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幸福”倒计时

2020-03-23 18:21:27作者:塔塔莘莘

爱情

1

咖啡馆内,叶蓁蓁一改这五年来素面朝天的样子,给自己画上了精致的妆容,背上了买了很久价格昂贵的包包,穿上了一直没机会穿的职业装和包臀裙,活脱脱一个职业女高管的模样。走在路上还遇到了不少人试图搭讪自己,也有女生羡慕地望向自己的打扮。

今天是她和贺秦结婚三周年纪念日,也是她计算好的逃离这份“幸福”的第一天。她跟贺秦约定了三点咖啡馆见,距离三点还有十分钟。

叶蓁蓁想着:

十分钟后,那个男人西装革履,像个成功人士一样走进来,带着一束花。但是在看到自己的妆容后会将花重重的放在桌上,然后轻声指责自己,为什么要化妆,穿成这样不体面的样子。自己则会将离婚协议书扔出来,他将会不理解并摔门而出。

“我不会让他摔门而出的,今天这婚,我是离定了。”叶蓁蓁自言自语的说道。

2

七年前,叶蓁蓁还是一个A大在读大学生,贺秦是她的学长,远近闻名不近女色且姿色出众,一度被认为是一个好男色的学霸。

贺秦和叶蓁蓁在许多场合都曾棋逢对手,两人同是学校两个年级辩论队的主力,且在创新创业等大型比赛中也各有成就,大家都曾经撮合过他们俩,但无一例外,没有成功。贺秦就像一棵绝不学攀援的凌霄花,毕竟叶蓁蓁的家庭条件比贺秦要优越许多。

叶蓁蓁心里对这个贺秦学长是有好感的,但叶蓁蓁其人吧,高傲而自立,当然也有高傲的本钱。从小到大众星捧月,也没想过去追求谁,当然有好感的贺秦也是不够让她追求的。

两个人就像朋友一样的相处着,毕竟是难得的对手,所以叶蓁蓁也是为数不多能够偶尔跟贺秦有所交流的人,但两人丝毫没有表现出有一点点兴趣。

事情的转机出现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末。叶蓁蓁前一晚刚带妆参加活动到很晚,一大早出门买早餐就选择了素面朝天出门,且一改平时艳丽照人的打扮,穿着素净的长裙,虽然素净但并不邋遢。

有一种墨菲定律叫不化妆必遇熟人,叶蓁蓁就是在左手拿着手机,右手提着豆浆,嘴里叼着油条,虽然穿着并不邋遢但有些油腻的场面中遇到了正在跑步的贺秦。叶蓁蓁仿佛被施了魔法一般定在当场,她心里默念着,“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贺秦停下了脚步,看着平时优雅成熟的叶蓁蓁像个小孩子一样叼着油条,瞪着大眼睛石化的定在路旁,深觉有些好笑,他走上前去,帮叶蓁蓁拿着快要掉下来的油条。

奇妙的事情就这这一刻发生了,叶蓁蓁觉得自己的油条被抢走了,还来不及吞咽嘴里没吃完的油条,就冲着贺秦含糊不清的喊了一句,“把我的油条还我!”

贺秦从来没见过叶蓁蓁这么护食,平时吃西餐吃火锅也不见叶蓁蓁那么狼狈,于是就抬手又把油条塞回了叶蓁蓁嘴里。这下叶蓁蓁仿佛意识到了自己有些丢失了形象,脸涨的通红,提豆浆的手稳住嘴里的油条,不打招呼就匆匆逃走了!

