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着绿光的眼睛

2020-03-20 15:49:23作者:今古传奇

悬疑

闪着绿光的眼睛

文/靥墨蓝

楔子

一个小女孩独自站在空无一人的黑暗街道上,周围是一只又一只闪着绿光的眼睛,她被绊倒,然后一个庞然大物压住了她……她的目光一直看着,那个渐渐远去的最亲的人。

“为什么他没有回头看我一眼?”女孩的心里一直存在这样的问题,这个问题也一直伴随着她长大。

1.夜半抢劫

我正站在收银台后,眼睛却偷偷瞟着那个坐在犄角旮旯的年轻男孩,他正一动不动地看着外面毫无人影的街道。

我收起目光,看了看墙上的钟表,十点半了,他从下午五点半准时坐在那里,点了一杯黑咖啡,然后一直坐到了现在。

我干完自己的事情,随手端起两杯刚煮好的咖啡向他走去。那是个眉清目秀的男孩子,年龄大概在十七八岁左右。

他低头双手圈住咖啡杯,哑着嗓子对我说了一句:“谢谢,姐姐。”我微微笑着,双手忍不住地爱抚了一下他毛茸茸的头发。

“怎么了?跟家里人吵架了吗?”我轻声问着,但他摇了摇头,我又问:“那怎么这么晚还不回家呢?”

他双手不安地搓着洁白的咖啡杯,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或许是不知该从何处说起吧。

他不答我也便不再好意思追问,只是坐在他对面喝着咖啡,待我将咖啡杯拿进后厨,再次出来时,他已不见人影,只留下桌上的半杯咖啡,以及皱巴巴的十几块钱。

做完卫生,我将卷帘门锁好,向着家的方向走去。

回家要经过一条偏僻的街,刚走到一半,我便听见胡同里有人在低声交谈。转头看过去,只见一个戴着黑色口罩的男人背对着我,他的面前是一个戴着眼镜,看起来柔柔弱弱的男人,以及躲在他身后个头不高,大概只有五六岁的男孩。

有孩子的男人是最好掌控的,因为他们怕伤害到柔弱的孩子。

眼镜男将钱包里的现金,全部塞给了劫匪,劫匪似乎对这点现金并不满意,他将钱包一把抢过,拿起里面的银行卡,似乎是想要更多的钱。眼镜男点了点头,三人向自动取款机走去。

我蹲坐在垃圾桶后面,喉咙里传来一阵阵低呕,劫匪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他慌张地四处张望,但并没有发现我。他掏出闪着寒光的匕首,咒骂着想要逼出密码,眼镜男不知所措,只是紧紧护着自己的孩子。

劫匪气急,将刀子捅进眼镜男的背部,抢过男人手里的现金,逃向了黑暗之中。我吓傻了,只是一边起身,想要去看看男人的情况,一边手哆嗦着拨打着110。

我跪在男人的身旁,用手帮他止血,余光中,我又看到了那个咖啡厅里的男孩,他只是看了我们一眼,就跑向了劫匪消失的地方。

原本寂静无声的小巷,此时却夹杂着男人沉重的喘气声,小孩害怕的哭闹声,以及远处传来的警笛声。

2.十年往事

昨天晚上,我联系了小孩的母亲后,又被警察叫去录口供,整整折腾到凌晨两点半,才回到家。休息了几个小时后,被闹钟吵醒,又到了上班的时间。

此时是凌晨六点,我一边呆坐在收银台,一边手支撑着自己的脑袋打瞌睡。我刚入了梦乡,就被门口迎客的铃铛弄醒,竟是昨天的那个大男孩!

他头发凌乱,身上沾满了尘土。我还因为他昨天见死不救的行为而生气,恶狠狠地瞪着他,他也不以为意,点了一杯不加糖的黑咖啡后,将钱放在收银台处,继续坐在昨天那个犄角旮旯里,一声不吭。

我拿起煮好的咖啡走向他,将杯子有些大力地放到他的面前,他转过来抬头看了我一眼。我坐在他的对面,说道:“嗨!小子!昨天晚上我看到你了!你是不是跟那个劫匪是一伙的?他负责抢劫,你负责蹲点找目标!”

