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民谣(下)

2020-03-17 19:20:24作者:苏澜夜

科幻

6

“感谢上帝,我还以为你小子直接给吓死了……”

这是小李从昏迷中醒来后听到的第一句话。一脸关切神情的老罗斯半跪在他身前,手边按着那两个黑色的皮箱。

“这……”

虽然刚刚醒过来的脑子就像灌了铅一般昏沉难受,可一看到这俩皮箱还是让小李浑身哆嗦。不管是杀人的蝴蝶还是漂移的子弹,显然都是为了抢夺黑衣大汉们手中这两个准备用来交易的皮箱,可现在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皮箱反倒是落到了罗斯手里……那么藏在暗处的人的下一个目标……

“好吧,听着小子,我知道这很难,也很危险,可我们已经不能回头啦。”罗斯拍了拍小李的脸,让他集中精神,“我没时间解释太多,可接下来的每一个字你都得给我记住,好吗?这个皮箱里装着非常重要的东西,绝不能让它落入那伙人手里。我现在要你拿上它跑,对,一个人跑,看见右边墙角那个绿色的安全出口标识了么?按它指示的方向往下跑,不要停!我去把那伙人引开,最后我们在负一楼的地下停车场汇合,明白了吗?”

刚刚还被吓至昏阙的小李此刻却蹭的一下清醒了,年轻人骨子里天生的冒险细胞让他兴奋莫名,就好似古时候一个跟随船长找到了宝藏却又要马上着手准备应对海盗掠劫的水手,生死早已置之度外。

“沿着指示跑……往下跑……不要停……好吧罗斯船长,我记住了,”小李接过罗斯手中其中一个黑色皮箱,俏皮地朝后者敬了一个军礼。一老一少短暂地对视,都看见了对方眼底那股沉毅和坚定,于是相视一笑,单手拥抱。

“老家伙,别死啊。不然就算我回去了你老婆也不会让我活下去的。”

“还是担心你自己吧,小子,听船上的人说你还是个处男?”

“好吧……当我什么也没说,你快去死吧。”

罗斯大笑着转身跑远的时候,小李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他想叫住罗斯,可这健朗的老家伙已经消失在了黑暗的走廊里。

安迪·罗斯维尔反复地擦拭着手中那把乌沉沉的麦克米兰Tac-50重型狙击步枪,刚才狙杀那名黑衣人所使用的特殊子弹使得枪管到现在都还微微发热。不过安迪还是很满意狙杀的结果,即消灭的了次要目标,也对主要目标起到了决定性的恐吓作用。一个出色的猎手一定要让自己的每一发子弹作用最大化,这是安迪毕生恪守的准则。

一只银色的蝴蝶翩翩飞入了安迪藏身的暗室,他伸出修长的右手食指,让蝴蝶停落其上。此刻这小小“死神”温驯得就像是一只豢养的家雀。

“是吗?猎物已经分开逃命了……去吧,拉斐尔,相信我,你马上就能品尝到最美妙的人血。”

蝴蝶振翅,银色的轨迹追寻着罗斯的脚步消失在了同一条黑暗的走廊里。

7

跑啊……老家伙……快跑……

罗斯剧烈地喘息着,他已经绕着不能移动的自动扶梯向下疯跑了10层楼,此刻每呼吸一次,肺叶里就仿佛有千万把碎刀片在切割一般,疼得人几乎无法站立,而每奔跑一步,这苍老身躯的每一个部分都会发出不堪重负的抗议。

可这些都不算什么,老罗斯心想,他在这曾经那么熟悉的楼宇里奔跑,每一步踏下的都是过往泛黄的回忆,那些辛酸贫苦却无比快乐的日子,他牵着那乌发碧眼的美丽女孩,走遍了这大厦中每一间商场,看遍了每一件价格高昂不知何日才能买下的商品……

跑啊……老家伙……快跑……

现在还不是被回忆击倒的时候,小李是跟着自己才踏入了这个危险的陷阱,罗斯知道自己必须支撑下去,哪怕最后还是要倒下,也要换来小李的平安……曾经的“猎犬”虽然老了,可也绝不会这样仓促狼狈的死去,他能感觉到那只可怕的蝴蝶就跟在自己的身后,它是一双藏在暗处的眼睛,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那你就好好看清楚吧……自以为是的家伙……看看到最后谁才是真正的猎人!”

