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言

2019-08-10 19:01:36作者:青悠的梦

真事

窗外,天阴得越来越沉了,空中开始飘起了小雨丝,李梅在屋里怎么也坐不住,左走走右走走,仿佛心里压了块大石头,无端地升起一股担忧。

偏巧此时怀里的女儿哇哇大哭,怎么哄也不停歇,这让李梅更加烦躁。

婆婆送儿子去上学了,已经一个多小时了也没有回来,望着外面的天气和怀里的小奶娃,李梅放弃了出去寻找的计划。

“准是又去哪里捡垃圾了,烦死了,一天天到晚不让人省心”,李梅的眉头皱的能夹死苍蝇,嘴里碎碎念着,如果婆婆在跟前,保不住她就直接开火了。

李梅结婚已经五年了,在这期间,她接连生了两个宝宝,一儿一女,正好凑成一个“好”字,所有亲朋好友都羡慕她的好福气。

李梅老公张扬在一家不大不小的公司任中层,所赚倒也勉勉强强够养家,而李梅一直未工作,负责照顾家庭和宝宝,外人看来倒也夫妻恩爱,美满幸福。

可李梅知道,这貌似美好的生活里因为有了婆婆便处处不如意,尤其是婆婆的“爱钱如命”让李梅是深恶痛绝!

这套小小的两居室是张扬的婚前财产,所以当他提出将寡居的母亲接来时,李梅说不出半个不字!可自从婆婆来后,这个家里里外外到处堆满了饮料瓶、废纸盒、泡沫板甚至破鞋破袜,这些都是婆婆捡到的“宝贝”。

隔几天她便背着大包小包去一趟废品收购站,换回零零散散的几张毛票。

李梅多次抗议,甚至提出每月拿一千块来换婆婆“安稳”,没想到她拿了钱后“拾宝”行动还是照旧。

为此,李梅与张扬不断地吹枕边风,让他跟自己联合起来对婆婆“围追堵截”,可无论怎样,就是断不了婆婆赚钱的心思。

按理说,老太太每月两干多的退休工资,加上李梅给她的零花钱,怎么也有三千了。李梅仔细计算过,老太太每个月的花销绝对超不过五百,放学给孩子买瓶水都舍不得,可是她为什么要这么拼命攒钱呢?

这是李梅一直想不通的地方,张扬说这种情况是在近几年才有的,以前并没有发现老太太热衷此道。

李梅总觉得这个老太太有什么秘密?直接问,不说,旁敲侧击也没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这个老太太,在李梅的心中越发地神秘越发地惹人厌起来。

就像现在,老太太出去送个孩子都不让人省心,这样的天气也不肯闲着,不知道的还以为李梅在虐待她老人家,这样想来,更是让李梅气不打一处来。

正当李梅胡思乱想之时,忽然接到了张扬的电话。张扬在电话那头有些语无伦次,隐隐还带着哭腔,这让李梅的心一下子就揪了起来。

张扬啰嗦了半天,李梅才听明白,原来她的婆婆,那个刚才还被她碎碎念的老太太正在市第一医院抢救,张扬让她带着钱抓紧时间过去。

李梅震惊之余根本顾不上多问,将女儿托付给邻居照看,直接打车去了医院。

抢救室门外,张扬颓然地坐在地上,身上还有大片的血迹,望着那混合着污泥的血迹,李梅有种不好的预感。

虽然她不喜老太太的所作所为,但从未想过有这样的一天,毕竟有老太太除了在金钱上抠点以外,倒也没有太多让人诟病的地方。

通过张扬断断续续地描述,李梅总算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老太太送儿子去学校后,发现学校不远处有一个待拆迁的区域,想着进去看看有什么好东西可以捡漏。碰巧其中有一段危墙,老太太走到墙下的时候,危墙突然倒塌,有拾荒者赶紧拨打了120。

