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吃货者得天下

2020-03-11 20:49:30作者:肩住黑暗的闸门

古风

在这个穿越剧盛行的时代,聂元元对于穿越不仅不陌生,还有一些期待。但是当这种事情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聂元元作为一只吃货,竟然悲剧的发现自己劲儿使得太猛,穿越到了要啥啥没有的东瑛国。她的汉堡鸡翅冰淇淋剁椒鱼头东坡肉啊,就不能让她做一只安静的吃货嘛?

1

刚从一阵眩晕中清醒过来,聂元元就感觉有一个毛茸茸的东西正在自己的腹部起伏耸动,还有丝丝黏湿热意传来。

受到剧烈惊吓的聂元元顾不得头痛欲裂,弹簧一样坐起身子往后缩去,害怕的话都说不利索,“你你你……是什么东西?”

“阿元,你没死?!”面前的男人看着一脸警惕的聂元元,惊讶的嘴巴都合不拢,一脸的眼泪像是刚被水洗过一般。

聂元元低头看看自己腹部濡湿一片的襦裙,再狐疑的抬头看看对面一身绣龙纹锦袍的男子,终于相信自己这是……穿越了!

“那我……我为什么要死?”聂元元尚沉浸在震惊中没有回过神来,顺口问道。

没想到话一出口,面前的男子脸色渐渐涨的通红,盯了她许久之后恨恨的别过脸去,鼻孔出气,“哼!”

有话说话您傲娇个什么劲啊!聂元元又将目光移向一旁随侍的丫鬟,丫鬟结结巴巴答道,“听宫人们说您当时在御花园赏花,接了封妃的圣旨后,您就,就跳进了御花园的镜湖里……”

啧啧,敢情穿越到了一个坚贞不二的烈女子身上啊!聂元元在心里暗自寻思。要知道在现代社会中的聂元元,能让她坚贞不二的东西只有一样,那就是美食!

作为五星级酒店一级大厨的嫡传女儿,用聂元元的话来说,那是打娘胎里就受着专业美食家的训练。

彼时,她正在小厨房里闷头三个小时完成了一道春色开屏鱼,谁知刚一出厨房就踩到了地上的油渍,重心不稳的之下她下意识的举高双手端稳盘子,结果就是自己的后脑勺跟大理石地面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这一摔不要紧,她竟然被摔的元神出窍,阴差阳错的穿到了东瑛国大将军之女阿元身上。

“所以,你是说,我是为了抗婚才跳湖的?”听完侍女的叙述,聂元元眨巴眨巴眼,心中暗爽,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玩一把深宫虐恋!太刺激了!

“哦哦,对,我就是不愿意嫁给皇上才跳湖的!”聂元元决定暂且尊重身体原主人的意愿,掩面假泣道,“士可杀,不可辱!”

面前的男子忍无可忍拂袖而去,一边暴走一边大喊道,“阿元你会后悔的!嘤嘤嘤!”

聂元元被雷的外焦里嫩,待回过神来就听侍女小心翼翼的询问,“小姐,您现在觉得怎么样?以前就有心口痛的毛病,这次受了凉恐怕又要犯了。”

聂元元演技大爆发,纤纤玉手捂住心口,调整出西子捧心的pose,“本小姐还是有点儿不舒服,折腾了这么久腹中饥饿,你去给我煮碗皮蛋瘦肉粥来垫垫肚子吧。”

“皮,皮蛋?”侍女一脸不解的看着聂元元,“小姐您是要鸡蛋皮吗?”

“你不知道什么是皮蛋?”聂元元也吃惊反问,脑袋慢吞吞的一转才想过来可能皮蛋的制作方法还没有被发现,只好退而求其次,“那来碗番茄面吧。”

“番?茄?”侍女依旧眼神懵懂,脑袋顶上写着三个巨大的问号。

“鱼香茄子?”“青豆玉米?”“麻婆豆腐?”“酸汤水饺?”“黄油枣糕?”

……

连着问了十几样食物都得到侍女摇头的回应后,聂元元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疑问暴走了,“什么都没有还敢开皇宫嗷?!”

2

聂元元这个待嫁王妃在后宫过得甚不如意。

虽说现代的聂元元不是顿顿龙肝凤髓、玉露琼浆,但也是精挑细作,又有厨艺傍身,何曾尝过想吃吃不到的滋味儿。

再看看眼前,水煮青笋,粟米饼子,一小碟半干不熟的羊肉又是什么鬼?看着就没有胃口!然而侍女竟然说这是宫里的上等饭食了?!聂元元也是惊呆了,古代的帝王你们真是受苦了!

