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物件:梳子

2020-03-09 17:44:05作者:六月莲

世情

1

“娃,过来,我给你梳梳头,你的头发太长了。”

坐在母亲的身旁,木李第一次体会到了梳头是什么感觉。

村里穷,没有修幼儿园,六岁之前木李都是跟着爹一起下地干活的,短头发方便,还不用打理。

“你这头发好,还怪黑怪浓嘞。”

母亲半蹲在木李的后面,捧着她的头发,有些感叹。

小孩子的头发很柔顺,银质的梳子在上面来回的滑动,没有遇到一点卡顿的地方。

银梳子是母亲的宝贝,母亲说这是她出嫁的时候姥姥偷偷塞给她的,等将来木李出嫁的时候就传给她。

“娃,你头发不要剪了,留着,等过两年的时候说不定还能卖一次钱嘞。”

“不行!”

木李被吓得从炕上跳下来,警惕地捂住了自己的头。

“哈哈,我跟你开玩笑嘞,过来吧。”

母亲被木李的样子逗得哈哈大笑起来,她挥了挥拿着梳子的手,示意木李过来,让她帮她把头发梳完。

刷...刷...

感受着梳子在头发间轻轻地划过

木李双眼发直,陷入了幻想。

自己以后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呢?

上学读书?

外出工作?

嫁人生子?

真是期待呢。

2

咔擦

剪刀的声音惊醒了木李,她睁开了眼。

母亲就站在自己的床前,左手拿着剪刀,右手拿着长长的头发,讪讪地笑着。

木李已经没有第一次被偷偷剪时的撕心裂肺了,她只是沉默,直直地盯着母亲。

“俺也是没办法嘞,你弟弟上学要买学习用具,家里实在没钱了。”

“没钱?那你和爹挣得钱都去哪了?”

“都供你弟弟上学了嘛。”

“那就能剪我头发卖钱了?我上学的时候家里怎么不拿钱给我呢?”

“你这娃,怎么这么不懂事呢?你早就该辍学回来了,家里有这么多事要忙,女孩子上学有什么用?”

“辍学?不可能!”

木李推开母亲,气冲冲地冲了出去。

3

“木李她娘,你下来吧。”

看着在树上死死抱着树枝的女人,木李的老师有些无奈。

这已经是这个人不知道第多少次来学校闹事了,每次都弄得还在上课的木李不得安宁,校方也没办法,别人的母亲要见孩子,他们实在是没有办法阻拦。

“这位家长,有什么话不能下来好好说么?”

“下去?没见到木李我是不可能下去的!”

“木李多好的孩子啊,成绩在班上名列前茅,将来还有可能考上重点大学,给你们家争光呢。”

“我们家的事用不着你们管!”

“木李!木李!你快出来啊,跟娘回家!”

眼瞅着树下的人越聚越多,老师也只能跺跺脚,干着急。

“娘,下来吧,我们回家。”

木李平静的声音从后面传了出来,她挤过人群,没有哭闹,安安静静地看着自己的母亲。

母亲抱着树干一点一点挪了下来,腿上蹭满了脏兮兮的泥。

“我给你说了个好婆家,人家答应给五万彩礼,五万呐,到时候你弟弟上大学娶老婆的钱就全都有了。”

没有理会旁边母亲的絮絮叨叨,木李转过身,朝着老师鞠了一躬。

“老师,给你添麻烦了。”

老师摆摆手,看着她有些欲言又止。

“老师别担心,回去我跟他们好好说说,肯定能说服他们的,明天我还来上学!”

木李笑了,她拉着母亲走向了门口

微风吹过,身后的麦地掀起了连绵不断的波浪,黑色的头发在太阳下肆意飞舞,被染上了一层金色。

4

“以后你嫁过去了,一定要好好听人家的话,有啥事回家咱们自己说。”

母亲仔细地替木李梳着头。

黑色的长发整齐地披在肩膀上,木李穿着火红的嫁衣坐在梳妆台前,借着烛火的微光,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大眼睛,双眼皮,圆圆的脸蛋,真是一件完美的货物。

她有些莫名的开心

虽然不知道接下来的生活到底会怎样,但总是不会比现在更差了吧?

5

“停停停,用不着你干活,你老实点躺床上就行。”

看着面前阿浩有些担心的表情,木李笑了起来。

自己争气,新家也并没让自己失望。

来到新家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木李就开始恶心干呕,去当地的医院一瞧,果然是有了喜。

自从木李怀孕后,新家里的人就把她供成了祖宗,丈夫忙前忙后端茶送水,婆婆也主动担任起了家务的重任。

就算她主动想下床帮忙,也会遭到全家人的呵斥。

“希望能生个大胖小子哦。”

阿浩趴在床边,轻轻的抚摸着木李的肚子。

木李故意拉下了脸,装作生气的说到:“怎么?是女孩你就不喜欢了?”

“喜欢,喜欢,男孩女孩都喜欢。”

陪着笑脸,阿浩把脑袋凑到了她的肚子上。

乖宝宝,你千万要是个男孩啊

他在心里祈祷着。

6

头好疼

木李挣开了眼。

白色的房顶,白色的床单,蓝白条纹的服装,冰冷的输液器。

我这是在...病房?

木李有些迷茫。

“醒啦?”

关切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木李坐起了身。

为什么会这么轻松?

她终于发现了到底哪里有些不对劲——自己已经怀孕六个月的肚子,居然瘪了下去。

“孩子呢?我的孩子呢?”

木李有些疯狂的朝着床边吼了起来。

婆婆并没有露出什么激动的情绪,而是面带笑容的握住了她的手,说到:“你这傻丫头,一定是想孩子想疯了吧,你还没有怀孕呢,哪里来的孩子呢?想生孩子就赶紧把身体养好,早点回家努努力。”

木李挣扎着想把手抽出来,可那一双大手,就像锁链一样,死死地缠住了她。

麻药后劲还没有完全消散,木李倒在了床上。

层层白色像潮水一样包裹住了她,唯一露出来的,就是旁边还在笑着的婆婆和老公,他们的眼中闪着期待的光芒。

一定要生个胖小子哦。

7

不在这里,也不在这里。

木李坐在梳妆台前,寻找着出嫁时侯母亲送的那把银梳子。

第一层没有

第二层没有

第三层...找到了。

嫁妆盒子的第三层里,那个银梳子静静地躺在那里。

呼~呼~

六月莲
六月莲  VIP会员 求求了,看文的大伙们留个评论和关注吧

老物件:梳子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