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的少年是你

2020-01-15 17:44:42作者:沈翟23333

爱情

1

老师说,草书遒劲,适合男孩子;小楷秀丽,适合女孩子。

老师一向是固执己见的,从不允许学生驳他的决议。

可是我并不喜欢小楷,在老师严肃地注目下,我心虚地从那一沓厚厚的拓本里面,抽出了那张被放在最下面的帖子,是宋微宗赵佶的《千字文》。

那微微漏出来的一角,写着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我凝视了字体的结构很久,它那勾连的笔画使我目不转睛、心里震颤。

宋青瓷,那是我第一次见到瘦金体,也是第一次知道它。你知不知道,这字体的风骨同你是多么的相似。

老师微微皱了皱眉,似是对我手里的拓本很是不满意,生气地指着我手里的拓本:“瘦金体格局不大,除了画卷题字用,其用途并不宽泛。你不要学这种华而不实的东西,先把楷书练好。你父母花钱送你来学习书法,我必须对你负责。”

我讨好地对老师笑着,摇头拒绝了他的好意。纵使华而不实,我也认了。

我轻轻拍了拍字帖上的灰尘,小心翼翼抱着它来到室内。室里焚着好闻的檀香,旁边还放着高山流水的曲子,而你长身立于案桌前,认真临摹着前朝拓本。

眉眼似是无暇圆润的珠玉,敲在我的心上,平地起惊雷。

我其实有些忐忑,老师说的话不是让我没有动摇,可是怀里的拓本沉甸甸的,上面的字风骨摄人心魄,我不想放手。

我不想放手,就像对你,亦是如此。

除非你不要我,否则这辈子我都不会放开你的手。

2

我轻手轻脚走到你身边空着的桌子边,仔细地摆放着帖子,偏头发现你并没有分神看我,默默松了一口气。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瞎担心什么,可能是害怕同样劝导的话也从你口中说出吧。

你的话,任何一句话,哪怕是随口一提,都会动摇我坚定的心。

我拿起勾线笔,细细在砚台里面沾了墨,收了收神,集中注意力开始临摹起来。书上说瘦金体铁树银钩,锋如兰竹,瘦挺爽利,我看着这些夸赞的词藻没由来的心里欢喜。

我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感觉,当看见它的第一眼开始,我就知道自己非他不可。

老师说它格局不大,只能用于为丹青题字,我才不信呢!我一定要学好它,将它发扬光大,让它扬名立万。

当我临完了《夏日诗帖》后,脖子和手肘酸的狠。我轻轻搁下了笔,正准备伸个懒腰活动下筋骨,发现你就在我手臂边上,也不知道你站了多久。

我转身揉了揉眼睛对你微笑,可你却少见的面无表情盯着我,准确的说,是盯着我临摹的字帖。你眼里透着的寒意让我有些错愕,我已经许久没有见过你这幅表情了。

“老师让你学小楷,为什么要去学瘦金体。”你的声音似是沾染了冰雪,让人莫名地心里一凉。

我怔怔地在你跟前站了半晌,思前想后也没能说出个所以然来,只能默默无言的回望着你。我能怎么解释呢?难道去跟你说,它的风骨肖似你,我便动了心?别开玩笑了好吗?

你一向是喜怒不形于色的,唯一一次人前失态还是在你母亲的葬礼上。我永远都忘不了你那副样子,面容狰狞,凶狠地看着四周的亲眷,仿佛这世上的人都是你的仇人。一向有神的双眼瞬间变的黯然,那一刻,我仿佛看见这世上最璀璨的光华都黯了。你像一头困兽一样哭着跪在母亲的灵堂下,那绝望的声音冲击着我的心脏与耳膜,我感觉我要疼的窒息了。我不顾一切挣脱母亲钳制的手,红着眼睛推开人群跑向你,不顾一切的抱着你。

你红着眼睛看着我,整个人无力地在我怀里,默默流着眼泪。我很清楚,你的世界塌毁了,一瞬间,摧枯拉朽,高楼被夷为平地。

那年我十四岁,你也才十五岁,我同你做了十四年的青梅竹马,这十四年里,我们之间的关系干干净净的,从未有过一丝逾越。我也未曾对你动过一点凡心。

可当你狠狠地回抱着我,将头埋入我的胸口,哭声撕裂着我的耳膜、泪水打湿着我的衣衫的时候,我真的不想承认,那一刻,就在那一刻,宋青瓷,我对你动了凡心。

地上的俗人对着天上的神明动了凡心,从此开始奢求着从来不敢奢求的东西,真是自不量力。

我贴着你的耳朵颤抖着声音向你发誓,宋青瓷,以后,我陪着你。这一辈子,我都不会丢下你。

你看看你,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怎么又决堤了。

而现在,你站在我面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我,冰凉的眼神刺穿了我的肌肤,直达骨髓。

