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异:布偶娃娃

2020-03-13 17:49:33作者:大斜狮子

志异

1

“鱼幼寒,跟我来一趟办公室。”

老板背着双手踱步到我的办公桌前,一脸威严的吐出这句话来。

尽管,我在工作上兢兢业业,勤奋努力,每天顶着大太阳,奔波在各个工地上。但成人的世界往往是残酷的,很多时候,不是你努力了,就会有收获。连续两个月,我都没能拿到半个业务。

“你分析一下,这两个月为什么没有做成一个单子?”

我才刚跟到老板办公室,老板就忍不住向我发问。

是的,我为什么两个月都没能做成一个业务呢?跟我同时一起进公司的于美丽已经接连做了三个一千万以上的单子了。但我对她的业绩感到很不屑,甚至于瞧不起她。

我所在的是一家专门生产和销售阀门的公司,我和于美丽是两个月前同时应聘进来的业务员,工资待遇是底薪加提成。

每天的工作基本一样,需要去各个工地上发掘业务,主要是找项目经理。

有时遇到的项目经理肥头大耳,有时遇到的高大帅气。

他们的年龄也是参差不齐,有些的年龄年近六十,有些的也就三十开外。

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喜好,都会跟我提出相同的两个问题:一、回扣是多少?二、能否在情感上更深层次的发展?

第一个问题,我的回答使每个项目经理都很满意;第二个问题,我的回答,却让他们对我敬而远之,远到不愿把业务交给我来完成。

我明白于美丽为了做成那三个单子,付出了什么。真是一个为了钱,廉不知耻的女人。

“你和于美丽都是二十三岁,都是我亲自招进公司的,最初我最看好的是你,无论学历、长相、气质、谈吐,你都比于美丽强。”

老板盯着我看了几秒钟,看得我有些不好意思,勾下脑袋。

老板似乎叹了口气,接着说出了我害怕听到的内容:

“你到财务那领了这个月的工资,从明天开始,不要来上班了,我觉得你应该去找一份更适合你的工作。”

2

街上,在一个垃圾桶旁边,站着一个青年男子,男子一脸疲相,黑眼圈尤为严重,裸露在外的皮肤伤痕累累,触目惊心,看上去都是一些新伤,是被像指甲一样的硬物抓出来的伤痕。

男子手上拿着一个黑色塑料袋,袋口露出一个崭新的布偶娃娃的脸,布偶娃娃的表情非常可爱,对着男人露出甜甜地微笑。

男子反复看了看布偶娃娃,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将布偶娃娃丢进了垃圾桶。

当男子的身影消失在街角的尽头时,我背着包,心情低落的路过垃圾桶,感觉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吸引我看向垃圾桶,我看到垃圾桶里躺着一个可爱的布偶娃娃,正对着我甜甜地微笑,也不知是不是我眼花了,有那么一瞬间,好像看到布偶娃娃对我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等我揉揉眼睛细看时,布偶娃娃哪有眨眼睛啊,一定是我今天被老板炒鱿鱼,受的打击不小,精神恍惚,出现了幻觉。

鬼使神差,一向有洁癖的我竟然伸手从垃圾桶里拿起了布偶娃娃,并且带回了出租屋,天啊,我一定是疯了。

我把布偶娃娃随手放在了床旁的床头柜上,随便弄了一点吃的,草草地对付唱起空城计的肚子。晚上临睡前刷了一会抖音,失业的打击才渐渐消散,也不知什么时候睡着的。

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一个人坐在我的床沿边,我努力的想睁开眼睛,想看清楚是谁坐在那里,眼睛却怎么也睁不开。但奇怪的是,却能知道那人全身通红,好像在流血。

感觉那人向我伸出手,想要拉住我的手,这时突然响起一阵音乐:

“我左手一式太极拳,右手一剑刺身前,扫腿这招叫清雪,破轻功飞燕,我奇筋异脉力破天,一身正气荡人间,除暴安良我心愿……”

是我的手机铃声,我一下睁开了眼睛,脑袋有点昏昏沉沉,刚才做得那个梦太真实了。

已经早上七点了,于美丽给我打来电话,约我一起吃早餐。

3

于美丽看到我时,表情显得很讶异:

“鱼幼寒,你右脸颊上怎么有一道抓痕?”

