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露的人鱼

2020-03-24 15:45:49作者:今古传奇

悬疑

裸露的人鱼

文/亡沙漏

1.鱼尾女人

姜扬因为身体的缘故,从大城市搬到了海边的小镇工作。

七八月份,正是台风肆虐的时候。那天,电视台发出防灾抗台警报,姜扬按照主持人所说的,加固门窗,固定好防风板与遮雨棚,然后就窝在沙发上打开暖光灯,像往常一样享受晚间的宁静阅读时光。

大约九点钟,台风登陆。姜扬头一次近距离感受台风,租的房子又正好在海滩边,他的心中很是不安,忍不住拨开窗帘,检查遮雨棚。

窗外的景象变得狰狞。台风已经在海湾里掀起了五六米的巨浪,泛着白沫的巨浪不断拍打着防风堤,发出可怕的怒吼。

可是,他发现早已封闭的海滩上,居然有人!

那背影属于娇小窈窕的女人,坐在一块巨大的石头上。这种时候,她难道是在海滩上看海景?不会,她一定是想不开了!姜扬一面紧张地拨打防台救灾署的电话,一面继续盯着她。电话占线,女人却很快有了动作。她跪坐起来,然后两手撑着地面,爬下了石头。

电话接通了,但是听筒却“扑通”一声掉在地板上。因为,在防风堤惨白的灯光下,姜扬最后一瞬间看到的,是一条宝蓝色的巨大鱼尾……

长有鱼尾的女人,在海浪里沉浮片刻,便被巨大的浪花吞没了。

等台风过去,已经是第三天后。

姜扬已经向警署举报了当天晚上的目击。但是,防台救灾署不断更新的遇难人数与失踪人数中,并没有出现“鱼尾女人”这样的离奇新闻。

又过了两天,事情有了眉目。

姜扬第一时间赶到海湾。白色的尸袋正从船上卸下,原本嘲笑他说疯话的海警此时眉头紧皱,拉开了尸袋的拉链。

年轻女人泡肿的脸裸露出来,然后是虚浮的身体,宝蓝色的鱼尾……尾部表面的亮片已经被海水磨光了,露出了底下的人造纤维。

“……难道是演出服?”姜扬发出疑问。

法医将人造鱼尾剪开,姜扬喉头一紧,险些呕吐。年轻女子的双腿高度腐烂,皮肤和组织都一塌糊涂。但还是可以看出,生前,她的足踝曾戴着镣铐!

2.贴吧裸照

“鱼尾女人”的尸体早已被海水泡得面目全非,无法辨认身份,警署难以确定尸源,根本无法查起。因此,“鱼尾女人”事件被搁置了。

姜扬明白,警署要节省精力去处理更多生还者的事件,而非追踪一个自杀者背后的故事。他希望能靠自己的能力查清一切。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毫无头绪地过了好多天,姜扬突然在常去的论坛里发现一个高楼帖,帖子里全是裸照。

姜扬原本挺震惊的,小圈子的贴吧怎么会有如此低俗的东西。他点进去一看,却发现这组裸照拍得极其唯美。光影、构图,都不输平面模特拍摄的封面,更难得的是,裸照中的女子本色出镜,神情中有种难以言喻的天真与色气,像是某种奇怪的混合。

姜扬看着她的脸,瞳孔不由得放大了。他见过她,就在这个小镇。

起因是,他搬来小镇的这半年里,饱受楼上住客的折磨。平日里,楼上都静悄悄的,却有一次突然传出女人凄厉的怪叫,让当时正在疯狂赶稿的姜扬毛骨悚然。

那也是一个下雨天,楼上传来争吵声。姜扬原本都不知道楼上还有人住,当即火冒三丈地冲到他家门口,大骂了几句,这才消停。这样的事情,发生过两三次。

姜扬最近一次受打扰,不是因为他们争吵,而是天花板漏水。这房子修建已经有些年头了,防漏效果很糟糕,姜扬怕这样下去,房东会以为是他故意泡坏地板。于是,他只好敲开了楼上的门。

一个美丽的少女探出头来,手里拿着一柄活动扳手,眼神胆怯,眼圈发红,我见犹怜。姜扬反倒觉得自己有些无礼,把事情轻声细气地与她一说,她浮起歉意的笑容,称是卫生间的浴缸漏水,自己正在修理。

刚巧第二天房东收租,姜扬才知道这一幢楼都是房东的房产,就坦荡地问他:“住在我楼上的姑娘是谁?挺漂亮的。她是一个人住在这里吗?她有男朋友吗?”

