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秒钟之后,我有了一个和我同岁的女儿

2019-09-08 19:37:47作者:稻禾真人左左左

科幻

1.体验机

孩子就是未来,无论在哪个时代,孩子都是最重要的。

课堂上。

“今天我们要讲的这篇课文呢,主人公生活在一个条件艰苦的年代……”

身穿白衣的女老师一边慢慢地踱步一边讲到:

“在故事发生的时候,他已经三天没有好好吃饭了,文章中这样写道‘他感觉胃里已经被抽空,连一丝空气都不剩,只要一闭上眼睛,就能幻想出满桌饭菜的景象’在这样的情况下,他遇到了收留他的老奶奶……”

“老师老师”有一个学生打断了老师的讲解。

“三天没吃饭到底是什么感觉呀?”

对于这些孩子来说,“三天没吃一顿饱饭”这种事情,很明显是超出他们理解范围的。

这个时候,为了更好教授给孩子们知识,就需要用到体验机教室了。

“这位同学问的非常好,那么为了让大家更好地理解文章里的情感,大家和我到体验机教室里来。”

老师拍了一下手,学生们窸窸窣窣的排好了队,整齐划一的迈开步子,走进了隔壁的一间空旷的教室。

这间教室里,原本应该是书桌的地方,摆放着一个个头盔一样的东西。

这就是体验机,一个伟大的发明,体验机中可以预设入需要体验的数值,然后将预设的数值转换成电波传输进大脑。

简单地说,就是向脑中输入一个梦,一个可以自定内容,自定时间的梦,如果你想的话,你甚至可以在现实三秒钟的时间里,在脑中完成数年时间的体验,只不过这个体验的时间越长,就越容易出现内容逻辑上的漏洞。

体验机的应用领域很多,像是士兵训练,罪犯逼供等等。

而现在体验机的最新用法,是将其应用在教育领域,通过真实的体验来促进孩子们对知识的理解。

“同学们,现在体验器里面已经输入好了这节课要体验的内容,时间是五分钟,大家都戴好体验器,咱们一起体验五分钟课文里男主人公身处的环境,体验结束之后要写一篇体验感悟。”

老师清亮的声音在空旷的教室里来回弹跳,等学生们都带好了头盔闭上了眼睛,老师就拿起讲台上的一个总控开关,用旋钮设置好五分钟的时长,按下了开始。

学生们的头盔上蓝色的灯光慢慢亮起,持续了大概三秒钟的时间之后,蓝光就像力竭的萤火虫一样慢慢熄灭了。

“好啦,五分钟结束了,大家都有什么感想呢?”

“哇……男主角遇到老奶奶之前的生活可真辛苦啊”

“被收留可真幸福啊!”

“老奶奶收留了他真是太让人感动了……”

教室里的小孩子们手里抱着头盔,有些吃力的用语言表达着自己的想法。

“好啦,咱们今天的体验就先到这,大家回去之后写不要忘了写一份体验感想,明天课堂上我会选几个同学来朗读的。”

“老师,智午他晕倒了!”一个女孩子慌张的声音从教室的角落刺进老师的耳朵。

在教师的一角,被称作智午的孩子倒在地上,浑身不断地颤抖着。

“大家都先回原本的教室里去!”

老师一声令下,其他学生马上就不再围观,又像来的时候一样,迈着整齐划一的步伐回到了原本的教室。

老师一把把智午头上的头盔摘下,用手里的对讲机寻求帮助:

“医务员,四号体验教室有学生晕倒了!赶快过来!”

话音刚落,医务员已经来到了体验教室,速度快的让人怀疑他是不是一直就躲在隔壁。

医务员掏出仪器给智午做检查,各种仪器在他手里上下翻飞,一如一个熟练的工匠。

检查完之后,医务员又拿起头盔一样的体验器,查看了很久。

“他的身体没出什么问题,倒是这个体验器有些不对劲,好像是使用的时候发生了数值错乱。”

“数值错乱?”

医务员耸了耸肩膀说:

“因为全世界的体验机都是共享一个服务器的,当同时使用的体验机数量过多的时候,预设的体验数值可能会出现BUG,虽然说这种BUG只是理论上存在,但是也不排除发生意外的可能性。”

老师的表情焦躁起来。

“至于这个家伙,他刚才到底体验了什么,体验了多长时间,除了他自己,就谁也不知道了。”医务员低头看了看躺在地上的智午说道。

2.小琳

两天之后,智午醒了。

智午第一次醒来的时候,一直歇斯底里的叫喊,医务员无奈之下只能用一针镇定剂让他重新睡了过去。

又过了一整天时间,智午再次苏醒。

他一睁眼,老师焦虑的脸就撞进他的视野。

“智午,我是谁?”

