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不到恩人了怎么办?在线等,有点急

2019-07-24 13:06:12作者:一只梧桐桐桐桐吖

传奇

给你讲个故事吧。青丘界中的安冥雪山上的霸主是一种传说中的动物——九尾狐,且全世界仅此一处有,自是宝贵。而这九尾狐一族啊,它们无论男女,都有着一副令人羡慕的好皮囊;且更令精怪们羡慕的是,不同于其他动植物需刻苦修炼数百上千年才能变为人形,九尾狐一族因聚天下祥瑞之气,又有妲己之辈为它们引天子之福。因此它们出生12时辰后便可开灵智,而后便可自由幻化成人形,天赋也绝非寻常生物可比拟。

只不过可能天道也觉得它们这般太过逆天,所以九尾狐往往不能一出生就拥有九条尾巴及自身完整的能力,尾巴的多少由自身修炼,集大成者方能成为真正的“九尾”狐,这才真正算是成年了。

灵雪便是住在安冥雪山上的一条九尾狐,但准确说起来,由于它尚未修炼到家,现在还是一条“八尾狐”。

而世人皆知,九尾狐在修炼幻化出第九条尾巴前,性别都跟薛定谔的猫一个样——完全不确定——所以准确的说,灵雪现在是“她”还是“他”还未得而知,每一天的它是什么性别全凭它心情。不过灵雪每日随着心情变成人形在安冥雪山上逛也算悠游自在,更别提它偶尔翻看一下小弟们送上来的人间小报或志怪小说有多快活了。

但其他动物可就没那么幸运了,别说化为人形了,能否开灵智都得看机遇,比如某只莫名其妙跑上安冥雪山的小白兔。

“今天天气倒还不错”灵雪从自家山洞里探出头,满意地想着。然后它便又准备像往常一样,寻个地方修修炼,然后磕嗑瓜子打打瞌睡。

“唔,不过,”第4次险些被长度及地的裙子绊倒的时候,灵雪低头看看自己的裙子,“还是太少变为女子啊,不太习惯。”说着它便把裙子弄短了些,然后准备继续大摇大摆的走姿,丝毫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当它即将迈出第一步时,突然注意到脚边有一团白白色的玩意儿,它皱皱眉,把小东西拎起来盯了半天,然后......“原来是只未开灵智的小白兔啊。”灵雪点点头就打算把小家伙扔回原地。

“不过......”灵雪扔兔子之前又想到什么,又把小白兔拎回眼前,说着,“人类的志怪小说里好像总说救下这种小家伙,它还会报恩。”

想着竟觉有些有趣,遂难得好心地放了一滴血进小家伙嘴里,然后带回自己洞府里,随意放到毛绒窝上,摸了两把,就留它自生自灭了。

而没注意到不远处它的两个小弟一脸惊恐,窃窃私语交流些什么。

“老大这是在干嘛?救助小动物?”

“emmmm,不太可能,老大才不可能这么好心呢。”

“难道是老大看上的伴侣?”

“有一定可能。”

于是乎,一个美好的误会就这么产生了。

而另一边,灵雪的洞府里,灵雪又照顾了小家伙好几天,由着小家伙到处看看,到处蹭蹭。

眼看着这个喝了自己血的小家伙差不多好了,估摸着再过一段时间,这家伙就能开灵智变成人形了。

于是,它又拎着小兔子溜到山下一个地方,随意拍拍小家伙脑袋,也不管它能不能懂,叮嘱着“本来你这种族的小家伙想修出人形实属难事,但喝了我的血,那也可以开灵智化为人形了。那就由我这个九尾狐给你起个名字吧......你那么白,那就叫小白吧,我算是救下你了,记得变成人形来找我报恩哈。”

“哦,对了。万一你找不到我,那岂不是报不了恩了?”灵雪很苦恼,“有了!”

