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有海

2019-08-12 19:04:14作者:简单方块

青春

【1】

一个女孩收拾好乐器,推开门:“林姐,我先走了!”“嗯”回答她的人正低头研究着一张乐谱,蹙着眉,但是脸上化着一丝不苟的妆容,此时的林星月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工作室,在业内小有名气了。

【2】

小城的盛夏有不一样的气息,无云的天空湛蓝如洗,河堤边的灌木郁郁葱葱,走到河边发现高及脚踝。明明是一副温暖的画面。

“哥,你以后不要再打架了。”彼时的林星月还是一个怯弱的小女孩,红红的脸颊上还挂着未干的泪痕。年纪不大,但这个警局的门,她却随着爸爸已经来过好几回了,无他,就是因为这个辍学在家整日在外打架的哥哥。林星海只是拍了拍她的小脑袋,转头就又开始了和林爸无休止的争吵。

打碎了落日温暖的余辉的不仅仅是哥哥和爸爸的争吵,还有伴着雷鸣般一阵呼啸而来的摩托车,几个少年坐在摩托车上都不怀好意的笑着,他们对着林星海起哄着——恭喜他“度过一劫”。

“海哥!走啊,去庆祝庆祝!好好嗨它一晚!”

“不孝子!你敢去!回来我就打断你的腿!”林爸眼见儿子又要出去闯祸,急急忙忙拉住儿子的手臂,推搡中林爸踉跄了一下,再抬头时就是儿子坐在摩托车上绝尘而去的背影了。

“给,回去后记得按时给上药。”

林星月沉默的回到林爸身边,耳边不住的是爸爸的叹息,“要是……”

她知道林爸想说的是什么,“要是妈妈还在就好了”缩在被子里的女孩闭着眼睛流泪想。

要是妈妈还在——现在她一定会抱着我到钢琴边上弹钢琴唱歌给我听;

要是妈妈还在——现在她一定会擦掉哥哥鼻子上的灰温柔的责备;

要是妈妈还在——现在她一定会温柔的梳好爸爸凌乱的头发;

要是妈妈还在的话……现在妈妈已经不在了。

【3】

林星月有个“出名”的哥哥,虽然已经辍学,但是原本就像透明人一样的她一时在班上“名声大噪”,每当班上一群男孩女孩聚在一起聊天的时候总会时不时的调侃到她头上,随即又有人说:“小心他哥来找你!”然后就是哄堂大笑。这时星月只能缩起脖子憋红了脸不能反驳——因为笨嘴笨舌的她此刻说的越多就越显得她的愚拙。

与林星月的愚拙相反的是她的歌声,从小到大她收到最多的赞扬的就是她唱的歌,从小到大她最幸福的时刻就是所有关于唱歌的时刻。只有唱歌才能让她获得平静也只有唱歌让她感觉自己是离幸福那么的近。

回到家总是一室的黑暗——了无生气,爸爸和哥哥依旧没有在家,没关系,她已经习惯了。星月径直跑到房间,反手锁上门,这样封闭的小世界才让她感到安全。打开电脑,飞快的打开部落格找到“那个人”,是的,星月喜欢“那个人”。

注意到到“那个人”一开始是因为他的一条评论。那天哥哥和爸爸又一次在客厅里打起来了,一室的谩骂和拳脚相搏的声音,小小的星月想要把他们拉开,只能紧紧抱住他们的身体,终止这一切的是一个巴掌。不知道是谁竟一个巴掌盖到了她的脸上,错愕的还有爸爸和哥哥,等三个人回过神来,哥哥已经摔门而去,星月的脸上那个巴掌仿佛火烧了一般,她红着眼眶低下头,看到的只有爸爸抽的一地烟灰。回到自己的房间也不知是不是脸上那火辣辣的痛感烧掉了心里的最后一根线,一向隐忍的她此时只想宣泄想要控诉想要将自己委屈告诉全世界,打开部落格,从前只留下音乐作品的她第一次向别人说出自己不堪的家庭,写完之后,星月心中只有满心的疲惫。