我和于美丽的这个年龄段最爱美了,听她这么一说,吓得赶紧拿出手机,对着手机屏,在脸上照来照去。果然,有一道细小的抓痕摆在右脸颊上,抓痕上还留有渗透出来已经干掉结痂的血珠。

我不经疑惑起来,我的指甲从来都是贴着指头的根部剪得干干净净的,是不可能抓伤自己的呀。

我仔细回忆,可以肯定,昨天回到家后,没有被任何尖锐的东西刮伤脸。那么,这伤痕是怎么回事呢?

“你昨晚没睡好吧?黑眼圈都出来了,脸色也不太好。失业了没关系,再去找一份工作就好啦,没钱了告诉我,我借给你。”

于美丽对我一向比较友好,虽然认识才两个月多一点,我并不觉得我们已经是朋友。

何况,她为了做成几个业务,所做出的事情是我所不能接受的。

而且,我比较慢热,对待交朋友这件事上,一向信奉的是偏佛系。

至于,于美丽是否像她表现出来的那样友好和拿我当朋友,就不得而知了,因为我这人一向迟钝,后知后觉。

早餐吃完以后,我因为不喜欢欠别人人情,和占便宜,抢着买了单,跟于美丽道别:

“我今天跟一家公司约了上午去面试,就不陪你了。”

“祝你面试成功,旗开得胜。”于美丽一脸真诚的为我打气加油。

在这座陌生的城市,举目无亲,于美丽此刻对我的态度,让我感觉很温暖,不管她是否一片真心,我在心里都很感动。

独自在外面漂泊和打过工的都知道,失业时的那种孤独和惶恐,真的令人很心塞。

4

也不知怎么回事,整个上午连续面试了几家公司,都没能成功。

到了下午,对找到工作的信心顿时降到了零点,我像泄了气的皮球,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出租屋,却总感觉出租屋跟我早上出门时有所不同,我围着四十平米宽的房子,反复转了几圈,终于发现,我的那张一米二宽的床,竟然被人换成了一张款式颜色一模一样的,一米八宽的床。

这一发现,吓得我张大了嘴,却发不出声音来。

是谁趁我不在家时,进来换走了我的床?想起今天早晨起床前的那个梦,以及脸上莫名奇妙出现的抓痕,我心有余悸,害怕的不行。

我四处搜寻,床底下也反复看了,并没有看到有人在我房间里,心里才稍微放松一点,赶紧起身把房门反锁,还使出吃奶的劲把房里仅有的一张大衣柜推到门口顶在那里。

经过一翻折腾,我感到很是疲累,竟然倒在床上就睡了。

就在我睡得很是香甜时,感觉有人触碰了一下我的脸,脸上传来一阵刺痛,把我痛醒了,睁开眼睛一看,看到一个全身通红的、却又看不太清晰的人影趴在床上,确切地说,趴在我身上,正用一双通红的、滴血的眼睛盯着我的脸庞,一只有着锋利指甲、同样通红的手正在我脸上划拉,每划拉一下,钻心的疼痛就会在我身上传开。

人影一边划着我的脸,一边发出幽灵般地声音:

“床很宽,你和我两个人睡。”

“你是谁?”

我顿时吓得魂飞魄散,使劲的推动那个人影,人影轻的似一片纸,让我感觉我使出的劲只需十分之一,就让它飘了起来,人影飘到了大衣柜顶上,像极了一只蝙蝠趴在那里,发出及极阴森恐怖地笑声。人影红成一片的脸部,看不清五官,但我能清楚的感知,它正呲着牙凶狠的瞪着我,张开大嘴想要把我吞入腹中。

我快速的从床上跳起来,想要逃出出租屋,但大衣柜挡在门口,人影正趴在上面随时准备向我发起进攻。

5

果然,正当我呆在原地想对策时,人影向我发起了进攻,只见它飞扑过来,伸出一只手对着我的身体抓来,同时,发出幽灵般的声音:

“床很宽,你和我两个人睡。”

吓得我尖叫着躲闪,人影连续向我进攻,已经有好几下落在了我身上,锋利的指甲划破了我的衣服,一阵阵刺痛在我身上蔓延。

慌乱中,我摸到了手机,打开通话记录,第一条就是于美丽的号码,来不及多想,赶紧拨了出去。

电话刚响,于美丽就接通了,接电话之快,仿佛跟我很有灵犀和感应一般。她用软软糯糯地声音跟我说道:

“喂,鱼幼寒,有事吗?”

“小美,快,快叫人来救我,我房里有一个怪物想要吃掉我。”

“鱼幼寒,你是不是在说梦话啊?”