智午看着老师的脸,并没有马上回答,反而是一动不动的沉默了很久。

他沉默的时间长的过分,似乎从宇宙诞生伊始,他就是保持着这样的姿势表情一言不发。

“老师,是你。”智午终于说话了,小男孩的稚嫩声音从他口中传出来。

智午抬头看了看天花板,环视了一周身处的环境。

“嗯,看来大脑没有受影响。”一旁的医务员一会让智午眨眼睛,一会让智午动手指,一边观察他的反应,一边在本子上飞快的记录着。

“智午,你……呃……去了哪?”老师一时不知道该怎么问这个问题。

但是智午还是听懂了老师想表达的意思。

“很多地方。”智午语速很快,他成熟的说话语气和他小男孩的嗓音之间,摩擦出了一种违和感。

“有点记不清了,我好像做了很多事情,我一时想不起来……”

“我是做了一个梦么?我现在几岁?”智午看着自己的双手问道。

“你现在八岁……”老师回答。

“八岁……小琳死的时候也是八岁……”

“小琳是谁?”老师和医务员面面相觑。

“是我的女儿。”

3.每一个意外都有它的价值

在那之后,智午虽然身体并没有什么问题,但还是一直都被隔离在病房里,每天老师和医务员都会来例行检查,由医务员检查身体状况,老师询问一些日常问题,以此来确认智午的精神稳定程度。

在接受观察的这段时间里,智午在睡眠结束的时候偶尔会出现情绪崩溃现象,他似乎对自己的身体充满了厌恶,而且经常提到他惨死的女儿。

“我的女儿被害的时候才八岁……她太惨了……”

老师尝试着询问一些关于智午在体验机中的经历,但是智午每次都只提起自己女儿被杀害的这一段内容。

医务员推测,智午在体验机里获得的记忆数据,时间最起码有五年以上。

医务员尝试着对智午进行心理治疗,让他慢慢的接受事实:他只是一个用体验机经历过特殊体验的八岁学生,他脑中的种种记忆只是一个偶然的,有些过于冗长梦。

对于医务员和老师来说,智午身上发生这样的意外似乎不是一件坏事,在这段时间里,智午就像一个不可多得的实验体一样,体验过了几乎所有的心理创伤治疗方式。

在这样的心理治疗持续了一段时间之后,智午的精神慢慢的稳定了下来。

两个月之后,智午回到了学校里,恢复了除体验机之外的课程。

但是他却对做学的内容表现出了极度的厌烦。

比如说:

“这篇课文告诉我们,生命是可贵的。”

“老师,并不是这样。有些人的生命就不是可贵的,他们侵害过别人,给别人带来痛苦,这种人的生命是低贱的,是不值得留存在世界上的。”

智午打断了讲台上的老师,眼神冰冷的说。

再比如说:

“我们都知道,只要用心面对生活,生活必将报答给我们以幸福。”

“不。”智午又打断了老师。

“再用心去生活,也抵不过一个想毁灭你的人,你用心面对的一生,只要他人的一个邪念就可以毁掉。”

下课之后,老师揉着额头坐在办公室里,向医务员求助。

“有这孩子在,我已经没法上课了,而且,他说了一句风险等级很高的话。”

“什么话?”医务员脸上写满了好奇。

他上课的时候问我说:“老师,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们真相?”

“‘他们’指的是谁?”

“班里除了他的其他同学。”

“哎呀呀……”医务员手托着下巴若有所思。

“这还真的是很危险了……”

4.不符合标准的儿童

在和体验机技术顾问讨论过之后,技术顾问建议医务员和老师试着对智午进行记忆覆盖。

就像熨平褶皱的衬衫一样,直接把他出了问题之后的记忆抹平。

“我们最近新开发了一个记忆覆盖模板,安全度很高,会在记忆里安插一个意外事故导致脑外伤的片段,以此来弥补一些人造记忆数据中难以避免的漏洞。”技术顾问说道。

“真牵强。”医务员打趣说。

“知足吧,要是我们的技术真的可以没有漏洞的话,老师们就该失业了。”技术顾问回敬了一句。

“那现在的问题就是怎么让他接受这次记忆覆盖了。”

“你们还会考虑这种事?直接按在椅子上扣上头盔不就行了么?他们的课程里应该没有‘反抗’这节课吧。”说这话的技术顾问正津津有味的在转椅上来回转圈圈。

老师和医务员对视了一眼,感觉也只能这么办了。

但最后,老师和医务员为了计划顺利,还是设了一个骗局。

他们把智午叫到了体验机教室里面。

“智午,我们根据你的建议,改变了一下同学们的上课内容,争取让课程内容更接近现实一些,你是所有同学里,阅历最多的一个,你能不能来先体验一下课程内容呢?”

稻禾真人左左左
稻禾真人左左左  VIP会员 脑洞流轻小说写手,是个看恐怖小说长大的孩子,希望大家能喜欢我的故事

三秒钟之后,我有了一个和我同岁的女儿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