后来经过各方打探,她已经知道那日趴在自己身上哭成傻逼的人就是这东瑛国的国君东璃。

要是追究起来,东璃也并不是嫡传的国君。当年东璃的父君东珀被分到沿海的藩国,藩国偏僻苦寒,没过几年就招兵买马,打着“清君侧”的旗号回攻回都城,夺了王位,东璃也由藩王府小世子一跃成为东瑛国的王位继承人。而聂元元的父亲聂正非作为这场夺权之争的主要干将,辅佐东珀打下江山后则被封为定远大将军,位极人臣。

在东璃还是小世子的时候,就与聂将军府上唯一的女儿聂元元整日厮混在一起。

为了省下教书先生的月钱,聂将军直接把女儿送到王府里给东璃做了伴读,既节省了银子,又拉近了和王府的关系,一举两得的好事!

然而,聂将军的一举两得换来的是东璃的一蹶不振。因为自从聂元元这个将门虎女进了王府,东璃就每天被虐的鬼哭狼嚎,再也没有出现过安静美男子的画风。

“东璃,我们来玩过家家,扮演两军对战怎么样?”

“东璃,我爹爹教我射箭了,你去帮我举靶子吧!”

“你别跑啊!东璃,你再跑我可要生气了!上次挨得揍你都忘了吗?!”

“……”

东璃回想起那个张牙舞爪的小丫头的时候,人已经站在了留芳阁的门口,看着榻上愁眉不展的小女子,东璃觉得胸腔中某个部位竟然有些隐隐作痛。

他走过去,温柔的蹲下身与聂元元对视,声音嗲的聂元元差点被甜死,“阿元,你当真不想嫁给人家吗?咱们可是青梅竹马、门当户对、天造地设的一对儿啊,你不会是也看上慕容垣那小子了吧?”说着说着竟然又带出了哭腔。

对那慕容垣,聂元元倒是已有耳闻,他是宫中新来的太医,出名却不是因为医术,而是一张颠倒众生的脸,加上人又幽默风趣招桃花的很,俨然已经成了宫里的大众情人,上到郡主,下到丫鬟,都对他毫无抵抗力,什么腹泻失眠姨妈失调,都排着队的点名要找慕容太医。

聂元元醒后还未见过此人真容,但是看皇上的汹涌醋意就知道传闻肯定所言非虚。

面对东璃的撒娇耍赖,一开始,聂元元还吓得又是下跪又是求饶,几日下来,她早已经摸清了这个娇花皇帝的脾气,面对东璃声泪俱下的控诉也只是懒懒的抬了抬眼皮,“陛下不用担心,小女只是饿了。”

“咦,阿元,宫里给你的膳食不够吃吗?朕特意叫人多给你加菜补充营养的。”东璃一脸好奇宝宝的表情。

“可是都太难吃了啊!水煮的太淡,火烤的又太干,该咸的不咸,该嫩的太老,”聂元元恨铁不成钢的爆发道,“你好歹也是一国之君,就不能吃的认真一点、讲究一点吗?就不能尊重一下食物被吃的心情吗?!”

“阿元,你不要生气嘛,”东璃揪着她的衣袖撒娇卖萌,“要不你想怎么吃,你直接去跟御膳房的厨子说呀。”

聂元元原本一脸的怨念加不耐烦,但是听到这里眼睛不由的一亮,对呀!她怎么没想到呢?干嘛在这里乖乖的等人投喂,自己动手还不挑翻整个御膳房啊!

激动不已的聂元元直接撇下东璃,撒丫子冲着御膳房奔了出去。

3

按照流传中的传统制作方法,聂元元找来了炉灰和茶叶渣,打算自的制松花蛋。

当然整个过程都是在东璃的协助……以及聒噪中进行的。这几日西部疆界动荡,聂老将军带兵平乱去了,朝中反而暂时清闲,由是东璃像块橡皮糖一样的黏在了聂元元身上,几乎寸步不离的帮助聂元元恢复记忆。

在得知聂元元失忆后,东璃痛心疾首的表示,“阿元你怎么能忘了朕?!”然后开始了他万恶的治疗计划——把聂元元前十六年的经历一件一件的说给她听。

一开始聂元元还怀着一种八卦了本尊的心虚,但是当她发现自己从三岁开始就和东璃厮混在一起,而这家伙记忆力又惊人的好的时候,聂元元彻底崩溃了。

“阿元,你还记得八岁那年,有刺客要来劫朕的事吗?”东璃一边认真的清洗着聂元元交给他的一筐鸭蛋一边絮叨。

“为什么要劫你啊?难不成,是你皇伯父东珏?”聂元元正在搅拌炉灰,顺口八卦道。

“对,就是他!”东璃愤怒的快要把鸭蛋捏碎,“他派了刺客来,就是打算把朕劫走威胁父王!”