大厦负一楼,停车场。

老罗斯如拉动风箱一般剧烈的喘息声在这空旷幽暗的环境中显得极其刺耳。然而就是这样拼命地奔跑,他还是来迟了一步。先他一步到达的小李此刻就站在他身前不到20米的地方,背对着他,高举着双手,一动也不敢动。

“尊敬的罗斯·莱恩阁下,恭候多时了。”

这是一个低沉优雅极富磁性的男声,透过电子扬声器,话语声忽远忽近,就仿佛是在这空旷的地下停车场盘旋一般,让人根本无法判断声音的来源。

“多谢。不过阁下两个字还是不要了,担当不起。”罗斯淡淡地答道。

“上世纪末美国海军陆战队最出色的传奇狙击手,没有之一。‘猎犬’罗斯·莱恩,你绝对当得起阁下这个称谓,”藏在暗处的人没有在意罗斯的冷淡,他的话语声中仍旧透着一股兴奋,“尤其是在我们这些一心想要模仿甚至超越你的后辈面前。”

“模仿……呵,这么多年的事了,没想到他还记得住。你的老板还好么?我是说文森特,文森特·费尔南多。”

“‘猎犬’的嗅觉依然敏锐啊,虽然你老了,可老板说的对,任何时候都不应该小瞧你。”

“其实一看到那张碟片我就知道是他了,可还是忍不住想回来看看……”罗斯的声音低了下去,他看着不远处的小李,缓缓道,“既然是模仿,你就该知道规矩,这个孩子是无辜的,希望之后你能放他离开。”

“怎么?‘猎犬’不放心我这个后辈的枪法?四十年前你在距离时代广场2875米的高楼里,面对警方三驾直升机对气流的剧烈影响果断开枪,子弹以一个超过115度角的巨大弧线绕过了广场中央300多名几乎呈一条直线站立的人群,最后由太阳穴处精确地钻进了正在台上发表演讲的参议员的脑中。

这惊世骇俗的一击至今尚无法被复制,也是我一直在学习和参照的脚本。然而我要提醒阁下注意的是,现在我与你的距离只有153米,而我们之间的人质也只有一个,在这种情况下难道你还担心我会伤着你这个胆小如鼠的小朋友么?”

“我已经见识过你的枪法了,年轻人,”罗斯说道,直到此刻他的双手依旧低垂着,纹丝不动,“能告诉我你的名字么?”

“安迪。安迪·罗斯维尔。”

吐出这个名字的同时枪声响起,几乎不给人任何喘息的余地,在狙击枪特有的回旋尾音声中一发银色的子弹划着弧线由小李的左腋下穿过,直击他身后的罗斯!

可罗斯反应的速度却比子弹还要快!他在问完对方姓名的瞬间就从背包里掏出了那把尘封许久的Jericho-941手枪,一个向右的战术回避动作使得本应该射进他太阳穴的子弹堪堪击中了他的左臂,而与此同时他也甩动枪身并扣下了扳机,子弹划着几乎相同的弧线由小李的右腋下穿过,“嘭”的一声闷响,似乎命中了黑暗之中某个看不见的目标。

“好身手,依稀还有当年的影子。可惜……你确实还是老了啊,猎犬。”安迪的声音中带着明显的快意与轻蔑,此刻的罗斯在他眼中已经是一条濒死的老狗了。

“是老了啊……呵呵……”罗斯半跪在地上,手捂着血流不止的伤口,嘴角居然还带着那个淡淡的微笑,“不过我这条老狗至少还能弄瞎你的眼睛……”

短暂的沉默。一连串急促的拍击声随之从扬声器中传出,安迪似乎在急切的敲打着什么器件,最后他忍不住脱口惊呼了一声。

“拉斐尔!”

