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融让梨

2020-03-17 17:15:34作者:罗罗语

世情

很多女人吃过重男轻女的苦。

尽管在九十年代中国向世界打开大门,新思想像开了闸的洪水一样涌进千家万户,女人一样能顶起半边天的旗号打的震天响,但俊英照样觉得女儿是顶不上用的。

舒欣是俊英的女儿,从小到大最让她难以忘记的事有两件。一个是妈妈和奶奶常对她讲孔融让梨的道理,让她事事以弟弟为先;还有一件便是俊英总说谎骗她,舒欣经过一件事就不把俊英的话放在心上了,她觉得承诺都是实现不了的。

商场第一次举办摇奖活动,客户买够一千块钱便能拿到一张抽奖券,头奖是精品泰国双人六日游。

舒欣和朋友们去凑热闹,看谁能这么好运能中大奖。她在交叉口拐弯时被陌生人撞破头,朋友们围着那人不让走,还有人回家去找她爸过来。

那人知道逃不了,便赔了舒欣一张抽奖券,那张抽奖券是个极幸运的数字,66号,这个号码又中了精品泰国双人游的大奖。

俊英知道以后高兴得不得了,为了让舒欣好好学习给她下了任务。俊英承诺舒欣考上镇一中马上带她去泰国。

还剩四个月就要中考,舒欣没日没夜地学习,就盼着能出国玩一遭。但她拿着镇一中的录取通知书找俊英兑现时,俊英却告诉她奖品过期了。

之后,舒欣听同村的人说俊英带亮亮去过泰国了,还给他们送了伴手礼。她才想起中奖不多久学校放假回家俊英和亮亮都不在,爸爸说他们回姥姥家去了。

她一直在学校住宿,在家也是埋头学习,跟外人接触的机会不多,俊英就这样睁眼说瞎话地骗她。

舒欣回到家,对俊英质问道。“你为什么带亮亮去泰国?你怎么能骗人呢?那个奖还是撞了我的头才拿到的。”

“凭什么?你学习这么紧张怎么去?人家就让一个月内出发,你要是耽误学习了,怎么考镇一中?”

“你怎么知道我去就考不上?早知道你不让我去,我才不学习呢!”她气得直喘气。

“你这是给我学呢?你以后挣钱是为我挣的吗?我还不是为了你好!孔融让梨的道理我们跟你说过多少遍?那是你亲弟弟,他去怎么了?你这么大了,还不懂事吗?”俊英训斥道。

“孔融让梨,那是弟弟把梨让给哥哥吃,因为梨太大他吃不了!而且他让梨的前提是他手里还有个小梨,从小到大你们什么都给亮亮,我连个小梨都没有,你们太偏心了,还不如不生我,让我这么痛苦!”说到最后,舒欣的声音已经哽咽。

“我们生你养你还有错了?含辛茹苦把你养大,反倒是我们不对了!你这么不听话,我们就带亮亮去,亮亮就不会这么跟我说话,也不会在外头打麻将疯跑让人笑话。”俊英抽了一下鼻子,红着眼睛。

俊英和志强经常抱着儿童时的舒欣打麻将,时间久了她便学会了。

她跟其他小朋友一起学大人打麻将玩,俊英当时就狠狠教训了她,说起来她心里还是非常不服气。

“麻将是你们教我的,反倒是怪我了。你有了巧克力给亮亮,有了冰棍给亮亮,只给亮亮买新衣服,我就只能穿亲戚们给的旧衣服。不管什么好东西你都给他,他当然不会说出那些不懂事的话。你们总是这样,什么都怪我,都是我的错,行了吧!”

舒欣哭着跑回屋,坐在沙发上“呜呜”地哭。

2010年,舒欣成为家里最有出息的孩子,她研究生毕业,整个村子一共也没几个人有学历。俊英和志强脸上掩不住的高兴,简直是祖上积德了。

“妈,我想今年10月份结婚,就在咱们市买房。”舒欣把菜放到饭桌上。

“你结婚这么早干嘛,才刚研究生毕业,连工作都没找到呢!”

