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流水

2019-08-08 15:03:54作者:千雪寻城

古风

1.我哥他飞升了

“原来飞升就是这样的啊。”

我望着远方,喃喃道。

此时白云山那边天雷滚滚,大雨倾盆,正是有妖在飞升。

而我正坐在山脚下,磕着刚买回来的瓜子,看了很久很久的热闹,终于,天雷散去,祥云出现,把那已经飞升的仙君带上了天。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白云山有妖飞升了,从此就会成为风水宝地,我洛小花没什么远大的志向,就想当那跟着升天的鸡犬,仗着我白云山这块风水宝地发家致富,从此走向人生巅峰。

所以我很高兴。

然而我刚上白云山,就听见我那些亲朋好友奔走相告:“哎呀,你看到了吧?流水飞升了!”

我心中一惊,立马随手抓了一个就问道:“你刚才说谁飞升了?”

小桃眨了眨眼,道:“你哥洛流水飞升了,小花你不知道?”

我:“……”我……好像知道……

我此时,纠结的却是另一件事。

本来我就打不过他,这回他一飞升,我岂不是更打不过他了!他不仅仅是我哥,还是我死对头。

我一向不是朵机智的花,纠结了好久也没想出一对策来,想到最后,叹了口气,还是决定今朝有酒今朝醉,及时行乐才是王道!

半个月后,我向小桃借了点银子,在白云山开了所茶楼,名叫洛花流水,告示上特别标注,这是上仙他妹开的店,这里的茶那就不是一般的茶,那就是仙茶,对早日飞升大有益处。

当然,这些标注纯属瞎掰,毕竟茶真要有这本事我要飞升了。

这些主意也是小桃帮我出的,开业那天,小桃站在门前抬头看了牌匾好一会儿,回头问我:“落花流水是这样写的吗?小花你是不是写了错别字?”

我也抬头看了一眼,笑道:“没有啊,这个洛的意思只是,这是洛小花开的茶楼。”

小桃歪头仔细想了想,最终还是点头道:“说的也是。”

仗着我那上仙哥哥的名号,我赚了个盆满钵满,过上了难得的幸福生活,甚至已经计划起开分店了,然而,这时候出事了。

因为洛流水从天上回来了。

2.哥,我错了

尤记得那是一个晴朗的早晨,店里来了个蒙着面的白衣公子,点了两杯乌龙茶。

我看他这模样,自觉这是个钱多的主,连忙沏了两杯给端过去了,茶水上桌,我刚要离开,忽然被拉住了手腕,我眉头微皱,正要骂人,就见他早已飞快扯下面巾,露出了一张俊美非常的脸,冲我笑道:“小花妹妹,好久不见。”

妈的,洛流水!

我飞快抽开他的手,吓得什么都顾不上了,扭头就往外跑,可是感觉还没跑多远,洛流水就飞快追到了我前面,我再往回跑,他又追上了我,步伐轻快,面带微笑,深不可测。

而我却是用尽全力跑的,此时早已连呼带喘,一手插着腰,另一只手顶在了他面前,喘着气道:“停,哥,我错了!”

洛流水歪头,显得很是无辜道:“好端端的认什么错,你哪错了?我干嘛了?”

“你,什么也没干。”我深吸了一口气,终于道。

就是我凭这么多年对你的了解,本能的觉得你没安好心。

我抓了抓被风吹得乱糟糟的头发,很是认真的在想了一会儿,道:“我不该离家出走。”

洛流水惊讶道:“原来你知道啊!”

我想了想,又道:“而且,是在你快要飞升的那段时间。”

洛流水终于不再那么奇怪的笑了,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忽然伸出手来揉了揉我的头发,叹道:“知道我那时有多担心你吗?”

我捂着头,眼睛眨啊眨,惨兮兮道:“可是我怕被雷劈!”

洛流水一声轻笑:“出息!”

洛流水现在按理来说是我的死对头,当然,这一点他还并不知道,我也暂时不太想让他知道。

洛流水没再问我去哪了,事实上我也确实哪儿都没去,就一直在白云山下待了小半个月,等洛流水一飞升就溜回我的白云山了。

接着,我们又重新回了洛花流水,他吃他的点心喝他的茶,我不饿,就坐在对面看着他傻乐。

他见我这样,问我:“在笑什么?”

我笑着摇头:“没事,就是忽然发现我想你了。”

他又笑了一声。

我接着道:“哥,那你这次什么时候回天上啊?”

“不知道,应该要等一段时间。”

“为啥啊?”

“因为要办事。”

“哦。”

3.我是不是做错了

洛流水这次下凡,的确是来办事的。

他说人间有一批生物非法成妖,他这次就是来办这个的。

我问什么算是非法成妖,他想了想,道:“简单来说,就是杀了人,借人类阳气和精血洗髓成妖的。”

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又问他:“那你怎么辨认这些?”

