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把你介绍给我爸妈 (上)

2020-03-18 11:22:11作者:晚木

爱情

1

米萧夏觉得自己这辈子干过最蠢的事莫过于让许豫假扮自己的男朋友带回家过年。

研究生毕业没有两年她就已经被自己的母上大人规划进嫁不出去的那一栏,与其说过年是为了阖家团圆,还不如说是一群七八姑八大姨打着为你好的旗号按着你的头逼你去相亲。

早几年她上大学的时候她们可不是这个态度—“你还小不着急”“学业为重”诸如此类,怎么甫一毕业,她就成了没人要的老姑娘了?

米萧夏看了一眼镜子里的人,眉如远山,唇不点而朱,加之刚睡醒的缘故脸颊两侧有浅浅的红晕,竟是说不出的娇憨好看……咳咳,夸张了些,但也没长上一张恨嫁脸吧。

要是再小一点,时光追溯到她上初高中的时候有人跟她说她以后要被花式催相亲她是打死都不会信的!笑话,她从小就不缺追求者!

于是她最终还是采纳了之前嗤之以鼻来自卢笑笑的建议—上网租男友。

如果能预料到后面发生的事情,米萧夏一定果断地将卢笑笑拉黑删除再也不联系。

2

20日,天气晴。

米萧夏开车到了约定地点停好车等人,谢天谢地在经历了无数次垂死挣扎失败后米萧夏终于下定了决心租了个“男朋友”,并为此付出了一笔不算低廉的费用。

提钱就觉得一阵肉痛。

在经历了母上大人几番狂轰滥炸之后米母终于给她下定的最后回家期限—明天。皇额娘的咆哮声犹在耳畔:“米萧夏你别跟我耍什么小心思,老老实实回来相亲听到没有!”米萧夏掏了掏耳朵,这番话的效果真是:余音绕梁,不绝如缕。她敢说再不回去她都要怀疑皇额娘要把她剁吧剁吧剁成馅儿包饺子了。

正兀自出神,车门从外面被拉开,米萧夏率先注意到的不是对方往里迈的大长腿,也不是那张好看地出乎意料的脸,而是对方的制服以及肩章。

“警察……叔叔,我可没……没违章停车啊。”米萧夏环顾四周确认这个地方是停车场没错啊。

许豫觑了她一眼,拉下挡光板眯着眼在副驾驶座上解释了一句:“刚从省局开会回来,我叫许豫。”

米萧夏后知后觉地点了点头,下意识地坐正了身体。都怪她昨天太过匆忙也没问清对方的底细,出师不利啊出师不利!

许豫见她半天没有下一步动作睁开眼问她:“不晒吗?”

太阳光直晃晃地打在她的脸上,米萧夏在着急忙慌之中听到了许豫轻轻地笑了一声,“紧张什么?偷偷犯法了?”

米萧夏很想大声地告诉他:您不知道普通的人民群众对警察这种职业有天生的敬畏感吗?但是她不敢说,她怂。

“没有……”她扣上安全带,不由自主地问了一句:“去哪儿?”

“先去我家吧,换身衣服。”

“噢。”米萧夏的脊背绷得挺直,双手搭在方向盘上全神贯注眼珠子一动不动关注路况,一点违反交通规则的举动都不敢有,愣是把运动轿车开出了老年代步车的既视感。

这一定是她开车最认真的一次,丧失主动权的感觉太难受了,米萧夏想。

余光瞄到许豫在补眠,阳光映在他下半张脸上。

现在的警察叔叔都长得这么好看吗?

认真开车的结果就是原本二十分钟不到的车程米萧夏开出了高达四十分钟的时长,到地下停车场的时候许豫才幽幽地转醒,花了不到两秒钟的时间调整好状态朝她说:“一起上去吧。”

米萧夏没有推脱,跟着许豫一块进了电梯。

许豫家的装修一如他这个人,以黑白色调为主,简洁大气,家里连盆绿植都没有,估计是工作太忙没时间打理,像是一个单身直男的装修品味。

他给她倒了一杯水就拿着衣服进了浴室,米萧夏四下扫了一眼这间屋子,两百多平四室两厅的格局,一个人住未免也太没有人气了些,闲着无聊她拿出手机搜了搜附近地段的房价,然后就被手机上呈现的数字震了一震:现在的警察工资都这么高了?

住的起这么高档的小区还犯得着出租自己假扮别人男朋友赚钱?他不会是有什么别的企图吧?水里会不会被下了药?她赶紧将手上的水杯丢到一旁,还好没来得及喝下去。

米萧夏突然有些后悔刚刚没让他把警官证给她看看,一瞬间各种新闻上看来的失联少女、器官交易纷纷涌入脑海。

浴室门在这个时刻打开,许豫擦着头发走出来,扫了一眼桌上的水:“不渴?”

