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扒光的第三者

2019-08-13 19:03:16作者:花雨烟

爱情

就在金凤还不认识刘春生的时候,她就笃定刘春生不是什么好人;

刘春生圆脸,皮肤偏白,个不算高,留着规规矩矩的毛寸发型,戴着眼镜,看起来文绉绉的书生气里还夹杂点猥琐;

金凤每天在公交站等车时,总能碰到刘春生带着老婆孩子一起等公交车,他老婆和孩子坐1站到幼儿园就下车了,而刘春生和金凤一样,要一直坐到地铁站;

有时候公交车上挨得近了,刘春生经常用炙热和挑逗的眼神凝视金凤,金凤虽然没有看刘春生,但她余光能感受到那份炙热;

每次金凤都假装淡定的看手机;避开和刘春生的四目相对;

刘春生看着金凤,偶尔吹吹口哨,有时哼个小曲;

金凤都暗暗嗤之以鼻,觉得他这招老土了;

就连金凤自己也没想到,有一天,她竟然能同这个男人滚床单;

那天他们如往常一样乘公交车,快到地铁站时,突然下起了大雨,大家毫无防备,虽然从公交站到地铁短短的几步路,多数人还是被淋成了落汤鸡。

当然金凤也不例外,然而更不幸的是,她此时正处在生理期,本就有痛经的毛病,这一淋雨,简直是雪上加霜,还没进站,她就痛的捂着肚子直不起腰来,哎吆哎吆的蹲在入口处。

可是又有谁能来救她呢,毕业后,她一个人孤身奋战在大城市。脚跟还未站稳。

自小在贫穷家庭里长大的她,自卑和胆怯侵蚀着她,她没有朋友,一是贫穷和自卑的她怕被人嘲笑。二是在大城市里交朋友哪能不花钱呢。她一个小小的文员,每个月拿着为数不多的工资。

除去房租和生活费,已所剩无几。还要给尚未毕业的妹妹寄去生活费。刚开始,还有人喊她去逛街、聚餐。可每次她都委婉拒绝,后来大家有活动也不再叫她。

像她这么大的同龄人,能自己养活自己,不给家里人伸手要钱,已经不错了。而她还要负重前行。

肉体上的疼痛加上心里的无助,竟折磨的金凤嘤嘤的啜泣起来。此刻的她几乎是绝望的。

也就在这个时候,刘春生走进了她的生命里。他脱下外套包裹住金凤那瘦弱的身体。一手搀扶着她站起来,一手打着雨伞。金凤像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任由他搀扶着走进附近的一个小区,走进陌生的房间里。

进屋后,刘春生拿一件男士白衬衫,示意她换上。紧接着又拿毛毯轻轻覆盖住她那瑟瑟发抖的身体。

在金凤一口气喝完一大碗热气腾腾的红糖水之后才慢慢的缓过劲来。就像一只冬眠过后复苏的青蛙。

此刻,她才有力气环顾四周,这是一个装修典雅又有格调的一居室。鹅黄色的窗帘,映衬着洁白的墙体,藏蓝色的布衣沙发。整齐的书柜。落地灯散发着柔柔的暖光。

外面倾盆大雨,这里却像是另外一个世界。

一居室是刘春生婚前购置的,亲历亲为的装修。一直没舍得租出去。结婚后,便一直空着。偶尔,妻子、孩子回娘家之后,刘春生来这里住上一晚。不为别的,只为在地铁边上,上班方便。

一直以来,金凤都是一个人在这个大城市没有任何依靠,像一粒灰尘飘荡在空气里,没有人关心自己的冷暖,喜怒,去向,甚至没有人在乎自己存不存在。

突然有这么个热气腾腾的男人,知冷知热的关心自己。就像饥饿已久的人,突然找到了食物。她渴望这份温暖。她对刘春生也从鄙夷慢慢的转变为感激。

他们互留了联系方式。以后的日子时不时的嘘寒问暖。偶尔在刘春生的一居室里吃个家常便饭。

金凤家水管坏了,刘春生三下两下给修好了。金凤家吸顶灯不亮了。刘春生免费来家里给她换上新的。就这样过了半年。金凤对刘春生由感激变为依赖。

成年人的关系本身就是黏糊的,有利用,有索取,有真心。任何关系处久了都没有办法条理清晰。

在金凤生日的这天晚上。刘春生亲自下厨给金凤做了满满一桌子菜。他俩都喝了酒。但还没到喝醉的地步。

刘春生试探性的抚摸金凤的头发,她的脖颈,一路向下……他直白的说,金凤,我喜欢你。第一次见到你就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心里总是莫名的想亲近你。也许,上辈子我们有未了的情份。

