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好是你

2020-03-15 17:52:06作者:海苔冰棍棒棒糖

青春

1

刚刚我被人拦下表白了,在回寝室的路上。

先是听到一串急匆匆向我跑来的脚步声,再转头,刚刚参加的那个讲座主讲人站在了我的面前。

借着未被树影遮挡完全的一点昏黄灯光,我看到他直勾勾地盯着我,欲言又止。

我被他盯得心里发毛,向后推了两步,还是把包放于胸前紧紧抱住,又见他迟迟不说话,只好先开了口:“嗨,唐锦风,好久不见!”

结果他就向我表白了,他说:“陈映月,我喜欢你,一直喜欢你。看到这次学术交流在你的学校举行我想都没想就来了。”

他的语速还是一如既往的快,根本不给我反应时间,又开始了一连串的自白。

“我来之前就下定决心,要是我幸运至极,能遇见你,一定,一定要告诉你我的心意。或许我们过去错过了,但现在,我想要抓住幸福。”

等等等等,我们,什么时候就错过了!他持续输出,我持续当机,大脑一片空白,要是有人能透视,一定能看到我头顶冒出的几百个黑人问号脸。

我用在强刺激冲击下仅存的一丝理智,打断了他:“你真的要冷静!”这话不仅说给他听,也想让自己冷静冷静,然后就潇洒地转身离去了。

好吧,我承认我的离开并不潇洒,可以说夺路而逃,或是灰溜溜地跑了。

这么多年不见,唐锦风,居然成功地拨动了我的心弦,直至此刻我闷在被子里,仍能感受到心在狂跳不止。

2

经过了漫长的心理建设,我终于能把他所言完整的回忆起来了,于是我成功地失眠了。

这短短的几分钟过于魔幻,很难让人冷静,我不禁开始想他说的每一句话。“过去错过了”——那是什么意思?过去?

五年前,我们高一,他坐我前桌,唐锦风此人,理科极好,数学尤甚,还不偏科,中考时是市里前十,俨然一个超级无敌大学霸。

在我这个数学渣渣的眼里,他完全是数学的化身,以至于在坐他后座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觉得自己被笼罩在数学之光下。

虽说是前后桌,但我们交流的机会其实屈指可数。

一来唐锦风总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模样,沉沉闷闷的,戴副黑框眼镜,又因为个子高,看人时总是垂着眼,眼睛半睁不睁,整个人只有在讲起数学题时才有几分鲜活生动。

二来我们的缘分也随着文理分班而到了尽头,不过问题倒不在文科理科分道扬镳,而是学校新设了火箭班,他们一批尖子生直接被分配到了另一栋教学楼。本来交情也不深,这样一来更是没了什么交集。

在这坐他后桌近一年的时光里,大部分时候,是我借着他的身高优势,偷偷打瞌睡而逃过老师的目光。

一开始我是不敢多和他说话的,你知道,我这等普通人和“天才”之间是有壁的。

好多次鼓起勇气问他题目,最后都以我不懂装懂而告终。

毕竟他语速又快声音又小,难为了我的耳朵实在是听不清楚,加上他有的大抵真不是一般人类的脑子,给出的解题方法实在是高,离奇的高……好吧,其实是我真听不懂。

看他神采奕奕地讲完题,又恢复到那半睁不睁的眼睛看向我:“懂了吗!”

看,除了数学,其他的他是不愿意多说一个字的。

讲完第一遍,我还能硬着头皮,讪笑着回他:“呃,那个,要不……还是再讲一遍吧,你这几步一下就跳过了,我想不通啊?”

然后他会轻笑一下,他竟然笑了!

看吧看吧,一定是好久没遇到脑袋如我一般不开窍的人了,多无奈,我要是他,我也想笑,他大概是觉得,这么简单的一步,怎么就有人想不通呢。

他又轻叹口气:“你看,这两边你要同时除一个……其实还有另一个方法,就是计算复杂了点,但很方便……”

害,我也叹起气来,看他在那自顾自讲得高兴,实在是不好意思告诉他我没怎么听懂的事实。

“现在懂了吗?”唐锦风又一次问我。

“懂了,懂了,”我摸头掩饰心虚,又狗腿地补充,“唐锦风,不愧是你,是不是你的脑子真和我们不太一样呀?”

他通常不会理会我的玩笑,而是一本正经地说:“这些解题方法都是在题里总结出来的,题见得多了,做起来自然得心应手。”

唐锦风说得倒是很诚恳,事实上,我逐渐发现他也并非什么“天生奇才”,而是因为自身的专注和对数学的热情才有了他的成绩。

当然,他对数学的热情本身就够令人费解的。

3

坐在这么一个学霸后面,打击还是少不了的。

高一的一次年级统测,唐锦风照例又考了一个平平无奇的年纪第一。我别的倒也还好,就是数学,考得那叫一个惨不忍睹,试卷一发下来,我就赶忙压住成绩趴下来,生怕别人看了去。

别人问我成绩,我也闭口不答,这之前尽管数学一直不好,但也不至于年级垫底。这可是丢人丢到家了,我内心暗想。

一向不管别人闲事的唐锦风那天竟转过身来主动搭话:“陈映月,你还好吧?”

