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游梦境体验卡之二十四小时冒险

2019-08-11 21:02:44作者:蜉蝣如寄

体验

这两天去重庆出差,同行的伙伴都成双结对的认领了自己的房间,孤家寡人的我最后入住了酒店免费升级的商务大床房。

19楼,我第一次住这么高的楼层,虽然恐高,但还是假模假样地站在落地窗前看了看山城的夜色。

嗯,还是不错,灯火通明,川流不息……正当我在措辞进一步感慨的时候,门口突然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虽然平时叫嚣自己是个女汉子,但出门在外,又是独居,同伴也没有和我住在同一层楼,心里难免打起鼓来。

很快好奇心就占了上风,我壮着胆子猫着腰走到门口,只见一张卡片透过门缝被塞了进来。

卡片全身黑色,边缘描金,绘着浩瀚的宇宙,星云呈螺旋式环绕,我捡起来,一个声音蓦地在脑海里出现。

“倒计时开始。”

接着小臂上一痛,我低头看去,手上出现了一条荧光的线,就像电视剧的进度条,还有一个小的光点在线的一端闪烁。

“23小时59分。”

那个声音又说话了,我突然感觉一阵无力,然后身子一软倒在地上。

经过一段意识不清的混沌期,我慢慢听到有人在叫我。

“孟贪欢,留下来吧,这里多好啊!”

声音忽远忽近,一会像在天际一会又好像在耳边,我皱了皱眉,是谁在叫我?

“孟贪欢……”他又喊我的名字。

我睁开眼,天色忽明忽暗,周围是断壁残垣,我往四处看却没有瞧见什么人影,心里一阵阵发怵,这是哪里?

“小孟,醒醒。”

有人在摇我?我掀开眼皮,看到面前有一个阿姨,一时有些晕乎,刚刚是在做梦吗?现在又是什么情况?我不是在酒店吗?这里是哪里?这个阿姨是……?我满头的问号没人给我解答,阿姨又说话了。

“导游说我们马上就到碧波湖了……”

“碧波湖?”

“对啊,你忘了吗?这碧波湖不是你最想去的地方吗?怎么睡一觉还睡失忆了?”阿姨好笑地看着我。

我尴尬地笑笑:“刚睡醒,有点晕有点晕。”先这么糊弄过去吧,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也不清楚,边走边看吧。

手臂上有光在闪,我抬起来看,小光点停在进度条三分之一的位置上,我看的同时又有个声音说:“倒计时16小时。”我放下手臂后那个声音又消失了。

“行了,你收拾一下,我们马上就下车了。”阿姨从我旁边的座位拿了包去了前排。

我跟着她的身影扫视了一圈,车上全是跟她年纪相仿的阿姨,穿着花裙子戴着太阳镜,身边还放着大大小小的包裹,我挑了挑眉,合着这是个老年旅游团?

几声笑声传进我的耳朵,我循声看去,在我身后不远的座位,有几个阿姨聊得正开心,我想了想,带着满肚子的疑惑加入了她们。

接下来的几分钟,我总算旁敲侧击地问清楚了一点事。

前面马上到站的地方是碧波湖,这碧波湖因为水面碧绿,广阔无际,碧波万顷而得名,是难得一见的天然湖泊,吸引了无数游客前往观光,我们这一车人也在游客之列。

虽然搞不清楚我为什么会突然上了这旅游大巴,但既来之则安之,我还是安心地坐到了站。

旅行团的大巴车把我们送到目的地后又折回了上一站的酒店,碧波湖附近没有住宿,游客需要自行租船渡到碧波湖的对岸,那边才有落脚之地。

阿姨们第一次见到碧波湖这样壮观的景象,情不自禁发出阵阵感叹,纷纷要拍照留念,我在湖边徘徊了一阵,身上什么也没有,现在也无法离开,还是先找住宿吧,这样想着我走过去和船家沟通要租几只船才可以渡过碧波湖。

最终租下了一只大船给阿姨们,我则独自要了一个小竹筏跟着。

行出几分钟之后,平静的水面突然掀起波浪,水流变得湍急起来,船家稳住船身,船极速向前行进。

“包!包!我的包!”

我听见阿姨们尖叫,抬头看到一个包掉落在湖里,我本想撑着小竹筏靠近把包捡起来,却没想到此时竹筏突然完全不受控制,径直往前漂去,很快消失在阿姨们的视野里,水面平静下来,我听见心脏“咚咚咚”地跳,不知道这竹筏要把我带到哪里去。

竹筏随着水流漂了很久,突然一个浪打过来把我连同竹筏一起掀翻,我迅速爬起来,扫视周围,这里零零散散有几户人家,但我觉得诡异不敢上前问路,随便找了一个方向就拼命往前跑。

眼前景象骤然一变,我面前出现一个村庄,莫名觉得有些眼熟,似乎在梦里见过,我在好奇心的驱使之下踏了进去,刚刚还明亮的天空一下暗了下来,村庄里变得阴森森的,我心生退却之意,转身想跑,却发现身后的路变成了一扇紧闭的门。