米萧夏吓得抖了个哆嗦,攥紧了手点点头,眼神飘忽不定,小心翼翼又警惕地往边上挪了挪,这点小动作自然落在许豫的眼里,他了然地笑了笑。故作亲昵地在她身边坐下,端起水杯往她嘴边凑,语气中带了些诱哄的味道:“来,喝一口。”

米萧夏到底还是年轻,下意识地脸一别。

许豫也不气馁,又凑了过去,“别怕嘛,喝一口。”

米萧夏全身都在抗拒,怪只怪自己戒备心太弱才会落得如今这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场面,她闭紧了眼,偷偷腾出一只手去摸包里的手机,另一只带着凉意的手摁住了她的手腕,情绪不咸不淡:“报警呐。”

米萧夏吓得浑身一个激灵,一动不敢动。许豫却没再为难她,起身去拿了几样东西放到她的面前,“警官证,身份证。如果你还觉得这些东西有假的话……”许豫把手机丢给她。“打个电话到市局,问一下刑侦支队队长是不是叫许豫。”

米萧夏拿起警官证看了一眼,再三确认底下的公章和照片上的男人就是许豫本人,绷紧的弦瞬间就泄了气,喘了几口端起许豫放在桌上的水杯咕咚咕咚地喝了几口。

“现在不怕我下药了?”许豫笑着拿起桌上的警官证和身份证收了回去。

米萧夏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许豫也不恼,坐在另一张沙发上一本正经地跟她分析:“我要是罪犯想对你下手,一开始就不会让你自己开车到约定的地方,而是会选择由我开着一辆套牌的黑车到某个我认为安全的地方接你。更别说碰面地点居然选在有摄像头的正规停车场,还正对着市局门口,最离谱的是我还带着你一起到了满是监控的住宅区,我等着被警察瓮中捉鳖吗?但凡我不是有病都干不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

“还有一种可能……”许豫觑了她一眼,分析得有理有据:“我是一个有典型的反社会倾向的亡命徒这种弱智举动就说得通了。但是……你有见过长得这么帅的亡命徒吗?”

米萧夏一哽,并不理睬他刚刚的自恋,下意识地反驳:“人民警察现在的工资都买得起这里的房子了?”

许豫算是真的被这姑娘的逻辑折服了,大大咧咧地往沙发上一躺摊了摊手:“谁也没有规定家境好一点的不能当人民警察是不是?这是我妈给我买的婚房不行吗?”

“那你还出租自己假扮别人的男朋友,你又不缺钱!”

许豫彻底被逗乐了:“就许你租男友回家应付家长,不许我出租自己规避风险?你是不知道警局女性这种生物有多稀缺吧?我每天在局里能看到的雌性生物除了市局门口蹲着的阿黄就是来清扫的阿姨。我都三十岁了还单着我妈都要觉得我被市局那些大老爷们掰弯了。”

米萧夏默了一默,突然心生了几分同病相怜的感觉来。

许豫指了指自己那张脸面上浮现出悲壮的神色:“我已经蝉联了五年“警花”的称号了。”末了他又补充了一句:“在我之前的警花是门口的阿黄。”

米萧夏:“……”果然是单身久了看条狗都觉得眉清目秀。

话音刚落许豫又凑过来,脸上的神情颇像是发现了某种秘密:“现在这里就你和我两个人,你说实话,考F大研究生的时候是不是走后门了?”

她就知道刚刚的同情是被鬼迷了心窍!

米萧夏欲言又止了好几次,终于在许豫一脸困惑的表情里把话说了出来:“其实,你可以尝试一下跟阿黄搞对象,尽管会有生殖隔离。”

许豫:“……”

空气中传来米萧夏的爆笑声。

3

敲定了最后一些规定后双方在合约上签了名字,许豫满脸嫌弃地看了一眼上面的条条框框,忍不住地吐槽:“我说你们女人都这么多事的?”

米萧夏觉得许豫单身找不到对象跟警局的男女比例没有丝毫关系,全凭他自己这张嘴给作出来的。索性他的注意力也没放在上面多久,看了一眼时间良心未泯地冲她说:“请你吃顿饭吧,金主大人。”

米萧夏笑得矜持:“我更喜欢你金主后面换一个后缀。”

“嗯?”

米萧夏毫不设防:“爸爸。”

许豫“哎”了一声,夸赞般地笑了笑:“真乖。”

米萧夏攥紧了手,心平气和地告诫自己:殴打警察是犯法的。

到了地下停车场许豫一把从她的手里接过钥匙径直向驾驶座走去,打开车门发现米萧夏还站在原地,“愣着干嘛呢?上车啊。”

“这是干什么?”

许豫咧出了个无比灿烂的微笑:“你知道你今天开车的时候有多少次误把刹车当油门的经历吗?碰到方向盘整个人就抖得像筛子,我还想多活几年。”

米萧夏心说总不能告诉你当时你身上闪亮亮的制服肩章闪瞎了我的眼吧?

她试探着开口喊他:“许队?”