“他准备留在咱们这儿,已经找好工作了。我们在这租房子,不如直接买了,一家出一半的钱,也算咱家多了个儿子。”舒欣夹起豆角放进碗里,用筷子搅着米饭。

“你也知道咱家的情况,别说买房子了,给你陪十万嫁妆都难。”俊英皱着眉头说道。

舒欣继续搅着米饭,低头不说话了。

“你奶奶看病花了三十多万,亲戚们见到咱都躲得远远的,生怕咱们借钱。亮亮没出息高中没上完就不念了,我和你爸供你读完研究生,你一个月的工资没往家拿过。我们也不要你的嫁妆,他家给多少你全带走,我们也不指望着你伺候。”俊英笑着说。

“我知道了,你们把我供出来也不容易。”

志强一脸愧疚地说:“闺女,咱家是真没钱。”

舒欣轻“嗯”了一声

晚上,舒欣躺在床上跟王达视频聊天。

“你家能出全款买房吗?今天我跟我妈说买房的事,她拿不出钱。”

“我爸瘫在床上,还靠我姐姐养着,让他拿出来七八十万有些困难。”王达着急地说

“那咱们交首付还贷款?”

“我问问我爸再说吧。”

他们挂了电话,舒欣心里觉得不痛快,她口口声声说着男女平等,等到买房就要对方负责,而且对方老人也不用他们养老,真是打脸!

一个多月后,舒欣找到一份研发的工作,实习期一个月4000块钱,转正以后翻倍。王达没通知舒欣直接在南边县城买下新房。

结婚时,王达家给了八万的彩礼,舒欣又如数带走,加上同学、朋友随的份子一共凑了九万块钱存到银行。县城的房子一个月一千五百块钱往外租,他俩在市区租了个小一室的旧房子,一个月的房租也是一千五百块钱,正好相抵。

“咱们啥时候要小孩?”舒欣问。

“现在楼盘正有下跌的趋势,应该会平缓几年,咱俩每个月存一万三,存五十万出来交首付,剩下的钱养孩子,四年之后再要吧。”

舒欣点了点头。

但计划赶不上变化,房子稳涨不跌,首付还没存够,舒欣却意外怀孕了。

她怀孕三个月,害喜劲儿不大,她和王达瘫在沙发上看电视,俊英打来电话。

“喂,妈。”

“周六休息啊,我们上午过去吧。”

“好,挂了吧。”

舒欣扭头对王达说:“妈让咱俩周六过去吃饭呢。”

“好,你弟什么时候结婚?”王达心不在焉地说。

“应该快了,前天两家刚见面谈结婚的事儿。”

“嗯,得提前准备出来贺礼。”王达剥了一个橘子塞进舒欣的嘴里。

周六中午,亮亮在公司没回来,俊英炒了六个菜,王达说:“妈,这么辛苦干什么?这么多哪吃得完呀!”

“我女儿女婿挣钱辛苦,得犒劳犒劳呢。”俊英殷勤地往王达杯里倒着饮料。

“妈,这都是应该的。”王达的嘴角抽搐了两下。

“今天,妈是有点事儿想求你们。”俊英陪着笑脸说道。

王达低头吃饭没接话,舒欣说:“什么事?”

“昨天,我和你爸去见了青青爸妈,人家要套房子,我和你爸能给他们出个首付,但是装修的钱还没着落,我想跟你们先借20万。”

王达的嘴巴越嚼越慢,竖着耳朵听舒欣答话。

“妈,我俩也打算买房,本来说好后年再要孩子,结果现在就怀上了,得赶在生孩子之前把房子弄好呢!”舒欣为难地说。

“你放心,等你弟结了婚,我和你爸就没别的事了,挣上钱马上还你们。况且,你现在也买不了房子,先救救你弟的急,等到你们非买不可的时候,把家里的车卖了,存的钱也准够了。”俊英滔滔不绝地说着。

“妈,我们已经在看房了。”

“你就是现在买了,也不一定啥时候给你交房呢!你生下孩子住不进去,先帮帮你弟吧,等亮亮结了婚我们绝对立马存钱还你们。”俊英又看向王达,“女婿,帮帮我们吧。等舒欣生了,我给你们看孩子。”

“行吧,明年买也一样。”王达苦笑着。

“行,那我们就先定房子了。”俊英赶紧给王达夹了一块肉,志强放心地呼出一口气。

吃完饭,王达和舒欣往回走,“你不是说不借钱吗?我还没张口,怎么你倒松口了?”

