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酿之灵溪圣女

2019-08-14 17:06:28作者:大眼不说话

古风

1

“阿芷,我来了,你出来啊?”一位身穿黑褐色长袍的男子在灵溪谷的长桥上一边与守卫的女子们打斗着,一边疯狂的叫喊着。

“来者何人竟敢闯我灵溪圣地?”身穿紫色轻纱长衫的女子持着长剑被一群女子簇拥中来到男子面前。

“紫月,我来了,我终于找到了烈焰果,我要见阿芷。”男子见到前方的女子激动的说道。

“宫主,三月为期,如今三月已过,你来迟了,圣女已经进入了灵溪禁地,终身为我灵溪圣教祈福。”紫月看着他黑褐色的长袍早已破烂不堪,透过两边残缺的衣袖,还能看到他手臂上的累累伤痕,这很明显是烧伤。她感觉到命运真是作弄了他们,终究是错过了。

“你说什么?我不管,我已经取得了烈焰果,我要见阿芷。我要去禁地找她。”男子难以置信的吼叫着。

“宫主请回吧,圣女若知道你今日来过一定不会后悔,她终究没有看错你。但是我们圣教如今你是不能进了。”紫月叹息的说道。

“不,我今日就是死也要进去,就看你们是否拦得住。紫月,那休怪本尊无情让这些人成为我的刀下亡魂了。”说着男子快速的穿过人群,遇到阻拦者他的刀便砍了过去,紫月见这个人已经发疯了,知道拦着已经无意义了,只是徒增伤亡,看来还是圣女最了解他。

“通通给我住手。”紫月呵斥道。

“罢了,我带你去禁地看看吧,这样你也能死心。”紫月终究还是妥协了,众人都退下了,她沿着山路将宫主带到了禁地。

只见一座山旁立着一个石碑,石碑上写着“禁地”二字,山上藤蔓环绕,若不是紫月扒开这些缠绕着的藤蔓,无人能看出这里还有入口。紫月扒开藤蔓后,露出一块巨石,宛如一道山门阻隔来人进入山中。

男子运着内力,一掌打在石门上,石门岿然不动。

“宫主没有的,这个石门可不是一般的石头,它是我们灵溪圣教的先人用千年玄铁打造的,表面看这只是石头,内里可是包裹着千年玄铁,翻看我们圣教的史册从未有人用武力打开过这道门。”只见男子一遍又一遍的运功打在石门上,紫月只好上前劝阻他。

“那阿芷是怎么进去的?”男子不解我问道。

“这自然用的是我们圣教的秘术。”

“圣教的秘术是什么,说?”男子毫不犹豫的将刀架在了紫月的脖子上,威胁她说出秘术。

“宫主,即使你知道秘术也没有用,进入禁地最重要的一点是要圣女的血,现在圣女进入了圣地,没有圣女的血你也进不去。”

“难道阿芷进了圣教之后你们圣教就没有圣女了吗?”宫主的刀仍旧没有放下,他逼近了紫月,暗暗说道。

“看来宫主果然很了解我们圣教。没错,如果现任圣女没有生下嫡系血脉,新的圣女将会在十八年后由圣物自主选择圣女,所以即使宫主想要进入圣地也要十八年之后。”紫月看着眼前的男子笑着说道。

“是吗?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流樱护法可是阿芷的妹妹,她们的血应该是一样的吧?”

