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虫传说

2019-08-24 20:36:22作者:花雨烟

古风

我是青海湖湖堤的一条小灵蛇,名叫盛姬。

青海湖四面环山,风景秀美。

这儿有喝不完的仙露琼浆,也有吃不尽的浮游生物。

这儿物资丰富,非常适合灵长类和人类生存。

这儿是盛国领土的一部分。这里民风淳朴,人们从不滥杀无辜生物。村民们和我们这些生物保持着一种和谐的生存方式。我们互不打扰。

自古以来,盛国的国民一直把我们灵蛇类当成他们的保护神。在我很小的时候,蛇仙托梦给我,它告诉我,我的爹娘为了保护盛国惨死敌手。但它始终不愿告诉我仇人是谁。只说爹娘的遗愿就是希望我能好好活着。蛇仙还将我爹娘的内丹注入水晶珠内,挂在我的脖子上。希望有朝一日我遇到危险时,能用它护身。

我醒来后,看到内丹还在。我知道蛇仙的话是真实的。

青海湖美如仙境。对于蛇类来说,这里似天堂。

我很幸运生活在这片水域。我和小八每天浮在水面,时而玩耍,时而扮坏搞怪。时而眺望远方的美景。试图寻找其他更有趣的小伙伴。小八是一只锯缘龟,因为他身体上有八个棱角。我习惯喊他小八。

这里的每个人我都认识。这儿的人身上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咸香味。这是由于长期浸润在这个咸水湖畔,经过风吹日晒后散发出来的独有的味道。

村里的小孩子,每次见到我都会温柔的对着我唱童谣:

小娃娃,上南洼,跑个坑儿种西瓜。先长叶,后开花,结个西瓜圆又大,乐得小孩笑哈哈。

小星星,亮晶晶,好想猫儿眨眼睛,东一个,西一个,东西南北数不清

……

我喜欢听孩子们嘹亮的歌声。也习惯于小八陪伴我的日子。

就这样的日子过了3千年。我也渐渐长大。

我听着熟悉的歌声,一波一波的小孩子长大成人。又一波一波的逐渐老去。她们子子孙孙都生活在这里。

我也对这片土地产生了浓烈的爱。

这3千年来,我从未感到寂寞。因为有村民们和小八的陪伴。每一天都过的很快乐。

可是,好日子总是会有期限。

有一天,我像往常一样,浮在水面上玩耍。却被远处传来的隐隐约约的笛声吸引。

那一阵清素的笛声。高亢嘹亮,笛声中蕴含着无尽的宏图伟业和山河抱负。我努力的朝笛声传出的方向游来。

远远的看到一位身着白衣的少年。他头戴束发嵌宝紫金冠。脚踩青缎粉底小朝靴。

待我游近,他转过头时,风拂过,树上的烟霞起伏成一波红色的海浪。初见的模样,如画的眉眼,漆黑的发。碧色的海浪中飘下几朵花瓣,天地间再没有其他的色彩,也没有其他的声音了。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这句诗直到这一刻我才懂。

我闻到少年的气息与这里的村民不一样。他的身上没有那咸香味。

花痴如我,多想用我的蛇尾轻轻抚摸下那公子的脸庞,只因那面庞太过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我担心自己庞大的身躯吓坏那少年。他那高贵又卓尔不凡的气质眉宇间隐隐可见,这是我有生以来见过的最好看的人了,我不由得看的两眼发直。我到现在才明白什么叫王者之风。

我原想每日在他附近的水下静静潜伏。偶尔探出个脑袋,看上他两眼就足以。

可是第四日,我左等右等,怎么也等不到他。

我从村民口中听说他叫姬穆;他就是周昭王与房后之子。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见不到他时,我的心里很难受,那是我从未有过的感觉。

