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回忆录:我爱过一个英雄

2020-03-24 14:46:24作者:南腰

爱情

我是童颜一名大三的学生,2020年1月16日我坐火车来到武汉想陪我男朋友过生日给他一个惊喜。我的男朋友叫顾言,是一名医生。我和顾言从小一起长大,我曾以为我和他会永远在一起,又怎能料到此行竟改变了我的人生让我永失所爱。

1

16日新冠状病毒患者已经累积确诊50多例,而我却什么也不知道,仍沉浸在即将见到顾言的喜悦当中。那天晚上顾言见到我时,我并没有在他的眼神中看到欢喜反而是忧虑。

他问我为什么不戴口罩,我还记得我当时那无脑的回答“天又不冷戴口罩做什么?”他听后很气恼说到:“你来这里做什么,你不知道武汉现在有不明原因的肺炎吗,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不行吗?你既然来了为什么不做一些防护措施,你连这点常识都没有吗?”

看到他这样的态度我也很生气说到:“在学校时的确看到了有关肺炎报道但也不严重啊,并且期末考试要复习的科目太多我哪还记得这件事了,你至于这样小题大做吗?”顾言反常的表现让我的心里很不舒服,我一气之下把蛋糕扔在了地上,转身就跑了出去,顾言急忙出去追我,在外面哄了我好久我才和他回去,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自己怎么那样娇纵磨人。

17日那天是他值班我还没睡醒他就走了,一天都没有见到他,只是给我发了微信告诉我好好吃饭,而我再给他发的消息他一条都没回。我当时心里很不爽,还想着等他回来和他闹脾气,但我却不知道当时他已经忙得焦头烂额,一天一夜都没有休息。

第二天他回来没和我说几句话倒头便睡,我在家里呆着实在是无聊,看他这样冷漠也生气便出去散心,坐公交时听说百步亭那里有万家宴,我从未见过万家宴所以好奇就过去看看。谁曾想这本意是为诠释和谐的万家宴,竟变成了鸿门宴,万家宴在风调雨顺时是国泰民安,但在这疫情面前则是怀璧其罪。

我只是在万家宴的附近停留了一会听说有一万多道菜,真是想进去看看,可想到顾言还没吃午饭我就急匆匆地去超市买菜了,那时候超市里还是人来人往,大家脸上都洋溢着过年的喜悦,好多人都在置办年货,看着他们想起了顾言之前说今年要以准女婿的身份去拜访我父母的事情,只是那时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请假和我回家。

我到到家时顾言已经醒了,他接过我手里的菜就去厨房了。吃饭时他说:“现在要少出门,出门要记得戴口罩戴手套,不要去人多的地方。”我问他:”这个肺炎有那么严重吗?我看到今天还有那么多人在置办年货,还有的社区举行了万家宴,如果真的像你说的那么严重,怎么还会有那么多人在流动。”

“那是他们还没意识到,这次肺炎或许比咱们想象的要严重得多,这几天你还是定回家的票吧,不要留在这里了,等到这次事件稳定了我就回去看你,好吗?”他在那低头轻声问着。他知道我不愿意走,我在等他和我一起回去。

我什么都没有说,当时我心情落入低谷,有委屈有不甘心,在心里和他暗暗叫号我才不走呢,你不和我回去我就赖在你这。晚上看见他收拾自己的行李我还以为他怎么这么快就想通了,谁知道他说:“这段时间我就不回来了,你定到票就走吧,我不能送你了,记住在外面要带口罩,做好防护措施。”

那天我觉得自己都要被他气死了,可是看他那么累又舍不得为难他。自他走了那几天,没给我打过一个电话,我给他打电话也是无人接听。有时他会在凌晨给我发来几条短信内容多半是问我买没买到票或者告诉我戴口罩做好预防。我一直都告诉他我抢不到回家的票,其实我不过是不想回去而已,当时我还没有意识到这次肺炎到底有多么的严重,还以为得的人很少,只是一些个例而已,那时自己真是无知,不断上涨的数字都没能敲醒我的警钟。

