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时辰:宫廷变

2019-08-06 17:05:48作者:只苏一点

古风

雨,无止境地下着

他说,只要我能在一天之内杀了他,他就放我自由,可如果没能杀了他,他就让我坠入无间地狱

三年了,我被他囚禁三年了!

终于是有尽头了吗?

杀了他?!

就算是千刀万剐都不为过!

那时,我十五岁,倒也算是女子出嫁的年龄

他是王爷,也是玉树临风,翩然公子

那日,他来我家提亲,我便应了他

婚后,他待我是极好的

仰仗我季家的权势,他当上了太子,再后来,他当上了皇上

他封我为皇后,待我也是极好的

却不想,这不过是一场权谋罢了

他娶我,无非是看在我宰相之女的身份上

他亲口对我说的

还记得,那是他登基的第二年,我的父亲,逝了,家中只有我一女儿,除去我,再无他人,我成了无枝可依的人

那年,他纳了新妃,是那虎贲将军的妹妹,说来也是清秀佳人,从此,那便是圣恩不断

不知从何时起,我便成了一个摆设

就连那人几次三番诬陷我,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想来,他曾在王府中对我所说,什么不离不弃,生死相依,都是骗人的

我是宰相之女,宫中皇后,整个大齐最尊贵的女人

怎么能容得他们这般羞辱?

于是,我自请冷宫,可我原想着,是他会挽留的

可是,他只顾他的丽妃,哪还顾我?

冷宫的日子,一点也不好过

几个女人无止境地怨言,在她们口中的皇上,是一个被权势玩弄,无情无义之人

听闻过往的事,我仿佛明白,这数年恩宠,或许不过是因为,我爹是宰相罢了

若不是如此,怎会是我爹一死,他便立新妃

只是我不明白,他许我入冷宫,为何不夺了我这皇后的名号

是怕千夫所指吗?

可不只需要安插个罪名,便是什么都妥当了吗?

在那些冷宫嫔妃口中,他可是很擅长做这些的

难道,我一直都是看错了人吗?

这无止无尽的猜疑与揣测,我早就心如死灰

想着,我一身傲骨,即是清清白白地来,也便该是清清白白地走

齐衡,终是我看错了你!下一生,我苏绨,若是再遇见你,便要将你千刀万剐了去

三尺白绫上,我犹豫了许久,终究是没了生下去的念头,可是真到了死的那一刻,我真的舍不得,但是双脚之下再无依靠

朦胧中,有人将我抱下,可是怎样都睁不开眼睛

可我终究是没有想到,再醒来,是御书房,那人正在写字

我定睛瞧去,那圣旨之上,竟是……

皇后体弱,已逝,今有丽妃育有一女,堪称大任,特封为皇后

是啊,我和他都从来没有过孩子,想来,是不该再占着写皇后之位

可是为何又要救我?难道是要我活生生看着你们秀恩爱吗?

我问他为什么,他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话,当初娶我,不过是贪慕我家的权势,而今,不过因为是答应了丞相,要保我一性命罢了

我让他放我走,可我始终没有想到,他却摇摇头

他说,我们该是有个孩子了……

可笑!荒唐!

我都是已死之人,孩子?

御书房中,我拼死抵抗,终究还是败了……

清晨,他将我关入御书房的暗室,那里漆黑无比,我能感觉到的,除了绝望,无奈,再无其他

他为我请来御医,诊问有没有喜脉,御医回答,没有

他便三日一次,我不应

他说,若是有了皇子,便放我自由

我不解,他是为了什么?

或许,我从未认识过他……

可是,那是自由啊,我渴望的自由

后来一次诊脉,终于是有了

十个月后,我生下了皇子

那时,我难产,他看着我,哭了,哭得像个小孩

那一刻,我感觉仿佛他从未变过

却又觉得,那泪,或许不是为我流的

那时,我已经被关在这暗室一年了

看着孩子,我问他,是否可以放我走

他没有说话,我知道,他不会放我走了

我试着逃很多次,都失败了

他将孩子带走,不知是带去了哪里,只留下我一人,一片漆黑

他会时不时地来看我,可是,我终归是不愿搭理他的

他却像是不知趣似的,不分时候地来打扰我

一去三年

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三年了!

终于,是要给我自由了吗?齐衡?

他带我出去,给了我一天的时间,将我梳洗打扮好,说是不想死在丑八怪手里,便离去了

我离开这御书房

好大的太阳,那般刺眼,我已经三年没有见过太阳了

待我出来,已是正午了

我一身狼狈,自是没人能认出我来的

混迹于宫女之中,却听到宫女的议论,说是那皇后前些日子死得凄惨,还说皇上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个小皇子,封为了太子,倒是与那前任皇后长得几分相似

我自是知道那皇后不是我的,怕是那丽妃,终归是皇上,一生也只是为了权势罢了,倒是那皇子,怕不是那孩子?

可我,终究是要杀了他的

可,要怎样杀呢?

我这模样,他是熟悉的,难不成要换副模样?

却是,一阵熟悉的笑声

恭亲王?

真是巧,想这,恭亲王是有人皮面具的,倒是可以偷来

我便偷了去

将那面具戴上,还是蛮合适的,虽说这是男子的模样,倒也算是勉强能用

可?

我为什么非要听他的话?我就不能逃吗?

他若是死了,我怎么可能会有自由?

可是,这皇宫有怎样能逃出去呢?

却不知为何,今日这皇宫热闹得很,听宫人们说,今日这皇上是要封什么皇后,还邀请了许多贵客

想来,这齐衡又是不知要害哪家姑娘了?当皇后,当妃子,好像除了自己没有被她灭门,其余的都是株连九族了的

倒是,这礼宴之上,可以鱼目混珠,跟着哪家贵人,走了去的

听闻那宫人们说,三个时辰后,这宴就要开了

也不知是邀请了什么人?

三个时辰后

我是怎样也没想到,他居然邀请了李姐姐,想来,我们是结义姐妹,对,玉佩,只要给李姐姐玉佩,她便一定会带我走的

我便给了她玉佩,她一惊,让我在她身旁坐下,说是宴后有事要问

想来,这玉佩是我们结义是她赠的,她便一定记得

宴上之人皆问,这皇后在哪里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