猜火车

2019-08-12 17:40:54作者:池盈

奇幻

2007年的国庆,我们一家去北京旅游给我庆生。为了赶火车,9月29号的凌晨我们就出发了。

打的去火车站的路上,我没有一点早起的乏意,脸贴着车窗,眸中充满着远行的激动和欢欣。

五点钟的天凉冰冰、黑沉沉的,街上没有几个人,路灯的光被拘在了灯柱下很小的范围。宽五十米的大道尽头,老家的火车站远远的像一座巨型的土地庙般耸立,背后是乌黑的天穹。

父母提着行李,我跟在后面进了车站。候车室的人终于多了起来,父母找好位置坐了下来,招呼我过去。我走过去时却差点被脚下一个东西绊了一跤,捡起来一看,是颗黑色的球形石头,约莫有婴儿拳头大小,石心中一抹紫色像是瞳孔一般深邃。

我好奇的把玩着石头,一抬头,眼前黑压压一片,吓的我往后一缩脑袋。我定睛一看,原来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身前站了个西装革履的清瘦老人,恰好挡在我和父母之间。

老人看到我手中的石头,松了口气,整张脸上的皱纹都松散开来。他蹲下身笑眯眯的看着我说:“小朋友,这颗石头是我不小心丢的,没想到滚到这里来了,谢谢你帮我找到它呀。”

听说是他丢的,虽然我觉得这石头很漂亮。但还是将其递还给了他,毕竟要尊老爱幼嘛。

我来到我妈手边坐下,突然觉得拿过石头的手心有些发热,抬起手看了一下,并没有看出什么异常。

……

随着一声汽笛响起,我们一家三口正式踏上了前往北京的旅途。这是一辆古老的23型客车,属于六十年代就开始跑的绿皮火车了。车驶进站的时候已经是早晨,天亮了,但是没有阳光,附近的狗听见火车发出的巨大声音,纷纷开始叫唤。我最后看了一眼窗外,在卧铺上躺下,闭上眼睡了个回笼觉。

再起醒来已经是午饭时间,吃过午饭昏昏沉沉的又睡了下来,一直到晚上七点多才自然醒。

睡了一天精力旺盛的我推开门走到过道上,在窗前的座位上坐了下来看着外面漆黑的夜色,心里在猜着已经到了哪处地界。

“马上到沧州了。”

背后突然响起一个声音,我吓了一跳,诧异的回头,发现竟是早上那个浑身黑色西装的老人,原来他和我在一节车厢吗?正是够巧的。

老人在我对面坐了下来,掏出那颗黑色的石头把玩着,笑眯眯的看着我,说:“小朋友,又相遇了,咱们很有缘分啊。”

我怔怔的看着他沟壑纵横的脸,发现虽然他的脸上是笑容,但是眸子里有着难以言喻的神采,那是种很沉重的东西。

我很久以后才知道,那种东西叫做死亡。

和老人坐了会儿,因为他会变几个小魔术,所以我很快就喜欢上了他,缠着他教我。时间过得很快,深夜了,他站起来捶了捶腰,面带倦色的向我告别。在他转身而去的刹那,我突然想起件事情。

“那个……老爷爷,我的手今天碰过你那颗石头后就有些发烫。”

老人的身形停住了,他转过身来,有些惊讶的看着我,看了半天,走过来拉起我那只手坐了下来,又看了半天。我不敢出声,直到他抬起头来,脸上仿佛换了个人似的,充满了凝重。

“孩子,没想到你我如此有缘,反正我活不了几个小时了,我告诉你一件事,信不信由你,你就当陪我这个糟老头子说说话,好吗?”

我听闻他活不了多长了,顿时大吃一惊,连忙准备叫人,却被他抬手止住了。接着他盯着火车的天花板,说出一番影响我以后人生的话。

“龙脉这个东西,在玄学中是个经常提及的名词,无数风水相师把王朝的兴衰和大地山川的起伏联系在一起,现在看来是无稽之谈。但龙脉确实存在,用科学的说法来讲,它可能是一种深埋地下的奇特磁场,是地底无数的矿物质散发出的磁场与地磁场共同作用的产物。龙脉这种磁场与生物的电磁场非常类似,但又不完全相同,不同的龙脉有着不同的作用,但最常见的作用,就是诱导生物化。”

老人顿了顿,看了看我一脸的痴呆相,道:“你知道电视里的妖精吧,那种老虎蟒蛇什么的修炼成精,其实就是受到了地底龙脉的影响改变了自身生物脉冲,朝着畸形的方向进化了。这些生物进化后还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一些根本不是生物,只是具备生物特征的东西收到了龙脉诱导生物化的影响,‘活’了过来。这种活过来的东西我们把它叫做‘孽’,‘孽’往往没有思维和理智,只有最基本的本能——破坏。所以一旦世间出现了强大的‘孽’,就会引发一场灾难。”

“在漫长的历史中,这种情况偶有发生。而我的身份,传承自一个很古老的组织,我们的任务之一,就是要将这类不应该活过来的东西封印,以免它对世间造成太大的破坏。”

我听都有些发怔,喃喃道:“那难道无论何物常年被龙脉影响,都可以转化成为‘孽’吗......”