‘蝶骨’和‘弯刀’,这是文森特毕生追求的完美暗杀战术,当年还在部队的时候他就对我们这些纯靠个人技术的狙击手嗤之以鼻,他敏锐地预见到了未来战场必然需要更加精确成功率也更高的狙击方式。他做到了,我并不惊讶,我了解他,就如他他了解我一般。

刚才地下超市那一役你做的很出色,两拨交易的人中间混有最新一代的生化机器人,他们拥有绝对精致的人类外表,就连体内的燃料都刻意做成了血液的红色。

普通的枪伤,割伤对他们根本不可能造成任何致命损害,于是你选用了‘蝴蝶’——这种由高强度纳米材料制成微型战术兵器不但能够轻易割开生化机器人比合金钢还要坚硬的皮肤,它同时还是一个微型全控卫星,末日之战中美国的GPS卫星星座虽然已被摧毁殆尽,但是欧盟的‘伽利略系统’却未遭实质性损坏,到今天它还在一直运作着,知晓这个机密的人极其有限,相信你老板就是其中之一。”

安迪沉默了,像是在默认罗斯的说法。

“这样一来所有条件就都成熟了,通过‘伽利略系统’的精确定位,再加上微型全控卫星的实时定轨引导,你射出的特殊子弹就能按照既定轨道分毫不差地射入目标的体内,这种子弹上搭载的纳米机器人病毒将在极短的时间里摧毁生化人的内部组织,”罗斯平静地叙述着,脸色已因剧烈的疼痛而惨白,可他却还在一直微笑。

“所以安迪,无需再炫耀你的枪法了,在你老板眼中你其实只是一个负责按下狙击枪扳机的机器人。现在你的蝴蝶已经被我打碎了,你已经瞎了。”

“原来是这样……以‘拉斐尔’蝶翼上特殊的折光设计,在她运动时人的肉眼根本就不可能判定她的准确位置。于是你故意诱我开枪,利用的就是她为子弹定轨而静止的那一瞬间……猎犬啊猎犬,到头来我还是小看你了么?”安迪冷冷地说,“可这种老套的激将法你只能用一次啊,你以为我还会上当么?我对自己的枪法有绝对的自信,还轮不到你这个一只脚已经踏进了棺材的老头指手画脚!”

“年轻人,你还不明白么?这只是一个系统,卫星,蝴蝶,还有你,都只是系统的一个程序。你并不重要,你的枪法更不重要,文森特要的只是一个能为他扣下扳机的人罢了!”

“够了!你这条过时的老狗,你知道什么?我可以在失重的太空船中隔着上万米距离狙杀空间站里的目标,你要质疑么?好……好!”

随着安迪恶狠狠地吐出第二个“好”字,罗斯突然犹如全身过电一般猛地向身前小李扑去,可枪声还是快过了他那声歇斯底里的怒吼。小李在枪声中跪倒,双手僵直地高举着,缓缓倒地。

8

“小子,为什么这么想回地球?”

“也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啦,以前听过的一首老歌里唱‘那里的树木都带着薄荷的清香,远方的池塘沉着淡金色的夕阳’,突然就觉得那地方很好,想回去看看。现在嘛,呵呵,我只是想回去看看你这个老家伙长大的地方。”

…………

记忆中的对话声如闪电风暴般肆虐盘旋,那样的清晰鲜明,却又那样的遥不可及。罗斯木然地伫立在小李俯身倒下的尸体前,回想着这个年轻人在跟自己说这句话时脸上那兴奋的憧憬神色和嘴角一贯懒散的微笑,他也很想再笑笑,可那张布满皱纹的脸却怎么也给不出这个简单的表情。

是你害死了他……

对,是我……

是我……

老罗斯将自己的那把Jericho-941随手抛在在了一边,俯身下去抱起了小李。他的这一举动等于是向埋伏于黑暗中的安迪宣布自己已经放弃了一切抵抗,不管这个杀手下一刻是否会扣下扳机击杀自己,他都不在乎了。

“好了,孩子,我们回家吧……”

罗斯轻声低喃着,将小李的身子轻轻翻了过来。这个年轻人脸上因俯身倒地而沾满的灰尘随着这个动作慢慢抖落。但这张脸却不是罗斯所熟悉的那张亚裔面孔,而是一张英俊的,嘴角带着一个猎人才会有的微笑的脸!