他端起咖啡杯,挑了挑眉,吧唧吧唧嘴说道:“大姐,你想象力还真丰富。”

我压抑着想要海扁他的冲动,邪笑了一声:“我可随时都有机会跟警察汇报点事情,你要是不想被警察叫去问话,最好老实一点告诉我,你这一天天鬼鬼祟祟的,难免让人怀疑。”

可是,他只是放下咖啡杯,再次转过头看向窗外,不再搭理我一句。

我皱着眉,从衣兜里掏出手机,很响亮的按键声,然后打开免提。响了两秒,就接通了,是个声音甜甜的妹子:“您好,这里是110报警中心,请问您需要什么……”

妹子还没说完,我手里的手机就被男孩抢了过去,挂掉后扔在了桌子上。

“你赢了,你想知道什么?”

“你,到底,在,寻找,什么,呢?”我像个说话不利索的小孩一样,将一句话分段说给他听。

他抬起那双漆黑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我。说实话,那是一双很纯净的眼睛,像是要挖出我的秘密一般,让我头皮有些发麻。

男孩双手指了指玻璃对面的那条街,说道:“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和我的父亲来过这里,就是在那里。”

男孩叫铭达,是一名高三的学生,他总是会在早上五点半左右的时候,来到这家咖啡厅,一直坐在七点半,然后在下午五点半上自习的时候,偷跑出来,来到这里一直坐到晚上咖啡厅打烊下班。他坐在这里,是因为只有这里的落地窗,能够将这整条街道看全。

他清楚地记得,在他八岁的时候,这里还不是一家咖啡厅,而是一家油乎乎黑腻腻的猪肉店。下班的父亲牵着他的手,两人站在猪肉店门口的那条胡同里,看着店门外悬挂着的猪肉。

他们家当时经济状况很差,母亲爱赌博,欠了一屁股债后,消失得无影无踪,父子两人硬生生担起了母亲的赌债。父亲每月的工资很少,一大半都还了钱,另一小半还要维持生活,供他上学。所以年幼的铭达,一年里很少能吃上一顿肉。

那天是铭达的生日,父亲带着连续干了三夜的加班费,领着年幼的铭达去买肉,准备回去为他庆生。他们还未走出胡同,就被一个高壮的男人堵住了,男人操着一口地道的方言,说着只有父亲能听懂的话。父亲一边跟他交涉着,一边将铭达护在身后。

男人要抢父亲内兜里的钱,父亲想要挣脱掉他的纠缠。父亲刚大声呼喊着,就被男人一拳打翻在地,男人的匕首毫不留情地刺进父亲的胸膛。

铭达被鲜血溅了一脸,他眼前只有一片血红色,他没有看清那个男人的样貌,只记得他的左臂上有一条龙的文身。他大声哭喊着,他不明白,为什么猪肉店里的人,明明已经看到了这个人的恶行,却不敢出来阻止。

父亲躺在地上喘着粗气,男人凶狠地抢走了他的钱,一走了之。父亲艰难地爬到铭达的身边,盖住了铭达的眼睛。

“所以你一直在这里,是为了寻找那个文身劫匪?”我扯着嘴角,一直憋着想要笑出来的冲动。这个坚持了十年的想法,让我觉得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就算在当时,也根本不可能找到劫匪,更别说是十年后了。

男孩停顿了一下,说道:“我记得在父亲毫无声息的时候,我冲进人群呼喊,求他们帮帮忙。那时候人人都行色匆匆地跑开,根本没有一个人愿意帮我。我跑了好远,一个说话温柔的阿姨终于愿意帮我。报了警后,我领着她来到那条胡同。但是……”

“节哀顺变。”我微微叹了一口气,谁都无法接受自己的父亲,为了保护自己而死在面前的事实,更别提那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

