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霉的穿越

2020-03-19 09:46:36作者:Miss萤和阿十

古风

1

陆秋第一次知道,穿越这种事情,也要分时机。

她也是看过几本穿越小说的,主角无一不是大开金手指,走向人生巅峰。

但是她从没见过和她一样,穿越过来浑身疼痛难忍,耳边还有鞭声阵阵。

陆秋极其想咬舌自尽,以结束这痛苦的折磨。

可她悲哀地发现,自己居然连这点儿力气都没有。

勉强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就见一道明黄出现在她朦胧的视线里。

随后,下巴传来碎裂一般的剧痛,耳边有人轻轻开口,带出的气流,让她的耳朵不适地往旁边错开些许。

“还不说是谁主使你来刺杀的么?”

这句话拆开每个字陆秋都明白,放到一起却让她有些糊涂。

刺杀?

她根本没有原主的记忆,就算打死她,她也不知道谁指使的啊!

但是,陆秋清楚地知道,如果她敢这么说,那下一刻等待她的估计就是个死。

她这副模样落在那人眼里,却成了宁死不屈。

只听他冷哼一声,随着一阵让人牙酸的声音响起,陆秋顿觉身旁温度陡然升高些许。

待她看清是什么,眸子倏然瞪大。

拒绝的话都没来得及说出口,那烧得通红的烙铁,就已经烙在她的左脸上。

皮肉焦糊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漫开来,陆秋发出一声不似人类的嘶哑尖叫,眸中烈火如有实质,狠狠瞪向那一抹明黄。

可惜身体经由这么一遭,实在撑不住了,陆秋终是不甘地闭上眼睛,陷入昏沉之中。

2

再度醒来时,陆秋察觉身上的伤似乎被简单处理过。

左脸有阵阵凉意浮现,陆秋抬眸,望向透入外界无边墨色的铁栏,唇角的冷意,比夜更浓。

这里应该不是现代,那么明黄色,一般只有上位者才会穿。

看来原主胆子很大,就是失手被擒,受刑而亡,让她这个天外来客背锅,实在让人很不爽。

陆秋纤白素手慢慢抬起,最终没有抚到脸上。

留疤,怕是在所难免。

她的惆怅还没来得及发散,又一轮折磨开始了。

陆秋几次说了根本不知道主使者是谁,那端坐明堂的羽皇,却根本不屑她的说辞。

几次下来后,她也放弃了。

倒也终于知道,这里是羽国,不在她曾经看到的任何朝代里。

身上的伤好了又坏,坏了又好。

陆秋神智已有些昏沉,唯一支持她的,就是来日若能离开这里,定会好好“报答”羽皇的“恩德”。

好在,上天并未完全断了她的出路。

据说,邻国风来进献猎豹一头,装在巨大的笼子里,声称若羽国有人可降服猎豹,就自愿成为羽国属国。

至于那挑战之人,就选了他们这些犯了重罪的。

反正死了也不亏,如果真的活着降服猎豹,能不费一兵一卒多个属国也不错。

陆秋看着自己前面直接被撕的人,眉心皱起一个小小褶皱。

她本以为自己很难有出头之日,却没想到会出现转机。

可是眼下来看,羽皇也不是傻子,真的上前,活命的几率不足一成。

更何况,她赤手空拳,胜算更低。

3

陆秋还没想出对策,已经轮到她了。

被送入豹笼时,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栗。

关门声响起,陆秋双拳不由紧攥。

猎豹的嘶吼好似就在耳边,那流着涎水的嘴,有腐臭腥气飘散。

近距离看到这头猎豹,陆秋心里怪异的感觉更甚。

那猎豹的眼睛,好像有红芒闪过。

未等陆秋多想,猎豹已然扑了过来。

她虽学过些格斗之术,但和猎豹体力以及身形的差距,还是让她的肩膀被狠狠撕开一个口子。

陆秋靠在栏杆上,喘着粗气。

因为失血,头有些发晕。

陆秋苦笑,看来她今天就要葬送在这里了。

唯一可惜的,就是没能让羽皇付出代价。

陆秋平静注视着前方,安心等待死亡的到来。

却没料到笼子竟被撞开,猎豹窜了出去,直冲羽皇而去。

场面瞬间大乱,羽林卫护在玉羽皇前方,没人再关注她一个小小死囚。

陆秋撑着身子,悄悄离开笼子。

本打算趁乱逃跑,在看到羽皇受伤苍白的脸时,她改了主意。

4

趁着混乱之际,陆秋浑水摸鱼,靠近羽皇。

他的伤似乎不轻,这正合了陆秋的意。

一掌敲在羽皇颈后,陆秋不顾自己的伤势,拖走了他。

她对环境也不熟悉,又要躲着人,漫无目的地走了一路,别说,还真被她找到个能藏身的破旧空屋。

随手扯了羽皇自己的腰带,将他双手捆住,陆秋又为自己草草包扎,便再也支撑不住,昏了过去。

醒来时,一双眸子幽幽瞪着她。

陆秋先是吓了一跳,后来才反应过来,这人是她带过来的羽皇。

身上虽然还是很难受,她心里却涌起一股力量。

陆秋长这么大,从未吃过这么大的亏,羽皇陛下也该为他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点儿代价了。

他身上的伤口还在流血,陆秋啧啧两声,心道再流下去,估计不用她做什么,羽皇就活不成了。

为了以防羽皇死得太早,陆秋撕开他的外袍,非常嫌弃地给他粗粗包扎了一下。

处理完一切后,她坐在羽皇对面。

“还记得我吧?”

羽皇淡淡看她一眼,面上露出冷笑。

很好,确实记得。

“啪”地一声,陆秋一个巴掌抽在羽皇脸上。

羽皇脸上勃然变色,想站起来,却根本没有力气。

“我劝你还是省省力气,这才刚开始。”

陆秋身上的伤也不轻,是以只扇了他一巴掌,就没再做些什么,转而去寻些吃食。

5

等她回来后,羽皇似乎是发烧了。

陆秋皱眉,深觉不耐。

早知道这人这么麻烦,她就应该等逃出去之后,计划好了再实行报复。

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陆秋心里不爽,却也不能放任他这么舒服地死。

烦躁地从羽皇身上撕了一块布,放在她好不容易找到的水里投了两下,摔在他的头上。

换了大约四五次,羽皇身上的热度才渐渐退了下去。

期间,他也曾稍有清醒。

几度用复杂的神色看了看陆秋,陆秋完全不在意,她现在这个模样,随便他看。

外面忽然响起嘈杂的声音,陆秋警觉地看了看。

羽皇眸子亮了些许,可接下来,他就因为他们说的话,眸中冷光乍现。

“爷吩咐了,找到祁宣,杀!”

“祁宣是你。”

回过头的陆秋,肯定地说道。

“不过他们穿着羽林卫的衣裳,我说陛下,看来不止我想让你死啊。”

陆秋凉嗖嗖的声音,让羽皇祁宣眉心郁色更重。

“到底是谁,派你来刺杀我的?”

他的声音,透着一股沙哑。

陆秋沉默片刻,忽然道:“如果我说我不知道,你信吗?”

羽皇盯着她看了许久,陆秋大大方方任由他看。

但最后,他也没出信还是不信。

“看来这里并不安全。陛下,来日方长,我就先走了。”

陆秋起身,很快做出取舍。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