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满天星到红玫瑰

2020-03-19 12:54:47作者:君子端方

爱情

司夏找不到杜忆年的一个星期后,收到了他寄来的离婚协议书和一封手写信。

“愿娘子相离之后,重梳蝉鬓美扫峨眉,巧呈窈窕之姿,选聘高官之主,解冤释结,更莫相憎,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1.老古董的执着

司夏与杜忆年的第一次正式见面是在大学校园里,但他们不是学生,而是来这里相亲的。

夕阳的余晖洒落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步履匆匆的学生或是勾肩搭背奔去体育馆,或是带着耳机走去图书馆,而司夏则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坐在湖边的石凳上,微风将她柔顺的发丝吹起,她在校园独占一隅孤寂。

“你好,司夏,我是杜忆年。”杜忆年身穿衬衫西裤,提着电脑包,儒雅地向司夏伸出手。

司夏从回忆中晃过神来,极力摆脱脑中的愁绪,起身,微笑着伸出手,“你好,我是司夏。”

这是司夏第一次见到杜忆年,却是杜忆年第二次见到司夏。

两人并排走在校道上,看青春少年来来往往,甚是羡慕,“杜老师每天在学校里和同学们相处,心态应该也很年轻吧。”

杜忆年低声轻笑,“这可不见得,我的学生整天打趣我,说我是老古董。”

司夏听到杜忆年醇厚的笑声竟觉得有些温暖,“我听我妈妈说杜先生也不过32岁,在大学教授里应该算是年轻有为的吧,怎会是老古董?”

“我想还是因为我教古代文学的缘故吧,加之我平常不苟言笑,他们也总有些怕我。”

不苟言笑...司夏侧目,杜忆年比她高大半个头,她望向他时总会看到他脸颊微陷的酒窝。

这是司夏的第一次相亲,本来很是抗拒的,可抵不过妈妈的死缠烂打,最后听到对方是大学老师后,她还是同意了,并且把见面地方选在了对方学校。这是她的私心,毕业6年了,她也28岁了,她想再回去感受一下校园的氛围,以及看看自己到底忘记那个人没有...

可是去到她就后悔了,不管她如何克制,埋藏了6年的记忆就如海啸般层层奔涌浮现,在面对杜忆年的时候,她会不时走神,最后她还拒绝了杜忆年的晚饭邀约,自己开车回去了。

回到家里,她直奔卧室,把自己深深地埋在被窝了...在睡得昏昏沉沉时,一阵铃声把她扯回了现实,司夏打开床头灯,光亮猛地刺进她的眼眸,她清了清嗓子,“妈,怎么了?”

“小夏呀,你觉得今天的杜老师怎样呀?”

司夏一时语塞,就她今天的表现,她觉得杜忆年可能觉得她像个神经病,“那个..妈,我觉得杜老师可能看不上我,还是算了吧。”

“哎哎,怎么会呢,妈妈找人问了,人家杜老师还觉得你挺好的。”

“可能人家就是客气客气,妈,我累了,先洗澡睡觉了,明天再找你聊,晚安。”司夏挂断电话,盯着仍是漆黑的客厅看了好一会,她不想让妈妈担心,她也以为她放下了,可是现在一点与那人有关的事情还是会让她胸口沉闷,心尖刺痛。

等司夏洗完澡出来,看到手机屏幕亮了,是杜忆年发来的微信。

“谢谢司夏小姐今日的陪同,杜某今日感到很愉快。”

接着下面是几张学校的风景照,不管是取景还是角度、色彩,都很有感觉。

“送司夏小姐走后,我发现沿路有很多美景,就随手拍下来,希望能跟你分享一下。”

司夏一张一张地打开原图,保存,心里的阴霾被这些美景拂去了一层。

她想了很久,最后还是只回复了一句“谢谢。”她觉得她这样的状态还是不要耽误人家吧。

对方秒回,“今晚来不及和你一起吃晚餐,不知明晚你有没有时间赏脸一起吃个晚饭?”

司夏正想拒绝,对方又发来了一条,“不用急着回复,明天下午六点前告诉我就可以,只是一顿便饭,不需要太费心。”

虽然跟杜忆年相处才几个小时,但是他不管是行为还是说话上,总是能让司夏觉得很舒服,保有距离感但又不疏离,不禁感慨怎么自己以前怎没遇到过这么温雅的老师。

司夏思来想去,还是拒绝了,“不好意思杜老师,我觉得我现在的状态还不适合进入一段感情,我还是不打扰你了。”

“没关系,我们可以先从朋友做起,不需要有负担,时间也不早了,早点休息,晚安。”

司夏第二天一直惴惴不安,就怕杜忆年再来问她要不要一起吃晚饭,可他的对话框并未亮起过。

第三天,司夏收到了杜忆年寄来的一个快件,打开,是一张四叶草做成的书签和打印出来的那天的照片。

司夏马上微信去问杜忆年,杜忆年只寥寥两句回复说是无意间想到便寄去了。

杜忆年没有刻意去找司夏,只是会不识提醒她可能会下雨,记得带伞,或者给她寄一点小玩意,像是木雕、玩偶吊坠、一些古色古香的便签纸或本子。这些东西后来司夏在杜忆年家里发现很多,全部都是他自己做的。