他拿出一面镜子,道:“一照便知,非法成妖的,身上会蒙着一层血雾。”

我点了点头,结果镜子照了照,发现这是个照妖镜,镜子里是一朵晃头晃脑的小白花。

我笑了几声,正想要借着太阳光晃一晃他的眼睛,结果透过反射,看到了洛流水身后的一只看起来浑身是血的狼,向洛流水伸出利爪。

我吓得镜子差点拿不稳,飞快喊道:“哥,你身后!”

洛流水一个手刀向后砍去,那狼妖一只手脱了臼,惨叫一声抽出手来就跑。

人间的集市上,就出现了三个人你追我赶的情景,洛流水追着狼妖,我追着他,场面登时乱做一团。

那狼妖没命的往前跑着,跑到一处围墙后,纵身一跃跳了过去,然后就不跑了,松了口气。

洛流水顿了顿,也纵身跳了过去,结果没注意脚下阵法,一脚踏入了早已为他备好的诛仙阵里,强光跃起,他被一层又一层的光网紧紧盖住,阵法正在启动。

“哥!”

我差点被吓傻了,心里慌得不行,正要跳下去破坏阵法,洛流水看到了,大呵道:“出去!”

说完,一掌将我弹了出去,还设了结界,让我进不去。

我去你有这工夫你倒是破阵啊,把我甩出来有什么用!

我想骂街,趴在结界边上用法力使劲的拍,想把它拍出个缝来,洛流水回过头来,冷冷的看着我,道:“别动!”

他这一呵,我就真不敢再乱拍了,毕竟维持这玩意儿耗的是他的法力,我现在什么也做不了,心跳如擂,急得眼泪都出来了。

然而,洛流水身处危险之中,却比我还淡定,挣扎了几下没挣来,就放弃抵抗了,双手环胸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狼妖贼笑了几声,拍了拍手,一群妖怪都走了出来,他走到洛流水面前,低沉着嗓音道:“还以为这新任的上仙有多厉害,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嘛!”

“上仙的神丹吃下去,想来千年的功力都能到手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边众妖也轰然大笑了起来。

洛流水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们笑,等他们笑够了,这才开了口。

他声音不大,却很清晰,语气平静却十分有威慑力:“那也要看你们有没有本事吃到手才行。”

说完,不等群妖回答,他手指微动,光圈瞬间被冲破,被藏住的阵法现形,洛流水咬破手指在阵法上飞快点上几笔,光幕变了颜色,阵法远离洛流水,冲向了众妖。

诛仙阵变成了诛妖阵,所有妖怪皆是动弹不得,狼妖瞪大了双眼,怒吼道:“不,不可能!阵法哪有这样容易被更改?”

洛流水足尖一点,坐在围墙上,依然是那平静的语气,他道:“诛仙阵这种逆天的高难度玩意儿,你们怎么可能会知道怎么画?你们画的这一份,本就是缺了一笔的伏妖阵,还是我传出来的。”

“洛流水你从前好歹也是妖,背叛同类臭不要脸!”狼妖气的破口大骂。

洛流水抬头,笑道:“诸位,谁取谁的内丹啊?”

对于这一出反转,我在结界这边看得那叫一个目瞪口呆,以至于结界被解除了我都没感觉到,一个踉跄就摔在了地上,摔得我膝盖直发麻。

一只手停在了我的面前,白皙修长,骨节分明,我抬头看去,那不是洛流水还会是谁。

洛流水站在那里,笑吟吟道:“小花,起来。”

我站起来,想起刚才那惊险的一幕,一时间竟觉得委屈的不行,瞬间泪如泉涌,我抱着他的腰大哭道:“哥!”

“乖啦,我没事。”

但是你差点把我给吓死!

“走吧。”

洛流水拉起我的手正要带我离开,那边狼妖忽然大吼起来,把光幕砸的砰砰作响,他喊道:“洛流水!你回来!”

洛流水回过头来,歪头道:“还想怎样?”

狼妖喘着粗气道:“我这里,有孩子,还没杀过人,身上一层血雾都没有,你,不能把他一起杀了!”

我捧着镜子过去照了一圈,一群身上或多或少有着血雾的妖怪里,还当真有一只小灰狼,身上干干净净的。

我没多想,蹲在地上,抬头看向洛流水:“哥,他无辜,你得把他放出来。”

洛流水走过去盯了一会儿,眉头微皱,看向我道:“可是那会很麻烦啊。”

我不解:“这有什么好麻烦的,放它一只出来不就得了?”

洛流水仔细的给我分析着:“可是,我若放,这当口阵法就会有空隙。我怎么知道他们不会趁机跑出来?这里只有你我,他们跑了,咱们怎么追?”

我诧异:“但你是神仙啊,一定要这么做的!”

洛流水看着我,认真道:“职责之外,算是误伤,小花,说实话,我不想救。”

“那这里的若是我呢?”

洛流水默了一阵:“那我说什么都会救,因为你是我妹妹,可这不是你啊。”

“可你是上仙啊。”

“那又怎样?”

我眉头也紧紧的皱着:“上仙的话,那这样草菅人命滥杀无辜就是不对的!”

“他不是人。”

“那又怎样?!”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