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入梦锁云宫

2019-08-30 19:03:49作者:夜妆

古风

清念阁内,侍女端出一盆血水。

逸王的侧妃眠夫人虚弱的躺在床塌上,娇弱的身躯显得楚楚可怜。

“逸王到——。”

苏孤云逸大步掀帘而入,俊美的脸庞此时阴沉至极。

他坐到眠夫人的床边,握住她纤细的手。

“花眠,怎么回事。”

一旁的太医匆匆下跪,神色紧张。

“逸王殿下,眠夫人她……小产了。”

花眠紧紧的抓住苏孤云逸的手,眼里泪水不停滴落,脸没了平日的娇媚,此时却叫人看了疼惜至极。

“殿下……臣妾孩子没了……要为臣妾做主啊……”

她朝太医使了个眼神。

一旁的太医慌忙跪过来。

“禀报殿下,眠夫人是……是喝了逸王妃送来的汤,突然小产的……”

苏孤云逸皱眉,

“不可能是阿枫!”

花眠抓住苏孤云逸的手臂,泪水不停掉落,声音带着哭腔。

“殿下,臣妾真的是喝完王妃娘娘的汤,孩子就没了啊……殿下……”

“是啊,殿下。”太医在地上不停的磕着头,“臣刚刚还验了那碗汤,里面放了三红花啊……”

“够了!此事本座定会派人明查。”

婼晚枫在阁外听着,轻笑,心中一片悲凉。

她掀帘而入。

“不用查了,眠夫人流产,就是本宫所为。”

那一瞬很静,发鬓那簪步摇的碎响也清晰入耳。

阴冷的地牢内,婼晚枫看了看脚腕上的铁铐,那么冰冷,坚硬,我还没怎么动,雪白的脚裸便已磨出了血。

苏孤云逸何时让在这种地方呆过。

可她不能倒,她婼晚枫向来敢爱敢恨,活的洒洒脱脱。

她轻轻挪到一个发霉的木桌前,身下的稻草虽不比宫里的锦垫柔软,却也有温度。

婼晚枫取下头上的翠珠,兰花簪,步摇,随意放到桌上,身为囚徒,就不该戴着这些不符合身份的王妃饰品。

牢外传来了脚步声,婼晚枫很熟悉那脚步声,很沉稳。

她没有回头,只是静静的看着牢内墙上那还不足一碗大的窗口,有月光照进来。

一串开锁的声音。

“阿枫。”

苏孤云逸的声音带着一些沙哑和沉重。

“逸王来做什么。”婼晚枫没有回头,只是静静的说。

苏孤云逸看着她清冷的背影,心里满是压抑的怒意。

“阿枫,你告诉我,是不是花眠嫁祸的你?”

婼晚枫笑了笑,微微转过侧脸。

“殿下,你还是不要诬陷你的眠夫人了,太医院的人都知道,我昨日去配了那打胎药,今儿就端给了她。”

苏孤云逸的脸越来越阴冷,心里已经怒火腾烧。

“婼晚枫,你为何如此狠毒,我并未给她真的名分,她的住处都是下人的偏殿,她怀的是我的孩子,你也下得去手。”

婼晚枫冷笑,眼泪从眼角滑落,滴在稻草上。

“我就是狠毒,苏孤云逸,我不甘心,她凭什么有你的孩子,你怎么不废了我让她来当王妃?!”

苏孤云逸捏紧了衣袍。

“婼晚枫,你不可理喻。”

他愤然拂袖离去。

半晌,婼晚枫终究是不可控制的哭了起来,他始终没有对她用刑,但其实早已凌迟她千万遍了。

婼晚枫倚在地牢粗糙冰冷的墙壁上,思绪开始变的模糊,全身软绵绵的,明明是黑暗的牢房,在脑袋里却开始忽明忽暗,好像有暖烛相照,殿堂般开阔,微微睁开眼,看到的还是冰冷一片,婼晚枫知道,自己快要进入梦里了。