刺骨的凉意。

我慌张地看着你,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口齿不清的说:“怎……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很久没有见过瘦金体了。”你声音有些发颤,从我的案桌下抽了一张瘦金体的帖子:“如果是真的决定了,就请你好好学。”说完你转身就走了,门帘上的珠玉被你撞的摇摆,开始毫无规律地碰撞,发出刺耳的声音。看,连它也不懂你为什么这么喜怒无常。

我整理了一下情绪,脑子里浮现出你的话来:“如果是真的决定了,就请你好好学。”

我揉了揉发酸的手腕,铺好宣纸,继续临摹着。

我决定了,非它不可。我会好好学的。

老师在一边絮絮叨叨的说着,我一边应付着一点继续练着,回家就跟我妈说换个话少的书法老师。

“老师,你有女朋友吗?”我回头笑着问。

“我结婚了。”

哦,那你媳妇可真是遭罪。

好不容易挨到了放学,我抱着你的书包乖巧地在门口等你,大概过了十几分钟,也没有看见你走出来。我进去找你,苏离告诉我你已经走了,他后面的话我没有听清,不知道怎么的,就发愣了。

苏离看着我出神的样子,笑着抬手在我眼前晃了晃“韵婉?韵婉?”

我被苏离亲切的称呼拉回了思绪,听着他这样喊我,我不由想起来:宋青瓷,你从来不会这样喊我,你只会连名带姓的喊我。

我面对着他,微微张了张口,想要对他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事实上我现在很累,只想赶紧回家洗个澡然后瘫在床上睡觉。

苏离笑吟吟地看了我一会,很自然的从我手里拿过了你的书包跨在肩上,没由来的少年英气令人呼吸一滞。

“我送你回家,这么晚了,也不知道宋青瓷去哪里了。”说着也不等我点头,便径直推着我朝前走。

我来不及拒绝,就这样被他推着走了。我没有看见你就站在书法社门口的那颗梧桐树下。我也没有看见你那晦暗不明的眼底突然冷了下来。

如果可以,那一天我一定会狠狠拒绝苏离。如果我在聪明一点,一定会想到,你的书包在这里,人又会去哪里呢?

可是永远不会重来了,过去的,过不去的,都不会重来了。

3

那天晚上,我满脑子都是你没有等我一个人先走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在心底蔓延,我翻来覆去了一夜,怎么也睡不着。

辗转反侧的结果就是,第二天早上起不来床。我妈在我房间门口使劲地敲着门,粗着嗓子一边又一边地喊我的名字。本来就心情就不好的我,气冲冲地掀开被子,使劲地来开门,正准备张口就吼,可没有想到的是你也来了。

我衣衫不整地站在你跟前,一手捏着门把,一手扶着门框,不可谓不狼狈。而你呢?衣衫整洁,端的是出淤泥而不染,站在我跟前,又是没表情地看着我。

所有的积压着的情绪,都在这一刻烟消云散。我以为我会冲你发脾气,质问你,可我没有,可我不敢。一对上你的眼睛,我便不由自己控制住呼吸,小心翼翼地生怕惹你不高兴了。

你看我多卑微,从灵堂那天起,我就再也没有办法对你肆无忌惮了。我开始害怕,害怕你哪天就突然离开了;我开始自卑,自卑自己不够好看,怕配不上你……种种的种种,从我喜欢你开始,我就再也无法恣意的活着了。

我开始变的不像我,我开始为你而活。我的世界里面每一个角落,都是你的痕迹,都是你的领地。

我妈插着腰扬起眉毛开始数落我,我气嘟嘟地看着她,余光却瞥见你在偷笑,我被你好看的笑容迷惑地有些微微失神。

十七岁的你,已经出落的很俊俏了,用书里的话形容就是,清新脱俗小郎官,出水芙蓉弱官人。

你发现我偷偷看你,马上严肃起来,又开始冷漠的和我对视,我有些沮丧。

“你个小兔崽子,还不让青瓷进去!天天睡得跟死猪一样……”我妈毫不留情面地在你面前吼着我,却在转向你的时候轻言细语、笑意盈盈:“待会在阿姨这里吃饭啊。”

你露出标准的商业笑容,非常有礼貌地回答着我妈:“又要麻烦阿姨了。”

“哎,不麻烦不麻烦,快进去吧进去吧,待会好了叫你们。”说完便转身去了厨房,我凝视着我妈的背影,若有所思的想,如果你是她的孩子,她一定会很开心,一定不会这样骂你。

你双手插兜,不再面无表情,开始似笑非笑地盯着我:“怎么?还不让我进去?”

