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路的童话

2019-08-12 19:03:22作者:王皮皮

爱情

在死后的第四天,我遇到了一只食梦貘。 忘记是怎样的离开,我想着如果小米突然死去,我会很伤心很伤心,然而,现在伤心的是小米。 那天,我们走在街上,手拉着手,夏天的冰淇淋还在手中慢慢融化,我却无法安慰哭泣中的小米了。 接着身子、头发逐渐隐去,我发现自己完全成了一个透明的生物,只有淡淡的一层浅蓝色的轮廓。我在人群里穿来传去,很多人围聚过来,神色凝重的交警、战战兢兢的小孩,还有,躺在小米身边的我——那就是我的尸体吗?好像不是我,她的表情只是睡着了。 离开那里的时候,我基本上接受了我已经是个鬼魂的事实。 城市里的的车流变少了,霓虹灯闪闪忽忽,我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 突然我记起曾经很想和莫展一起看午夜场。是在他把我拦住,非常不浪漫地告诉我他喜欢我三年了。这个笨家伙,难道我看不出来吗?每天以各种借口送我回家,替我折千纸鹤,排好长的队买王菲的专辑,加班时准备山药汤······全世界都知道你喜欢我,连我妈都忍不住看着你搬家具的背影偷笑。 我不说话,看着你。你也不说话,看着我。 我要把恋人该做的事一次性做完。逛街,吃饭,旅行,看电影。《东京地下铁》的海报贴满了整座城市,我拉着莫展的手站在巨幅海报前,一边舔着香草冰淇淋。 “我想看电影。”我含了大块的冰淇淋,说话含含糊糊。 “什么?”莫展转过脸来问我。 “没什么,走吧。” 莫展永远有忙不完的工作。现在我还很奇怪当时他怎么有时间替我做那么多我认为理所当然的事。我乖乖地等着,等着他有空陪我旅行、看电影。一直等到我只剩下灵魂。 电影院里很空,我站在售票机前,一眼看见午夜场的《东京地下铁》,正打算拿钱包,忽地记起不需要买票了。到底是好是坏呢?心底一点点弥漫酸楚,融化在黑暗中。 日本三月的樱花烂漫轻逸,也仿佛恋人们的爱情。男主人公一次次在地下铁里寻找、哭泣。为什么错过了才珍惜呢?就像莫展。他也许还在加班,可世界上已经没有我了,他再也找不到我,再也不能对我说:“小也,我一定要娶你。” 电影里的男主角还在跑着。我听见周围有一对情侣,女孩子哒哒得抽着鼻子,倚在男孩身上。 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喜欢上了莫展。原来我那么爱他。 再一次见到莫展是在一家我很喜欢的咖啡馆里,我倚在角落里晒太阳,阳光下我的颜色变得更浅了。莫展和小米走了进来,我轻轻坐在他们中间,听小米讲我是怎么死的。到今天我才知道原来我死于心脏病突发,就像我的老爸。 “所以,小也就一直不肯答应我和我结婚,是这样吗?”我看着莫展,他说这话的时候一点表情也没有。我搂住他的脖子,让自己的脸离他只有呼吸的距离,他的睫毛好长,努力希望能在他的眸子中找到我影子,什么都没有,偷偷惆怅了一下,吻上他的鼻梁,说:“我允许你不爱我了。” 那么突然的一瞬间,我觉得如果莫展和小米在一起该有多好。 一个月后,小米真的结婚了,我没有参加,因为我身后不知什么时候跟着一只食梦貘,很胖,很长的毛。孤魂野鬼做的时间长了,心里有些害怕。 我问它,你是不是来抓我的? 它摇摇头,却还是跟着我。 我给它买了一支香草冰淇淋,一起坐在公园的长凳上。它圆滚的十只手指笨拙得捏着蛋壳,有一点像莫展,总是讨厌冰淇淋,非得让我替他吃完,还会不情愿地嘟嘴。 食梦貘开始用它粉粉的舌头舔微微融化的香草。 我把头靠在它的肩上,说,我在找我的男朋友。 他死了。当我醒来的时候,才知道我心脏病突发晕倒在斑马线上。莫展就在对面,他冲过来时被汽车撞了,救治无效死亡。 而我却活了下来。 食梦貘轻轻发出一声声响,腾出一只手捏住我左手无名指第三寸关节。 那是给我戴戒指的地方。莫展说过那是他替我戴上戒指的地方。 我惊讶得看着它,泪水不断从眼眶里流出。 原来,你在这里,莫展。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