再打开那个部落格已经是几天后的事情了,让她惊讶的是从前平静的部落格现在仿佛是炸开了锅一般,匆匆滑动屏幕,她不禁苦笑一声,评论的留言固然多,但是大多是端坐在屏幕前的吃瓜群众,有的唏嘘,有的暗自庆幸。看着这样的评论她可以想象到一群群人那唏嘘、怜悯的目光,心中泛出的苦涩竟让她又有想哭冲动了。接着看下去,有一条评论是特别的,是一个叫“奈何时光”的人写的,为什么特别呢?多年以后林星月依旧想不明白这个问题,明明他就只是写了“你的音乐很好听,你的歌很美,希望你可以从音乐里找到自己”这样普通的一句话啊!可是她记得清楚,当时她的眼泪决堤了。

从那以后林星月最快乐的事情有两件:一件是继续唱歌第二件就是和“那个人”在屏幕的两端一起聊天唱歌。

而今天,不管是多么普通多么单调还是多么让她厌倦的一天,此刻坐在电脑前的她都鼓起了勇气决定要约他见一面了。

【4】

今天林星月只想做一件事,那就是:和黄明汉分手。

这件事她想了很久,今天她好饭好菜就是为了等黄明汉一起吃个饭然后和平分手。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的下着,还没到深夜便开始穿透厚墙,薄衣,泛着凉意了。

热过几次的饭菜现在只剩下余温,房子里只剩饭桌这一隅的灯光,呼吸灯开始闪烁,点开“大人,今晚有酒局晚上就不回家吃了,早睡,晚安。”星月脸上终于还是泛起了一丝无奈。

从前……从前他们是什么样的呢?

那天晚上星月试探的提出见面后,那边始终没有消息,唐突的懊恼、后悔直上心头,为什么不再过一段时间再说呢?就这样暗自气恼了一会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对方回了个“好“,惊喜,开心……反正林星月的脸上只有傻笑了。

一开始的见面其实说不上愉快,因为当看到黄明汉的那一刻林星月只想逃……

不为什么就因为他就是最近在学校“出名”了的那位,听说他“有勇有谋”之前为了一个被欺负的兄弟直接去找了“仇家”,这是“勇”,后来不打不相识,发现是误会后又成了兄弟,这是“谋”,而林星月之所以知道这些,都是班上坐在她前面的说的眉飞色舞的女生说的。

但是不管他多么“有勇有谋”都是林星月招惹不起的人。

林星月转头就走,自然黄明海也看到了她,于是跑过去拉住了星月,开玩笑的说:“难道我已经帅到让你想走了吗?”

这样的见面当然算不上愉快,因为他是和哥哥林星海一样的混混,那时的星月最想要离开的就是这样的一类人。

【5】

“他很好!和你不一样,以前你们就没有管过我!在乎过我!现在你们又有什么资格来和我说这些!?“林星月歇斯底里她煞红的一双眼睛写满的是仇恨和失望,大有鱼死网破之势。说完摔门而去。一口气跑到楼下,看到黄明汉的时候飞快的坐上他的车绝尘而去。

他们沿着小城的河绕了一圈又一圈,林星月站直了身子双手轻轻搭在黄明汉的肩上任由乌黑的长发飞散,她欢呼,尖叫,好似要把这么长久以来的浊气吐光,直到落日余晖,她精疲力竭了,那搭肩的双手绕住了黄明汉,在发泄过后哪里来的畅快呢?她额头抵着他的背轻声啜泣着,片刻后,又是这个嬉皮笑脸的声音“哎呀哎呀,老婆老婆,你难道想勒死你老公嘛?”,但是林星月终于破涕为笑了。

一开始林星月不想接受黄明志的。黄明汉是一个混混,“名声”呢,只差林星海一些,还有个不同就是他还没被学校开除,不过这个不同也聊胜于无了。

黄明汉因为还能在学校所以可以明目张胆的来骚扰林星月,过了一段时间当他发现林星月在班上处境不好的时候就“美名其曰”——罩兄弟的妹妹。因为他是高三的学长所以当他明显意思出“罩”她之后班上的声音确实少了许多,林星月又可以做回班上“的小透明”了。虽然黄明汉让她不胜其扰,但是班上的氛围改善确实也让她松了一口气。

回到家里,打开电脑,依旧有他,但是黄明汉发来了一张邀请卡,原来黄明汉玩音乐是真的,他组建了一个乐队,有时候会找活,在酒吧驻唱,明天晚上是酒吧的开业九周年纪念日,他的乐队来开场,所以邀请林星月来参加,如果愿意的话希望她加入他的乐队。

想到这林星月再苦涩的脸庞也闪过温柔,当初的她多傻呀!明明是一个怯弱的女孩和酒吧格格不入的样子却还是去了,明明黄明汉什么承诺都没有,她就算去了乐队什么也做不了,但还是为“加入乐队”这几个字心动不已,图什么呢?

