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宴上的蜡烛

2020-03-12 18:53:58作者:星君

科幻

1

父亲和女儿都记得今天这个日子,对于前者来说,今天这个节日对于自己的重要性,比后者更高。

今天,是女儿的生日。

这个所谓的“生日”,是按照地球时间来计算的。按照地球上的习俗,一个人出生的那一天定为这个人的生日,从今往后的每一年的这一天,这个人就长大了一岁,为了庆祝,通常,人们会举办一个生日会,以庆祝这个节日。

“大了一岁”这个说法其实不够准确——对于小朋友来说,生日的确意味着自己又长大了一岁,意味着自己离所谓的“我已经长大了”又近了一步。但是对于成年人来说——尤其是中年人——生日的意义或许不像对于小朋友的那样美好,因为他们每过一个生日,就意味着自己又老了一岁。

“一岁”。父亲品味着这个词。它的意义通常指的是一个人在一个完整的地球年里增长的年龄。一个完整的地球年全长365天(有时候不一样,每隔四年就会有一个二月份会多出来一天,那一年叫做“闰年”,有366天)。父亲都记着呢。基地内的从地球上带来的电子钟时时刻刻都告诉着他,现在是几时几分。那日期呢?这个电子钟上是附有今日的日期的,按公元历法来计算。这个钟上的时间没有遭到过扭曲,从他们离开地球的那一刻起,生理上的时间还是在按照地球时间计算。

生日的日期当然也是这么算的。

其实在以前,女儿生日的日期记得最清楚的是女儿的母亲。女儿一岁生日的时候,母亲比以往自己起床的时间起早了一个小时,比父亲正常的起床时间起早了两个小时。并且,起床之后,母亲使劲摇醒了父亲,问他记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睡眼惺忪的父亲哪会知道呢?母亲告诉他是女儿的生日。

父亲不知道女儿还记不记得今天是她的生日,他打算试探一下。

他宝贝的女儿此时正躺在基地内她自己单独的房间里那张不大的床上,一头乌黑的长发散在枕头上,双手双脚都藏在被子里,只将可爱的脸蛋儿露在外面,一双大大的眼睛自然地闭着。父亲疼爱地摸了摸她的脑袋,轻轻呼唤道:“孩子,起床了。”

结果父亲却吓了一跳——女儿突然睁开了双眼,并且张开嘴巴大叫了一声,同时伸出了两只小手,在父亲的眼前挥舞着。“哇!爸爸,你有没有被吓到啊?”

“哦,你真吓人!好了吧?”父亲笑道。“你刚刚装得真是太像了,我还真以为你是在睡觉呢。醒了为什么不起来呢?嗯?”

“因为我不想嘛!你看一下墙上的时钟,爸爸,现在还不到我平时起床的时间呢!还有几分钟。”

“哦,几分钟……看来你已经醒来有一段时间了。至少不是在我刚进门的一瞬间醒来的,对不对?”

“不,你猜错了,爸爸!”

“哈哈,乖女儿,你想骗你老爸?你的精神目前状态十分良好,现在眼睛已经可以完全张开,并且在一些时间之前看过墙上的时钟,而且还对比过你平时起床的时间。综上几点,我猜测你昨天晚上在睡觉之前肾上腺素飙升,导致你整个晚上都没有进入过深度睡眠,所以今天早上起得特别早。而使这一现象成立的只有一个原因——一定有什么令你感到非常激动是不是?”父亲看着女儿的眼睛。“是因为今天的日期对不对?”

“猜对啦,爸爸!快祝我生日快乐!我的生理年龄已经5岁啦!”

生理年龄……是啊,父亲心想。自己从小就教育女儿要用这种说法。现在的她早就习惯了。而且,她明白这代表什么意思。

“我的乖女儿,祝你生日快乐!我真为你高兴!”父亲说。他的脸上浮现出了灿烂的笑容。女儿也是。

“先起床吧,孩子!然后我们再来讨论一下今天这个生日怎么过。”

“我要一个蛋糕!上面要有蜡烛!要有5根蜡烛!”

“这个……”

“爸爸,我以前的生日从来没吃过蛋糕,也没点过蜡烛……”女儿满脸可怜地说。

“好好好,爸爸给你想办法。不过我们还是先起床好吗?”

“好!”