我不知该如何帮助他,所以起身欲走,但他接下来的话,让我一瞬间停住了脚步。

“父亲不见了。就在那条胡同里,只有一摊血迹。”男孩说完,冲着我指了指那条胡同。

3.诈尸

今天,我提前下班,拎着新鲜的果篮到了医院。我刚来到昨天那个受伤的眼镜男——刘正南所在的楼层,电梯门缓缓打开,整个楼道里挤满了人,那些人肩上扛着摄像机,一个漂亮的女主播挤着向前打算采访。

我拉过一个从我身边急匆匆走过的护士,问道:“麻烦问一下,刘正南先生住在几零几?”

当护士听见我说的名字时,猛地抬起头,眼里带着惊慌和恐惧:“刘正南先生昨晚抢救无效,已经死亡了。尸体……尸体本来安置在停尸房的,后来……后来诈尸了,目前……目前还未找到。”说完,就不顾我满脑子的疑问,急急忙忙地跑开了。

诈尸?这年头居然有人相信这种事。我“切”了一声,听到身后两个某频道的内部人员在窃窃私语。

“哈哈,哥们儿我拿到独一无二的监控视频啦。”其中一个扛着摄像机的魁梧汉子,笑眯眯地拍了拍自己的摄像机说道。站在他身旁的女主播搭档,开心得就差扑过去亲一口了。

“真的吗?真的吗?快给我看看!”

两个人埋头躲在角落里偷偷地看着,我轻手轻脚地走过去,站在他们背后,踮着脚从他们身体的缝隙看过去。

视频清晰度很低,只能模模糊糊看个大概。在停尸房的床上,一个盖着白床单的人躺在上面,一动不动。突然,他猛地起身,头上还蒙着白布,随后便是一片雪花。女主播有些被吓到,手在发抖。两人神经兮兮地收拾了一下设备,就逃一般地离开了。

“真是脑残。”

昨晚刘正南的尸体被放在了同楼层的最里面那间,刚才在视频里有显示,而且我也注意到,那根本不可能是一具男性尸体,因为他的脚上还穿着一双女鞋!

我从刘正南的儿子哲源那里,打听到了他妻子所在的病房,这个看起来瘦瘦弱弱的漂亮女人,在听说自己的丈夫尸体不见了的时候,突然情绪过于激动而昏倒了。

谁知道她是不是在害怕什么,我接过哲源递给我的手机,里面是几张偷拍的照片,以及一小段视频。

我摸了摸他的头发,他拿着我给的棒棒糖乖乖地出去了。手机里是刘正南的病房,梁静泪流满面抬手要拔掉他的呼吸面罩。照片连拍了好几张,放大可以看出,原本刘正南微弱的心跳,最后变成一条直线的过程。

我将手机放在刘正南妻子的床头,将包里的那双从电暖房拿的女鞋,摆放在她的床底下,然后慢慢开门退出房间。这一套动作下来,我一直都戴着白手套盖着上衣帽,以及避开长廊顶上不清晰的摄像头。

电梯门关上的那一刹那,几个穿着警服的人站在那扇病房门前。哲源正舔着棒棒糖,冲我友好地挥了挥手。

4.当年的真相

铭达父亲出事的那个晚上,我在现场。当年我十二岁,铭达八岁。

我的父亲带着我在那条巷子里乞讨,讨不到钱便会被拳打脚踢,讨来的钱全部都用来还他的赌债——母亲就是因为受不了他这些坏习惯,才抛弃我远走高飞的。

那天晚上,一群长相凶狠的人,手里拿着铁棒和砍刀,他们为了父亲的赌债而来。父亲跟他们搏斗了一会,因为打不过逃跑了。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到我的父母。