去了酒吧,当黄明汉和他的乐队表演完后就带着林星月去了后台,不巧,刚进去就碰到了一脸阴翳的林星海,“怎么回事?你来这里做什么?”林星海压低了声音,看着不知何时已经到他肩膀的妹妹。

林星月知道,这是林星海发怒的前兆,一向害怕哥哥的她这回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挽上黄明汉的手臂,一脸讥讽的看着他“难道我来不得吗?”

林星月最终决定加入了黄明汉的乐队,不知是不是刻意,林星月和黄明汉的交往开始密切了。而班上的同学也发现星月变了。班上当然还有调侃她的人,不过星月不再像从前那般只会缩在座位上了,她也学会了挑刺,怼回去了;在班上从来小声说话的她也开始大声、明朗的笑了。

林星月的改变酝酿了一场风暴。

……

“他很好!和你不一样,以前你们就没有管过我!在乎过我!现在你们又有什么资格来和我说这些!?”林星月歇斯底里她煞红的一双眼睛写满的是仇恨和失望,大有鱼死网破之势。说完摔门而去。一口气跑到楼下,看到黄明汉的时候飞快的坐上他的车绝尘而去。

“哎呀哎呀,老婆老婆,你难道想勒死你老公嘛?”,但是林星月终于破涕为笑了。“谁是你老婆?”“嘿嘿~”片刻一个闷闷的声音从黄明汉背后传来“呐,黄明汉,我觉得你这个人其实还蛮不错的,要不考虑一下我当你女朋友吧?”“……不!你没有资格!”“你!”林星月生气的捶他的肩膀“哎呀哎呀!好了好了”,少年的声音此刻带了些少见的认真“下学期我就要毕业了,但是我不打算高考了,我们乐队打算去北京碰碰运气,如果过了两年高考完你还是想唱歌的话就来北京,到时候我们就在一起!”“好!一言为定!”

【6】

已经两点多了,黄明汉还是没有回来,像这样的等待也不止一次,看着镜子中疲惫的脸,林星月觉得自己一会儿上床肯定倒头就睡。

梦境中的场景支离破碎,凌乱不堪。

来到北京的日子不比想象中好过,虽然黄明汉早自己两年来到北京,但是他的乐队也只能算是在起步阶段,更何况短短两年的时间乐队中的人有旧的人退出,新的人进来,林星月想要站稳脚跟在歌唱界闯出一份天地——不容易。

林星月梦到初来北京的那段时间,她卯足了力气为乐队争取场地,一件衣服缝缝补补好几遍,有时候忙着练习,就和大老爷们一群席地吃盒饭……明明这样苦,但是睡梦中的林星月嘴角是弯的。哦,对了,她还和黄明汉成了情侣,他们租了房子一起住,黄明汉夸她有贤妻良母的潜质,把他狗窝似的房间收拾的干干净净。

努力总是有回报的,他们的乐队一开始是在一个小地方开始收到欢迎的,起初他们就只在夜场酒吧唱唱他们原创的歌,后来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他们就也在夜市的一隅唱歌,打开吉他的盒子,这样也赚了一些,足够简单的温饱,但是林星月想要让乐队的歌声让更多的人听到,于是她就和他们商量着先自费刻盘,做一批原创CD,本以为这钱是打水漂了,意外的是当晚竟全卖出去了。为着这件事他们当晚就多买了两个小菜也算是庆祝了。晚上大家的脸上的是红通通的,“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卖CD赚出个房子!”不知道是谁这样喊着,大家杯碰杯纷纷叫好。

在这样一往无前,义无反顾的日子里,过去的绳索仿佛已经断了,未来追梦的路途上虽然看起来遥遥无期,但是现在的林星月感觉就是幸福的。

【7】

一觉醒来,身边连一丝的余温都没有,又是一夜未归。

看着镜中的自己,她不明白为什么和他会走到这样的地步呢?