灵雪说着,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块上好的玉佩,摆弄了几下,那玉就出现了裂痕,一分为二。灵雪看了看,觉得自己实在是聪明,将其中一半的玉系在小家伙脖子上,随后一起放下了,然后心情很好地回了自己的洞府修炼。

而被放下的小兔子迷迷糊糊中睁开了眼,而后似乎是累极了又耷拉下眼皮。

春过夏花开,秋去寒冬来,而后又是一年春。距某只狐狸救下某只小白兔已经过了很久,久到灵雪都已经修行出了第九条尾巴,也确定了“他”的身份了;但又好像还没多久,至少那只小兔子也才刚刚化为人形呢。

小白从山脚下一个不知名的小角落里醒来,躺在草丛里眨了眨眼,显然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她又试着动了动变长了好多好多的手和脚,虽然还不太习惯,但好歹是知道自己这是变为人形了。

虽然她才刚开灵智化为人形没多久,但事情还是记得的,比如,是有一个温柔的姐姐救下了她,好像......她还要去报恩?但报恩是什么呢?她得先去搞懂!嗯!

“报恩我知道!就是......要对救你的人很好很好!”

“救你的人就是你的恩人啦!”

“你要先找到你的恩人才能报恩啦!”

小白面对着面前两只小妖叽叽喳喳热情的解答,似懂非懂的点点头,“那要怎样找到我的恩人呢?”小白同学再次认真地发问。

“那......你描述一下你的恩人吧”

虽然记得不太清楚,但她记得那位恩人姐姐温柔的抚摸,带着她忽高忽低的玩耍,记得那个背影......

“等等等等,安冥雪山上好像没有这样的精怪呀。”

“对啊,你是不是记错了?或者你知道你恩人原形是什么吗?”

“嗷,我想想......”小白思索了一下,“有了!她说过她是九尾狐!而且她很好看!是我见过最好看的!”

小白面前两只小妖的表情突然变得古怪,“莫非你原本是只小白兔?”

“是啊,你们怎么知道?”

“那我们大概知道是谁了!”

不过为什老大会被用温柔形容呢?真是奇怪。直到把小白送到灵雪洞府门口,两只小妖都没想明白这个问题。

想了想,灵雪决定到外面逛逛。

唔,这还是他成年后第一次出来呢。他伸了个懒腰,心想着,果然有九条尾巴感觉就是不一样。

灵雪看了看周围,想起了自己不久前还未成年时随手救下的一只小白兔,那个小家伙倒是这么久都没出现一下。

那小家伙也太不懂得感恩了吧,怎么这么久都没来找他报恩呢真的是。灵雪有些不满的想着。不过他才不是想见那只小家伙,也才不想知道它现在怎么样了呢,就是单纯觉得那小家伙忒没良心了,连看都不知道回来看一下。

灵雪还在到处逛着,却不知他心心念念想着没良心的某只小家伙正对着某扇看起来很熟悉的大门一脸懵呢。

灵雪走回洞府,却发现自己洞府前不远处站着一个纤细的身影,他皱皱眉,走到那灵雪走回洞府,却发现自己洞府前不远处站着一个纤细的身影,他皱皱眉,走到那个不知道在嘀嘀咕咕些什么的奇怪家伙面前,开口就是,“你谁?”

那家伙好像被吓了一跳,猛地一抬头,“恩,恩人!不是,我是说,我来找我的恩人!一个很温柔的姐姐!它们说她住在这里面!”

灵雪倒是认出了这女子就是小白,他挑挑眉,绕着小白看了一圈,靠近她问:“什么时候变成人形的?”“不,不久前。”小白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虽然她也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只是结结巴巴的回答。

听罢,灵雪信步入了洞府,小白看着他这么走进去。

灵雪扫了她一眼,“进来啊,愣着干嘛呢。”

小白大梦初醒一样,连忙跟上。

小白的脑子现在像一团浆糊,她坐立不安地待在椅子上,小脸红扑扑的,偶尔看一眼眼前的男子,实在是俊俏得不知如何形容,是......是她见过最好看的人了——比恩人姐姐还要好看。她这样想着,又脸红红地低下头。

“温柔的姐姐?你恩人。”男子终于开口了。

“嗯嗯,”小白条件反射,连忙正襟危坐,“一只九尾狐,很温柔的姐姐,公子你,你认识她吗?”