金凤脸颊绯红。自从大学毕业和男朋友分手之后,三年多时间,没有人用这样温柔的语调跟她说过话。

面对这么一个热情腾腾的男人。她内心深处隐忍已久的某些东西被唤醒。她知道这是一场危险的游戏。

她深知刘春生已有妻有子。可彼时的她只觉得身体在灼烧,口干舌燥的很。当他的唇覆盖她之后。顷刻间,她坚硬的内心,如洪水决堤般沦陷。泛滥的一塌糊涂。

她只想吮吸那份潮湿温暖。他们在沙发前的地毯上翻滚成一团,发出小鸽子一样叽哩咕噜的声音,间杂着潮湿的情话。

就这样,她正式沦为了刘春生的情人。

世界这么坚硬,有人陪伴总好过孤枕难眠。金凤深知这份情要小心翼翼,只能在见不得光的黑暗里生长。可每当看到别人双宿双飞时,还是控制不住的羡慕。

她越来越希望自己与刘春生也能在这阳光底下晒晒太阳。那灼人眼睛的光芒,似乎蕴含着一切幸福。她越来越渴望光明正大。女人一旦睡了一个人,就会爱上他。

可对于男人来说。睡一个人容易,爱一个人却很难。除了每个月能陪她几次。刘春生什么也给不了她。甚至他都不曾买过一件像样的礼物给她。

就这样的日子,过了三个月。

这一天下班,一切如往常一样。一进门,他们便迫不及待的拥吻在一起。顷刻间她便像只被剥了皮的荔枝。他们像连体婴儿一样彼此吮吸着对方。

然而,这一幕却猝不及防的被一群闯进来的男女破坏掉。空气瞬间凝固。他俩的表情由激情燃烧,迅速演变为惊恐。最终变为惊吓。

金凤来不及穿衣服。她双手护着自己,蹲在地上。刘春生妻子的谩骂声像惊雷一样,在她周身肆意轰炸,再接着是撕打。像刀子一样,一锤锤的扎在金凤的身体上。疼痛在她的心里。

她像是一个被围攻的小偷。任意被别人撕打、辱骂。

在人群的缝隙里,她看到了刘春生。他低着头跪在妻子面前。双手搂着妻子的腿。像个做错了事儿的孩子。哭着说他错了。刘春生自始至终都没看金凤一眼,更不敢为她说一句话。甚至,一个字。

金凤想到过,两个人好的时候,浓情蜜意、难舍难分。一旦奸情被揭穿。便注定狼狈不堪。可她万万没想到是如今这般情景。此刻的她,宁愿从来没认识过刘春生这个人。她宁愿那天被雨淋之后疼死,也不需要谁嘘寒问暖。

也不知被打骂了多久。她被人揪着头发,像提溜小鸡一样,被揪到楼下。裸露的身体,被一双双尖如钩子的眼睛在审视,在嘲讽。她想逃跑,却怎么也跑不出围攻的人群。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

花开终落!她这一朵娇艳的鲜花,才刚刚开放,却已被摧残的体无完肤。

她站在淋浴前,冲洗了一个小时。然后用创可贴贴住了身上所有的伤口。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静静的躺在床上。用手机轻轻敲下了这一行字。

在人生至暗时送过温暖的那个人,未必是好人。你以为的救命良药,往往是毒药。人间不值得。

金凤用刀片划开了手臂上清晰的脉搏。听鲜血一滴一滴的掉落。

窗外仍然蝉鸣声、鸟叫声聒噪成一片。仿佛在为她演奏一首《送别曲》。

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嘴角微微一笑,再见了,这个吃人的世界。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