我不说话,他哪儿能懂我内心之悲痛。

“你的问题在很多方面,一时是急不来的,你初中的很多地方掌握得就不牢固,问题这么堆下来,积少成多,当然容易爆发。”

他这一记暴击,弄得我一口气差点喘不上来,却也直中要害。

“陈映月,不过你也别灰心,你后面还是有二十五个人比你还差的。”似乎是见我情绪低落,他补充道还特意强调了“比我还差”这几个字。

要不是看他一脸认真,又浑身闪烁着数学之神的光辉,我差点就脱口而出:“你净说瞎话咱年级一共八百多人,有二十五个人数学比我差,我应该很骄傲吗?”

最后,我只是问他:“你怎么知道我成绩的?”

他拿起笔来就照着我脑门一敲,用假得不能再假的,强扯出的微笑对我说:“我是数学课代表,你们的分,是我登的。”

我,好似在向他秀自己的智商下线一样。啊,赶紧结束吧,看不出来我心情很糟糕吗,大爷,您可闭嘴吧!

怂人如我,这些话我是万万不敢说出口的,只好在心里絮叨。

偏偏他还是个没眼色力的,简直让人怀疑他的情商全加在智商上了,唐锦风继续问我:“你有错题本吗?”

“有,有啊,怎么啦?”

“平时看吗?”

“呵呵,就…考试前会看一看吧。”我有些心虚。

接着他便一副了然的样子:“你以为你是我吗?”

我:……

3

碎片般的往事断断续续拼凑成了片段,我就这么睡去了,再睁眼时已经是日上三竿了,一时之间,竟有些分不清楚昨夜之事是梦境还是现实。

下床拿水冲了冲脸,看着镜子前睡眼惺忪的自己,就这?唐锦风居然会跟我表白?疯了不成?以及,我怎么也不留个联系方式啊!

还是说——昨天讲座上我见色起意,做了个春秋大梦?

毕竟好久不见,换上了金丝镜框,又白了不少,五官显得更为清晰。比起以前瘦得弱不禁风的样子,现在整个人也结实了许多。

再穿身黑丝绒西装,简直是人模狗……啊不,简直是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好一个妙人呐!

仔细想想昨晚的场景,其实还挺浪漫。月色正浓,暖光灯下,树影婆娑,唐锦风离我不过一臂,我能看到他鼻尖上微微浸出的汗珠,他的眼睛也不再半垂着,而是闪着光,注视着我……

在我又一次想入非非之际,微信突然有消息发来,定睛一看,是个好友申请。“我是唐锦风。”

刚加了他,他的消息就一连串地发了过来。

“抱歉,昨天是我唐突了。”

“不过昨天你跑得快,没听我把话说完。”

“所以我们还是再谈谈为好,今天下午五点半,学校湖边靠树一侧,左起第三个长凳,我在那里等你。”

我:“???”约人是这么约的吗?好像我一定有空一样……不过,我还真有空,并且,我真的不是贪图他的美色!

毕竟有些话还是说清楚为好。

4

煎熬着上完下午的课,刚好五点一刻,恰好够我从教学楼走到湖边。

“他该不会是提前算过吧。”我快步朝湖边走去。

远远地就看到他了,唐锦风今天穿浅色格子衬衣,正轻倚在白色长凳上,目视前方的湖面,湖光不时地反射在他脸上,衣角随风飘动。

我回过神来时,他已经在我右侧了。

“你走得挺快。”唐锦风开口第一句话果真是和一般人不一样,招呼都不带打的。

“啊?”

“你们的专业课五点一刻下,从三号楼到这边恰好……”

“所以你就是提前算过时间了。”我可不是来听他计算推演的。

“嗯。”他看着我点头轻笑。

不得不说,唐锦风的眼睛生的十分好看,黑白分明,你能看到光彩在其中流转。

是个女的被他这么看都受不了,所以我脸红了。

“你脸红了。”他偏爱说些让人无法反驳的大实话。

我避开他的目光,假装看风景,还自以为自然地咳了两声。

“唐锦风,我们,还是来聊正事吧。”

“嗯?”

“首先是我对你没有什么意见,只是,你昨天的,表,呃,那番话,你那么说,确定不是在戏弄我吗?还是说,输了什么游戏,或是当时有小酌几杯?”

“你大可以有话直说,昨晚,我是在表白,意识清醒并且出于真心。”

他说话一针见血,我不好再弯弯绕绕。

“咳咳,我觉得,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你以前,暗恋过我?”

“对。”唐锦风倒是爽快,我更不自在了,下意识地咬紧下嘴唇。

“呃,你看,我们高中时候本来也只是普通同学,对吧?就算你暗恋我,那也是过去的事了,时移境迁,我们又那么多年没联系,你怎么知道你喜欢的我是不是还和以前一样呢?”

“普通同学?”他再次以上扬的语调反问我,我只在腹诽:老天啊,唐锦风这重点怎么抓的啊?!

他突然扬起下巴,颇有嘲弄的意味,似笑不笑地说:“那你怎么每次见到我都眼睛放光?”

“你会错意了,那是对数学的景仰。”

话一出口,唐锦风倒是愣住了,收回一直在我脸上停留的视线,小声嘟囔:“数学?”然后低头不语。

这又来的哪一出?一向骄傲的学霸男神在我陈映月面前受挫了?

不过他这副受了委屈的模样还挺可爱,眉眼低垂着,恰好能看到根根分明的睫毛。

我正看着,他突然抬眸,猝不及防地,我撞进了他如水的眼波,湖边风大,吹得他眼波流转,吹得我心神荡漾。

“那你现在这样如狼似虎地盯着我是做什么?”

还不是因为你的美色,自己长什么样没点数吗?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