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真事(番外篇)

2020-02-27 10:43:25作者:叶上潇潇

真事

1

地下通道人流量很大,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了。

走近一看,惊恐的睁大了双眼。

窦鹃消失已久的儿子。

面容粗糙,不会说话,舌头被割掉了,身体已经残废,瘦的不成人形,趴在一个破旧的席子上面,面无表情,等待着别人的施舍。

身边放着一个脸盆,过路的善良人,随意的丢下一元钱。

这到底怎么回事,他尝试着和窦鹃的儿子说话,但一无所获。

杜鹃的儿子低着头,眼神木纳,不住的摇头。

他的心咯噔一下,躲在一旁,偷偷的注视着眼前的一切。

过了十几分钟,他的侧面出现了两个染着绿毛的无业青年,挑衅的看着他,一把刀子缓缓的从背后出现了。

他反应很快,喊了一声“警察”,迅速跑开了。后面的人没有追上来。

周围的人也没有反应,都在忙碌着自己的事情。

他才反应过来,“窦鹃的儿子,遭了。”

壮着胆子蹑手蹑脚的走近地下通道,不见了,窦鹃的儿子就这样消失了。

他才明白,刚才那两个无业青年是障眼法,他们混乱中带走了窦鹃的儿子。

惊醒过来,后悔自己太莽撞,没有先报警。

随后,他赶忙跑到警察局报案。

“人口拐卖。”警察已经注意很久了,但这个团伙很狡诈。

他告诉了警察自己看到的一切。

看监控,出现了。

一个高大的中年男人左手提着一个很重的大布袋子,右手拿着一个脸盆,贼眉鼠眼的向周围望了望,转眼间消失在街道的拐角处。

那里是监控的死角。中年男人的脸也看不清楚。

一个瘦瘦地警察向他盘问了很多关于窦鹃家里的事情。

沉思了一会儿。

“走,你是证人,带我们去窦鹃的家里看看,或许会找到什么线索。”

他也很好奇,想查个水落石出,就欣然同意。

2

这个村庄,他已经两年没来过了。

上次还是和朋友来村里打听窦鹃丈夫的死因,以便写出真实离奇的稿件。

村子很小,窦鹃家就在离村口的第五家。

他善于观察一切,对敏感的事情往往记忆深刻。

“敲门,开门。”

眼前出现了一张陌生的面孔。

“以前住在这里的寡妇搬去哪里了。”

“不知道。”开门的女人一脸的不耐烦。

便衣警察要进去看看,女人堵住门口,不让进。

几个强壮的男人拉着两只大狗,刹那间出现在了院子里。

这些是他们预料之外的事情。

他们只有三个人,手无寸铁,不敢轻举妄动。

“啪!”大铁门被关上了。

他观察着四周,这个村庄不一样了,每家都换上了一样款式的大铁门,只是颜色不同而已。

墙上都插满了防盗的碎玻璃渣。

仔细观察,整个小村庄,就像个“监狱”,分布在四周。

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他记得之前村里都是老年人多,家家大木门敞开,端着小板凳坐在门口围成一圈唠嗑,极其热闹。而如今眼前发生的一切也太怪异了吧!

前方缓缓走来一个漂亮的女人,浓妆艳抹,穿的很时尚,和村里的景色很不搭。

“这长相,有些熟悉,窦鹃!不对,个子高很多,皮肤白很多,眼花了,还是不一样的味道。”他不可思议的盯着漂亮女人。

漂亮女人对村里的事情闭口不答,让他们赶快离开。

他不甘心,随口说出了“窦鹃”的名字。

漂亮女人明显的惊了一下,又快速掩饰过去了。

“不认识。”

“窦鹃的儿子在人贩子手里,已经被折磨的不成人形。”

漂亮女人的手抖了一下,眼神划过一丝悲伤和失落。

“和我有什么关系,你废话太多了。”

漂亮女人转眼间消失在了眼前。

他们没有任何收获,垂头丧气的坐在一块石头上抽烟。

互相沉默不语,就这样坐着。

这个村子太诡异了,但他们人少,不了解情况,也不敢贸然闯入大铁门,肯定会吃亏。

他随意的动了一下口袋,一块碎布勾住了小指,这是什么,他从口袋里拿出碎布。

上面用红色的鲜血写着几行字。

“我知道你们要找谁,寡妇女人已经不在了,确切地说这个村里的人都不在了。那个流浪的男人是个隐藏在各个村庄的人贩子,极其凶狠,狡诈。好了,就只能说这么多了。你们快离开,再晚,就走不了了。”

他们三个人面面相觑,恐怖感袭来,环绕四周,死一般的沉寂。

“老大,他们走了。”

“为什么不把他们收拾掉,会留下隐患。”

“这就是背叛教会的下场。”

一个活人正在被大火焚烧。

一张尖酸刻薄的脸阴森的笑着。

3

他回到家里,心神不定,一直在想村子里的怪事情。

那片写着血字的碎布,他记得很清楚装在上衣口袋里了,可是回来后,就是找不到。唯一重要的物证不见了,他很是自责。

漂亮女人熟悉又陌生。

记忆回到了两年前,他和朋友来村子里收集写稿素材。

窦鹃家的大院里,站着两个十几岁的孩子,两个孩子不喜欢说话,对他们的到来很不友好。

两年时间,才两年,窦鹃的女儿也不过才18岁,为什么会变得如此成熟老练,如果不是眼角的黑痣,他还在怀疑中。

这个女孩到底这两年时间经历了什么,变化如此之大,简直是脱胎换骨。

桌子上放着未写完的重要稿件,他窝在沙发里睁着眼睛一直发呆到天亮。

两位便衣警察打算带一支精悍的部队前往村子。

他焦急的等待着便衣警察的消息。

“铛铛铛!”

漂亮女人出现在他的门口。

“窦鹃,不,你是她的女儿。”

“是的。”

“村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抹神秘的笑容结束了一切。

转眼间,他已经在医院里昏迷了好久。

他失去了记忆,什么都不记得了,甚至连自己的姓名都忘记了。

那天,他被漂亮女人下了一种蛊,瞬间就失去了知觉。

漂亮女人从他的脖子里面取下一个小小的“跟踪器”。

消失了,一起消失的还有他的手机和电脑里的重要稿件。

新闻里出现一起多人失踪案件,他眼睛看着电视,大脑一片空白。

漂亮女人拿着他的手机。凡是赴约的朋友都失踪了。

“大作坊的墙角里又堆满了一些腐肉。”

便衣警察和精悍部队进了村子的大铁门后,就再也没有出来。

这个散发着恐怖,阴森的村庄让人害怕。

所有的证据都被销毁了。

村子里的秘密也没人去追查了。

4

他的家里被搬空了。

开门之前的电话救了他的性命。

当天他回来后,就把村庄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朋友。

朋友是个敏感细心的人。觉得他可能会有危险,他们知道了一些事情,肯定不会轻易被放过,阴谋,这件事情不会那么简单,朋友的提醒让他瞬间毛骨悚然。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