“不是梦话,是真的……啊……”

人影在我和于美丽讲电话的空档,扑过来,差一点再一次抓伤我,我一边躲闪,一边忍不住发出一声尖叫。

手机‘啪’的一声掉落在地上,我发现人影变得越来越红,还有血红的液体不断滴落,它的速度似乎变得越来越灵活,力量越来越大。

我终于抓住机会,咬牙使劲推开了挡在门口的大衣柜,打开门逃到了屋外,转身看人影是否追上来时,发现人影并不恋战,似乎在出租屋里有一根线牵引住了它,使它无法其及到屋外更远的地方。它只是向我做出了一个伸手抓向我的动作,就被床头的布偶娃娃,我从垃圾桶捡回来的布偶娃娃发出的一阵红光吸了过去,它慢慢地变小,然后没入布偶娃娃身上不见了。

布偶娃娃似乎向我眨了眨眼睛,然后咧嘴微笑,笑得特别甜。

即使我再迟钝,此刻也能明白个大概,这个布偶娃娃有问题。

6

我壮着胆子,慢慢步回屋里,捡起地上的手机,于美丽已经挂了电话,给我发了一条微信:

“鱼幼寒,别怕,我现在过来的路上。另外,你可能忘了,也可能是我改了名字,你没认出我来。我们上幼儿园时,是最好的朋友,那时,你经常对我说一句话:点点,别怕,有我呢。”

我脑袋里顿时出现了模糊的记忆,但此刻来不及想太多,我浑身上下全是被人影抓伤的痕迹。布偶娃娃留不得了,刻不容缓,赶紧找到一个黑色塑料袋套住布偶娃娃,打算把它丢回捡到它的那个垃圾桶里。

出租屋离垃圾桶有一段路程,走在阳光普照、空旷的街道上,我充满恐惧而紧张的心情有所缓解。儿提时期,读幼儿园时有关好朋友点点的片段出现在脑海里。

依稀记得,点点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被一个捡垃圾的老奶奶带在身边。点点身上和脸上总是脏兮兮的,与人对视时目光怯怯的。其他小朋友们非常嫌弃点点,不愿跟她做朋友,还时不时的捉弄甚至欺负她。不知为什么,我却很喜欢点点,当别的小朋友欺负她时,我会护在她身前,对她说:

“点点,别怕,有我呢。”

上小学时,点点跟着老奶奶去了别的城市,从此,我跟她再也没有见面,真没想到,还能再遇到她,她居然还记得我。

正想着,于美丽又给我发来一条微信:

“我奶奶病了,需要很多钱治病。跑业务时,才不择手段……,鱼幼寒,怕你看不起我,所以,一直不敢跟你相认。”

7

看完于美丽的信息,心里突然一片释然。心想,我们会是永远的好朋友。

街道上行人不多,偶尔几个擦肩而过的,都用怪异惊诧的表情看向我。我知道,他们一定是对我身上触目惊心、渗着血珠的抓伤感到奇怪。

但我无法把我刚才的经历说给他们听,不然,一定以为我是一个神经病。

到了垃圾桶旁,看着对我甜笑的布偶娃娃,莫名间竟觉得布偶娃娃很可爱,顿时有些迟疑和不舍。

身上的伤痕适时传来一阵拉扯般的疼痛,使我下定决心,把装着布偶偶娃娃的塑料袋扔进了垃圾桶。

松了一口气后,我转身朝街角走去,那是回出租屋的方向,于美丽发微信说她快到了。

走到街角,我鬼使神差的回头看了看已处于远处的垃圾桶,垃圾桶静静地立在那里,装着布偶偶娃娃的黑色塑料袋露了出来。

可能是天气太炎热,此刻,街上的行人像集体消失了,见不到一个人影。

我正感到纳闷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垃圾桶跟前,似乎被垃圾桶里的什么东西给吸引住了,停下了脚步。

我看到那人从垃圾桶里拿起了布偶偶娃娃,不由得张嘴大声呼唤:

“点点,不要拿!”

也许是距离有点远,于美丽没有听到我的呼喊,也没有留意到远处的我。

我急得赶忙回身,想向她跑去,却不知为何,我的脚怎么也抬不动,可怕的是,我看见我的手,我的脚,然后是我的身体,竟然在慢慢地变成红色,开始一点一点地融化,我害怕的不行。

随着我的身体融化程度加快,无论我怎么使劲也喊不出声音来了。

也就一瞬间的时间,街角,我站立的地方,出现了一滩红色的液体,而我已消失不见,那滩红色的液体也很快不见了踪迹。

大斜狮子
大斜狮子  VIP会员 我不要天上的星星,我只要尘世的幸福!

志异:布偶娃娃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