我突然不满足于每天与小八的嬉戏玩耍了。我也听够了孩子们唱的童谣。

我的一颗心像是被他拿走了。我想幻化成人形,去寻他。

可是我虽修炼了三千年,灵力还不足以幻成人形。

我听说有一种幻形草,吃完后,可以使我们灵长类的功力大增。但是吃过幻形草的灵虫,只有5年的寿命。若想活得久远,需得以命续命。

小八知道后,瞪着圆圆的眼睛,看着我说你疯啦。为了一个人类,放弃自己万年的寿命,太不值了。

我很认真的想了想。假如我能与喜欢的人在一起。即便是能活一日,也足够了。

于是我决然的吃下幻形草。

顷刻间,我只觉汹涌澎湃的元气与内力在我体内涌动。不一会我的五脏六腑犹如被挤压,骨头似乎被敲碎。疼痛感覆盖我的全身。我昏死过去。

待我醒来,我只觉体内真气丰盈。我稍稍一提气。竟然可以变成金龙,我很兴奋。加大了每天修炼的时间。

经过几个月的努力,我已经可以变成兔子、野马、猎豹。我也逐渐适应陆地生活。

一年后,我终于能变成人形了。我从铜镜中打量自己变成人后的模样。

竟有些吃惊。我痴笑着说,原来我也很美。可小八却不这么认为,它觉得我蛇身的样子最美。我嘲笑他不懂美,不懂情爱。

它讥讽我是被爱冲昏了头脑。我无意与它争辩。只说,且等有一日,你遇到了,便懂了。

就在我还沉浸在自己能变成人的小欢喜中洋洋得意时。

我听到盛国的村民说,周昭王第三次亲征荆楚时,薨于汉水。穆哥哥现在已成为周穆王。

其实,朝代更迭,对我来说无甚变化。我和小八还在研究怎样接近穆哥哥。盛国国民的举动,让我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有不少村民陆续来到青海湖堤,一边向湖中撒入米浆。一边向我们灵蛇类祈祷。

大意是,穆天子喜好征战。自继位以来,四处讨伐边境各国。近来听中土探子来报,穆天子贪恋青海湖已久。不日便举兵前来讨伐。希望灵蛇后人,能保佑盛国免于生灵涂炭,血流千里。

我听到村民们的祷告,心里很是矛盾,我一小小灵蛇,能力有限。天下更迭,自有定数。不应是我该管的。我也管不了。我整日潜入青海湖底麻痹自己。不愿再露面。

直到有一日,我听到堤岸上,厮杀声一片。蛇仙传梦给我,我应该以保护盛国国民为己任。我的父母之所以给我取名盛姬。就是想让我担起保护盛国的担子。

我很无奈,我偷偷把头浮出水面,我看到岸堤上,一个小女孩歇斯底里的哭喊着娘亲。她的娘亲躺在血波中一动不动。同时,岸堤上浮尸一片。那是我从未见过的恐怖画面。

我低头看了看挂在脖子上的内丹。我觉得它越发沉重了。我要像爹娘一样。尽我的职责。保护我热爱的这片土地。

听说盛国国王欲递交降书。我打算幻成人形以献计为由前去见他。

眼下盛国虽民富力强。但是与泱泱大国-周朝相比,盛国并无半分胜算。

顽强抵抗,虽不失气节,但免不了黎民百姓的流血牺牲。盛王虽不愿臣服于周王朝,但经前日一仗,看到生灵涂炭,天下苍生流离失所。盛王也唯有递交降书,以死殉国。他的英勇气概,令我折服。他的心中有家国荣辱。有天下黎民苍生。而我却一直在逃避,我很羞愧。

最终我与盛王商定,假意将我以盛国公主的身份,献与穆天子。并伺机暗杀他。

我想到朝思暮想的穆哥哥,要死在我的剑下。我的心就在滴血。但保护盛国的使命在身。我不敢违抗。也不能违抗,唯有依计行事。

在人群的拥护中,我嫁给了穆哥哥。一袭红纱盖在我头上。我听到周朝的臣民议论纷纷。有人说,此女真乃是倾国倾城,惊如天人!

有人叹气说:又一个妖媚惑主的妲己降世了!

不管他们是赞叹,还是诋毁,我都不在乎。我腰间藏着凶器。一步一步朝穆哥哥走去。

终于入了洞房,穆哥哥帮我掀开红纱。我抬眼看他,好一个丰神俊秀的少年。我不禁伸手轻轻摸了下他的脸。穆哥哥也柔情似水的看向我。那眼神里饱含了满满的爱意。我猜他一定是爱我的。

我多想时间永远就停留在这一刻。我不想杀他。我努力的给自己找借口,拖延时间。

可是盛王的嘱托余音绕梁般,在我脑子里一遍遍回放。我转而用凌厉的眼神看着穆哥哥,问:“穆哥哥,为何大周要攻打我们盛国,天下太平不好么?”

穆哥哥态度坚毅的说:“姬儿,你现在已是我的王后,就该为我大周朝着想。天下一统是迟早的事儿。我不做,自有别人去做。只有天下统一了,才会真正的天下太平。我自少年时,就立下的志向,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姬儿,我娶你不是趁人之危。我这一生都会好好待你。”

穆哥哥闪烁如星的眸子,脸上隐见高贵与霸气。短短一年时间,穆哥哥已经能凭借一己之力撑起整个天下,他始终未变的雄心壮志及赤子之心。让我对他的爱意又添几分。

“可是……”我刚欲争辩,他的唇已经吻了上来。我心荡漾了一秒钟。转念我又想起盛王的嘱托。我怕再拖延下去,定会被穆哥哥的柔情打败。我毅然拔起腰间的凶器,刺入穆哥哥的心脏。

他吃惊的看着我,用尽最后一丝力气,问:为什么?