房东看着他的眼神,简直就像是见鬼:“楼上两套房因为是顶楼,一直没租出去。”

姜扬受了惊吓,后来大着胆子上楼,果然再也敲不开门了。又过了几天,发生了台风天“鱼尾女人”事件,姜扬就把不存在的楼上住客抛到了脑后。

现在看到这组裸照,图中女子熟悉的眉眼,让他不禁放下心来:楼上曾经的的确确住过人!

但是,为什么房东说没人呢?是她趁着房东不注意,一直偷偷住在顶层?还是房东说谎?

姜扬决定一探究竟。

这天,姜扬偷偷摸摸地请来了开锁匠,打开了房门。他知道这样犯法,但是迎面而来的腐臭味告诉他,他也许是歪打正着,坏心办了好事。

楼上还是毛胚房,面积跟他那套一样,还加了个小阁楼,却格外空旷。一眼望去,水泥地上积着厚厚的落灰,三三两两散落着一些不可或缺的生活用品,没有电脑,没有手机,几乎就像是十几年前的生活状态,看来主人的生活很拮据。

除此之外,最惹眼的就是林立的梳妆镜。这么多镜子摆放在一起,就像是幽深迷宫的通道,让人眼花缭乱。姜扬请开锁匠跟在身后为他壮胆。当他走到镜林深处,那里摆着一个很大的浴缸,浴缸的水已经被浸泡其中的尸体染红了。

姜扬觉得应当换套房子了。

3.陌生短信

警察很快赶到了事发现场。经法医初步鉴定,死者是一位年轻男子,颅骨重创是他的直接死因,他在死后被凶手拖进浴缸中。凶手将作案凶器遗落在现场:一把血淋淋的活动扳手。活动扳手上满是指纹,与套房中生活用品上的指印吻合,应当是曾经生活在此的人。

姜扬和房东都被带到警署进行审讯,却又统统排除了嫌疑,因为警察在死者指甲缝中找到了凶手的皮肤组织,第二天DNA检验结果就出来了。借助姜扬的证词与现场证据,警方不费吹灰之力还原了案情真相——

杀死年轻男子的,就是台风夜自杀的“鱼尾女人”!

男子名叫葛宏斌,是小镇影楼的老板,也是一位业余摄影师。根据警察推断,他长期将顶层套房当做自己的摄影棚,不知身份的“鱼尾女人”也居住在那里。

在葛家冲印室,警方发现葛宏斌冲印了许多“鱼尾女人”的裸照,尺度之大,数量之多,让人瞠目结舌,上传论坛的照片仅仅是冰山一角。

最后一套裸照“美人鱼”系列,就是“鱼尾女人”自杀时的造型。照片中的美人鱼赤裸浸泡在浴缸中,对着相机笑得天真无邪,半透明的宝蓝色人造鱼尾,隐隐透露着成熟的性感。

警方推测,事发当晚,葛宏斌上传裸照这一举动在两人之间引起口角,“鱼尾女人”激情杀人,用活动扳手猛击葛宏斌的头部,又将他拖拽到浴缸之中。其后,六神无主的她,便在台风夜跳海自杀。

人证物证俱在,似乎可以结案了。但是姜扬却觉得还有一些地方说不通。葛宏斌年轻多金,又开着影楼,还有一幢别墅,为什么要让模特偷摸到别人的房子里拍照?还有,如果女人是凶手,她为何要扮成人鱼的模样?还有人鱼腿上那副镣铐,是她自己所为,还是葛宏斌所为?