2

22日顾言给我打电话,他说他给我约到了一辆能带我出省的车,明天上午会来小区接我。我听到后直接挂了电话不想同他多说一句话,当时我心里很难受,我不知道他到底怎么了,就如同变了一个人,从我来到武汉这几天他不和我拥抱不和我亲吻,甚至都没牵过我的手。

每天他回来都把自己全身喷上消毒水,连吃饭时都要把菜分别倒在两个碗里,他把我自己留在家里也不与我通话,只知道问我走没走,我知道他是一个不善于表达的人,像个闷葫芦,但是这次的做法是不是也太过分了,那天我哭着收拾完行李。

23号早上我坐上了离开的车,但是很不幸运,武汉封城了,我们走到一半又折了回来,我也是在那一刻才突然醒悟这一次肺炎有多么严重,顾言说的没错什么万家宴,什么一派祥和,不过是我们都没有意识到这次事件有多么严重,我明白了顾言的‘冷漠’那不是冷漠而是很忙,忙到没有时间陪着我。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场上身边的人能健康活着已是不易又怎能兼顾着儿女情长,如果有能力帮助别人,也是义不容辞。我给顾言发了信息我知道现在他没有时间接我的电话,我告诉他武汉封城了我又回来了。

从车上下来我便去了社区,听说社区需要志愿者。那里管事的叫刘大哥他看我一个女孩子不想让我冒风险,也怕我干不动重活。我告诉他没关系的,我体力不差,身体抵抗力也很强,最重要的是我的爱人在一线奋战,我想陪着他。

刘大哥听我这么说了之后,也没再说什么就同意了,他给我安排的任务是帮助社区居民代购生活用品和帮助社区防疫。深夜顾言看到我没走的消息给我打了电话,我告诉他我做了志愿者,他沉默了良久说到:“其实你不用做这些的。”

我反问他:“其实你也不用那么辛苦不是吗?顾言我知道你担心,但我和你都不是自私的人,我也希望能像你一样帮助别人,很多事情总是要有人做的,如果我不做他不做那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等到疫情结束的那天呢?“

他回到:”你既然决定了那我便不拦着你了,做好防疫措施,不要再粗心大意的,这次疫情很严重的,你要谨慎着。”我知道那天他是刚忙完就给我打了电话,我怕他太累就和他说几句照顾好自己别太累的话就撂了电话,想让他赶紧去歇着。后来的那几天我一直跟着刘大哥挨家挨户做宣传,做登记,安慰肺炎患者家属,有的家庭对待疫情很乐观,也有的家庭感到无望,我们安慰他们已经有来自全国的医护人员来帮助武汉,并且有许多患者已经治愈出院了,距离疫情结束的时间不会太长了。

27日那天刘大哥直到中午才来他肿着眼睛,心情也不是很好。我小心翼翼的问他怎么了,他说他的孩子被确诊了,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都慢了半拍,他问我童颜我孩子会治好的是吗?我告诉他一定会的,一定能治好。

过了一会刘大哥说到:“童颜我记得你说过你爱人是医生,你可不可以帮我问问他,我儿子的情况。”我看着他,我知道他慌了,医院每天有那么多确诊的患者,他儿子是哪个医生照顾谁也不知道,而且即便我给顾言打电话,这个时间他也不一定能接啊。

可是看着刘大哥那恳切的眼神,我还是给顾言打了电话,电话竟然接通了,“怎么了童童?”顾言的声音有些虚弱。我问道“你今天不忙啊?你可不可以帮我问问有一个叫刘默乘的孩子病情重不重,他是昨天确诊的,孩子的爸爸很着急想知道具体情况。”

他回到:“我一会问到了就给你发消息。”撂了电话我又接着安慰刘大哥:“您别担心,我男朋友已经在给您打听了,我男朋友是一个能力很不错的医生,他也会帮你照顾默乘的。”刘大哥一直和我连说谢谢。过了一会顾言发来消息告诉我孩子症状较轻不用太担心了。刘大哥直到我告诉他这个消息,才安下心来。在这场疫情面前人们始终保持着敬畏之心不敢稍有懈怠,如今我们这些普通人除了遵守国家的规定也只能祈祷亲人,爱人,朋友能够幸运地躲过这一劫。

