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微凉

2020-03-13 20:51:27作者:席清修

1.初夏

正值初夏,小城的景色很好。道路两旁是碧绿的香樟树,树杆挺直,树叶浓密,一片清雅。

午后的阳光总是很好,温暖地带着慵懒气息,我喜欢站在窗前看透明的阳光在叶片上留下阵阵金色的斑驳。树影婆娑,仿佛能听到风吹过的响声。

“小橙子,你干嘛呢?”那个干净的嗓音传入耳中,像晨风吻过的檐下风铃,空灵清澈。

他坐在我身边,身上传来一阵清香,就像阳光下的香樟晕染开的诗意。

“没干什么,闲着无聊。”我淡淡地答道。

他拿起桌上的白纸,精致的脸上露出奇异的笑说:“厉害了,程大才女。”

他又装模作样地清了清嗓子读道:“十七岁的夏天/渲染着香樟树的清新/裁剪出一片光影晕染在课桌上/阳光你轻一些/不要吵醒/那个安静的少年”

他的嗓音干净澄澈,比一节简单的吉他和弦更单纯简单。

我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陆大才子,你更厉害。”

他笑了笑,墨黑的眼眸中映射出光彩,并说:“既然如此,那陆某却之不恭。”

他从桌上拿起笔,看了我一眼,写下几个字。从我的方向看去,只能看清他吸收了阳光的侧颜,透明而又渺茫。

片刻,他的嘴角露出一道微小的褶皱,阳光躲在里面变成最生动的弧度。

他将白纸递给我,纸上是他完美的正楷,我不禁念道:“年少遇见你,余生都是你。”

这时,我的耳边似乎涌起一阵潮汐,什么都听不清,更多的潮汐涌上来又快速褪去,最后到达安宁的天空。

“是不是很好?是不是?”他兴奋地问道。他将脸移过来,白皙脸上的细小绒毛在阳光下呈现出光彩。

我沉默地点点头,这个整天不务正业的小痞子反应总是很快,他不用每天被书海埋葬,成绩依然很好。

他又笑了起来,露出两粒白净的小虎牙,刹时,阳光变得更温柔了。

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猛地站起来,说:“走,带你去一个地方。”

“去哪?”我看着他挺拔的身躯,问道。

“去了你就知道了。”他扯着我的衣袖带我离开教室。

阳光落满了教室,书桌上一张有两种字体书写的白纸承载了年少时光,印染出一个纯粹的韶华青春。

公路两旁不断移动的香樟树影在我们身上印出斑驳的光点,风一吹,阳光便呼啦啦地洒在地上和微扬起头的他身上,一眼便是永远。

我们跑到街角的花园,他环视着四周,似是在寻找什么。他一边走一边念道着:“大橙子,大橙子,你在哪儿啊?哥哥来找你了。”

我刚想问他“大橙子”是什么就听到一声微小柔弱的叫声,一只橙黄色的小猫慢慢地从花丛中走出来,它又对我们叫了一声,琥珀色的眼微微眯起。

他走了过去,弯腰将小猫温柔的抱起,眉间舒畅,修长的手来回抚摸着小猫柔顺的毛。

“它叫大橙子,你是小橙子,你们两个就凑合着一起过了吧!”他的眼中满是柔情,将怀里温顺的小猫递给我。

我知道他的意思是让我收养它,我接过小猫,问:“你那么喜欢小动物,为什么自己不养?”

“因为你们都是橙子,都可以吃掉啊!”他的笑容依旧灿烂,眉间却闪过一丝惆怅。

2.盛夏

临近盛夏,百叶窗裁剪下的阳光更加透明,从浅蓝色窗帘的间隙中跑出来的一缕微光在书桌上留下一道浅痕。

香樟树叶看着碧色的天空,沉默地闪着白光。

放学后,我坐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看书,不知怎么,总是觉得心神不宁,静不下心来看书。

余光扫到一个身影,抬头一看,陆辰曦站在教室门口,他挺拔的身躯挡住了光芒。他就这样安静的站在那里,我看不清他的神色,但我觉得他在悲伤。

他不像往常一样三步跳到我身旁,而是很慢很慢地走了过来。

“陆辰曦,你今天怎么突然换了风格,变得比大橙子还乖了?”我如往常般调笑他。他没有任何表情,神色淡漠。

我从未见过他这副模样,自我认识他那天起,他就像一个小太阳,他的世界似乎没有黑暗,一切都是光明的。

一阵风划过天空,他额前服帖的短发微微扬起。他开口说:“我要去上海了,今天离开。”

他的嗓音竟带着一丝沙哑,就像被纸塞住的风铃发出的沉闷响声。

就像在还未看到夕阳最美一面时,夜幕就已降临,瞬间的黑暗让我无所适从。

我眉头紧锁,想要说些什么,眸光却黯淡下来。“走吧。”我低垂着眼眸,淡淡的说。

我和他一前一后的走在那条我们一起走过无数次的柏油路上。我看着他挺直的后背,明白了他为什么要把猫送给我养,原来他要走了。

走在很长很长的街道上,张开手臂试图拥抱阳光,内心却一片冰寒。

公路两侧的香樟树依然在吟唱被风吹过的时光,而我却对这青澄的绿意生出了怯意。

我沉默不语,因为我不可能挽留他。这个小城无法使他停留,他有更广阔的天地。

到了车站,他的父母已经在车上坐好等他,他转过身看着我。

“去了大城市也不要忘了我们这个小城镇,大橙子我也会照顾好,把它养得和你一样肥。”我用平常的声调对他笑着说。

他没有说话,而是笑了起来,依旧那样干净澄澈。

“去吧,叔叔阿姨在等你。”

“程木兮,再见。”这是他第一次很正式地叫我。他的语调有些低沉,像遗失的大提琴发出的低吟。

当他快要上车时,我突然喊道:“陆辰曦。”他的身体停顿了一下。

“再见。”我慢慢的说道。说完像刚跑完800米般令人劳累,我贪婪地呼吸着空气。

车的身影慢慢地消失在我的视野里,我抬头看向太阳,强烈的白光灼烧我的双眼,眼泪流了出来,滴落到地上,晕染开一片忧伤。

3.夏末

自此以后,我没能再看见那个在街角花园将流浪猫温柔地抱在怀里的少年,却总是遇到许多青葱的香樟树。

你闻过香樟的气味吗?那是阳光的味道。

当浅黄色阳光的暖遇到浅绿色香樟的凉,便浸染出一个独一无二的青春。

我怀念十几岁的夏天和那个干净的少年。

席清修
席清修  VIP会员 墨沈未干,执笔清风。

阳光微凉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