没办法了,往前跑吧。我一咬牙,用尽吃奶的力气往前冲。

路边突然出现一个头发乱哄哄仿若鸡窝的男人,他手里拿着一块板砖,伸手把我拦了下来。

这下我心跳得更快,这个男人不知来历,我也不敢贸然接着跑。

男人向我出示了一个证件,我还没来得及看清他就又收了回去,接着他把手边的砖头递给我,然后扬了扬自己的拳头,似乎在说……你可以拿板砖和我打。

我嘴角抽了抽,这又是哪出?男人见我迟迟不肯有所动作,就强硬地把板砖塞到了我手里,我还没有拿稳,他举着拳头就朝我打过来,我尖叫一声,闭上眼睛不管不顾地乱打一通。

“咚”的一声,我睁开眼睛,男人高大的身影轰然倒地,头上一片血色,他刚刚出示的那个证件莫名其妙出现在我手上。

我小心翼翼的打开,证件内里有三个血色大字:读识者。

脑子里一下多了一些我认知以外的东西,有个声音告诉我:取代他们,你就可以留在这里。

我猛地摇摇头,意图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摇出去,又想把手里的东西丢掉,可那个证件像粘在我手上一样怎么甩都甩不掉,我只好拿着它往前跑。

跑了一段路遇到一个土坡,土坡上站着一个女人,栗色头发,黑色衣物,有点黑寡妇的意思,我还没走近,脑子里又出现了三个血色大字:偷心者。

我突然明了,这是那个女人的身份。

女人“唰”地一下窜到我面前,把我扑倒在地,伸出指甲老长的手放在我胸口,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就很肯定,她在渴求我的心脏。

我害怕极了,闭着眼睛不停挣扎,想想又觉得生气,这什么鬼地方?!为什么总是遇到些莫名其妙的人?!挣扎的时候我好像在女人身上摸到什么东西,手上一用力就把它撕成两半,那触感……倒是有点像之前那个男人的证件。

周围的一切像是遇到了漩涡,被巨大的吸力吸走,我猛地睁开眼睛,急促地喘着气,摸着胸口剧烈跳动的心。

是酒店的天花板,我回来了?刚刚也是在做梦吗?还不待细想,脸上一阵温热,像是有人在朝我呼气,我转过头去,一张陌生的脸在我眼前放大,我尖叫一声,泪珠子也不听话的滚了出来,我翻了个身摔到地上,慌慌张张站起来打开门跑了出去。

走廊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我一个劲地按电梯按钮,电梯却停在一楼迟迟没有动静,刚刚我房间那个男人也没有追出来,可我却不敢再回去了,我惊魂未定地擦了擦被吓出来的眼泪,无意间抬起手臂看到了那个进度条。

“5小时48分。”还是那个声音,等我放下手臂他又不讲话了,我心里一股无名火冒出来,使劲捶了一下电梯按钮,“什么狗屁倒计时?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叮!”电梯门突然打开,我吓了一大跳,暗骂了一句“我去!”

我踏进电梯,刚要按楼层的时候突然觉得诡异,这电梯刚刚不还在一楼吗?怎么一下就上来了?我按一楼的手指转而按了顶层21楼,我走出去,满意地看着电梯往上走。

哼,障眼法我还是会的!我为自己的小聪明洋洋得意,竟忘了害怕。这时我想起刚刚见到那个男人的时候我脑子里出现的字:噬魂者,吃人魂魄的意思吗?我一边走一边想。

我找到消防通道,打算走楼梯去一楼,走到10层的时候,听到外面人声鼎沸,之前遇到的都是人不人鬼不鬼的生物,难得的人气让我差点热泪盈眶,我一把推开楼梯间的门,这一层是4D游戏体验室,多是年轻人,吵吵嚷嚷的,平时素爱安静的我,此时却恨不得立马与这热闹融为一体。

消防通道的斜对面就是电梯,我也不知道冥冥之中是什么力量牵引着我,我好巧不巧地往电梯那望了一眼,好巧不巧电梯门刚好打开,就这一眼吓得我立马从楼梯间夺门而出。

是他!出现在我房间的那个男人!

我疯了似的往楼下跑,越跑越觉得不对劲,这楼梯怎么总没有尽头?我抬头,看到楼层变成了21,我顿住脚,我不是往下跑吗?怎么跑到楼顶来了?!

“吱呀”一声,楼顶的门开了。我愣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怎么办?怎么办?……”我不停碎碎念,想借此来缓解我的紧张,却越来越害怕了。

“算了!上去瞧他一瞧,我就不相信这大白天的还能见鬼不成!”我一咬牙一跺脚,宛如壮士赴死般上了天台,沿着墙角抖抖索索地走到了天台边缘。

“你来了。”一个声音陡然在我身后出现,很飘渺,我想起来,是旅游大巴上出现在我梦里的那个声音。

我转过去,出现在我房间的那个男人站在远处,笑意温柔地看着我,他身上的黑袍在风中轻轻飘舞。

“你……是噬魂者。”我说的是陈述句。

“是。”他还是站在那笑着看我,我却觉得这笑怪瘆人的。

“你想要我的魂魄?”

“是。”

“为什么?”

“因为……”

他突然动起来,飘到我面前,我肯定我没有看错,他真的是飘,上一秒还在远处说话,下一秒那张大脸就怼到了我面前。

“我饿了。”他张开血盆大口从我头顶压下来。

我大叫一声往后退,踢到了天台边缘,极速往下坠落,周围的一切都变成了模糊的白影。

我身体一抖,猛地睁开眼睛,像是窒息的人突然能够呼吸一样从喉头大大呼出一口浊气。我躺在房间门口,手上拿着那张黑金卡片,手臂上的光点连续闪了三下,我抬起来看,之前荧光的进度条全暗了。

“倒计时结束。”那声音慢慢变小直至消失。

我拿起卡片细细端详,左看右看,直到倾斜到一定角度时,卡片上出现了几个字:

畅游梦境体验卡。

蜉蝣如寄
蜉蝣如寄  VIP会员 我在人间,离你太远。

畅游梦境体验卡之二十四小时冒险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