“不,如果这么容易的话,那天下早就大乱了。要想变成‘孽’,除了要有龙脉的影响,物体本身也须具备一些生物的特性,比如如果物体会发声或者物体会运动的话,变成‘孽’的机会会大很多。总之就是越像生物,就越有可能孽变。”

老人望了望黑沉沉的窗外,叹了一口气,道:“《穴诀》有云:远看则有,近看则无,侧看则露,正看模糊。皆善状太极之微妙也。这条铁路线在济南到沧州的这一段,正巧与地底一条无比强大的龙脉相合。”

我当时虽然年纪小,但听闻老人这句话,也马上联想到了什么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来,顿时目瞪口呆。

火车会运动。

火车可以发声。

火车上所有人的食物由火车先吃进来,车上所有垃圾、粪便最终又会由火车一同排泄,宛如人的消化系统。

天呐。

老人看出我的心思,又抬头看着这火车的天花板,眼里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恐惧,他不停的抚摸着手中的石头说道:“是不是很难以置信,要不是亲眼所见,我也无法想像。这辆绿皮火车在这条线上已经开了整整49个年头,每每经过这条龙脉,都会被强大的磁场所刺激、打磨。幸好我发现的早,不然长则几个月,短则几天,全车必定会孽变,而这条钢铁巨兽将会是史上最可怕的一只‘孽’。”

我当时真的是吓坏了,如果这辆火车变成了孽,那我们岂不是已经在它的肚子中了!老人看我有些惊恐,安慰我道:“孩子,你放心,今天它还暂时不会孽变的,不然我也不敢上车。”

我说:“老爷爷,那你要怎么对付它?”

老人眼睛里闪了一种光,理了理满头的银发,笑道:“我这辈子也是第一次撞上这传说中的‘孽’,说不得也要将祖传手艺拿出来与它斗上一斗,我们这一脉向来讲究匡扶人间,古人云:与其生而无义,固不如烹。我倒是要看看......”

“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就在这时,走廊上传来我爸的声音,原来是我爸醒来发现我不在床上,出来寻我了。

老人看了看我身后,站起身,将那颗黑色石头塞到我怀里,说:“祖师爷的手艺,到我这里算是断了。这颗月眼黑曜石是我们小茅山的传承之物,既然与你有缘,就送给你做个念想吧。希望孩子你以后也要正直做人,心怀天下。”语毕,老人转身就走,与满脸疑惑的父亲擦身而过。

列车行驶到第二天早上,我们终于到了首都北京。下车时,我有所感觉,回头看了一眼车厢,发现老人正坐在昨晚我们聊天的那个位置微笑着看着我,不同的是他已经脱去了外面的黑色西装,露出里面明黄色的古旧道袍。

我还想细看,却被汹涌的人流挤出了月台。

又过了一天,是10月1号的早上,也就是我的生日,我们早上六点在天安门广场与数十万人一同观礼了一年一度肃穆庄严的升旗仪式。在雄壮的国歌声中,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升旗仪式结束后,我们一家在天安门附近的一处沙县吃早点,店中摆放电视中播放着的新闻吸引了我的视线。

“本台最新消息,北京西站的一列23型客车,因为年久失修于昨晚侧翻在出站口,所幸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下面我们连线一下在事故现场的本台记者......”

我相信我的父母没有看出来这就是我们来时乘坐的那辆列车,我也相信其他人也没有发现那位记者的表情略显惊慌强作镇定。

我看到了那辆侧翻的列车下面,由于管道摔裂流淌出小湖泊般的铁锈水,猩红如血。

我看到绿色的车身似乎长出了未成形的鳞片,圆形的车轮有些凸起,似乎有锐利的足趾要刺破、生长出来。

我看到列车头的左车灯上,钉着半截已经断裂的桃木剑。

我看到车身前的地面上有道烧焦的痕迹,那是一道淡紫色的人形。

......

若干年后,我像千千万万的同龄人一样经历了高考,来到了一所普通的大学。

今年寒假将至,大家都在忙着抢票,我也不例外。可那天当我守在电脑前,按下那个按钮时,我的怀中突然一阵炽热。我急忙把那颗我一直收藏在身上的黑曜石拿了出来,发现它石心处的紫色在淡淡发光,用手抚摸,温度正如当年一般炽热。

看来这趟列车有问题。

列车的线路如果驶过龙脉,孽变的可能性确实不小。看来我得换一辆车次,宁愿晚回家几天也不能拿小命开玩笑。我正打算退票,眼前忽的又浮现出老人的笑容和话语......

“这颗月眼黑曜石是我们小茅山的传承之物,既然与你有缘,就送给你做个念想吧。希望孩子你以后也要正直做人,心怀天下。”

罢了,我不是什么英雄,但也是个爷们儿,既然已经预知了危险所在,不能坐视不管啊,要知道我的很多同学都会乘坐这辆车回去的,而且还有其他数百条鲜活的生命在那里摆着。

我没有老人的本事去封印“孽”,就算像他老人家一样拿命去拼也只能是送死。

我出门找了个公用电话打给了公安局,却受到了神经病一样的待遇。

出去找能人异士来封印它,茫茫人海到哪里去找?

这三条路都走不通,情急之下我也是乱了分寸。看来我注定不是那种力挽狂澜的救世英雄,现在只能用那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希望能在最大程度上减轻伤亡了。

我的计划分为两步,第一步,两天的时间,我用尽了所有的手段,尽可能的买下了大量这个车次的车票,避免有更多的人上这辆车;第二步,就是在发车当天在车站中劝阻那些乘客,希望他们能听我一句,不要上车。

后来的事情,你们也都知道了。

我要说的就是这些,警察同志,请你们相信我,我真的不是黄牛啊。

提前猜到结局的,举个手看看有几个丫

池盈
池盈  VIP会员 脑洞悬疑推理

猜火车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