在看似清楚明了的案件中,却有巨大的阴影在背后俯视着他。

姜扬不甘心。

葛宏斌因为“鱼尾女人”的缘故火了一把,网上关于他的讨论热火朝天。有些网友认为葛宏斌利欲熏心,更有网友认为他是个变态,在别人的屋子里玩性虐待。虽然有种种猜测,大家却都认为他该死。

姜扬留言说了几句中肯的话,就招来网友的群起围攻。姜扬无奈下线,第二天起来却发现留言箱里躺着一封孤零零的站内短信:你是葛宏斌的什么人?

姜扬在屏幕前呆愣了十分钟,才颤抖着打下这么一行字:我只是一个旁观者,但可以说见证了整起案件。我觉得事情可能没有大家想得那么简单。

他之所以这么紧张,是因为这个账号,就是当初发布裸照的账号,葛宏斌的ID!难道是他冤魂不散?

过了十分钟左右,该账号又向他发送了一封站短:我也是知情人之一,我有一个秘密,压得我心里难受,我就住在镇上,你愿意跟我见面吗?

姜扬很意外,还能跟人当面交谈,那自然是活人。他们很快就敲定在镇子里的咖啡馆碰头。

下午四点,姜扬见到了谭静。谭静两眼发红,精神颓废,显然正遭受着强大的心理压力。他刚刚大学毕业,在葛宏斌手下打工。

“其实那些裸照,是我发到网上去的。”他一副要哭的表情,“我真的不知道这会害了老板和那个模特!如果知道他们都会死,打死我也不会这么干的!”

姜扬问:“你能说说你的动机吗?好玩,还是为了报复葛宏斌?”

“不不不,都不是!我和老板关系挺好,他待我就像对自己的弟弟一样……我真不是人!”他搧了自己两耳光,“那天晚上,有人用老板的手机给我发短信,告诉了我论坛账号和密码,让我把那些照片上传。我问他为什么,他只让我照办,说过后给我加薪。我真蠢!我居然就照办了!其实那条短信的语气和措辞,完全不像平时的老板,我居然信以为真了!”

姜扬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么重要的事情,你告诉警察没有?”

“我不敢……”谭静将十指插入发中,“我怕被抓去坐牢!”

“你想多了。”姜扬安慰完谭静,陪他去警署做了笔录。案情态势又变得扑朔迷离,但鉴于人犯已然查清并且死亡,警方不打算继续调查已结案的案件。

葛宏斌的随身财物都被一扫而空,包括手机。而且那条短信是由他自己的号码发出的,无法追踪神秘的发件人。

于是姜扬剑走偏锋,请谭静叙述葛宏斌的人际关系。谭静口中的葛宏斌是个大好青年,除了生意上的来往,人际关系简单:“他有一个很要好的女朋友,交往了大半年。”

“葛宏斌有女朋友?是不是裸照上那个?”

谭静摇头:“我没有见过老板娘。平日里她总给老板打电话,发短信,挺腻乎的,我也奇怪她怎么从来不来影楼。不过半个月前,老板娘突然消失了,老板挺焦躁的。”

姜扬做出大胆猜测。既然是葛宏斌的女朋友,那自然是最有条件拿到他手机的人,放出裸照会不会是因为争风吃醋?他让谭静仔细回忆一下葛宏斌女友的电话号码,谭静却不记得了。这一条线索又断了。

姜扬突然想到,他们既然找不到葛宏斌女友的手机,那么他自己的手机呢?谭静熟悉葛宏斌,于是他们假借葛宏斌的名义请移动公司做了一下定位。定位之后,姜扬惊讶地发现,手机就在自己家附近!

姜扬和谭静两人赶回家中,姜扬拨通电话,自己的花园里响起单调的铃声。他的套间虽小,却有将近五十坪的空中花园,这也是他当初租下房子的原因。平日里,这花园招来各路野猫,时常弄出动静,打破花盆,姜扬都已经习惯了,却不想葛宏斌的手机,竟然落在这里!

姜扬顺着墙壁抬头望去,顶层的窗口离地不足三米,而且是打开的,下面正对着花架和空调。他和谭静两人,都轻而易举地爬上了凶案现场。姜扬注意到,在满是灰尘、看似无人居住的房间里,窗口附近却意外干净。

姜扬明白过来,为什么房东会说这里没有住人。也许葛宏斌和“鱼尾女人”,都是通过他的空中花园来去套房的!所以过道上没有声响。

两人打开手机,信箱里的短信几乎全是备注为“女友”的人和他的对话,持续到半个月前。两人大致浏览了一番,目瞪口呆——

这个叫做“佳欢”的女友,被人囚禁在顶层套间!葛宏斌是来救她的!