我和你四目以对,又是两两无言。我气馁地转身,拖鞋一甩,又扑进了被子里面,你随后进来,把门带上了。

我捂在被子里面好一会儿,发现你并没有理我,我有些尴尬地想,我要不要问你昨天晚上为什么不等我。

我推开了被子,看见你在翻那一沓瘦金体的拓本,我刚准备把昨天想问的问题问你,就被你的冷嘲热讽给刺激的眼泪汪汪。

“苏离给你找的?不错嘛。看来有我没我你都挺行的。”你阴阳怪气地说着话,面上都是不屑和轻蔑。

所有人都说你懂事,温润,脾气好,可是只有我知道,其实你是个敏感、记仇、自尊心强、乖张、傲娇的人。有时候我很开心,你的这一方面只有我知道,可是有的时候我又真的很难过,比方现在,你的这些话真的刺伤了我。

我一向不善言辞、不喜争辩,还没有来得及和你解释,就被你接下的一句话砸的晕头转向。

“我有女朋友了,叫林碧,下次带来你看看。毕竟你是我发小。”

你坏笑地样子真好看,眉宇间的少年气息喷薄而出,让人怎么能不惊心动魄?我酝酿了很久才把眼泪收回去,干巴巴地说了一个字“好”

谁也不知道,在我颤抖着嘴唇说出那个字的时候,我的世界塌了。

它,塌了。

你不动声色地挑了挑眉,似是对我的回答并不满意,可我已经丧失了继续说话的勇气,我怕我会忍不住在你面前哭出来。我像死了一样躺着床上,使劲地用被子捂住头,任由眼泪决堤。我没有看见的是,你站起身走到我床边,修长的手落在半空,一会张开一会又捏紧,最终还是收回了手。

被子里面空气稀薄,我也不知道我在难受什么,心里空荡荡的,脑子里面一片浆糊。

谁想和你做什么青梅竹马啊宋青瓷,谁又稀罕做你的发小了。

我稀罕的东西,你从来没有给过我,甚至现在连最后一丝幻想都打破了。

所爱隔山海,山海尚可平。

放屁!都隔了山海了,还怎么平啊。

我拿什么去平啊。

4

苏离开始频繁找我,而一向和我形影不离的你,反倒成了陌路人。

平心而论,我不是个好人,我害怕孤独害怕一个人,所以我接受了苏离这个朋友,他幽默风趣、温柔体贴,让我暂时忘记了你给我带来的难过。

可是为什么说我不是个好人呢?因为我明明知道苏离喜欢我,还装作不知道,为了和你对垒,我还是自私地让他留在了我身边。尽管我没有给他说出喜欢的机会。尽管我真的只是把他当朋友。

你待我愈发冷淡,好几次我在学校遇见你想问你为什么,都被你冷漠的眼神看的欲言又止,最最令我张皇失措的不是你冷漠的神情,而是你身边站着的人。

那个原本只属于我的位置,已经毫无征兆的换了人。

是啊,你有女朋友了,我们该保持距离了。

我不动声色地把我们的关系又拉远了一步,尽管,往后退的每一步,我都是如行刀刃,疼的鲜血淋漓。

没有什么比这更难过的事情了。我开始逃避,尽管避无可避。

之前费尽心思想要遇见你的时候,却几天都难见你一面,现在我懦弱地把自己塞回了铠甲里面,你却天天在我面前晃,扰的我心神不宁。

宋青瓷,我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

我的数学一向不好,这次月考的成绩又被数学拖了后腿,那分数简直就是车祸现场!就连一向积极乐观的苏离,在看见我的数学卷子后也是一愣。我羞耻地捂住了自己的脸。

半晌后苏离才艰难地从牙齿缝里蹦出几个字来:“你这提升空间是真的大。”

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你陪着你的女朋友来自习室,我低着头没有看见你。你路过我和苏离这边,撇了一眼我的数学卷子,轻蔑的嗤笑声毫不留情地啃噬着我的尊严。

真是丢脸。

苏离好看的眉毛微皱,横了你一眼,我抬起泛白的脸,对你扯了扯苍白的嘴角,算是打招呼了。

苏离认真收好了卷子,偏头看了你和林碧一眼,冷冷地骂道:“笑你妈笑。”

沈翟23333
沈翟23333  VIP会员 我想奔赴天明。 微博:沈翟2333 QQ:2243923796

喜欢的少年是你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