目击者称,墙根底下有一截钢管,老太太非要过去捡,她还劝过,说那面墙眼看着就倒了,很危险,可老太太见钱眼开,就是不听劝。

果然,抢救了一整天,最终老太太还是因伤势过重去世了。

李梅根本没有想过转眼间就与老太太阴阳两隔,而张扬更是悲痛欲绝,根本没有了往日的麻利劲儿,李梅只能强打精神处理老太太的后事,等所有事情尘埃落定,已是一个月以后。

闲下来后,李梅开始整理老太太留下的那些遗物,她早就看那些东西不顺眼了,找了个大的垃圾袋就开始往里扔。

可这间小小的卧室内,被老太太塞了太多杂七杂八的东西,想收拾根本无从下手,只一会儿,李梅便烦躁起来。

正当李梅濒临崩溃之时,抽屉里的一个小盒子引起了她的注意。

四四方方的小铁盒,外面斑斑锈迹,但锁头却新鲜如初,说明有人经常使用它。

将盒子拿出来搞在手里,竟还有些分量,难道有什么秘密?好奇心驱使她打开了这个小盒子。

盒子最上面是一封信,看着发黄的信纸和明显的折痕,估计有些年头了。

信封的下面还有一省汇款单,三千、五千,最大的一笔居然有两万元,陆陆续续有十几万的样子。

看看日期,最早的已是五年前汇出的,最近的一笔就在上个月。收款人都是同一个人,李铁成,听名字就是一个男人,难道婆婆有什么隐情?

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李梅马上喊来了张扬,张扬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对这个人一点印象也没有,一问三不知。

这不是有封信吗?看看不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张扬边说边打开了那封信。

谁也没想到,这个小盒子犹如潘多拉的盒子,引出了一连串的秘密,也揭开了李梅所有的疑问。

张扬,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妈妈多半已经走了。

但有件事必须告诉你,这件事一直放在妈妈的心里,几十年我都没办法做到心安。

其实,妈在嫁给你爸之前,曾被人拐到山里,我在那里与人有过一个孩子,后来你的舅舅找到我,带我脱离苦海,可我没办法带走那个孩子。

我隐瞒了这段经历,嫁给你爸,后来又有了你。这些年,妈妈不敢找,只能在心里默默地为这个孩子祈祷。直到你爸爸去世,我才重新与那个孩子联系上,谢天谢地,那个孩子平安长大了,否则妈得愧疚一辈子。

我将自己的积蓄都给了这个孩子,他还没有结婚生子,妈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不管。

张扬,手心手背都是肉,那也是妈妈身上掉下来的肉啊,希望你能理解妈妈。

如果你原谅了妈妈,能不能去看看你的哥哥?