“那你父王不是还要夺人家王位嘛!成王败寇,是个人都得反抗一下的呀。”聂元元没想到一句无心之言差点惹得娇花发飙,东璃瞪大了眼睛,“不是父王要夺王位!皇伯父重用宦官,骄奢淫逸,百姓早就苦不堪言,父王讨伐也是顺应民意!”东璃虽然在聂元元面前撒娇卖萌,但是严肃起来的时候还是颇有些皇家威严的。

看着东璃激动的样子,聂元元在内心深处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虽然自己一心扑在厨艺上,但是基本的历史常识还是懂的,哪一个篡位的皇帝不命令史官把自己写的师出有名,顺应天意?东璃相信自己的父亲是为正义而战自然无可厚非,但公正指数就不好说了。

不过东璃一本正经的样子还是蛮可爱的,聂元元伸手拍拍他的小脸,语气像是对待一个耍赖的孩子,“是是是,你说的都对。”

“更,更重要的是……”东璃被她亲昵的姿态弄的脸微微发红,吞吞吐吐、欲说还休的样子极大地引发的聂元元的好奇心,“是什么?”

“那次刺杀事件中,聂将军发现受了调虎离山之计后急忙带兵来救,刺客被逼急了打算鱼死网破要朕性命,阿元,是你替朕挡了一箭,救了朕的命,却也让你留下病根儿,时不时的还会心口疼。”东璃声音越来越低,自责的、感激的、懊恼的、心疼的情绪在那双黑不见底的眸子里翻滚,说到后来竟然声音哽咽。

聂元元怔忡的一瞬间,东璃一把抓起她的手,“阿元,你相信朕一定会报答你的,朕从小就喜欢你,你真的感觉不到吗?”

“我,我……”聂元元被他忽然爆发的情感吓住了,只觉得自己心跳快的就要蹦出来了,结结巴巴的想要安抚他,却又慌乱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皇上你再不放开我炉子就要灭了……”

东璃眼睛里的小火苗,“噗”的一下熄了个干净,那失望的样子看的聂元元的心竟然也仿佛被一只小手狠狠的抓了一把似的。

晚上,聂元元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穿越之后,她对自己这副身体也已经熟悉了,身材匀停,肠胃健康,但体质偏热,时不时的就觉得燥的难受,夜半醒来也常是一身虚汗。

然而怎么也没想到,胸口那个一直被她当做胎记的疤痕原来竟是这样的来历。聂元元对着铜镜轻抚胸口,唏嘘不已。

宫中皆传自己是因为抗婚跳湖的,然而聂元元同东璃青梅竹马,危难时刻又肯舍身相救,必然是有情不假,即使不愿意嫁,也定不会采取自尽这样的处理方式。

还有那个近来被宫人们津津乐道的慕容垣!区区一个太医究竟能美到什么程度能让身边的侍女按照一日三餐加宵夜的频率念叨?反常即为妖,作为一个智慧与美貌并重的小厨娘,聂元元觉得,此事必有蹊跷!

正琢磨着,突然有人敲门,是东璃的声音,“阿元,你睡了吗?”

“这么晚了,皇上有什么事吗?”聂元元打开门疑惑道,面前的人却在看到她的一瞬间瞳孔剧烈收缩,被东璃握住手腕吻上来的时候,聂元元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自己身上单薄的一件抹胸内裙在现代不算什么,可是放在那个年代就未免暴露,这才让东璃会错意。

可是当他吻上自己心口的伤疤,轻声的呢喃着“阿元,我爱你”的时候,聂元元被他的浓重喘息一烫就像是被抽走了全身力气,怎么也挣脱不开了。

神魂颠倒之际,聂元元觉得,自己对这个时而呆萌时而霸气的小皇帝,也并不是那么排斥。

4

慕容垣出现的时候,聂元元刚端出了一盘新出锅的荠菜馅水饺,个个圆润饱满,令人垂涎。

自从聂元元开发了御膳房第一厨娘的新身份后,几乎天天泡在后厨,那双白嫩灵巧的小手再次掌起锅铲汤匙的那一刻,简直有种他乡遇故知的亲切感。

前几日,宫里刚送来了新鲜的荠菜,东璃那个倒霉皇帝竟然要用清水煮,聂元元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抢了下来,“让你尝尝本姑娘的手艺!”