贺秦看着叶蓁蓁逃走慌乱的脚步,沉寂了二十多年的只维持生命体征的心脏,突然变得鲜活起来,他的一见钟情居然发生在两人认识两年后。

3

贺秦像是算计好了时间,想要再次一睹叶蓁蓁的素颜美貌,在早上晨跑的时间买了豆浆油条借赔罪的名义在叶蓁蓁楼下等着,打了电话让叶蓁蓁下楼来取。

这一次贺秦可失算了,叶蓁蓁原本也准备出门,虽然是一早,但也收拾得利落精致,虽然顺从的下了楼,但并没有接过贺秦手中的油条豆浆,而是对学长表示感谢,并告知自己昨天失礼了。

穿上小礼服,化上妆,正准备去参加生日宴的叶蓁蓁就像披上了战甲,落落大方,无坚不摧,却少了那份赤城的美好。

贺秦有些失神,像是在透过面具般的叶蓁蓁的笑脸,看到她柔软的内心。他忍不住开口,“蓁蓁,其实你素颜的样子比化了妆好看。”

正准备得体的揭过昨天那件事,再完美退场的叶蓁蓁也是愣在当场。她们家对正式场合的要求很高,从小她出席正式场合都会化上精致的妆容,如果没化妆会被认为是失礼,所以她对处理这些事也是得心应手。

但叶蓁蓁从未听过有谁夸过她素颜比化妆好看,虽然她并没有多少不化妆的时候,但她仍然向往不化妆的清爽,女孩子谁不想懒懒的又美美的出门呢?

贺秦或许是看着叶蓁蓁半天没有回复,又解释般为自己加了一句,“素颜的你更真实,更快乐,我喜欢你的素颜。”最后一句脱口而出,两人都有些脸红。

叶蓁蓁不是第一次收到表白,但没有收到过这样的,夸素颜比化妆好看,毕竟她化了妆堪比某些明星小花的美貌,妥妥的美人儿。

“贺学长,你有时间吗?要不陪我参加个生日宴?”叶蓁蓁参加的生日宴其实是需要男宾的,如果不带还是会需要跟许多虚头巴脑的人跳舞,而这次,她突然想带贺秦试试,她相信贺秦可以胜任。

“现在吗?”贺秦看了看叶蓁蓁身上妥帖的小礼服,再看了看自己的运动衫,生日宴这种场合,他创业期间也参加过一些类似聚会,毕竟是需要西装的。“我穿的运动服啊?”

叶蓁蓁决定了就觉得这是一个再好不过的主意,毕竟贺秦学长是自己熟悉的人,而且两人一起参加的大型联谊活动两人也曾跳过舞,虽然当时跳舞也没见有任何的心动,果然事物都是发展的。

“我们现在去买吧,我去帮你再选一套。”叶蓁蓁上下打量了贺秦这个衣服架子,一边看还一边点头,琢磨着西装类型。

“那这个?”贺秦提了提手上的豆浆油条,“怎么办?扔了?”

“别啊,扔了多浪费!”叶蓁蓁看着豆浆油条咽了咽口水,那是生活对她最后的慰藉。

没有人知道,小时候叶蓁蓁家里是很少有豆浆油条这种烂大街的东西的,父母更是禁止她吃这些东西,也管理着她的身材。只有她的姥姥,才会趁她爸妈不在,偷偷带她去喝豆浆吃油条。

那些人家每天早上触手可及的豆浆油条居然成了一个孩子对生活最大的期许,直到后来,再也没人带她吃豆浆油条,也没有人给她买豆浆油条。她上了大学后会偶尔偷偷的买豆浆油条,但收到别人给她买还是第一次。

叶蓁蓁陷入了小时候的回忆,另一边贺秦却仿佛看懂了叶蓁蓁的渴望。小心翼翼的把油条撕成一小块一小块的,然后递到了叶蓁蓁眼前,晃了晃,“这样不会弄脏的,吃吧。”

叶蓁蓁突然就笑了,小时候奶奶也给她撕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呢。她终于接受了这份好意,与之而来的或许也打开了自己的内心。