有几个去追赶我的父亲,只留下一个人,像饿狼一般冲着我扑过来,我只能尖叫和哭泣,无法挣脱。

当我拖着一身血污站起来的时候,看到了比我还要矮小的铭达和他的父亲,当时我躲在垃圾箱后面,只探出一点脑袋,就能够看到他们在干什么。

其实在咖啡厅里我已经观察铭达很久了,因为我看到了他脸颊上那颗明显的美人痣,以及手腕上的一道很深的抓痕。

铭达讲的故事,跟我亲眼看到的有很大的反差。

他的父亲虽然懦弱、一事无成,却是一个很好的父亲,即使铭达并不那么认为。

那天铭达是跟一群人一起来的,那群人里有个牵着他的手,打扮得浓妆艳抹的女人,我猜那应该是他的母亲。女人将铭达推到他父亲身边,嘴里叼着烟,一只手在他们面前探出来,似乎在索要什么。

他的父亲一边摇着头,一边将铭达护在身后,女人身旁的另一个高大凶猛的男人,冲着他吐了一口口水,轻轻松松拎起了他的衣领。

他的父亲依旧很坚定,什么都没有给。男人很生气,掏出匕首比划了几下,然后一下插进他的肚子里。女人熟练地从他的胸口兜里,掏出一把零零碎碎的钱,然后拉着男人一起走了。

铭达冷眼了看了很久,他的父亲瞪大眼睛死死抓住铭达的手,那手腕上的抓痕就是这样出现的,但他一直到父亲躺在地上毫无声息时,才大喊大叫地冲出去。

我一直躲在垃圾箱后面,直到铭达跑出胡同,才站起来向着男人走过去。他还有微弱的呼吸,嘴巴一直呐呐叫着铭达的名字。这是一个好父亲,他比我的父亲要好太多太多了,为什么我就不能有一个这样的父亲呢?这个问题,我在心里默默想了很久。

后来,我想将他占为己有,这样的父亲我也可以有。那时我已经有一米五六,因为做过各种各样的搬运工作,所以这个瘦瘦弱弱的矮小男人,在我眼里根本不值一提。我将他扛起,搬进了我胡同里的家。

5.好父亲

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我的回忆。敲门的是铭达——我让他来的。

“其实这么多年我找他,是因为别的事……”铭达刚要开口说话,我便将一件原本就属于他的东西还给了他。

那是一封发黄发旧的信,信上面还有褐色的血迹,那封信一直贴身放在他父亲的衣兜里,本来是想那天交给他的。

信上的内容我已经看了很多遍了,无非就是他很爱铭达,当初抛弃他,并不是不爱他,而是正因为爱得太深,才不希望他跟着自己过苦日子之类煽情的话。

下一秒,看完信的铭达已经泪流满面,或许他应该明白他父亲对他的爱了吧。

他擦干眼泪想讲什么的时候,我阻止道:“这么多年过去了,再多的不理解,再多的怨恨,都该烟消云散了不是吗?”铭达顿了顿,点了点头。

我送铭达出门的时候,故意拍了拍他的胸口,示意他做个坚强的男人。在他走后,我掀起自己双层床垫的小床,里面有两个巨型抽空袋,袋子里面装的是刘正南和一具骨骸。

我戴着白手套,抱起那具骨骸袋子,从小窗跳出去,很快就到了铭达家,我掏出那把被我顺走的钥匙,然后将骨骸倒出来,放在他家沙发底下,最后再从他家的后窗跳出去。当我后脚刚迈出窗户的时候,便听到了铭达在门口找钥匙的声音。

我笑了笑抄小路回家,关上门的那一瞬间,我打了110报警。

警察会在第一时间来到铭达家,发现他家沙发下的骨骸,以及他上衣口袋里的那个小证据。

这么多年,铭达都在寻找他的父亲,即使他知道父亲已死,但还是要找到他的尸体。因为他的尸体上,有一个小证据,会证明他的母亲,曾经出现在凶案现场。

如果你们觉得我是在栽赃嫁祸的话,我想你可能想错了,我只是简单地想处理掉那具无用的骸骨而已。

我累得倒在了我的双层床上,我倒下去的那一瞬间,可以看到床铺微微浮现出一个人的形状。我温柔地摸了摸,笑着闭上眼说:“晚安,我的好父亲。”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