奇变陡生,快得让人根本就无法喘息的一瞬间,本应该是具“尸体”的“小李”就向毫无防备的罗斯刺出了致命的一刀!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凝固。

“很谨慎的布局,年轻人,这样做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么?”

“你说的对,在你面前我确实没有枪法可言,所以我不能冒这个险。还有什么能比赢得你的信任,然后在毫无防备的你的怀里刺杀一刀来得更保险的招数呢?”

安迪大口地喘着粗气,他将目光慢慢放低,看着自己右手中那把本应刺入罗斯心脏中的匕首,此刻它的刀刃被罗斯紧紧地攥在了手中,根本就不能再向前推进分毫,“可是为什么?你不可能来得及反应的,除非你一早就识破了……不,不可能,我自信没有留下任何破绽,你不可能会识破的……”

“穿上小李的衣服背对我站立,借助昏暗的光线让我无法判断详细的体征;利用‘拉斐尔’远程操纵狙击步枪自动发射,造成你埋伏在暗处的假象;还有那飘忽不定的电子音,则是为了干扰我对声源的判断……年轻人,我不得不承认这个布局的每一处你都考虑的非常谨慎细致,但你得知道,你最大的破绽就是对所有事都太有自信了。”

罗斯一边说着,一边用力将手中的匕首缓缓向右拨开,“小李这种人,除非你拔掉他的舌头,否则他连一分钟都不会安静下来。”

安迪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他极力的想摆脱罗斯的控制,可在气力上他显然输给了这个老家伙。此刻他的脸已经因为过度用力而涨得通红,脖颈和手臂上也爆出了青筋。

眼见匕首就要给罗斯夺去,安迪眼底却又闪过了一丝阴邪的狡黠,他猛地按下匕首手把上的一个蓝色按钮,本已被罗斯紧紧抓住的刀身突然间凭空消失,趁着这个空挡安迪再突前一刺,没有刀身的匕首手把触及到罗斯左肩的同时,他重新按下那个蓝色的按钮,并将按钮迅速向右拨了一档,淡青色的刀身瞬间便洞穿了罗斯的左肩,而这一次的刀身更细也更长,使得整个武器已经不像一柄匕首,而像一根狭长的毒刺。

“粒子刀……”罗斯左肩吃痛,还来不及做出回击,安迪就跳出了他的攻击范围。

“我说过了,你只是条过时的老狗……到最后,还是该死了吧?”安迪调整着自己紊乱的呼吸,从腰间抽出了第二把“粒子刀”,他在计算着下一击杀死罗斯的可能性,枪伤加上刚才的刺伤,眼前这个老头应该已经到极限了吧?他还有力气反抗么?或者保险起见,哪怕现在不补一刀,单是因为失血过多他都必死无疑?

就在安迪犹疑不定的瞬间,罗斯抓住了这个稍纵即逝的机会拼尽最后的力气向右侧一滚,惊怒交加的安迪连忙再将粒子刀调成毒刺的形态,冲着后者的后背猛刺了过去!

“呯!”

一声枪响。在安迪的粒子刀距离罗斯的后背只剩不到半米的时候老头儿捡起了刚刚丢在一旁的Jericho-941。一发子弹精准地穿过了安迪的眉心,这个年轻人标志性的猎人笑容最终僵死在了脸上,成为他死前留下的最后一个表情。

9

罗斯·莱恩回首自己的一生,发现有很多次死里逃生不过是运气很好罢了。他从没有觉得自己的过去有多么传奇,多么荣耀,也许他确实做了很多别人一辈子都只能仰慕的事情,可那都是杀人。不管事后如何推诿这是为了拯救更多人又或是别的什么冠冕堂皇的该死借口,罗斯都觉得自己这把老骨头真的早就应该下地狱了。

可现在由于失血过多而已经出现晕眩的老头儿却无比希望自己还能再支撑个十几分钟。因为他知道事情还没有结束,安迪只是一个伏在前方的棋子,而下棋的人仍躲在重重的幕后,掌控着全局。

好吧……上帝,再给我二十分钟,十五分钟也行……让我看到他……

文森特……

“罗斯,你老了。”