我松开颤抖的双手。泪如雨下,心被撕碎了一样疼。我撕心裂肺的叫着:“穆哥哥……”

我恨我自己,为什么要亲手杀死自己最爱的人。这一刻,我后悔极了。我不由自主的拿起爹娘的内丹,用真气逼入穆哥哥的体内。以求能护住他的心脉。

看到穆哥哥的心脏又恢复跳动。我松了一口气。我到底是在做什么?我笑我自己痴傻。又恨我自己愚笨。

我背叛了盛王对我的信任,又辜负了穆哥哥的深情。我罪该万死,此刻,我只能以死谢罪。

这时候,一群护卫兵闯入宫殿内。我被团团围住。有护卫说,杀死妖妃,为穆天子报仇。

原本他们不是我的对手。但我此刻只想寻死。我眼看着一个凌厉的长矛刺穿我的身体,紧接着,接踵而来的长矛一起刺向我。我已经疼的不能再疼了。

我身体的颜色慢慢变轻,转而消失不见。护卫兵惊慌失措,乱成一片,有的喊:“有妖怪……”

我虚弱极了。永别了,穆哥哥。我的元灵像花瓣一样四处飘散。但很快,似有一道无形的力量又把我的元灵聚在一起。我似乎在一个黑寂寂的洞中蛰伏。也不知过了多久。

当我再次睁开眼时,我发现自己躺在小八的怀抱中。我看到小八嘴角一股股鲜血涌出来。

我惊问:“小八,你怎么了?谁伤的你?”

小八虚弱的很,它说,“姬儿,我快不行了,以后不能陪你了。不就是以命续命吗?拿我得命换你的命。你可以去找你的穆哥哥了。”

“小八,你为什么那么傻……你为了我……不值得。”我哭喊着。

“值得,不是只有你能为爱豁出命来。我也能。我爱了你三千年。可是我没有你勇敢。只有到这一刻,我才敢说出口。”小八说完,缓缓闭上眼睛。

“小八,你不要离开我,我求求你,别走……”我拼命的哭,仿佛那哭声能把小八留住。

我将小八葬在青海湖堤,那是我们的家。我打算在这里为他守灵。别的我什么也不愿去想。我只祈祷他来世不要再遇到我这样愚笨的朋友。

5年很快过去了,听说穆哥哥并没有死,他帅兵回到中土后,再没来叨扰过盛国。我还听说在中土,穆哥哥还为我建了个衣冠冢。

我想去看一眼。我在小八墓前表明心意。与他道过别。便启程了。

我来到大周国都,这儿繁华似锦,热闹非凡。我惊叹,原来这世间还有这么多好玩的,好吃的。

我一路打探,来到衣冠冢前。这儿芳草萋萋,涓涓溪流。硕大的墓碑上,赫然写着:淑人.盛姬。

我只是他拜过堂的妻子,洞房那刻,我还刺杀过他。原来,穆哥哥不恨我。没想到他对我也如此痴情。

不管怎么样,我曾经辜负他,刺杀他。我已无脸再见他。但我仍然想再看他一眼。我在墓碑前伫立许久、许久。天色已晚,露珠悄悄洒满我的白纱衣。

忽然,远处悠悠笛音扬起,婉转缥缈,不绝如缕,宛若天籁之音。那笛声隐隐萦绕着无限的遐思与牵念。

这与穆哥哥的笛音不同,他不是穆哥哥。我欲转身离去。却听得有人喊“姬儿”声音有些嘶哑。

我回眸,竟然是穆哥哥。

几年不见,穆哥哥吹奏的笛音竟完全不同。以前的高亢、激昂变成了现在的悠扬、绵延。

但他的脸仍如六年前,我初见他时那般英俊,但又似多了一些斯文淡雅和憔悴。

我脱口而出:“穆哥哥……”此刻我的心很痛很痛,就犹如那天我把凶器刺入他胸膛的那一刻。任泪水肆意在我的脸颊流淌。

一树繁花,只一眼,便是天涯。

“我以为你……”“姬儿……你让我思念的好苦”堂堂七尺男儿,穆哥哥竟呜咽的说不出话来。他的痛我懂。正如我思念他一样浓烈、刻骨。

我笑着说:“我还活着”。我用臂膀环抱住他。

“姬儿,不要再离开我……”穆哥哥紧紧抱住我。生怕一个不留神,我就会消失。“莫说一个盛国,为了你,我放弃天下又如何?”穆哥哥抱起我朝王寝走去……

那是一段刻骨铭心的日子。是我这一生最快乐的一段时光。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