和黄明汉在一起的三年间,林星月将自己的心分为了两半,一半在自己的音乐上,一半就是在黄明汉的身上。

在待在练习室的时间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她都是最晚回去的那个,不是因为她不好而是因为要做到更好。等到回去的时候,常常黄明汉已经熟睡了。

对自己严格,当然她对手底下的成员也不会手软,有时黄明汉回到家也与她讨论过这个问题:希望她可以放松一些。但是她越来越不满足乐队的现状了而她与黄明汉的矛盾也开始了。

三年间黄明汉渐渐退出了乐队转头凭借乐队这几年积累的名气做起了生意,这几年乐队中走的人多留的人少,林星月也是理解的,但她怎么也没想到黄明汉也选择了退出。

“只要你在乐队我永远是第二。”黄明汉这样说。“可是……”他摆摆手道:“如果乐队交到你的手上我真的很放心,但是星月你知道吗?我早早来到北京和我年龄一般大的都已经娶妻生子了,有一份安稳的工作,但是你瞧瞧我,还停在原地。”

对于黄明汉的退出的讨论最终无疾而终。

明明两个是同一个屋檐下的人,不知道为何却渐渐开始形同陌路了。

早上星月起来的时候黄明汉还在因为宿醉而大睡着,晚上回来的时候已是深夜,又是满室的狼藉,一桌的啤酒、烟头、外卖和阳台上不知多久的衣服。

在退出乐队后黄明汉试过进军这几年开始火起来的网游,又试过开起自己的一家小酒吧……但是坚持最长的也就是做了小半年。每回问起他,黄明汉总说一切讲究水到渠成,急不得。当星月多问几个了,他就开始翻脸了。

人各有志,他没有错,但星月觉得自己也没有错。

她不能满意自己的乐队止步于此,她的乐队是可以拥有更耀眼的舞台和灯光的。她认为自己的乐队值得更好的。

【8】

“滚,我早就知道你看不起我!”家里的碗被砸的稀烂,饭菜都打翻在地油腻的让人恶心。

已经数不清是多少次的争吵了,林星月将将眼前的场景与多年前爸爸和哥哥争执的场景重叠,她真的无法再忍受下去,当她要转身离开的时候黄明汉又一把圈住她的腰像个无助的孩子般哭泣,“不要,星月,不要离开我,我会好好工作,求你……”

又是这样同样的戏码,重复上演。

星月张了张口,却有了无声的痛苦。在一室死一般的沉默中,只有无声的坠泪。

她心里知道一切又进入循环。像一个黑洞要把她拉进无尽的深渊。

【9】

现在29岁的林星月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工作室,在业内算是小有名了,在工作上她总有这抵挡千军万马的气势,在同事们戏称她为“女王”。

现在她偶尔也会听到黄明汉的消息,听说他还是回到了当初的小城,在父母的安排下娶了老婆,小孩已经上小学了。

“哦,还不错。”林星月只是点点头,聊天结束后又投身到下一轮的工作了。

到底是什么让他和自己分开?

林星月承认在黄明汉要退出乐队的时候是有恨的,明明一起度过了这么多难关,为什么不坚持下去呢?其他人走了没关系,为什么他也要离开呢?明明说好了在一起。明明自己身边只有他了,为什么他也要离开她呢?

当初星月认识了一位音乐制作人,她故意频频的把他带到众人面前,制造出暧昧的假象,而黄明汉选择了日日也不归宿。在这样长的一段时间的互相折磨后,黄明汉最终提出了分手。

在走之前他说了一句话让林星月直到现在也记得分明。

“比起和我在一起,你眼前的世界会更快乐。”

“我眼前的时间更快乐?”星月放下手上的乐谱,抬头在折射的镜子中眼看化着无懈可击的妆容的自己。

如果更好的话,为什么此刻的自己却静默的流泪,为什么还会羡慕他拥有妻子,儿女的幸福呢?!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