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鸾日记

2020-03-24 19:20:41作者:不灭师尊

古风

我是来自仙界的一只鸟,由月老这个神经老头差遣,掌管人间婚姻之事。

月老是个神经又古怪的老头,他总是命我撮合一些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成就姻缘,还总是喜欢念叨着那句口头禅,“世上没有成不了的姻缘!”

今日月老又在姻缘录上记下了两个名字:凌渊,慕织。

我打开天眼在人间搜寻一遍,一下子惊的差点站不稳,“月老,您又要为难我了吧?”

这凌渊是凌国的皇帝,可这慕织确是越国宫中的一个奴婢,这两人无论身份地位,都相差甚远,甚至毫无交集,连让他们相遇都是个问题,何况要使他们凑成一对呢。

月老捋着他那雪白的胡子,又洋洋得意的哈哈大笑道,“这世上没有成不了的姻缘!”

我红鸾实在无奈,月老随意的下的一道荒唐命令,我就只能做听话的小卒,得名的是他,累的是我呀。

我刚飞到凌国皇帝上朝的宫殿,就听到那凌渊说话了。

“朕意已决,左丞相你就不要再多言了。”凌渊在皇座上威风凛凛地注视着左丞相,又面向台下所有大臣狠狠说道,“如果朕再听到谁反对的声音,就把他的头斩了!”

左丞相吓得双腿发抖,底下其他大臣连忙称是,不敢再多一言。

其实原来是左丞相劝谏凌渊身为皇帝应该严于律己,做天下楷模,心怀众生疾苦,为民为政;而不是骄奢淫逸,自我逍遥,否则便会江山不稳。

可凌渊却一句也听不进去,做皇帝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那至高无上的权力吗,而为什么要得到权力,不就是为了可以为所欲为而不受他人管束吗?现在他都成为地位至高的皇帝了,可还是不能够自由自在的做自己想做的事,一会儿这个说他不妥,一会儿那个说他不妥。他真想把他们的嘴巴一个个都封上,让那些大臣们再也不敢说他的不是。

原来这凌渊是个无德的暴君呀!我再抖抖翅膀,起身飞往越国方向。

去了越国,我才发现,那越国皇帝悉心听取每个大臣的意见,又沉稳清晰的发号施令,每一条都是强兵富国的好政策,长的也是风流倜傥,真是比凌渊那个只知道发怒吓人的暴君皇帝强过百倍。

再去找找那个慕织,慕织,还真是个宫中织布的宫女呢。

原先我还认为一个宫女根本配不上一国皇帝,可现在看了这个慕织,才觉得慕织堪配所有英俊潇洒的年轻贵族。

慕织身穿一袭白色的长衣,身材清瘦修长,面容干净清丽,没有一点多余和瑕疵,虽然和大家都是一样的奴婢服装,却显得高贵清雅,像一个被贬下凡间的仙女。

再细听他们说话,那声音也温柔贤德,是一个宽容智慧的好女子。

我愤愤飞回到月老宫,去向月老告状,“凌渊就是一个无德昏君,怎么配的上端庄娴雅温柔贤德的慕织呢?”

月老听我这么一说,还是以前那句,“世上没有成不了的姻缘!”

我无可奈何,直得继续奔波。

那日越国皇帝下令画师为宫中所有有姿色的宫女作画,如果有令他满意的便纳入后宫。慕织本来就是容易招人爱慕的姑娘,即使把她画在纸上,也美过众人。

我偷偷把慕织的画像换掉了,把真正的画像衔了一路,丢在了凌渊回寝殿的路上。

如意料中一样,凌渊的随身太监替他捡起了这幅画像,并打开让他过目,太监在一旁也称赞画中美女,在往画底一看,写着:前慕国公之女,现织坊女婢慕织。

“皇上,这前慕国公就是越国先帝的宠臣慕赞吧,看来这是她的女儿慕织。”太监在一旁说道。

这下够清楚了吧,凌渊,还不快去追求。听说你的后宫还没有皇后呢,我在外面的树枝上朝着凌渊的寝殿叽叽喳喳的大叫。

凌渊却一把将画扔到地上,毫无兴致的说道,“不就是个女人嘛,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本王见过得美女多的去了。”何况这说不定还是已经被画师美化过的。

我急忙从树上飞到寝殿的地上,再飞落到那幅画上,对着凌渊一通叫骂,“这可是月老大人给你安排的好姻缘呐!你这个不知好歹的混蛋皇帝!”