“看来宫主对我们圣教了解的还是不够啊,如果只凭拥有相同的血液就能打开这禁地的门,那为何我们圣教只有一位圣女呢?难道你就不好奇为什么流樱护法不能成为圣女吗?”紫月嘲弄的说道。

“你......”男子咬牙切齿,紫月的话已经明明白白告诉了他,自己如今是不能进入禁地,除非十八年后新任圣女出现。

“好,不就是十八年吗?本尊难道还等不起吗?”男子恨恨的说道。

“既然如此,十八年后就恭候您大驾光临了。”说着紫月掏出了身上的酒,丢给了颓废的坐在石门前的男子,男子接过酒后就仰头灌了进去。整整三个多月他都没有睡过一天好觉,可最终还是迟了。

2

一坛酒下肚,他在恍惚的梦境中仿佛看到了阿芷,那是他们第一见面,一个唇红齿白的少年郎拉着他的衣袖道“哥哥,我好饿啊,能不能请我吃顿饭。”他当时觉得这个少年甚是有趣,酒楼一大堆人,为何少年偏偏选择了他这一桌,别人看到他们放在桌上的刀就已经吓得纷纷远离了,这个少年还跑来抱大腿。

左堂主拿起桌上的刀,呵斥道:“哪里来的小乞丐,还不快滚。”偏偏少年抱着他的胳膊不撒手,还对着左堂主喊道:“哥哥,这个人好凶啊。真是丑人多作怪,哥哥你长得这么好看一定是个好人。”

江湖人称魔教的赤焰宫主没有想到有一天会在酒楼被一个小乞丐盖上了好人的印章。他还被他调戏长得好看,以前那些杂碎说他长得比个娘们还俊俏时,他们都已经去见阎王爷了。只是这个少年一脸的认真,大眼睛还亮晶晶的,似乎在等着他肯定的回复。那一刻他想着就做一回好人了,他请少年大吃了一顿,但是从此多了一个小尾巴。

“哥哥,这些人都是坏人,嘴巴太坏了。”

“哥哥,你看我把这个骂你的人打伤了,我厉害吧。”

“你们这些满口道德仁义的伪君子,我哥哥是个好人,比你们善良多了。”

“哥哥,你笑起来真好看,你应该多笑笑。”

“哥哥,我肚子好饿啊,我想吃红豆糕。”

“哥哥......”

“......”

他的脑海里都是她的身影,那时他被这个少年缠得烦闷不已,可是少年如果被左右堂主带出去玩时,他又觉得更叫烦闷。渐渐的他觉得自己对少年有一种占有欲,这种感情慢慢的在发酵,最终他下了一个决定,他要找一个女子取代这位少年,总不能告诉别人堂堂赤焰宫的宫主竟然爱上了一个少年吧。

那日他从山下带回来了一个美丽的少女,少女面容俊俏,柳叶眉,高挺的鼻梁,一双大大的桃花眼,一笑含情。他将少女留在自己身边伺候,他慢慢减少了和少年的接触。可每次当少女走进他的身旁时,他无端的有一种厌恶的情绪。

一日少年兴致冲冲的闯入他的书房,恰巧身旁磨墨的少女起身时踉跄的倒入他的怀中,他知道这是少女故意的,但是他没有推开她。

“哥哥,你这个狐狸精在干什么?”少年冲进来看到这一幕之后,生气的将他怀中的少女拽了出来,将她推倒在地上。

“哥哥,你没事吧,这个狐狸精有没有伤害到你。”少年拉着他的衣服左看看右看看,将少女压着的褶皱抚平。

“你这个小子,我能有什么事?”他看着少年的动作觉得好笑,他的武功江湖第一,谁是他的对手能伤到他。

“你肯定被这个狐狸精占便宜了。”少年说着还凶狠狠的瞪了少女一眼,他听后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个少年总是和旁人想法不一样,他一个大男人怎会被女子占便宜。

“你,你骂谁狐狸精呢?”少女生气的回蹬着少年,她心悦宫主,宫主救了她,还留她在身边,她好不容易有和宫主独处的机会又被少年给破坏了。

“狐狸精问谁呢?”少年毫不犹豫的回怼着。

“你这个臭小子,你才是狐狸精,我是宫主的贴身侍女,我伺候宫主关你什么事?”