两年前。

偌大的崇文阁内,年轻俊秀的逸王坐在台案上,审阅皇上送来的奏章。

——平沙漠漠,北军犯南。

他皱眉,“啪”的一声,奏章被他扔到地上。

逸王向来忧国忧民,但也性子温和,想必这次是气急了。

一旁的太监没一个敢上前说话的,大气都不敢喘的齐齐跪在地上。

殿里的侍卫倒是聪明点,赶紧跑去昭云殿去请逸王妃。

婼晚枫听完由来,好气又好笑的看着这些侍卫,一身素衣就往崇文阁去。

果然,崇文阁内,苏孤云逸一脸怒意的坐在案上。

婼晚枫隐隐有些忧心,端着一壶茶过去,沏在案前的空杯里。

轻轻抚着苏孤云逸的背,温言抚慰着。

他的心慢慢平和下来。

他搂过婼晚枫的腰,婼晚枫顺势坐到他的腿上,就着他手中的茶杯喝了一口。

“你这样可吓坏那些下人们了。”她娇嗔到。

他在指尖玩弄着她的发丝,娇妻在怀,多大的火气都没了。

“阿枫。”他轻唤。

“嗯?”

他有些犹豫的开口说

“三日后,我要亲自带兵南征。”

“嗯,我知道。”

婼晚枫把头埋进他的怀里,不让他看到她眼中的难过,她知道苏孤云逸爱国爱民,如今边疆外敌侵犯,烟国唯有三皇子逸王善战,平时她想怎么闹就怎么闹,但在国事上,她不想他因她而为难。

“我的逸王英勇世无敌举世无双,我等你回来。”

婼晚枫紧紧的依偎着他,不愿放开。

他在她眉心落下一吻。

“什么三千佳丽,今生今世,本座有你一人足矣。”

转眼之间,便已过了三日,到了逸王要出征南伐的日子。

今早,苏孤云逸早早就醒了,静静的抱着怀里的结发娇妻,不忍心打搅安睡的她,离别将至,思绪纷纷。

婼晚枫其实也早早的醒了,思绪万千,贪恋的窝在他温暖的怀里,不忍心打搅熟睡的他。

前一日夜里,婼晚枫与苏孤云逸已经道完要嘱咐的话,缠绵入睡,今日谁也不说南征的事。

卯辰到,婼晚枫才不安分的动了动。

苏孤云逸轻轻的吻了吻她,她蹭了蹭他的胸膛,马上就要离别,两人难舍难分的又缠绵了好一会。

待宫外开始忙碌,苏孤云逸才放开她,坐起来。

沐浴更衣后,婼晚枫像平常一样,支开丫鬟们,亲自为苏孤云逸绾发,只字不提今天即将分别的事,她细细的理着他柔顺的发丝,拨开额前的碎发,梳好用金冠绾上,只是今日要格外温婉。

“好了,我家逸王真是温润世无双啊。”

苏孤云逸笑而不语,执起她妆盒里的眉笔,温柔的扶着她的脸庞,轻轻的细细的替她描着眉。

“我家小娘子也是美若天仙,倾国倾城呀。”

他温热的气息吐在婼晚枫的脖颈上,痒痒的。

柔情蜜意都快溢出两人的眼梢了。

时间过的很快。

城门外,万千将士排列整齐。

婼晚枫抹去眼角晶莹的泪珠,踮脚抱住他。

“刀枪无眼,你要万分小心,你归来那天,我就站在这里等你。”

他也搂着她的腰,眉间心上满是不舍和心疼。

“阿枫,待我平定藩贼,定当日日与你描眉,再生几个孩子,永远都不分开了。”

婼晚枫笑了笑,余生如此,便再好不过了。

余生如此,便再好不过了。

婼晚枫被锁铐的声音吵醒,眼前是冰冷的地牢。

原来是梦。

婼晚枫坐起来,脸上的泪痕还未干,脑袋本是一片空白,当记忆陆续涌入脑海中时,心刀割一般的揪痛起来。

一个獄史恭恭敬敬的给她开了锁链,端来了好菜好饭,婼晚枫就知道,他还是没有废了她。

狱史低眉顺眼,“王妃娘娘,地牢可苦坏娘娘了,这是御膳房拿来的早膳。”

婼晚枫看了一眼,“我一牢狱,还配吃娘娘们吃的饭菜?”

獄史听了,急忙跪下。

“王妃娘娘,万万不可这么说啊,逸王殿下派了轿子,就在外边等着,要吩咐小的等娘娘用完早膳就放娘娘走。”

夜妆
夜妆  VIP会员 白马时光签约作者

南风入梦锁云宫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