父亲离开了房间,进入了基地的走廊,朝着厨房的方向走去。走廊空空荡荡的。整个基地只有父亲和女儿两个人。其余的人——他们都是父亲的同事——都在休眠舱里进行冬眠。

这座“基地”其实是一艘“一次性”的太空飞船,用于执行外星科研探索任务,里面配备了足够的科研装备和完整的生态循环系统。曾经,地球上的人类只要打算在外星建立起永久基地就必须使用许多飞船来回地运输材料和人。这使得人类对地外行星的了解速度变得缓慢。

后来,人们想出了解决的办法。那就是先把基地建好,再整个发射出去。这个过程耗费了不下一百年的时间。但是磨刀不误砍柴工,这百年来时间的试验终还是迎来了好的结果。父亲心想,要是当年的那些科学家们不愿意牺牲这么多的时间来研究如何发射基地,现在人类的探索脚步还停留在月球和火星的表面吧!

父亲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厨房。厨房虽小,但是“五脏俱全”。这里有制作蛋糕的所有材料,不过奶油可得省着点用。这也无妨。但是,还有一个问题。生日蛋糕可跟普通蛋糕不一样,生日蛋糕的上面是必须插着蜡烛的。

“可是我们没有蜡烛啊!”父亲喃喃道。“看来这蛋糕,暂时还做不了。”

“女儿,你先去厨房的冰箱里找点三明治什么的吃一下吧!”父亲对女儿说。此时女儿已经洗漱完毕,梳好了头发,换好了衣服。站在强壮的父亲面前,她的身躯显得十分幼小。

“爸爸,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做生日蛋糕啊?”女儿眨巴着大眼睛问道。

“女儿,生日蛋糕上必不可少的东西是什么啊?”父亲问。

“是蜡烛!”女儿答道。

“但是女儿,我们的基地里面没有蜡烛。所以爸爸找到一个别的东西来代替蜡烛。”

“我见不到真正的蜡烛了吗?”

“不不不,我亲爱的,爸爸为你准备的这个东西,比世界上任何一种蜡烛都要炫酷!不过这算是一个惊喜,所以我还不能告诉你那是什么。”

“好哎,爸爸!我喜欢炫酷的东西。”女儿叫着。

“那你就暂时一个人待在基地里,好吗?现在的时间还早,你整一个上午都可以自由地玩,孩子,只要不危险的你都可以玩,那些危险的东西你千万别碰!好吗?你知道有些什么。”

“是过渡舱吗?”女儿问道。

“没错。好了,去吧!开心点!”

“再见,爸爸!”女儿飞快地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父亲已经想好了这根“蜡烛”究竟是什么。他的心里露出了一个心满意足的笑容。这整个宇宙里都不会有比这更加炫酷的蜡烛了,绝对不会有了!

2

父亲又想起了女儿的母亲。说来也怪,父亲平时并不怎么想起母亲(多半是因为在与母亲在一起的最后一刻时间并不怎么好受)。大概是这根“蜡烛”的缘故让父亲又想起了母亲——父亲也曾为母亲制作过类似的东西,但不是用于代替蜡烛。要是她还在,父亲心想。今天她一定会特别高兴的!

父亲一边干着手中的活,一边回忆起了她。

女儿的母亲非常美丽,就像是天上的仙女。一双大眼睛时常倒映着太空船舷窗外面深邃的宇宙和闪烁的星星,一头乌黑的长发在太空船失重的环境下飘散开来……父亲和母亲并不是在太空船上认识的,早在执行这次任务之前,他就已经认识了她。他们就读同一所大学,两人是同班同学。在那时候,父亲就已经为母亲而心动了。毕业之后,他们都来到了中国国家航天局工作。是缘分——父亲一直这样认为——使他们有幸能够重新在一起,一起执行这一项漫长的任务。于是,他们才会来到这艘船上。

启航后的一段航程里,两人的感情迅速升温。在七夕节的前夜(按照电子钟上的时间来计算),父亲与同行的男性同事们商量好了一个计划。第二天,也就是七夕节当天,在众人的合作下,父亲完美地举行了一场浪漫的、太空式的告白仪式——父亲将母亲带到了她最喜欢待在的舷窗旁边,接着,父亲指给母亲看窗外的一颗特别显眼的星星。正当母亲还在纳闷,自己上一次通过舷窗观赏宇宙和星星怎么没有发现它时,父亲问:“你信不信我可以把它变大?”