和面、揉面,鲜嫩的荠菜煮开再挤掉多余的水分,选了上好的熏肉切成丁……聂元元十指翻飞,不一会儿,一只只皮薄馅大的饺子就整齐的码成了方阵。

饺子出锅后聂元元正端了一盘准备去向东璃炫耀,刚出门就迎面撞上了一个白衣公子,身姿俊逸,眉清目秀,有点儿像那个国民男神,哦,是了,胡歌。

“聂小姐很有雅兴嘛,竟然亲自下厨。”白衣公子弯了弯唇角,似笑非笑。

“欧巴胡好啊,哦不,”聂元元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那个……你叫什么名字?我落水之后记忆有些受损。”其实看颜值聂元元就已经隐约猜到,来人正是传说中的大众男神慕容垣。

聂元元一边想好好和这个传说中的妖孽过过招,一边又想赶紧敷衍了他去找东璃,再晚饺子就凉了!

正左右为难,就见面前的人画风突变,冲她低吼道,“哼!别装了聂元元,你假装失忆也没用!想活命的话就乖乖的和我合作,你上次落水虽侥幸活了过来,但还是吃了我的断肠丸,如果得不到解药,你也活不了几天了,为了个弱鸡皇帝搭上自己的性命,这笔账你可要算算清楚!”

东璃的景和宫内,聂元元头一次对着自己亲手做的美食却没有了下筷的欲望,心事重重的发呆,看着二货小皇帝独自吃的甚是欢畅,还自然而然的拿起手帕帮他擦了擦嘴角,果不其然又换回来一个大红脸。

聂元元觉得有趣,一脸贼笑的逗他,“你亲我的时候怎么不知道害羞了?”呼出的热气尽数喷在他的耳畔,暧昧非常。

东璃想起那晚的疯狂,低声嗔怪道,“那日朕本来是想问问你,你做的那个什么蛋,到底要放到潮湿的地方还是干燥的地方,哪里想到你……穿成那样诱惑朕。”

“是是是,我诱惑皇上,我色令智昏,色胆包天,色欲熏心,色衰而爱弛!”聂元元话里有话。

果然,东璃闻弦歌而知雅意,急忙信誓旦旦的保证,“阿元,你放心,虽然你是个女汉子,但朕发誓只对你一个人耍流氓,别人就是一丝不挂朕也不会有分毫动心的!”

聂元元眼角一跳,伸手夺了他手中的筷子,作势要插他双目,“你还敢看别人一丝不挂?!”

“啊!谋杀亲夫啦!”东璃一边夸张的闪躲,一边偷手将她搂进怀中,对着脸猛亲一口,“阿元放心,朕这辈子,只娶你一个人。慕容爱卿说,一切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朕会对你负责的!”

聂元元脸红耳热的同时,心里的疑惑却渐渐明朗起来。

5

宫人们都知道,皇上和元小主的好事将近了。

近来,皇上和元小主感情融洽,每天都在元小主的留芳阁蹭吃蹭喝。

元小主新发明了一种菜品,并取名叫做叫花鸡。做法也别有特色,需要选用家养的肥壮母鸡宰杀洗净,将肉丁、香菇、香茶和各种香料及上好调味品纳入鸡肚,再在鸡身外遍涂潮湿泥巴,置炭火上徐徐烘烤。煨熟后,猛力一拍,泥巴随之而下,整只异香扑鼻、使人垂诞欲滴的肥嫩“叫花鸡”就呈现眼前了。

“可是阿元,好好的烤鸡为什么要叫‘叫花鸡’呢?”东璃一边大快朵颐,一边含糊不清的发问。

“因为这种做法简单,不拘食材、地点、厨具,只要有泥巴、能火烤就可以做,连叫花子都可以做,以示天下太平、与民同乐啊!”聂元元顺口胡诌,其实心里想的是,我倒是想做小炒鸡辣子鸡宫保鸡丁红烧鸡啊,可是皇上您处的这个时代特么连个铁锅都没有啊!摔!

厨艺发挥不到一成功力的聂元元很郁闷,于是一不留神吃多了,撑得睡不着觉的聂元元趁着月色到御花园去消食。

夜半时分的御花园格外清冷空寂,飒飒的风声在树枝间萦绕徘徊。

刚走到镜湖边,就见一个身着白衣的身影立在那里,不是那艳压群芳的慕容太医又是哪个?尽管夜色朦胧,但聂元元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

“东西找到了吗?”背身而立的男子仿佛专程在等聂元元,一开口声音比这沿湖的温度还要低上几分。

“想要东西,先回答我一个问题。”聂元元打着饱嗝,轻松而不以为意的语气,“作为现代人,你可知道天意不可逆,历史上东璃的江山稳固,从没听说被哪个太医篡了权,你这又是何苦?”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