期间不管司夏拒绝了多少次,他都会不时寄过去,虽然是一些小东西,但司夏总觉得不好意思,终是忍不住要请他吃一顿饭。

司夏选了一家西餐厅,她本预备了时间提早去了,可到了还是发现杜忆年已经在那里了,而且还给她准备了一束满天星,司夏看到的时候很惊讶,这是第一次从男生那里收到满天星。

两人在一起后,司夏问他为什么别的男人送女生的都是玫瑰,他送的却是满天星,他就笑笑,说路过花店看到好看就买了。

2.盛开的红玫瑰

那顿饭过后,两人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改变,杜忆年找她的频率增加了,但也还是那种适度地邀请,司夏在互联网公司上班,时常需要加班,有时放了他鸽子他也不会生气,反而在她公司楼下等她,带她去吃宵夜。

杜忆年一直像朋友一样陪在司夏身边,不会给司夏压力,有时遇到司夏的同事调侃他们,他也总是淡淡一笑,就算司夏在旁边忙着解释,他也不会显露出一点不耐烦或尴尬。

两人相处了三个月后,杜忆年又把司夏约到了学校。

还是那个夕阳,那个湖边,那个石凳上,只是这次坐在石凳上的是杜忆年,而他身旁放着一束开得灿烂的红玫瑰。

等司夏走到他面前,他第一次主动牵起她的手,拉着她坐下。

杜忆年紧紧握住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大腿上,真诚地望着司夏,司夏能感受到他眼镜下的炽热,“司夏,我喜欢你,从第一眼看到你我就喜欢你,我知道你有一个放不下的男朋友,但是我希望你可以把心打开一点点,”说着,握着司夏的手变成了十指紧扣,“我会努力挤进去,然后把那人拉出来,可以吗?”

这是杜忆年第一次那么直接向司夏表露他的感情,她有点害怕又有点无措,她想把自己手抽回去,却被杜忆年牢牢扣住。

司夏觉得自己也应该勇敢一次了。

虽然说两人确认关系了,但在之后相处的日子里,杜忆年还是保持着那份温文尔雅,对司夏一直保持尊重,可有些事情还是很霸道的,比如在同居这件事上。

司夏租期到约,想换一个交通更方便的房子,本想让杜忆年帮忙找找,可他却强硬地让司夏搬来跟他一起住,杜忆年虽然看起来万事好商量的样子,可他一旦决定了的事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就在两人同居的第一晚,司夏又紧张又期待,虽然她有过一任男朋友,但都只是牵牵手亲亲嘴,这还是第一次跟男人睡一起。

杜忆年从书房回来就看到蜷缩在床上一角的司夏,大手一挥把灯关了就也爬上了床,司夏感受到身边床位凹陷心头骤然一紧,随即有一只手搭在自己腰上,她猛地闭上眼,可闭了好久,那人都不再有动作。

司夏惊了,转头看向杜忆年,“杜忆年..杜忆年..”提着气叫了两声那人都没有反应。

什么鬼...睡着了吗...你怀里抱着个女人你居然就这么睡着了...难道是不行吗...可是平时亲亲抱抱的时候她能感受到那东西呀...可是我们同居第一晚怎么就...这么睡着了...

司夏超级郁闷地叹了一口气,把搭在她腰上的手甩开...第二天两人都是大大的黑眼圈,司夏是翻来覆去想了一个晚上为什么那男人不碰他...而杜忆年是忍了一个晚上..那女人真的是磨人..

接下来几天,两人都只是在床上睡觉,司夏忍不住搞点小动作,可一下就被杜忆年紧紧抱住,然后继续睡觉。

这晚,两人靠在床头,杜忆年在看书,司夏在刷微博,忽的一个博文标题吸引了她,“男生被摸喉结会有什么反应?”

下面的评论甚是精彩,司夏感觉自己白着进去黄着出来的,他瞥了一眼旁边的杜忆年,心生一计。

她往杜忆年身边靠了靠,伸手“不经意”摸了一下他的喉结。

“怎么了?”一如既往温润的声音。

“怎么跟别人讲的不一样?”司夏又挠了他两下,他还是没有什么表情。

“嗯?”杜忆年把眼镜摘下。

“有人问男生被摸喉结会是什么感受,我就想试试,你有什么感受吗?”

“emm..没有什么感受。”

“哎,怎么会呢?”司夏瞪大眼镜看看手机又看看杜忆年,“我还有个方法,你要不要试试。”

“什么方法?”

司夏放下手机,双手环抱着杜忆年的脖子亲了他喉结一下,“有什么感觉没有?”

杜忆年把书放在床头柜上,拧眉看着司夏,“要不你试试亲久一点。”

司夏亲上去三秒后,被人翻身压倒...

第二晚,司夏磨蹭了很久都不敢上床。

“十一点了,还不睡觉?”