许豫听到这个称呼挑了挑眉。

米萧夏无比真诚地望着他,道:“您当初是怎么考上的警校?”凭着嘴贱吗?

许豫抽空看了她一眼,米萧夏清楚地在那眼神中看到了鄙夷,果然他的下一句是:“保送的啊。”说完慢慢悠悠的补充了一句:“像你这种智商是别指望了。”

米萧夏啊米萧夏,你这自寻死路的毛病什么时候能够改一改!

饭桌上是近乎诡异的沉默,米萧夏本着吃一堑长一智的道理轻易不去招惹许豫,许豫则是诧异米萧夏突如其来的反常居然如此沉得住气。

沉得住气的米萧夏很快就破了功:“话说你怎么知道我是F大的研究生毕业?”她可不是个会跟昨晚刚认识的男人探讨这些。

“找技侦随便查了查你啊。”许豫回答得理所当然,语气甚至有些漫不经心,“随便”两个字听得米萧夏差点呕出一口老血。

“大哥,您没事能别跟我们这些平头老百姓玩这些游戏吗?我抗压能力不太好。”

再说你们市局最近是没事可做了吗?技侦都沦落到要来人肉她这个守法好公民了吗?!

许豫甩给她一个“尽管这样你又能拿我怎样”的眼神。

米萧夏:“……”

饭后两人踱着步子去停车场,不过短短三分钟的路程走了长达八分钟之长,这八分钟里米萧夏没有一秒钟不在扼腕后悔自己怎么没将卢笑笑那个死丫头拉黑删除断绝来往还采取了她这么不靠谱的建议对上许豫,再不济也应该赶在许豫上她车之前及时止损果断踩下油门飞驰而去,米萧夏抹了一把辛酸泪,自己一手作出来的死拦也拦不住!

好不容易走到了停车场,许豫示意她把钥匙交出来,“先送你回家,我等会打车回去。”旁边的人没有动静,许豫看了她一眼,“你那个表情……我像是这么没有绅士风度的人吗让你一个人回家?”

米萧夏不说话,静静地看着他,表情说明了一切,许豫笑着摊了摊手,并不计较她想要表达的意思。

但他接过钥匙后并没有立马去启动车子的意思,而是从上到下地将米萧夏打量了一遍:“腿短就是走得慢。”

身高168的米萧夏:“……”她有一万句粗话想要讲。

上了车米萧夏报了地址果断闭眼装死,身边的人见状很轻很轻地笑了一声。

上赶着给人当司机啊你这是。

灯火阑珊下,一辆银灰色的轿车汇入车流,开得极慢极稳,跟这座快节奏的城市格格不入。

4

米萧夏睡着了,到了目的地也没有转醒的趋势,许豫看了一眼时间,21:14分,还不算太晚,也不急着叫醒她。

许豫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她,她的额头细滑光洁,由于睡姿的问题两鬓间垂了些落发下来,在光线并不充足的停车场内平添了一些妩媚。

她的眉形长得很好看,不是那种刻意修饰过的好看,看上去干净清秀。她这两天接了个实验,赶进度睡眠不足,眼睛下面淡淡的青黑色化妆也没能遮盖住,眼尾处有一颗极淡极淡的红痣。

米萧夏的鼻子挺又翘,山根比普通人高一些,侧面看起来尤为好看,是整张脸最为传神的地方。

许豫下意识地抚上她的唇,米萧夏是天然的微笑唇,不笑的时候唇角勾起弧度恰到好处,笑起来两颊有浅浅的梨涡。难怪当年念书的时候被一群屁大点的男孩子追捧着。

米萧夏无意识地舔了舔他的手指,湿软的触感瞬间让他有些心猿意马,许豫觉得车厢内有些闷热想开窗透透气,瞥了一眼米萧夏后自己打开车门下去。

他倚在车身上点了根烟却并不抽,任由烟雾在他指尖缠绕,米萧夏不记得他了,许豫并不意外,他意外的是这么多年过去了米萧夏从众星拱月变成了如今孤身一人,除了样貌和姓名,与从前那个骄傲张扬的米萧夏判若两人。

如果不是卢笑笑,他大概不会将这二者联系在一起。

或许还是一样的,是他多看一眼都觉得沉沦的模样。

许豫在香烟燃尽之际把它掐灭,转头打开副驾驶座的门面无表情地叫她:“米萧夏,你流口水了。”

米萧夏摸了摸两侧的嘴角,意识到自己被耍之后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但这凶狠的模样持续了不到一秒就被哈欠代替,含糊不清地控诉他:“你幼不幼稚啊。”

刚刚睡醒的米萧夏声音说不出的软糯可爱,许豫心思一动,笑着顺了顺她的头发:“明天下午的票吗?我中午来带你去吃饭。”

动作之自然语气之温情像极了情人间的呢喃,这画风属实怪异,米萧夏瞪大了眼睛抬头看他,但好在很快许豫的手从她头上抽离,“上去吧。”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