“哥哥,你为什么从山下带回来了这个狐狸精,我陪在你身边不好吗?”少年看着他难过的问道,接着又对着少女骂道:“就是因为你这个狐狸精,哥哥现在都不陪我玩了。”

“哼,我是狐狸精又怎么样,至少我可以一辈子陪在宫主身边。”

“狐狸精,你再惹我生气,我就杀了你,看你怎么一辈子陪在哥哥身边。”

“杀了我还要其他女子陪在宫主身边,总之不是你?”

“怎么不能是我,我可以保护哥哥。”

“因为你是男子,宫主要娶妻生子啊。”

“然来是这样啊”说完少年得意的将头上的发带解开,笑着说道:“你看,我能不能陪在哥哥身边。”

“你,你,你竟然是女子。”

“对啊,笨蛋,被我骗了吧。”说完少年还拉着他的衣袖道:“哥哥,我要一辈子陪在你身边,你把这个狐狸精赶走吧。”

他震惊的看着面前披头散发的女子,她从少年变成了少女,他的心突然砰砰的跳个不停,他一直逃避的感情在这一刻得到了舒缓,真好,他喜欢的人不是男子。

3

陪在他身边的人变成了她,阿芷本就在赤焰宫玩得开,变成女孩子后她就更吃香了,大家对她更好了,每天变着法子逗她开心,下山的人每次回来都会给她带一些女孩子喜欢的玩意儿。

“哥哥,我的家人要来找我了。”那日阿芷坐在院中的石头上,一只小鸟落在她的肩头,叽叽喳喳个不停。

“你怎么知道,你的家人知道你在赤焰宫吗?”他困惑的问道,阿芷在自己身边形影不离,如果有人联系他,他一定会知道的。

“小白告诉我的。”少女指着肩头黑不溜秋的的小鸟说道。

“你能听得懂它的话。”他诧异的问道,他第一次遇到有人能听得懂鸟类的语言,他第一次问起了她的身世。

“你的家人在哪里,你是哪里人?”

“我的家人在山下,他们明天就会到赤焰宫了。我是圣女,你知道灵溪圣教吗?”阿芷不好意思的答道,她是偷偷从圣教跑出来的,他没有问她的身世背景,她也没有告诉他。她一直听教中的长老说江湖险恶,但是没想到她一出来就遇到了好人。

“灵溪圣教”他喃喃的说道,此教在江湖上甚为隐秘,据说他们的秘术能使人死而复生,但是真正能找到圣教的人少之又少,所以这一直是江湖传闻,没想到今日自己身边竟然还藏着一位圣女。

“那你要回去吗?”

“嗯嗯,出来这么久了,我自是要回去的,马上我要举行十八岁的成人礼,长老们让我回去。”少女摸着肩头的小白声音低沉的说道,她有些舍不得哥哥。

“你不是说要一辈子陪在我身边吗?”他听到她要回去时都快疯了,将她拽入怀中,惊飞了小白。

“哥哥,我也舍不得你。可是我必须的回去,你放心,成人礼之后我会回来找你的。”阿芷回抱着他道。

第二日他将赤焰宫的守卫增强了一倍,灵溪教的人还是找来了,来人是阿芷的妹妹,灵溪圣教的流樱护法,她跪在阿芷身边请她回去。

“看来我还真是小看了灵溪圣教,你独自闯入我赤焰宫竟然神不知鬼不觉。”他知道自己无法阻拦,灵溪圣教果然很厉害,守卫增强了也没用,根本没有人知道有人闯了进来。

“宫主,圣女叨扰太久了,我这次来是将圣女带回去的。惊扰了您实在是对不起。”

“你们不要动手,我要跟姐姐回去。”阿芷见他要出手阻拦,赶紧出言阻止了。她要走,他自是拦不住。

“哥哥,成人礼我必须回去。你别担心,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阿芷说完头也不回的和流樱护法走了,没有惊动教中的任何人。倒是教中的人时不时来找她,他便成了传话筒。

