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烛

2020-03-18 14:22:27作者:春帜

古风

1

夏梓知道自己要死了。

或许是因为回光返照的缘故,她甚至有力气想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比如御医知道她死了会怎么样地庆祝?

毕竟她的阿玄总是逼着他们。只轻飘飘的一句话就将别人妻儿的命和她的命系在一起。

阿玄太聪明。

他让御医不敢有一丝怠慢地救治她,也让她不敢放弃自己。谁叫她不愿意让那么多无辜的人为她陪葬。

可是,今天阿玄不在。

如果她还没因为濒死而糊涂的话,他今天该歇在那什么贵妃那里。之前夏梓还会因为这种事情和阿玄发脾气,可现在不会了。

只有一个人静悄悄地死掉,才不会牵连任何一个人。

外面在下雨。

还有雷声。

夏梓忽然记起小时候阿玄带着她爬到刘富商家的屋顶看星星。他家是全小镇最有钱的,房屋也是最高的。

是看星星最好的地方。

可惜他俩刚爬上去,就响了雷。她被雷声吓了一激灵,眼看就要跌下去。

阿玄拉住了她的手,来了一个极限一换一。

惊魂未定的她趴在屋顶上,呆愣愣地看着阿玄摔在干草垛里,然后被只穿了裤衩的刘富商像拎小鸡崽子似的扔了出去。

过了没多久,阿玄又熟练地爬了上来,要带她下去。

“马上要下雨了,下次再带你看星星。”阿玄握住她的手,一点点带她下去。

“以后我带你去更高的地方看星星好不好?”阿玄又牵着她的手回家。

那时候的他衣服脏兮兮的,还有干草屑,眼睛却亮晶晶的。

夏梓看阿玄的眼睛,却不好意思说自己已经看见了最好看的星星。她觉得脸烫烫的,头晕晕的,就好像偷喝了娘的桃花酿。

“更高的地方爬上去会不会更累啊。”酒酿星星让她有点上头,又忍不住胡思乱想。

更高的地方是多高呢?是把刘富商的家叠十层那样高吗?那样高不就可以直接摘到星星了?

如果跺跺脚,闹了响会不会有十个穿着裤衩的刘富商在追她和阿玄呢?这么高的地方要是摔下去,就算有干草垛也会很疼吧?

阿玄突然将她抱起,她下意识搂紧了阿玄的脖子,思绪被一双突然靠近的眸子望断。

她被吓了一跳。

阿玄得逞地哈哈大笑。他说无论有多高,他都会把小懒猫抱上去。

小懒猫?她不喜欢这个代号。

又是一声雷。

夏梓觉得有些呼吸不上来了。

她有些遗憾,因为那次之后,她和阿玄再也没有一起看过星星。

2

阿玄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她只需要听阿玄的话,所有的一切他都会安排地很妥当。

所以当阿玄说他要去参军,她就听他的话乖乖等他。当阿玄推翻了旧朝摇身一变成了新皇帝,她也乖乖做了他的皇后。

阿玄说要稳固新朝,所以他必须要纳后宫。他很怕夏梓难过,发誓说此生只爱她一人。

夏梓当然是信的。阿玄大可以娶一个又漂亮又贤惠又能帮他的女人做他的皇后,但他却将她接来。

可是当她的小星被御医宣告为死胎,她哭着让阿玄为小星报仇,阿玄抱着她只让她忍耐。

阿玄是皇帝,是个好皇帝,却不是一个好父亲。他将所有人都安排妥当,唯独自己的儿子。

皇宫的确吃人不吐骨头。

而更可悲的是,不只是皇宫。

所有人为了活下去,为了更好的活下去,都变了模样。

她的阿玄变了。

阿玄皇帝瞻前顾后,是不会做出极限一换一这等傻事的。

于是最后她也变了。

那只懒懒窝在阿玄怀里的猫,在黑暗里学会了扑杀。

雨开始下。

身旁的烛火也快燃尽了。

夏梓再次确认了所有宫人都已经被妥当地安排出去,没有人会因为她的死受到牵连。

门却被重重地推开,就好像当年的那一声雷。

拜托,将死之人不能再一激灵了。

夏梓的心再一次被提起。

她努力借着烛火,看清了来人。

是阿玄。

他全身上下都被雨淋湿了。“我梦见你要离开我。”男人的声音带了不易察觉的些许颤抖。

3

小时候他生病,她悄咪咪地抱着烛台去见他。烛光里,那个骄傲的少年也这样展现了自己的脆弱。

夏梓微微一笑,伸手握住了阿玄的手“阿玄,我想看星星。”

阿玄的手没有因为雨淋而凉多少,依旧很热乎,烫的她心口闷。

“好,你说什么我都依你。”阿玄唤来人,吩咐了几句。

夏梓只是看着他。

阿玄反握住夏梓的手,:“刚好有几位修道人住在宫里,我带你去看星星。”

夏梓点点头,任由阿玄为她披上大衣,乖顺地搂住阿玄的脖子。

只是这次她已经经不住吓了。

修道人真的有些本事,纵是任性的夏雨也被制住了脾气。只是乌云还得废些工夫才能散去。

摘星阁很早就建好了,是京城最高的阁楼。但夏梓还是第一次来。

阿玄抱着她拾阶而上,她靠在阿玄怀里,一会觉得烫的要融化,一会又觉得轻飘飘地要被风吹走。

“阿玄。”夏梓的声音很轻。“你还记得刘富商的儿子吗?”

阿玄摇了摇头。

“他叫刘苏安。”夏梓苍白的手指拉住一缕阿玄的头发。“在你回来前,他来过我家上门提亲。”

阿玄的脚步一顿,却什么也没说。

“我拒绝了。拒绝了全镇最高的房子。我告诉他阿玄会来接我的。而我要和阿玄永永远远在一起。”她手指一松,那发丝便被风吹的往后了。

“我的阿玄没有回来。”

“我应该嫁给他的。”

“我应该嫁给他的。”

她一直重复着,手臂却将阿玄搂得更紧了。

“嫁给他,穿上红色的嫁衣,八抬大轿,十里红妆……”

当初为了让夏梓顺利当上皇后,阿玄说自己之前就已经娶了她,也就没能给夏梓一场她该有的婚礼。

“等你好起来,你好起来,我就给你补办一场婚礼,好不好?”阿玄忍下酸涩,对她保证。

夏梓没有回答。

她的视线越来越模糊,可是云翳还没有散去。

“阿梓!”阿玄的脚步停在倒数第二阶台阶上。怀里的夏梓已经没有了生息。

眼泪从眼眶滑落,他抬头看天,一颗星星也没有。

可夏梓明明说自己看见了。

阿玄颓然地抱着夏梓坐在台阶上,从摘星台往下望是京城所有的烛火,抬头看却什么也没有。

他拥有京城所有的烛火,可再也没有一盏烛火是为他而燃。

他失去夏夜所有的星星,可有人用一辈子告诉他星星在他眼里。

春帜
春帜  VIP会员

星烛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