母亲怀疑地想了想,最后试探地说道:“我信。”

“不要眨眼哦!”父亲说着,嘴里面开始小声地念着些乱七八糟的“咒语”。念完,他迅速地打了个响指。

母亲开始以为自己是眼花了,但是当自己已经可以亲身感觉到那颗星星散发出的热量时,她才明白——其实并不是星星变大了,只是它一开始距离太空船比较远而已。而父亲,当然也根本没有什么可以放大东西的能力。

但是她觉得很美好,这颗星星在冰冷的太空里给自己增添了一丝温暖,即使它微小得只有当很接近它时才能感受得到。

“其实我一直都想对你说一句话。”父亲拉起了母亲的手。

“我爱你!”

母亲微笑着转过脸来,大眼睛看着父亲。父亲有些紧张,但他还是极力地不表现出来。母亲将身体换换前倾,父亲将自己的另一只手搂住母亲的腰,给了她一个拥抱。

“谢谢,我也爱你!”母亲用充满幸福的语气说。

“你喜欢这颗星星吗?”父亲问。

“喜欢!它是什么?”

“它是我的爱你的心!”

这时,身穿宇航服的父亲的男性同事们已经从过渡舱里回到了船舱中。看见了这一幕,纷纷拍手鼓掌,为这对情人送上祝福。

当晚(地球时间),父亲和母亲躺在同一张床上。房间的内壁是由一块巨大的曲面屏幕构成的,平时,这块屏幕呈令人舒适的奶白色。但是此刻,父亲将它调成了和外面的星空画面同步的状态。两人一起欣赏着这壮丽的美景,并没有说太多的话。最后,他们都进入了甜蜜的梦乡。父亲梦见母亲,母亲梦见父亲……

此后不到一年的时间,女儿出生了。

“如果孩子是个女孩,那她一定长得像你!”父亲曾对母亲这么说过。而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不过,女儿的长相在生理年龄不超过两岁的时候是看不出来的,不然——父亲想着——母亲就会知道这一点了。

但是并没有。

上帝是个狡猾的家伙!父亲心里骂道。他先是给了我们一切,又把这一切全都夺走了!

他不想回忆起那段悲伤的时间,但是一想到女儿的母亲,那段记忆就不得不浮现出来。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了。当时的每一幕却还是深深印在父亲的脑海里,没有被时间冲刷掉。有时候,越是想忘记的事情就越忘不掉。唯一的办法就是尽量不要去想。而父亲,做不到……

女儿出生后一年多了,航程也即将要结束了。父亲一行人来到了目标星球的运行轨道上,一点一点向其接近,直到被它的引力捕获。这个过程还有一段时间,大家一致认为,可以先派一名宇航员到舱外检查一下飞船的外表有没有出现损坏。这样,降落就会得到很大的安全保障。

而最终的结果,母亲成为了最适合的人选,因为她是这一群科研团队中,最优秀的航天员。

母亲很快开始准备,而父亲觉得,这可能有些危险。

“不会有事的,亲爱的!我很快就回来了,而且不会距离飞船太远的。我还会绑着绳子。”母亲说道。

“可是……”

“没关系的。只是绕着飞船转一圈,不会有问题的。再说了,要是飞船有磨损,降落会不完全的。最糟糕的情况,飞船可能会坠毁!你不希望我们的宝宝也跟着一起坠毁吧?”

“我当然不希望,可……”

“我爱你,亲爱的!”母亲吻了一下父亲。“我会没事的。”

接着没多久,母亲就出舱了。

母亲的航天服里装有和飞船内部连接的通讯器,她可以随时报告她发现的情况。但是舱内没有听到她报告说有坏消息,看起来飞船的情况很好。

是啊是啊,飞船的情况很好,下一秒整船人的情况就都不好了。父亲痛苦地想着,他不愿继续回忆下去了。他不愿意回忆母亲与太空船相接的绳子是怎么被突如其来的高速陨石打断的,不愿意回忆母亲是如何在深不可测的太空中独自漂浮着的,不愿意回忆当自己听到母亲最后的结果会是什么样时的反应……氧气耗尽、太空服能源耗尽,她先是会窒息而死,然后会变成一樽冰雕——而这次,没有星星带给她温暖……

父亲强行跳过所有关于这些的记忆,只留下母亲最后的一句话(那么空灵,那么飘渺)回荡在自己的身边:“照顾好……我们的女儿……”

父亲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摇着头、颤抖地呼了出来。他看了看眼前自己的成品:和十年前的那个一样,可控核聚变装置,可以生成一个小小的太阳。父亲只给它提供了一点点的核聚变燃料,让它刚好可以在女儿许完愿之后熄灭。他绕着它走了一圈,把它的结构图在脑海里回忆了一遍,确定了它不会出任何问题之后,才开始返回过渡舱。

他边走边念叨着:“我一定会照顾好我们的女儿,星星会保佑她!”