4

叶蓁蓁终于在午宴开始前赶到了现场,是叶家奶奶的生日宴,叶蓁蓁从小跟姥姥更亲近,但跟奶奶也不差,所以早早备下了礼物,以及挽着俊朗的贺秦出现在了生日宴的现场。

叶蓁蓁从来都是惊艳全场的主儿,这次也不例外。大家的注意力在这对金童玉女的身上显然有些长。直到叶奶奶打断了大家的视线,将两人招到了面前。

“奶奶生日快乐!”叶蓁蓁奉上奶奶最喜欢的碧玉手镯,“奶奶生日快乐!”没想到的是,贺秦依葫芦画瓢,也奉上了一件价格昂贵的首饰。叶蓁蓁愣了愣歪头看向贺秦,贺秦顺势摸了摸她的头。

而一旁吃着狗粮的叶家人早已笑得合不拢嘴,他们从来都不介意对方身家,蓁蓁虽然从小被管的很严格,但大家对她的宠爱一点也不少,更何况只是谈恋爱无伤大雅!

“蓁蓁,介绍一下吧?这个俊小伙是谁啊?”叶家奶奶一边笑着,一边看着自己有些脸红的孙女儿。

“奶奶好,大家好,我叫贺秦,是蓁蓁的男朋友,也是蓁蓁的学长。”贺秦主动揽着蓁蓁开始自我介绍,叶蓁蓁狠狠地掐了贺秦的腰,正准备澄清。贺秦疼得不行,但依然面不改色的接话头,“蓁蓁比较害羞,我也是费了好大功夫才赢得美人心的。”

“好,好,蓁蓁啊,这才是你给奶奶的生日礼物吧。”叶家奶奶欣慰的拍了拍蓁蓁的手臂,开起了玩笑。贺秦一看就是一个丰神俊朗的男子,看起来应对也不差,想来人也不会差太多。

叶蓁蓁却受不了周围打量玩笑的眼神,一把拉过贺秦,“奶奶,我们先过去说点事儿啊。”就匆匆逃离了现场。

叶蓁蓁绕过柱子,刚走到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就放开了贺秦的手,“学长,你这样就不够意思了啊!我们不是说好以朋友的身份吗?而且你什么时候追过我了?”

叶蓁蓁跑的小脸红彤彤的,一脸倔强的质问,贺秦却贪恋她才放开的手的温暖。“我这不是为了让奶奶更高兴吗?这个情形我不这么说不也很奇怪吗?”

“哈,叶小黑,我就说你不会比我先脱单吧,也不枉我偷偷跟到了这边。你说,人家愿意做你男朋友多好的事儿啊,不然你就没人要了,你还不抓紧点。”舒承突然从柱子旁跳了出来,打叶蓁蓁一个措手不及。

舒承是叶蓁蓁青梅竹马一起打大的伙伴,两个人可谓是不打不相识。小时候的叶蓁蓁有些黑,一直被舒承叫着叶小黑,而女生小时候身高优势让舒承也获名舒小矮。两人小时候结下了不少梁子。

今天舒小矮扯了叶小黑辫子,明天叶小黑截获了舒小矮的情书交给了老师;今天舒小矮说叶小黑长胖了就又黑又胖,明天叶小黑就一定会讲舒小矮长不高,一辈子都找不到女朋友。

两人见面就吵架,甚至互相放过狠话,我会幸福一生,你会孤独终老之类的。

可惜两人都渐渐脱去了黑和矮的外衣,舒承更是在大学换了不少的女朋友,落了个花花公子之名。叶蓁蓁倒是没怎么交过男朋友,高中时有喜欢过一个男生也被拒绝了。舒承之后就一直以没人要来酸叶蓁蓁。

而这次又正好被舒小矮逮了个正着。

叶蓁蓁感受到了天空灰暗,人生无望,却连反驳的话都讲不出口,毕竟,的确,刚刚才说完贺秦不是男朋友,贺秦也并没有回答自己那个追没追过的问题。

事情的转机总是出现的莫名其妙,“对呀,”贺秦附和舒承的回答道,“这位兄弟的话很有道理啊,你就答应做我女朋友吧,我都给你买早餐了,你还不答应我,不然除了我没人要你怎么办?”