“我妈走得早,我爸让我姐伺候着,你坐月子不能没人管,上了班也得有人看孩子。妈帮了咱们,咱们也得帮她把这事儿解决了。”

舒欣苦涩地一笑。

六个月过去了,俊英买的房子还没下来,亮亮没办法结婚,急得她给舒欣打电话。

“欣欣,你说怎么办?我去要钱,人家也不给,本来定好的婚期,房子下不来又拖到明年了,哎吆可急死我了。”

“妈,你们买的什么房子?怎么六个月还下不来!”舒欣挺着大肚子在家收拾备产的东西。

“就咱们县东边那片,人家说全款便宜一半多,我们拿的钱刚好付全款,我和你爸想着这么便宜得赶紧占一个。现在人家说那是期房,就得等到房子盖好了才行,你说会不会房子和钱都没了呀,那可是我和你爸所有的钱。”俊英的声音颤抖着。

“哎呀,你们怎么也不问问就买下了?那是证件不齐全的房子,得等证下来才能交房呢!”

“这可怎么办啊!你们那还有没有钱?反正你们现在也不买,先让你弟有个房结婚啊。” 

“妈,我和王达的工作有变动,他被调去上海了,休完产假就走。我们要在上海买房,之前借您的20万我们还着急要呢!”舒欣也有些着急。

“你们不是有套房子吗?干嘛着急买房啊!让你弟先结婚要紧,你俩都结了婚我和你爸也没别的心事儿了。”

“那总不能让我们俩一辈子租房呀。”

“你们把那房子卖了不就有钱了?”

“妈,那是他家出钱买的房,咱家一分钱没出,我说了算吗?那县城里的房子就是卖了也凑不够首付呀。再说他爸瘫在床上,天天三病两痛的,也不能全指着他姐姐,他姐姐现在还住在乡下的一层破砖房里呢!”

“我就知道养闺女是给别人养的,我真后悔给你花那么多钱上学,学成个什么东西!”说完,俊英挂断了电话。

舒欣赶紧打回去,可俊英就是不接,急得舒欣动了胎气,疼得在床上动弹不了。

俊英赶到医院时,舒欣已经生下一个八斤多的大胖小子,取名叫王泽。

王达已经知道俊英要钱的事儿,他只叫了声爸便出去了。

“闺女,都是妈不好,如果妈早点接电话,就不能让你一个人在医院生。”俊英说着红了眼眶。

“你妈脑子浑,你就忘了她说的话吧,你感觉怎么样?”志强也红着眼睛问道。

“爸,我没事,两个小时就生出来了,挺快的。”舒欣笑着说。

“姐,你生孩子咋也不说,我知道赶紧过来了。”亮亮喘着粗气,脸上红扑扑的。

“我没事,你上着班还过来干啥?”

“你生孩子我能不来吗?想吃啥,我回去给你整点。”

“不用了,你去看看孩子吧。”

亮亮脸上藏不住的喜悦,立马出去了。

“锅上还熬着鸡汤,我回去看着火,晚上给你送过来。”说完,志强火急火燎地走了。

病房里只剩舒欣和俊英两个人,舒欣说:“妈,我们是真需要钱。不瞒你说,咱们这是小城市,我和王达的发展很受限,王达的公司把他调到上海,我已经从公司辞职,准备跟他一起去上海。我们得先买套房子,才能让孩子上学。”

“闺女啊,那房子没着落,我用那二十万在县城贷款买了套房子,就差装修了,我也着急借钱用啊!。”俊英丧眉耷眼地坐在床边。

“妈,你怎么又不跟我商量就……”

“行了,我和你爸把你供出来费了多少心血,你奶奶在医院一天就要一万多块钱,我们还供着你上学,你说你奶奶住院的时候你伺候过她一分钟吗?我和你爸千辛万苦把你供出来,你孝敬过我们一天吗?别说二十万了,我们养大你花了五十万都不止。”俊英不愿听她的教训,便小声埋怨道。

舒欣躺在床上流泪,俊英不看她,接着说:“你弟没好学历没好工作,嘴皮子又笨,好不容易找个对象要结婚,只差装修了,你就不能出钱吗?你就当不是帮你弟弟,是孝顺我们两个还不行吗?”

“我们拿不出钱,王达还在网上看二手房,二手房的价格也是高得出奇,你就只想着儿子,怎么不想我这个女儿呢?”

“你不出钱就算了,我和你爸去卖血。”说完,俊英转身出去了。

舒欣坐月子的时候,志强和俊英在外头忙着上班和借钱,舒欣每顿吃着外卖补身子。

“咱妈什么时候还钱?我看上一套房子,位置虽然偏,但是房主着急出手,价格很不错。”王达盯着电脑说道。

“咱们能不能借点钱?”舒欣说得没底气。

“咱妈一开始买的房子下来了,卖一套就有钱还咱们,原本不就是要买一套房子吗?”

罗罗语
罗罗语  VIP会员 一半

孔融让梨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