹角,你去谁马勒戈壁?

霍星移从早到晚的等陆城江的消息,下午开堂会例会都心不在焉的。他也知道陆城江工作性质比较特殊,也没和他争执过一消失就是一天的鸡毛蒜皮小事,反正就是自己的矫情小娇夫自己宠着呗。

可是好不容易等来的消息,让霍爷有点坐不住了。他霍星移想骂个人还用拐弯抹角么,特别是骂他陆城江。他霍星移出了名的暴虐,打打杀杀对男人从不心软,除了屈软过他陆城江,他屈软过谁。

霍星移:你他妈有病是不是,我是不是太给你脸了。

陆城江一向心里住着一位琼瑶阿姨,当即便将电话拨了过去,霍星移刚接到,陆成江便劈头盖脸的一顿发泄,“给我脸?你霍爷给过谁脸,跟你的这么多年,你哪次不是心情不好就冲我发火。我就是和贺飞吃个饭,你又是掀桌又是扔花瓶的,恨不得直接扇我脸上。霍大少,是我陆城江给你脸了吧。”

霍星移觉得今天的陆城江有点不对劲,从前他也发过脾气,但都是一些小家子气,连台面都上不去。今天的陆城江就像他研究的导弹,酝酿了两天,想要炸死他霍爷。

“你也说了,是你先和贺飞吃饭的。你明明知道我最忌讳你和贺飞,现在倒成我乱吃飞醋了。”霍星移觉得自己也是疯了,居然也开始和他进行辩解。真是近墨者黑,忘了陆城江大学时是辩论队里的首席。

说到贺飞,陆城江便更委屈了,当初自己和贺飞谈得好好的。贺家也算是世代忠烈,贺飞更是优秀的歼击机飞行员,和他简直门当户对,天作之合。

唯一一点就是贺飞和霍星移一样的直脾气,不懂得哄人。

分手原因是因为,自己有一次和贺飞去酒吧玩。喝多了撞上霍星移,他眼神迷离,将霍星移看成贺飞,对人又是摸又是言语调戏的。

一向人见人怕,鬼见鬼愁的霍爷。莫名就起了玩心,将人直接扛起塞进车里带走了。

连打听都不打听他是谁,可否已有婚配。

霍星移和他其实那晚什么也没发生,当天霍震霆撞见自己的小白脸揽着一个女人从KTV出来,便将他召过去亲自处理小白脸去了。

霍爷也觉得扫兴,处理一个小白脸罢了,随便拖到哪个审讯室拔牙挖眼就好了。

到了才知道,小白脸偷了堂会的秘密报价单。霍爷一拖便是一晚上,早上回到山顶别墅时,床上的人还没醒。

霍爷这才重新躺到床上,将温香抱进怀里。处理了一晚上小白脸,霍星移筋疲力尽,此时像是散了架似的,连仔细去看一眼昨天调戏他的小帅哥都没有。

至于霍星移是怎么醒的,自然是被醒来的人一脚踹下床从梦里惊醒的。

暴虐的霍星移直接爬上床,死死捏住陆城江的下颌。本就白皙的人从脖子红到了脸,一双明亮无辜的眼睛里含满了泪光。霍星移这才仔细看身下的人,昨晚酒吧灯光暗,现在看来是个不折不扣的霁月清风小帅哥。

霍星移松手,直接又躺在他身边,轻闭着眼睛枕着自己手臂,“昨天不挺浪的,睡一觉不认了?”

本就是想调戏一下眼前这个看着一脸人畜无害的小帅哥,谁知道人直接哭了,比个姑娘哭的都梨花带雨我见犹怜的。

边哭还边委屈控诉,“你这是强奸,我要告你。我第一次都还没给我男朋友,你这个王八蛋。”

霍星移越发觉得这出戏好玩,本没有什么兴趣了的人突然起身就将正在哭的小帅哥压在身下。

“第一次?告我强奸?”

“那我得真强奸你一下,起码先坐实强奸犯的名分。”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