贺秦歪头对着叶蓁蓁,遮住了舒承对叶蓁蓁的视线,还对叶蓁蓁眨了眨眼。

叶蓁蓁噗呲一笑,“好好好,那我答应你好了”然后用挑衅的眼神看着舒承,“舒小矮,你才没人要!”

贺秦看着小傲娇的叶蓁蓁,仿佛看到了昨天素颜鲜活,不设防备的叶蓁蓁,忍不住凑上去亲了亲叶蓁蓁的眼睛,他喜欢极了这对眼睛,目光清澈又可爱俏皮。

叶蓁蓁心中还感谢着贺秦的解围,被贺秦的惊吓到了,忍不住眨了眨眼,粉红瞬间爬过耳梢蔓延向整张脸。

舒承双手岔开假装捂住眼睛大叫,“我去,现在都把狗骗进来再杀了吗?”不愿再受这份委屈的舒小矮果断的转身离开了。

舒小矮成功的缓解了贺秦和叶蓁蓁的尴尬,两人相视大笑,谁也不提就揭过了这次尴尬。

5

终究还是有些事情不一样了。

A大盛传,“惊!高艳校花叶蓁蓁竟然也是素颜美女,气质女神!”“爆!原来辩论大神贺秦学长不好男色!”“OMG!你一定要知道的!气质美女和辩论大神那些不得不说的故事!”

贺秦找叶蓁蓁的时间越来越多,叶蓁蓁也偶尔素颜赴约,偶尔惊艳全场。每当素颜气质赴约,贺秦总会搜肠刮肚的夸赞她,而之后,叶蓁蓁也渐渐转变了风格,变成了素雅的气质美女,在A大形成了另一种风景线。

贺秦没有再表白,叶蓁蓁没有再问,两人就很自然的在一起了,做了很多校园情侣在校园内肆意张扬的事儿,也成为了A大很久很久的八卦热点中心。

事情又怎么会发展成叶蓁蓁一定要跟贺秦离婚呢?

这还要从他们结婚说起。

叶蓁蓁大四毕业的时候,贺秦的创业公司步入正轨,小有收入,于是在毕业之际像叶蓁蓁在他们相遇的学校用油条早餐正式求婚!

对,你没听错,没有盛大的花海,没有星星点点的蜡烛,没有许多人唱歌,就是叶蓁蓁毕业的早晨,贺秦带着自己亲手做的油条豆浆,在叶蓁蓁吃完后掏出戒指,说,“今天天气不错,我们去结个婚吧?”

叶蓁蓁被油条迷得三荤五素,又被这奇怪的求婚方式雷得不行,但她确实很开心的大笑着接过了戒指,这与她想的所有求婚场景都不同,但是,好真实,她觉得太有意思了。

但贺秦认真的抢回戒指,“我还没讲完,不许收”讲完就认真的单膝跪地。

“叶蓁蓁,不是我没有能力给你一场盛大的求婚仪式,而是我想告诉你,生活就是豆浆油条一样的平静,你已经体会到了。但余生的每一年我都会奉上我赤诚的浪漫与鲜花,让你知道,生活可能无趣,但我很有趣。我们的余生,都会很有趣。”

贺秦盯着叶蓁蓁的眼睛,一字一句仿佛背台词般的讲完了所有表白的话,认真严谨又情意绵绵,攥着戒指的手有些僵硬,想了想又自顾自的站起来,把戒指套了上去。

叶蓁蓁就盯着贺秦僵硬又倔强的动作,突然乐不可支的笑了起来,一把抱住贺秦,“好,答应你,答应你,我们的余生,会很有趣。”