不过,凌渊一句也听不懂,反而大喜,“李公公,快把这个小红鸟给朕捉住,朕可要好好玩玩呐!”

李公公听话的就要来捉我,还好我是仙鸟,扑闪扑闪翅膀,一溜烟就飞不见了。

这可怎么办,这凌渊真是个大傻子,我该怎么才能让他和慕织见面呢。

世事难料,越国皇帝趁着凌国发动大量兵力攻打骚扰凌国边境的赤焰国时,很轻易的就攻下凌国许多城池,越国将领在凌国宫中烧杀抢掠,三日间死尸遍地,除了凌渊通通没有活口,凌渊被活捉回越国,用铁锁锁住关在铁笼里。

那一天,越国皇帝将其放入斗兽场,凌渊刚出铁笼迎面就是一只黄色斑纹的大老虎。

我急的在树枝头喳喳乱叫,可声音淹没在围观者兴奋激昂的叫喊声中。我飞去找月老,这次凌渊就要死了,哪有他说的什么姻缘呀。

月老摇头,“红鸾,你去看吧,他不会死的。”

我又飞回斗兽场,凌渊正和老虎撕打在一起,他两手两脚间缠着重重的锁链,每一个动作都引起锁链重重的碰撞,老虎的怒吼声也都盖过围观的几百人的叫喊声。

凌渊就像一只脆弱的小鸡,一不留神就会落入虎口。

他左躲右躲,虽然戴着沉重的锁链,却仍然能身轻如燕,渐渐的老虎有些体力不支了,气势也弱下来,凌渊瞄准时机,用锁链缠住老虎脖子,紧紧勒住。

老虎这下使出浑身力气扑腾挣扎,凌渊也咬牙全力坚持,使劲勒住老虎脖子,过了一盏茶功夫,老虎终于一动不动了。

我松了一口气。凌渊果然像月老说的一样活下来了。

越国皇帝虽一脸欢笑,却一点也不满意,于是下令,“三日后继续。”

我大恐,这样让人心惊胆战的搏杀,还要再来。

我趁人不注意偷偷飞进关着凌渊的铁笼子,帮他用我的唾液治伤。

凌渊本以为临死之日连鸟儿也要啖其血肉,却没想到我只是给他疗伤的。

不过,凌渊三日之后还要像今日一样与不知会是什么的野兽搏斗,想想就可怕,我必须想办法救出他才行。

我使劲儿的去啄那铁链,可那铁链坚硬的丝毫不损,我又去啄那铁门,可铁门也是坚固如石,一点也破不开。

凌渊见我这样,突然大笑道,“笨蛋鸟儿,以卵击石,就算你死了,我也出不去的。”

我才不是笨蛋呢,我可是全天下最聪明的鸟儿呢。

突然,我想到了一个主意,我啄了啄铁笼上的铁锁,又朝着凌渊喳喳叫道,“凌渊,你在这里,我去给你偷钥匙吧。”