那是你的哥哥,你的亲哥哥。

看到这里,李梅与张扬是彻底惊呆了。他们设想过无数次老太太存钱的目的,可怎么也没想到还有这样狗血的事情,居然又跑出来一个亲哥哥。

张扬一拍大腿,惧恼地说,在咱们结婚前,有一段时间,我妈独自一人频频回

老家探亲,我当时只是纳闷,但并没有多加询问。

现在想起来,老太太那段时间应该便是去认亲了,而亲儿子张扬一直被蒙在鼓里。

当下,李梅与张扬便决定去看看那个所谓的哥哥,一是圆老太太的心愿,二是觉得他有权利知道亲妈已经过世的消息。

李梅将孩子托付给娘家妈后,就与张扬踏上了“寻亲”之路。

两天之后,他们到达了陕西省西安市下面的一个小镇上。当他们打车来到地址上那个小村庄时,入眼都是两层甚至三层的独门小别墅,装修豪华,根本不是想象中破烂的农村形象。

打听到李铁成家,才完工的两层小楼盘立在眼前,欧式装修风格,就这样的别墅,如果放在城里,没有上千万是住不上的。

这情景让李梅频频咂舌,就这样的条件还需要他们家老太太省吃俭用的救济?这让李梅的心中酸水汩汩地往外冒,当下便没了好脸色。

当张扬表明身份,言明母亲已去时,李梅偷偷地观察,发现这个李铁成没有丝毫地悲伤,却像暗暗地松了一口气,看见这个唯一的弟弟找上门,也没有半分的放喜。

接下来的谈话间,李梅故意聊起婆婆的一些旧事,李铁成明显的神情慌乱,言辞闪烁,很多事情都说不清楚。对于拿了婆婆十几万块钱的事,更是只字不提。

李梅与张扬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疑惑。

妈妈意外去世没有哀痛之情;兄弟相见亦无半点喜悦之意,这个李铁成怎么看怎么反常。

意识到有些不对劲,李梅与张扬没有揭穿他,反而第二天就找借口告辞了。

张扬辗转找到老家的亲戚打听这件事,老太太的娘家表哥向他们讲述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当初年仅18岁的老太太独自一人从河北老家来西安损奔她的姑姑,由于年少无知,路上被人骗到山里,卖给了李铁成的爸爸。

第二年生了孩子之后,老太太的娘家人找来,死活要将人带回去。当初老太太虽然不舍才出生的儿子,但最后还是选择跟家人回家。

后来老太太便在亲戚的介绍下嫁给了后来的老公,也就是张扬的父亲,并随他的家人远去山东定居。

然而,当年老太太留下的那个孩子,由于没有人照顾,缺衣少食,在她走后不久就夭折了。老太太的娘家人得到这个消息后,怕她难过,便一直没有告诉她。

而老太太这些年为了防止曾经被拐卖这件事东窗事发,刻意与娘家人疏远,又隔着两千多里的距离,所以她根本就没有听说这件事。

一切真相大白,原来李铁成与老太太没有任何关系。

这下轮到李梅和张扬糊涂了,既然没有关系,为什么老太太会认亲?她怎么会认错自己的孩子呢?李铁成又是谁?他为什么要冒充老太太的儿子骗钱?这些都让李梅恨不得立刻跑到李铁成面前对峙,可张扬拦住了她,选择了求助当地警方。

在民警的调查下,事情终于水落石出。

原来,李铁成是那个买老太太的男人后续老婆所生,由于他与那个孩子同父异母,相貌自然有些相像,更巧合的是,两个人手背上都有一块胎记。

五年前,李铁成正被修房子、娶媳妇折磨得憔悴不堪,各处都要花钱,积蓄花

光了不说,差的十几万缺口一直也没着落,正好这个时候有一个城里老太太跑过来认儿子。

李铁成私下里寻思着老太太是城里人,手里肯定有钱,而且这种事情只要他俩不说,谁都不会知道,于是便想出了冒充老太太儿子的戏码。

老太太这些年思儿心切,看到年龄相仿、相貌相仿的李铁成,根本没有怀疑他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只想着弥补自己这些年的亏欠,于是选择不断地给钱给钱。

李铁成本想神不知鬼不觉地接着这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谁承想,天下根本没有免费的午餐。

当他看到李梅和张扬找上门时,到底是心虚,一时慌乱,这才引起了他们的怀疑。

得知真相的张扬恨不得当场爆了李铁成的头,他恨恨地说,我妈给你的钱都是捡废品挣来的,最后还由于一根几毛钱的钢管把命搭上了。

听闻此言,李铁成嚎啕大哭。他说,他只是想暂时冒名领点钱,他根本不知道老人的钱来得这样不容易。

最后,李铁成由于认罪态度良好并积极退还诈骗所得钱款,被判三年有期徒刑。

这一场乌龙案终于尘埃落定,而老太太却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这让李梅和张扬心里沉甸甸的。

望着老太太拿命换来的十几万,李梅和张扬谁也没有勇气将这笔钱拿回家,最后他俩一致同意将这些钱捐赠给当地的孤儿院。

李梅说这些钱本来就属于那个未曾长大的孩子,现在替他做出这个决定,希望能帮到那些更需要帮助的人,希望所有的孩子都能健健康康的活着,再也不要有类似的悲剧发生。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