贺秦终于也褪去了僵硬,开心的笑了起来。

两人都不知道,这样并不互相了解的婚姻,是多么大的错误。

6

结婚刚一年,叶蓁蓁就知道她错了。

贺秦不喜欢叶蓁蓁出去工作。

贺秦不喜欢叶蓁蓁化妆的样子。

贺秦生活上也像辩论场上,凡是争个输赢。

贺秦极度大男子主义,占有欲超级强。

叶蓁蓁和贺秦的结婚并没有得到很大的阻拦,也并没有得到很大的祝福,毕竟家庭来讲,两人并不相配。而叶蓁蓁就更想从各方面向家人,向发小证明她过得很好。

叶蓁蓁会把每个纪念日收到的花发个朋友圈,她也会没有工作认真的做家里的素颜气质美女。她尽量避免和贺秦的争吵,她尽量体谅贺秦在外奔波的辛苦,她尽量理解贺秦的占有欲,但是她却忘了她的退让让她再也不是那个骄傲肆意的叶蓁蓁了。

直到快到第三周年结婚纪念日,叶蓁蓁终于在某一次醉酒的贺秦口中,听到了贺秦不喜欢化妆,占有欲强的真相。

贺秦再一次醉酒被送回家,“嫂子,秦哥就交给你了啊。”小方,贺秦的助理把贺秦送进屋子里交给叶蓁蓁,并跟叶蓁蓁打了个招呼。

“好的,小方,注意安全啊!”叶蓁蓁在外人面前保足了贺秦的面子。

叶蓁蓁刚将贺秦扶进房间,贺秦就有些呓语的喊着,“别走,别走。”叶蓁蓁无奈的留了下来,极少看到贺秦喝这么多,又属实神态不清。她只能扶着贺秦的背,轻拍着一下又一下,安抚的回答着,“我不走,我不走。”

“妈妈,妈妈,别走,不要抛下我。”叶蓁蓁轻拍的手陡然僵硬,她从未见过贺秦的母亲,结婚当天也没见过。贺秦告诉她父母都已经去世了,最后贺秦是舅舅养大的,但舅舅并不喜欢他,而且舅舅也有自己的家庭,他成人后就再也不让他回去了,他只定期给舅舅打一笔钱,现在听起来好像不是这么回事。

“妈妈,吃油条,你最爱的油条。你别化妆,我讨厌你化妆,讨厌化妆,你化妆就不要秦秦了,你不要秦秦了。”贺秦含糊不清的说着呓语,但叶蓁蓁却仿佛听出了什么。

贺秦的父亲早逝,抚养贺秦成人的压力留在了贺秦的母亲一个人身上。如果是化妆的话,贺秦的母亲难道是,叶蓁蓁心里咯噔一下,油条和素颜。

叶蓁蓁脸色苍白,嘴里念叨着,“原来你夸我素颜好看,不让我出去工作,从来都不是因为你爱我。连最后的油条都与我无关吗?”

叶蓁蓁摸了摸贺秦的脸,仍然充满魅力,但她却不确定了,“你究竟是因为喜欢我素颜的干净,还是只是因为我的素颜符合你心里对妻子的想法呢?”

贺秦挣扎着睡去了,叶蓁蓁却独自坐了很久很久,她对贺秦究竟了解多少呢?她想着,贺秦的确做到了浪漫有趣,叶蓁蓁却感觉这样的婚姻不是自己想要的,她失去了自由。

贺秦的确可悲,他的童年有着伤痕,但他不应该因此强迫自己按照他的方式来活。叶蓁蓁想着想着就觉得,她想逃离了。她突然发现,贺秦从来没有跟她讲过“我爱你”,甚至连“我喜欢你”都没有,她突然厌倦极了。

7

很快又到了两人的结婚纪念日,第三年。

咖啡馆内,叶蓁蓁再次抬手看了一眼时间,2:59分,距离三点还有五秒钟。

5,4,3,2,1…

贺秦西装革履,像个成功人士一样走进来,带着一束花。但是在看到叶蓁蓁妆容后将花重重的放在桌上,然后轻声指责“蓁蓁,我们不是说好不化妆吗,素颜多美啊,你这样不够体面的。”

塔塔莘莘
塔塔莘莘  VIP会员 希望大家多多指教

逃离“幸福”倒计时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