于是我就飞去找钥匙了,我找到狱卒总管,所有牢门的钥匙都在他腰上挂着呢。

晚上狱卒都在呼呼大睡,钥匙就放在枕头旁边,我顺利的拿到了钥匙。

我把钥匙带给凌渊,他兴奋不已,小心翼翼的打开笼门,然后牢门,然后突袭掉大牢门口值夜的侍卫,就这样轻而易举的逃了出来。

不过即使凌渊再怎么厉害,他也已经因为受伤和体力不支无法逃出宫外了。

我想到了慕织,我给凌渊带路,让他找到了慕织,慕织见到凌渊惊讶不已。

凌渊浑身上下都是又长又多的暗红色的伤口,只是见他气质不凡,不像无恶不作的坏人。

“姑娘,请收留……”凌渊话还没说完,就已经晕倒在地。

慕织不是不顾人生死之人,于是就把凌渊拖进了自己房间。

第二天,宫里便开始到处搜索凌渊的下落,所有房间,所有角落。

庆幸的是,慕织床后边有个暗室,总算让凌渊逃过一劫。

这下终于让他们见着面了,不过却代价惨重。从凌渊的表情看,他确实不把慕织当作寻常女子看待,慕织也尽心尽力,无微不至的照顾凌渊。

我开心不已,月老交给我的任务我已经完成一大半了。

很快凌渊的伤就治好,他必须离开这个越国皇宫了。

“慕织,跟我一起走吧,你冒险救我这事恐怕迟早要被发现,我不放心你继续留在这危险的越国皇宫,和我一起逃出去吧,我一定会保护你安全的。”凌渊对慕织说出自己的心里话。

这次我真的对凌渊刮目相看,没想到他还真是个有情有义之人呢。

那天黑夜凌渊和慕织打扮成值夜的士兵,瞒过层层关卡,终于逃出了宫外。

复国和复仇是必然的,凌渊迅速联系了那些曾经被他贬回家或者流放的大臣,负荆请罪,又暗自重建凌国,与他们商量出一番复国妙计。

之后凌渊无数次亲自组织和率领军队攻打越国,经历重重挫折困难,终于收复所有凌国失地,更是亲手捉拿越国皇帝。

经历三年时间,他终于又做回了那个凌国皇帝。但这几年他受到的苦,以及看到的民间百姓艰难的生活,都已经无法再让他如同以前那样,只知道自由享乐,而是变得极致的勤政爱民,连众大臣都对他赞不绝口。

慕织对皇帝有救命之恩,又同皇帝出生入死,也理所应当被封为了皇后。

我回到天宫向月老汇报成果,“月老,凌渊和慕织终于可以稳稳的在一起了,我可也是大功臣呢。”

“是呀,红鸾,你的修为又可以见长好多呢。”只见月老转过身,又在姻缘录上写下两行大字,“红鸾,黑羽。”

我高兴的直叫,“月老,这黑羽是谁呀?”难道这甜甜的恋爱要轮到我了吗。月老只说时机未到,还不能告诉我就把我打发了。

后来我听说凌国日渐强盛,可是凌渊却劳郁成疾,连太医也没有办法,每日一碗接着一碗的苦药喝下去,加上慕织日夜悉心照料,也无半点作用。

凌渊在位第四年便立了四岁的大皇子为太子,政事让年幼的太子代理,由皇后从旁辅佐。慕织聪慧非凡,贤德过人,治理国事不比凌渊差。凌渊的疾病并没有影响凌国的发展。

又过了一年,凌渊竟然就驾崩了。

我听到消息时真如同心里堵了一块石头,突然间就伤心的泪如雨下。

这是什么破姻缘嘛,还没几年,凌渊怎么就会死了呢?

我生气去找月老,“月老,以后这撮合别人的事我可不干了,现在慕织没了丈夫,五岁的小孩子没有了爹,我做了这么多,怎么就没个好结果呢!”

月老只是微微一笑,往旁边窗台上一指,“从今以后这个就是你的小跟班了,它叫黑羽。”

黑羽瞅了我一下,扑扑翅膀,就向我飞过来,我急忙一躲,逃到月老身后,“月老,你没弄错吗,就是这只黑乎乎的乌鸦吗?”

只听见一声悦耳的鸟叫声响起,“本座才不是乌鸦呢!”

于是不一会儿,一黑一红两只鸟儿就把月老宫搞得乌烟瘴气起来……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