两个身影从地下停车库黑暗的甬道里缓缓走近,其中一人身着一身纯白的西服,重新染黑的头发闪着一丝焗油特有的暗色微光。他用手枪顶在走在他身前的小李的腰间,声音苍老而嘶哑。

“文森特……这么多年不见了,你还是老样子,喜欢用这种故作高深的语气说话。”

“看看你现在的样子,罗斯,你快要死了,”文森特用一种极其怜悯的眼神注视着倒伏于地的罗斯,就仿佛在看着街边一条垂死的野狗,“当年风光无限的传奇狙击手,到头来也只能像一条野狗一样死在这片废墟里……你甘心么?”

“我输了,我无话可说。但是这个孩子是无辜的,他什么事都不知道……”

“无辜?哦,我的天啊,老朋友,你真是老糊涂啦。这个世界上有人是‘无辜’的么?没有!没有人!所有人都是有罪的,包括当年死在你枪口下的安娜,她是个间谍,于是你杀了她,正确的决定,太他妈正确了!难道不是这样的么?”文森特突然暴躁了起来,他将用胶布封住了嘴并且双手也被捆得结结实实的小李一脚踹到了罗斯身边,同时拉开手枪的保险,把枪口狠狠地顶在了小李眉间。

“不!文森特,住手!你听我说……”罗斯艰难地转过身子,用仅存的力气冲着文森特大吼。

“看着我罗斯,我要你看着我!看着我毁掉这世上所有的‘无辜’!”文森特低下头去俯视绝望的罗斯,眼中尽是快意的残忍。

“不!!!”

罗斯绝望的嘶吼在废弃的停车场里久久盘绕,可随之而来的却不是一声枪响,而是一阵满足到了极致的狂笑。

“罗斯,我的朋友,你真的已经彻底输了。把东西给我吧,我知道藏在你这儿。”文森特心满意足的收回了顶在小李眉间的手枪,他冲着罗斯轻蔑的大笑,准备接收唾手可得的胜利。

“拿去吧,它们是你的了。”罗斯用尚能活动的右手解下了自己的背包,拉开拉链,里面藏着从黑衣人那捡起来的另外一个黑色皮箱,“又要开战了么?选择在地球交易氦3这种后核战时代原料,是火星政府的‘恒星级氢弹’有突破了吧?”

“可怕的猎犬,虽然老了,可什么都还是瞒不过你机灵的鼻子。地球复建工程进行的太过顺利,考虑到地球政府残存势力的复苏以及太阳系其他几个星球之间可能达成的联盟,火星城里的军阀们已经坐不住了。”

其实‘恒星级氢弹’的技术早在两年前就有了实质性的突破,可那个时候地球的生态监测报告还是C级,无法供人居住,而全人工自循环生态系统工程在各方势力的牵制下也进行的十分缓慢。天知道为什么只过了短短的两年一切就变了。

现在军阀们手里缺的就是原料,而火星政府迫于舆论压力还是严令禁止民间的氦3交易,于是各大黑市就把交易地点定在了地球无尽的废墟之下。

文森特拿起那个黑色的皮箱,拍了拍上面的尘土,接着说,“对于这种紧张的战前形式来说,谁掌控了原料的来源,谁就能成为一方的霸主。我的集团已经控制了至少三条黑市的氦3交易线,加上今天这支,我需要的条件就都达成了。”

“还要像以前那样图谋称霸么?文森特……这就是你毕生的追求?到头来要用恒星级氢弹这种级别的毁灭性武器把曾经的家园彻底摧毁?”

“呵呵,错了,这下你就大错特错了,我的老朋友。地球是独一无二的,那才是我毕生追求的梦想,而火星城的一切都不过是对地球的拙劣模仿,我要用恒星级氢弹毁掉所有的火星人工城,连同那些不可一世的军阀们,他们没有资格染指属于我的地球!”

“你疯了……文森特……”看着口若悬河状若疯狂的文森特,罗斯突然觉得自己已经不认识眼前这个人了。尽管他们从小就认识,一起参军,一起认识的安娜,一起出钱开了那家1990老家电……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