她走后,他时常发呆,经常看着熟悉的地方出现她的幻影,他想去找她都不知道要去哪里找,这是他人生第一次产生了挫败的感觉。

他年少轻狂,早早就创立了赤焰宫,在江湖中无人是他的对手,江湖人对他惧怕不已,大家都成他为“大魔头”。如今终于知道了,自己并不是无所不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他开始加强练功。

4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再次见到她是在灵溪圣教。

“哥哥,你醒了。”阿芷看到他睁开眼后开心的说道。

“我怎么在这里?”他记得那日各大门派集结在一起在赤焰宫外声称要讨伐他们赤焰宫,这些江湖门派满口道德仁义却不过都是一群伪君子罢了,道貌岸然的小人。

“哥哥,我那天回去找你,发现你受伤昏迷了,我就把你带回来了。”

“哼,那些小人,他们将我团团围住,刀剑上都涂了毒,我中毒了自不是他们的对手。”

“原来是这样啊,这些大坏蛋。哥哥放心,他们都死了,我给你报仇了。”阿芷没有告诉他那日其实她见到他时,他早就已经死了,她一怒之下将这些人全部都杀了,然后将他带了回来。恐怕现在她也成了江湖人称的“大魔女”了。

她最终还是不顾长老们的劝阻用灵溪教的秘术救活了他,但是反噬太厉害了。

“这是我的侍女紫月,她和我一直都在照顾你,你昏迷了半个月了。”阿芷担忧的说道,她差点都担心是不是自己学艺不精怎么人一直没醒。

“让你担心了,我现在好多了。今天就可以下床了,你陪我走一走吧。”他躺了这么久,骨头都躺麻了。

阿芷陪着他逛着灵溪圣教,在教中呆了半个月,阿芷有时候忙就是紫月陪着他在教中走走。后来一天天的他发现了不对劲,感觉到阿芷好像在躲着自己。

终于有一日他偷偷闯入了她的房间,看到她在吐血。

“阿芷,你怎么了?”他从阿芷手中抽出了沾满鲜血的手帕。

“我中毒了,那日去找你时,被那些小人砍伤了。”

“中了什么毒?”他急切的问道。

“你别担心,死不了。”

“都吐血了,你还要瞒着我。”他生气的说道。

“没有骗你,你别担心。”看到阿芷这样他怎会不担心。

“紫月,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他看着紧随其后的紫月问道。

“圣女,还是告诉宫主吧?”紫月看着阿芷为难的说道。

“阿芷,你是圣女一定知道怎么救你自己,你别操心,我一定会找到解药救你的。”他迫切的想知道真相,看着手里的血帕,他担心失去她。

“既然如此,还是由我来告诉宫主吧。”紫月看着他和阿芷最终违背了阿芷了意愿,告诉了他。

“圣女中的毒,必须要烈焰果才能救她,但是烈焰山上都是大火,想找到烈焰果实在是太难了,圣女为了你的安危不想宫主去冒险。”他知道了解药是什么时便没有迟疑,第二日便准备启程,无论阿芷如何劝解他执意要去救他。

“宫主,三月为期。圣女的毒只能支撑三个月,如果三个月后你未归,圣女只能去灵溪禁地了,禁地是最后一种可以救她命的地方,只是进去了之后可能再也出不来了。”阿芷他们为他送行时,紫月偷偷的交代了他,为了阿芷他马不停蹄的赶往了烈焰山。

满山的大火阻拦了他的脚步,他裹着浸入冰水中的棉被冲上了山,在大火中找到赤焰树很难,他找了很久,大火烧伤了他的手臂,长袍烧了很多个窟窿,在烈焰山他找到了一个山洞,一个湖泊,每天靠着这两个地方他活了下来,最终找到了烈焰果,可是他忘记了时间。

等他赶回灵溪圣教时,阿芷还是进入了禁地,他们被一道石门阻隔了。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