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忘的父亲

2020-01-21 11:15:33作者:宝宝太不乖

真事

请停下你匆忙的脚步,放下沉重的包袱,来到我的空间坐坐,傾听我感悟我……

往事不堪回首,如烟如缕,细细品味犹如昨天晚上的梦,有些人有些事成为故事,埋藏在记忆深处,回想起来犹如陈年的酒,愈久弥香。

我的父亲是个忠厚老实又慈祥的人,他的一生是多苦多难并布满艰辛……

爷爷去逝的早,叔叔是一个没有担当又不负责任,为人懒散又好吃懒做的人,所以我的父亲就成了这个家里的唯一天。

我们姊妹多又没有任何的劳动力,父亲他是拼着命的在养家,我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往往天不亮就看不到父亲了,因为他都是自己在半夜就起床拾粪去了。

那时为了多挣一点工分,生产队有商丘往镇上煤站拉煤的活,父亲就去了,来回一百公里,每次父亲都是半夜就起床去了,到了深夜才能回来,每次到家都会叫醒睡着的我,从怀里拿出暖热的烧饼给我吃,我不知道是生产队里发的还是父亲买的,但是我知道都是父亲没舍得吃留下来的。

我小时候身体不好经常生病,那时父亲他都是不管白天还是黑夜都会背着我去镇上的医院看病。

兄弟姊妹大了,要上学,娶媳妇,建房子,我小的时候,别人家过年都买鱼买肉,而我父亲只买4-5斤猪肉只为待客,每次等到没有客人了,我们才能吃的剩下的带肉香的菜汤,但每次我们都觉得好幸福,因为我们家就连过年吃的饺子都是素菜馅的,母亲常常说:

“吃不吃人不知,穿不穿人看见”,

母亲也是白天干活,晚上还要点着豆油灯给我们姊妹做鞋子也是特别是辛苦。

记得那时为了建房我和父亲每天要起很早从很远的田里拉土烧砖,我们那冬天特别的冷,土都冻的有半尺深,天上还飘着雪花,我和父亲就用铁钎撬开坚硬如铁的土,把它装上车就像装着石头一样,天上的雪花越下越大,我和父亲的脚就踩在白茫茫的雪地上发出咯吱咯吱,望着灰蒙蒙的天空,耳边传来远处村庄里偶尔几声狗吠声……

由于当时烧砖都是请人帮忙的,所以别人有事来请你的时候,你也是要去帮忙的,记得一次在董楼刘燕家装窑时,父亲突然中风,导致半身不遂,当时就觉得家里的天都塌了,对我们来说就是进入一场灾难,为父亲治病的过程是漫长而艰辛的,为了治病钱,母亲只能东拼西凑的到处去借……

后来经过两年的治疗,父亲慢慢的康复了,能自己走路了,但是说话还是不太利索,慢慢也能干点活……

六个姊妹中二哥是最孝顺最听话的,上小学时还是混子一个,当时有王不学和谢不会,二哥就是其中之一,上了中学后他的思维开始发生变话,可能是受家里条件的影响,发觉只有上学才能改变命运,所以他开始有了惊人脱变。一般夜里11点之前是不睡觉的,白天上学校都是跑着去,放学回来帮着父母干活,夜里才安静复习,农忙时家里忙不过来,二哥就叫几个好同学帮忙。如果那个第妹受人欺负,他会带我们去教训那那人一下。下田干活时他总是用架子车拉着弟弟和妹妹。十年寒窗苦中,求学路漫长而艰辛。终于迎来了高考,怀着期望而忐忑的心情,每隔两天就去县城一次看分数有没下来,在填报志愿时,报的是郑州军校。在焦急不安的等待中,发现自己没有录取,一个人躲在没人的地方痛哭一场。重新复习是不可能了,因为家里条件不允许,于是在父母的操办下,二哥和二嫂结婚了,婚后二嫂勤俭持家,二哥也想着做点小买卖,摆地摊卖月饼。二哥练了一手好毛笔字,逢年过节家里的春联都是他写,家里墙上帖满了他临麼的诗词。他不甘心就这样过一辈子,他们到处筹钱,二哥又去复读一年,这次他被郑州畜牧专科学校录取。这年大侄女也出生了,双喜临门,父母借来学费,我也赞了些粮票。二哥去郑州学习三年,这三年苦了二哥,更苦了二嫂,还带着小女儿,几多年后翻看二哥的书时,我看到这样几句话。牧专三年,三年有苦难言,欲说还休,两地心悬。

都是好景不长,父亲的眼睛是1996年开始看不见的,那时我们兄弟四个都已经结婚生子了,我女儿也才一岁多点,二哥和四弟都是大学毕业生,尤其是二哥更是最有本事的,在我们省会工作,他当时也带父亲去郑州看过医生,结果是眼低出了毛病,可以手术治疗,但是风险太大,经管手术治疗了,但是父亲双眼还是尽瞎了。又因为家里偏僻,我们兄弟不是打工就是在工作岗位上班,所以除了母亲没什么人陪他说话,没过几年父亲渐渐的变成了既聋又哑的人,在以后的日子里,照顾父亲的重担就落在了母亲一个人的身上……!

这几年在外打工只有每年春节回家,看到父亲的模样,那个滋味只有自己知道,心酸,心痛,无名的悲哀。想和父亲说话怎么也说不出,心在流泪,对不起父亲儿子不孝。

12年春节二哥从郑州回来了,那年正月初四,二哥对我说:

“老三,今天去城里给父亲洗澡去,回来在妹妹那吃饭。”

到了洗澡堂后二哥临时有事便有对我说让我先去帮父亲洗,他到外面一下,等洗好之后给他打电话,我应了声好便先带父亲进去了。我记得我先给父亲脱掉了厚重的衣服,然后背进澡堂,站在一边的老年人见了都夸这位老先生有福,儿子这么孝顺,但是他们永远也不会知道父亲他什么都听不到了。洗好了以后,我便给二哥打电话,二哥很快到了,手里拿着新买的内衣。给父亲穿衣服的时候,我才看到父亲瘦弱的身子,但我没想到是,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给父亲帮洗澡,而这次机会也可以是二哥给的。

13年11月15我突然接到儿子打来的电话,他说“爸爸,爷爷他走了了。”接到通话的我感觉天都塌了,我和妻子赶紧坐火车回家,到家的时候父亲已安祥的躺在床上了,听母亲说是父亲吃饭的时候噎着了,还没来的急救治就走了。

父亲走的时候家里只有母亲和侄子在身边。父亲的后事主要是大哥和二哥操办的,父亲安葬的很顺利,也走完了他坎坷的一生,他的一生没有享过一天福,一辈子忙忙碌碌,辛辛苦苦。

想想你的背影我感受了坚韧,扶摸你的双手我摸出了艰辛,不知不觉你鬓角露出了白发,不声不响你的眼角上添了皱纹,我的老父亲我最亲爱的人。一路走好!,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