“我..你先睡...我还有..”

“过来!”

等她刚走近床边就被一把扯下压倒,杜忆年趴在她耳边哑声嘶磨..“本想领证后再动你的,你却天天来勾引我..怎么..睡到了就跑了...”

幸好明天是周末...可是因为明天是周末却又更惨了...

3.默默守护的配角

两人一起半年后,领证结婚了,结婚仪式上杜忆年那番告白是她永生难忘的。

“小夏,我说我第一次见你就爱上你了,不是我们相亲那一次,而是在你的大学,你主持学校元旦晚会那晚,结束后我本想到后台找你要联系方式,但是看见你已经有男朋友...可是在半年前,我居然在这里又一次见到你,我托人打听,知道你单身,你妈妈也正忙着帮你相亲,我知道我的机会来了...小夏,你是我第一眼就喜欢上的女孩,也是我这辈子唯一爱上的女孩,能娶到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

司夏哭着提起裙摆就冲到那人怀里,也不管接下来是什么流程,一顿狂哭。

“两姓联姻,一堂蹄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织。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以证。”

司夏许多大学老友都来参加婚礼,第二晚,他们一群老朋友订了个包间打算彻夜长谈,可正当大家闹得欢的时候,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孙宇似是风尘仆仆地赶来,满头大汗,扫视了包间一圈,看到了那对新人,他径直走到司夏面前,“夏夏,跟我谈一下。”说着就想拉着司夏的手出来,却被杜忆年一把捉住,他起身,不露声色地将司夏藏在身后,“这里都是你们的老朋友,有什么话这里说就好了。”

孙宇甩开桎梏,直直盯着司夏,重复,“夏夏,跟我谈一下。”

司夏很犹豫很恐慌,她没想过还会再见到孙宇,这段时间的快乐让她已经忘记了他的存在,可是等他一出现,那些她以为已经消失的感情又重新出现了。

杜忆年看着头深深埋着的司夏,他知道她的不拒绝是什么意思。他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头,“没关系,去吧。”

听到这句话,孙宇抓住司夏的手就往外走,杜忆年看着两人的背影,当年,他们也是这么从他面前走过的。

等司夏再回到包厢已经是半小时后,可却没看到杜忆年的身影。

“他说他在车上等你。”旁人告诉她。

杜忆年在车上目不转睛地看着酒店的出口,当看到司夏出来时,他还是笑着下车,把跑过来的人拥进怀中。

“谈完了吗?给老公讲讲?”可回答他的只有不停的啜泣声。

他也不急,带她回家,哄她入睡,看到怀里眼睛哭得像核桃的司夏,他脸上强挂的笑容分崩离析,他爱的这个女人从未为他这般哭过...

第二天,杜忆年做好早餐,叫她起床,跟往常一样的贴心细腻,也不再过问昨晚的事情。

但孙宇却不断闯进他们的生活,他会到杜忆年的学校找他让他们离婚,会到司夏的公司截她。一来二去,虽然司夏没有提过他们的事,但杜忆年也渐渐清楚了。

他们从大一就在一起,直到大四,孙宇毫无征兆地突然出国了,其实是他有家族遗传心脏病,要到国外手术,他不想让司夏担心,就让家里人跟她说他出国留学,让她等她,可是他家里人本来就不喜欢司夏这种小家庭,就骗她说孙宇要在国外工作,而且已经有了一个未婚妻了。

司夏当然不信,但是不管她怎样都联系不到孙宇,他的朋友们一个个也都闭口不谈,她想去找他,可是她连他去了哪个国家都不知道。

等孙宇康复了却也联系不到司夏,因为那时司夏抑郁了,家人带她去了新的城市,将所有过去的东西都剪断。而这次孙宇是无意间看到以前群里她们讨论司夏结婚,他才终于找到她了。

杜忆年知道司夏晚上会接到电话偷偷溜出房间;她说要加班,可他在公司楼下等她却发现她上了孙宇的车;她总是在他面前装作若无其事,他只好配合她的演出,他相信她,想着再给她一点时间就好了。

而司夏不知是无意还是有心忽略杜忆年的异样,她做什么都比以前更匆忙,杜忆年感受到她的敷衍时却也不忍心责备,当初是他说要挤进她的心里,可他却发现他无力拉出那人。

4.彼此珍惜的爱情

这天,等司夏回到家,却发现杜忆年不在,手机也打不通,他父母也不知道他身在何处,学校说他休了一个月的假...司夏慌了...而且一个星期后她还收到了离婚协议书...

一个月后,杜忆年回到家里,打开灯,走到客厅,已经七点了,如果她平日在家的话现在应该是窝在沙发上看电视的,他被悲伤困在了沙发上,半晌,门外传来按密码的声音。

司夏每天到楼下都会习惯性抬头看看家里的灯有没有亮,等她今天看到灯亮的时候还不敢置信地揉了很多次眼睛,虽然她很开心,但也很生气!

君子端方
君子端方  普通会员 人非木石皆有情,不如不遇倾城色

从满天星到红玫瑰

家庭合伙人之曙光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