3

“爸爸,生日蛋糕上的蜡烛准备好了吗?”父亲回到基地内,看了看时间,已经快要到下午了。这时,女儿跑过来问。

“你吃过午饭了吗,宝贝?”父亲问。

“已经吃过了,爸爸。”

“哦,那就好。爸爸为了给你准备蜡烛,还没吃午饭呢!你看爸爸为了你多辛苦!所以放心吧,今天晚上,你一定可以见到全宇宙最炫酷的蜡烛!”

“哦,谢谢爸爸!爸爸真好!我爱你爸爸!”女儿冲上去抱住了父亲。

“我也爱你,宝贝!好了,放开吧!爸爸要去吃午饭了,再不吃午饭我就要饿死了!你去玩吧!等爸爸吃完午饭之后就开始给你做生日蛋糕。”

“好的,爸爸!”女儿说完,立即跑走了。

父亲走向厨房,打开冰箱。基地里的室内小型农场自从启航之后就一直在运行,无论是在航程中还是降落后,厨房冰箱内的那几盒包装盒饭几乎没有人碰过。这些盒饭都是为一些紧急事件准备的。比如基地出现了大面积的故障,需要全体船员一起出动修复。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有食材,等成菜做出来以后,时间也已经耽误了。船员不能饿着肚子进行维修作业,但也不能花太多的时间来吃饭。有了这些盒饭,问题就很好解决了。

一般情况下,这些盒饭之中要是有一个或一些因为为了解决某些问题而被吃掉了,在问题解决之后就会立即被重新装满饭菜。免得日后忘记,害的在遇上另一个问题之后全体船员必须饿着肚子去解决问题。这是很危险的,肚子饿可能会分散他们的注意力,这样很有可能导致他们不能完美地把问题解决。在太空航程中,这是很危险的。

因此父亲当然有做完蛋糕之后再将饭菜装回去的打算。但是目前的问题——为心爱的女儿做一个漂亮的蛋糕——还没有解决,所以这件事情只能放一放。

父亲很快吃完了午饭(与其说是吃完,不如说是应付完),将饭盒扔在一边,开始制作蛋糕。父亲制作蛋糕的手艺可是二流的,因为他的手艺是和一流的女儿的母亲手中学来的。

唉,又想到了母亲……父亲使劲摇了摇头,将心思全部放在眼前的事情上。他对照着厨房里的一份制作蛋糕的流程一步一步地制作着蛋糕。

父亲觉得,女儿应该会喜欢可爱类型的蛋糕,于是他设计了一个带着笑脸的女孩的形象,将她用各色的奶油画在蛋糕的正上方。他画的是简笔画,一方面不想浪费太多的奶油,一方面觉得简单的或许会更可爱点。

父亲欣赏着自己的杰作,看上去好像少了点什么。当然了!他又在那个女孩下面的一片空白处用奶油写上了一句彩色的“祝你生日快乐!”字样。

“大功告成!”父亲放下奶油。现在,万事俱备,就等时候了。

趁着现在距离晚上还有点时间,父亲想带着女儿去基地外面走走。

为小孩专门制作的太空衣是基地自带的,因为在基地的制造期间,考虑到以后在外星球进行科研工作的人员们男女之间肯定会因为耐不住寂寞而产生爱意。这就避免不了会生出一个宝宝来。但是这些人员在短时间之内是肯定无法回到地球的,小孩子天性好动,不带出去走走也是不行的。但是外星球不是地球,不是说走就可以随便在地表上乱逛的,每个人都必须要身穿太空衣。因此,基地里多配了几套尺寸分别为135厘米、150厘米和165厘米的太空衣。

此刻女儿身上穿着的就是一身这样的衣服。因为这颗星球上的引力相对于地球要较小一点,大概是地球引力的89%。也就是说,普通人在地球上长到89厘米的时候,换作是在这里就可以长到100厘米,也就是一米。一个五岁的女孩平均身高大约是100.5到118.4厘米,而女儿已经身高132厘米了,因此可以穿尺寸为135厘米的太空衣。

女儿好像不是第一次穿太空衣,父亲想。女儿确实不是第一次穿太空衣,但也就是去年的时候在舱内体验了一下而已,穿的次数也不多。因此她走起路来像只企鹅,并且一直跟不上父亲的脚步。

父亲只好慢慢地走,等女儿跟上。

星君
星君  VIP会员 深海里的鱼为什么想去陆地呢?

生日宴上的蜡烛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