3

自从那次电话之后,顾言总会给我打电话,问我忙不忙累不累,如果太累就歇一歇。我问他为什么这几天有时间给我打电话,他告诉我有很多外地来的医护人员帮助他们,现在医生多了,也就没之前那么忙了。

2月2号那天他打电话给我说:“之前想着今天送你一个礼物的,但现在好像不能实现了。”

我问他什么礼物他也不告诉我,而是自己在电话那头自顾自地说道:“这段时间我太忙没有时间照顾你把你自己留在家里,有时连电话都不打你生不生气啊,不用说我也知道你会生气,本来你一片好心要陪我过生日给我惊喜,我却觉得你不懂事还冲你发脾气,如果可以回到那天我一定好好珍惜。”我问他:“是不是最近看到太多生死离别,自己也伤怀起来了,没关系的,今年的遗憾明年我会给你补上的,这也不能怪你啊,的确是我不懂事,不知道事情这么严重还来这给你添乱,一直误会你了。”

那天撂了电话我心中就一直不安,但也没有精力多想什么,直到2月5号那天我接到了顾言同事的电话,那医生告诉我顾言,病危了,听到这个消息时我如同身坠冰窟,我曾以为我们要永远相伴,死亡,疫情哪一个我们都可以幸运地避开,即便深陷其中也会被命运眷顾,可是生命就是如此的脆弱,不堪一击,回想起那几日本该奋战在一线的顾言怎么会有时间给我打那没多电话发那么多的信息。

那时的他已经从一个医生变成了隔离病房中的患者,多日的高强度工作以及病毒的侵袭他终究是挺不住了。我在隔离病房外哭求医生让我进去见他最后一面,医生摇了摇头给我留下了顾言的手机便走了,这里的医生每天要看到太多太多的生离死别,他们不能为任何一个垂死的人停下脚步,因为还有更多的有希望被救治的人们等着他们。

顾言被推出来的时候已经没有了气息,按照规定他要被立即火化,我恳求他们让我再好好看看他,看看这个我爱的男人,我和他幼年相识,从小他就像哥哥一样照顾我保护我,如今这个陪着我十多年的男人就这样离开了我。刘大哥把我从地上拽起来送我回了家,他去帮我处理顾言的后事。那天我几近崩溃,哭了不知道有多久,我不知道我该如何面对顾言的死,也不知道我要怎么把这个噩耗告诉他的父母,面对两位老人我又如何说得出口。

我打开了顾言的手机看到了手机页面上有一个留给我的文件,那是顾言留给我的信:童童,这几天我真的好想你,想你没心没肺的笑声,想你生气时又少又闹的样子,可是我不敢告诉你我确诊了,我怕听见你的哭声,在我生命最后的时光里不想看见你伤心难过,所以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

你还记得那天你一直问我给你准备了什么礼物吗,那礼物就在桌子的抽屉里。我之前说过今年要去拜见你的父母,可是我要食言了,童童你是一个值得被任何人真爱的女孩你的人生路还很长,所以不要为我滞留太久。

你之前问我为什么要那么辛苦,我想你已有所体会了吧,正如你所说的我们谁都不是自私的人我们都想为这个城市为这个国家做些什么,哪怕是最微不足道的小事,所以在这场疫情面前我们无法置身事外,而我作为一个医生更要冲在第一线,我不知道这疫情因何而来,但是它总会有离开的那一天。童童阴霾总会过去的,我不希望你一直沉浸在悲伤中。

我打开了抽屉看到了顾言的礼物,是一枚戒指,是一枚我曾幻想过无数次的求婚戒指,但是我永远都没有机会看到顾言单膝跪在我面前向我求婚了。那几天我不知道吃饭不知道睡觉,总是想着我和他曾经的事。那天刘大哥来劝我说你这样子是顾言最不想看到的,丫头别再这样了,疫情还没有过去,顾言想做的事情还没有做完,他想看到的结果还没有看到。

2月9日我又回到社区,正如刘大哥所说的我一直沉浸在悲伤中是顾言最不愿看到的,我要继续做顾言未完成的事情,等待着着阴霾散去,看到他想看到的结果。我们不知道疫情因何而来,但是我们知道它会因何离去,它终会被那些和顾言一样面对疫情不退缩不惧怕,奋力抗击的人们所赶走。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