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抑郁,又不是傻子

2020-02-08 19:51:54作者:落寞中年人

真事

很多人都有过生病住院的经历,但要说到精神病专科医院,估计就没多少人经历过了。

去年年底,由于工作环境变化、工作压力太大等缘故,连续失眠一个多月。人整天处于焦灼的状态,大脑像发动机一样停不下来,各种工作场景在脑中交织混杂,有时候思维、行为出现明显的迟钝;情绪低落沮丧,内心充满了挫败感,甚至有一些恐惧和不好的想法;吃饭没胃口,体重急剧降低了六、七公斤,已经不能正常工作了,我才发现自己病了,于是住进了地区精神病专科医院。

住院当天,要先做一个心电图,是在医院科室的心电图室做的。我去的时候心电图室有两个护士:一个年纪大一些,一个年纪小一些。我躺在病床上,接好传感器后,年纪小的护士开始给年纪大些的护士讲这个键是干什么的,那个键是干什么的,怎么传输数据等,讲完说你给他做吧,然后就出去了。

那个年纪大的护士开始操作仪器,一会儿听她疑惑的嗯了一声,过来动一下我身上的传感器;一会又听到她不解的咦了一下,鼓捣了几下仪器。我脑子本来就乱糟糟的,心里被弄得七上八下,生怕心脏再出什么问题。好在总算检查完了,心中困惑:现在的设备还真是先进,这么容易操作,几分钟就能学会!

第二天早上,护士送过来一大堆单子,需要检查、化验的内容有十几项:头部、颈部、胸部、肝胆脾肾等,反正大腿以上的部位都要检查一下,十分全面。可能精神方面的疾病不光和大脑、神经有关,还和心肺、肝胆脾肾等都有密切的关系;治疗内容也有好几项,中医的拔罐针灸、心理治疗、头部磁疗等,看样子医生对这种病的治疗方法早就成竹在胸,根部就不需要等到检查结果出来,会诊后再确定相应的治疗方案。

住院的头两、三天主要是各种检查化验。来医院就诊的人比较多,每项检查都要排很长时间的队。头部的检查通常是一个患者做检查、另一个患者提前戴好检查设备,坐在一边等待。

做脑电图的时候医生一边给我做,一边和旁边的医生聊着什么,好像是讲的是淘宝买鞋子、不合适退换的事,当时我正竭力控制大脑中混乱的神经以使自己表现正常,注意力也没法集中,没听太清楚;

做脑功能动态检查的时候,医院后勤管理人员刚好来统计科室办公用品消耗情况,我在做检查的同时又听了一会打印纸、硒鼓的事,并且作为一个精神病疑似患者列席了这个办公室下个月的办公用品领用会议;做脑部CT检查时,医生好像聊的是领什么补贴,说要签名按手印,一个女医生说怎么还要按手印啊,签字不就行了吗。另一个医生说让按手印那就按吧,口红你有吧?!手上抹一下按一下就行啊,又费不了多少事。于是我又学到了口红的一个额外用途。

全部检查、化验都做完,所幸的是身体没有发现大的生理病变,治疗方案相对也就简单些:每天早饭后服用一片盐酸文拉法辛,睡觉前服用一片氨氮平、两片劳拉西泮,配合一些辅助性的中医、心理辅导治疗。

住院期间,还做过一个睡眠动态监测,在头上、身上、腿上贴了七、八个传感器,食指上还夹了一个,鼻子上也接了一根管子,反正好多数据线。背着监测仪盒子,远看起来像个全副武装的机器人。

监测仪盒子不大,就是数据线多,晚上睡觉总是担心数据线碰掉。有一次我的主管医生问我最近睡眠怎么样,我说不是做过睡眠动态监测吗,医生愣了一下,好像压根不记得或者不知道这回事似的。

还有一次晚上护士发药,我看到少了一片药,以为自己的症状好转了,医生给我开始减药了呢,心里还挺高兴的。第二天我去找我的主治医生,问减药的事,医生竟然不知道这事,解释说医院患者比较多,劳拉西泮有时候供不上,可能是昨天晚上是药物供不上的缘故吧,他找护士核实一下,后面也就不了了之。发生了这件事后,每次去护士站领药我都非常注意,要仔细看看药片的颜色、数量对不对。

一层楼几十号病人,医生开的药又不一样,自己病的整天得昏昏沉沉的,万一再吃错药会不会病情加重啊?好在后面再没有出现类似情况。

经过二十多天的系统治疗,我的病情控制的还算比较好,可以出院了,总共花费了一万两千多元。这种精神类疾病是相当痛苦和煎熬的,很多时候人基本是处于绝望和崩溃的边缘,别说花一万多,就是花两倍的钱能治好我也愿意啊,哪个病人不是把医生当作救世主和救命稻草呢?!

对了,忘了说我自己的病了,医院诊断是“认知障碍,焦虑、抑郁混合症状”。顾名思义,就是已经不能正确的看待和认知事物了,也就是说跟傻子也差不了多少了。

这病还真是得好好治!

落寞中年人
落寞中年人  VIP会员 在凡俗琐事中感悟生活

我只是抑郁,又不是傻子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