迁坟

2020-02-14 16:22:22作者:张家族长夫人

志异

在农村有很多人去了大城市,混出了名堂以后回村给父母迁坟,希望迁到一个风水宝地以福佑子孙,今天要说的就是一个关于迁坟的故事。

我叫孙殊,大学毕业后选择回村做了一个小村官,希望代领村民们走向致富之路,可实际,唉,有好处所有人都往上涌,稍微有点坏处就一哄而散,其实我也懂,人嘛,都是为了自己。

可这几天,我却遇到了一个大麻烦,我们村有一户人家姓马,夫妻俩生了六个儿子,两个女儿,如果在现在,养活这么多孩子可能也不是什么问题,可当时正是全国饥荒的时候,养这么多孩子就很吃力了,所以夫妻俩只能拼命地干活以换取更多的工分。于是在如此高强度的工作和饥饿的双重作用下,这家的男人死了。

那个年代,死一个人根本不算什么,草草掩埋之后,日子还是要继续,就这样饥一顿饱一顿,孩子也相继长大了,马家的四儿子,天生就不是一个安分的主儿,所以在他十七岁那样,离家出走了,说是去大城市谋生,不混出个名堂绝不回来。

就这样又过去了二十年,大概是九几年的时候,有一天,村子里突然来了几辆小轿车,那个年代的农村,小轿车还是很少见的,于是村子里的人都去围观。

只见从车上下来了一个三十多岁穿鞋讲究的男人,立刻有眼尖的村民发现这个人好像马家出走的那个老四。没错,这个人就是马家的老四,他果然在大城市有了一番作为,此次回来就是看望母亲还有兄弟姐妹的。

亲人团聚,难免要痛哭流涕加许多感慨,说些什么我们外人自是不知,就这样,他在村子里住了些时日。

突然有一天,他来了我家找我父亲,彼时我并未出生,我父亲也刚毕业,虽说父亲那时才二十多岁,但父亲精通推演之术,所以他此番前来有事相求。

原来,当年他去了大城市吃了许多的苦,但好歹人勤奋肯吃苦再加上头脑灵活,老板很看重他,把女儿嫁给了他,凭借丈人家的实力,他迅速起势,现在公司已经做的很大了。可他却有一个遗憾,结婚这么多年,妻子的肚子一直没有动静,去医院检查,两人身体都很健康,所以他找了一位“先生”,“先生”告诉他是当年他父亲去世之后埋的地方风水不好,想要孩子的话最好要迁坟,迁到一个风水好的地方。所以他希望父亲可以出面找一些身强力壮的青年帮他完成这个迁坟仪式。

父亲本身就是一个极为随和之人,所以便答应了下来,日子便定在了三天后。

一转眼三天便过去了,当天一早,父亲便和他、他的家人还有那个“先生”带着十几个青壮年来到了他父亲的坟前。据父亲说,那天的天气很不好,雨好像随时都能下下来,所以众人便想着加快些进程。

所有一切都妥当之后,众人便开始挖坟了,当年也没有火化也没有棺材,都是一张席子卷着便下了葬,所以埋的并不深,三两下便奖尸骨挖了出来,并在“先生”的指导下把他父亲的尸骨收敛到了他早已准备的的棺材中,一行人便浩浩荡荡的往之前看好的坟地出发了。

当他们来到新坟地时发现之前来这里挖坑的那些青壮年都围在坑边看着什么,他们凑过去一看,原来是一块青石板阻碍了他们的铁锹,所以他们不知是否应该继续挖下去,这时,他看了眼“先生”,先生踱步过去,面露喜色,“果然,果然,这里就是一块极好的风水宝地,你们只需把石板撬开,搬到一边即可。”听了这话,那群人也就有底了,继续开始撬石板,不一会,石板便有了松动,几个人便合力将石板抬去了一边。

真正令大家吃惊的是石板之下,石板之下并不是土,而是一块大概有十立方大小的空地,最底下中心位置居然有一汪水潭,此水清澈见底,没有丝毫波澜,在水与土的交界处趴着两只大青蛙,每一只都有盘子大小,正当大家不知如何是好全都看向“先生”的时候,坑边传来了声音“哪里来的臭蛤蟆,赶紧滚”此人一边说着一边用手中的铁锹像一只青蛙掷去。

“住手!”先生的话显然是晚了一步,那把铁锹已经将其中一只青蛙砸中,瞬间将青蛙削成了两段。

“小海,你做什么?”他怒斥道,这个青年不是别人,是他二哥的儿子,马如海。

“四叔,我,我只是想把它们赶走。”

“先生,这怎么办?”他看向先生,一脸焦急。

“唉,只能先将你父亲葬下,其他的以后再说吧。”

“剩下的那只不见了!”这时边上有人大喊,众人过去一看,坑底哪里还有青蛙的影子,不止那只活的,连死的那只也不见了。

众人此时都感到一丝害怕,只好加紧速度将老人家的尸骨迁入新坟便各自回家。

此事便告一段落。果然他回城里不就,妻子就怀孕了,十个月以后生下了一个儿子。

时光荏苒,又过去了二十多年。当年的小山村并没有什么变化,有变化的只有马家。

原来从那次迁坟过后不就,马家就出了事,马家的所有二十五到三十岁的成年男子,每逢初一十五便会腹痛不止,生生会疼上一天,过后又会什么事都没有,可一过三十岁便会下身瘫痪,丧失行动能力,第一个发病的人便是马如海。所以这么多年,没人愿意把女儿嫁给马家,导致马家逐渐衰败。

这也是我最近遇到的麻烦事,当年那个发达了的马家老四回来了。他的儿子今天已经二十四岁了,也就是说还有一年,他的儿子也会发病。

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他们家的事肯定跟那次迁坟有关系,或者说和那两只青蛙有关系。

所以他又回来了,想要解决这件事。于是他又来了我家。我父亲已经五十多了,近些年已经不怎么替人占卜了,毕竟这种事于自身也是有害,在他的再三请求下,父亲答应了,让他明天来取结果。

当晚,父亲又进了那间尘封已久的小屋子,两个多小时以后,父亲走了出来,步伐有些凌乱,(每次父亲做完这种事以后都会不舒服几日,我早就劝他不要做了,因为父亲从来都不收取任何费用,父亲却说大家都是邻里,他看不得人家的愁苦)

第二天一大早,他便来了。和父亲在房间里聊了许久,最后推门出来,我觉得他好像瞬间老了十岁。当天他就开车回了城里,傍晚时分又开车回来了,一同回来的还有他的儿子。

当天晚上,他带着他的儿子跟着我父亲走进了那间小屋,许久之后,我父亲和他走了出来,他儿子却在第二天早上才出来。

原来,迁坟那天的青蛙是一对夫妻,死的那个是丈夫,所以妻子向马家寻仇,而解决的办法就是重新帮她找一个丈夫,所以她选中了他的儿子,昨天晚上就是仪式。从此,不仅他不会发病了,马家的人也再也不会发病了。

就在他们要走出我家院子的时候,他儿子回头看了一眼,不知为何我从他的眼中看到了一丝不属于人类的光芒。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