除此之外,手机里还存着一条备忘录,两人看完,对视一眼,这套房里,竟还藏着针孔摄像机。他们最后在远离浴缸的镜子顶端找到了它,这个角度按理说根本拍不到任何东西,正对着墙。但是输入电脑之后他们却发现,通过镜子的层层反射,针孔摄像机完美无缺地记录下案发当时的景象!

4.畸恋

第二天,姜扬打电话给房东要求退房。房东爽快地答应了,赶到家里将下一季度的房租退还给他。

即将散伙,姜扬做了顿饭,两人坐在一起喝啤酒,谈论起最近这里发生的凶杀案,房东不甚感慨:“你这么一走,将来还不知道有没有人敢搬进来。”

“上一个房客,也是因为楼上那对吵吵嚷嚷搬走的吗?”

房东说:“不是很清楚。”

“也不知道那对男女在上头住了多久。不过说来奇怪,有人住着,再怎么节省,总会有水电支出,但是从来也不见催缴他们的水费单电费单,好像有人替他们交了似的?”

房东摇摇头:“可能一道算在我的物业费里了吧……哎呦!”他的手不小心被富贵虾锋利的倒钩划开一道口子,姜扬忙递上纸巾。房东笑着说:“吃这个东西就是麻烦。”

他走后,姜扬和谭静两人去了趟警署,把房东的指纹和血液样本交去检验,还出示了录像与手机等物证。录像显示,案发当时房东亦在套房之中,全程近距离观看!虽然动手的人不是他,但他显然一直在指使哭泣的女人行凶。

不久,DNA检验结果出来,房东与“鱼尾女人”的血液样本高度匹配,是生物学上的父女关系。“鱼尾女人”脚铐上的指纹,也与房东留在啤酒瓶上的指纹相匹配。也就是说,房东把他的亲生女儿囚禁在顶楼,起码半年以上。

“可我还是想不明白,王佳欢为什么要假借老板的名义指使我,把她自己的裸照发布到网上去?”

姜扬叹了口气:“你还不明白吗?王佳欢,她是个裸露癖,她很希望被人看到。”

裸露癖,这是房东囚禁她的理由,也解释了为什么顶层套间里没有衣柜和衣物,却有那么多镜子。

这个年轻漂亮的女儿,从来就是父亲羞于提及的存在。他不明白,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变态的心理疾病。一旦积怨日久,他对待女儿就越发残暴,简直就像是对待动物一样,只希望她不要丢他的脸。

可是他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他的房子会出租给一位年轻的摄影师。也许是葛宏斌意外上楼,也许是王佳欢从窗口向外求救,长发公主般的童话,在现实中开始上演。

胆怯的王佳欢很久没有踏出过房门,也没有见过生人,不敢逃走,葛宏斌只能翻墙入室,跟她偷偷约会,为年轻又充满活力的胴体拍下纯粹膜拜的照片。

但终究还是东窗事发。无数个雨夜,楼顶传来的争吵声,不是王佳欢与葛宏斌,而是王佳欢和她的父亲。姜扬也终于明白,他为什么总是在雨天前来收房租,这样他上楼的脚步声就不会被人察觉。

王佳欢用葛宏斌送给她的手机与外界联络,但是即使这点小小的权利,也被她父亲剥夺了。

后来,房东发现这段畸恋还在继续,而且女儿赤裸的照片被年轻摄影师传到了网上,他先是锁紧了女儿,又恼羞成怒动了杀心,是他逼迫王佳欢亲手杀掉了葛宏斌。就在那个夜里,姜扬敲开了顶层的门,没有看出她眼里的恐惧与请求。

后来,王佳欢留下真相的线索,自杀了。

那是告别人世的最后一场盛大表演。她变成他最后见过的美丽模样,表演一场死亡,她的脚铐永远不会解下,而且她也失去了作为人的双腿。与其说这是她对情人的歉疚,毋宁说是她人生的真实写照。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