“我叫灵雪。”男子却答非所问。

“哦,哦。”小白懵懵地应下了。灵雪想起自己救下这小家伙时,好像是以女子的身份没错,这就讲得通了嘛。不过......“你为什么觉得我,不是,你为什么觉得她温柔呢”灵雪走近小白,在她耳边问,着实是好奇自己为什么会跟“温柔”沾上边。

“她她她她很好啦,对我很好很好,所以说她很温柔啦。”小白紧张得结结巴巴,结巴得可可爱爱。她看着灵雪一步步走近,就觉得自己快喘不过气来。怎么会有那么好看的家伙啦,呜呜。不对不对,怎么会突然靠那么近啦。

不过,靠那么近,到是发现,“你跟我恩人长得好像好像哦。”小白呢喃着说出自己的发现。

“哪里像?”灵雪倒是感觉有些趣味——这小家伙终于认出自己的救命恩人啦?

“哪里都像,眉眼也像,笑起来也像,都那么好看。”小白嘀咕着。

“嗯,有道理。”灵雪心里一个想法便转了好几个弯,“其实我认识你恩人,而且跟它很熟哦。这样吧,你先在我这待一段时间,把我当作你的恩人,我看看你有没有报恩的潜力,如果可以,我就介绍你恩人给你认识。”

“那我要怎么报恩呢?”小白不懂就问,非常认真好学。

“好像是要以身相许吧,人类的志怪小说里都是这样写的。”灵雪其实也没想好,但也一本正经。“噢,那以身相许又是什么?”小白似懂非懂。“就是......”灵雪听她这样一说,也犯了难,毕竟人类的志怪小说里根本没解释过以身相许是个什么意思啊,“就是你什么都要听我的,我让你干嘛就干嘛。”嗯,很好,灵雪不懂装懂,强行解释,但也勉勉强强算是歪打正着。

就这样,在九尾狐灵雪恶趣味的坑蒙拐骗下,兔子小白为了寻找自己的“恩人”,它们开始了同居。

小白也糊里糊涂开始对灵雪报恩。至于那位“温柔的姐姐”在哪,小白也不知道,小白也不敢问呐。

而最近,灵雪像大爷一样享受着小白的“报恩”,也愈发觉得小白灵动的样子很有趣,懵懵懂懂的也惹人爱。

小白每日就蹦蹦跳跳,听着灵雪吩咐,一起吐槽灵雪的小弟们从山下带上来的志怪小说,越相处越觉灵雪真真是好看,而且对她也很好很好,小白每天都过得很开心。

但她也因此担心自己这样开心太久,会“叛变”——万一找到恩人之后也不想走了怎么办,这样会不会太没良心了,毕竟那位姐姐救下了自己呢——也正是因为如此认真思考了好些时日,她就总想着快些找到自己的救命恩人——那位姐姐那样好,应该会允许她报完恩后留在灵雪身边吧。

终于有一天,她看着灵雪常喝的那些美酒总觉得有些眼馋,心想着,“喝一点点终于有一天,她看着灵雪常喝的那些美酒总觉得有些眼馋,心想着,“喝一点点应该不会有事吧,虽然我也没喝过,不过灵雪总喝好多好多呢,他也没事啊。”

但这样想的结果就是,半杯酒下肚,小白就有些迷迷糊糊了,看着灵雪朝她走来,小白竟不知不觉问出了那个不敢问的问题,“呜呜,我找不到我的恩人了怎么办?我好想快点找到她......”“为什么想找到她,你想离开这里?”灵雪有点纳闷。

“不,不是啦,我是想着......”小白一点点把自己的想法娓娓道来。

灵雪听了之后有些无奈,又若有所思,“既然你是这样想的,那我干脆就告诉你吧,其实没有什么温柔姐姐,我就是你的恩人。”

“啊?”小白觉得可能是那半杯酒让自己的脑子有些转不过来,不然怎么会听到那么奇怪的话呢。

“真是小傻瓜,怎么会这么久都没认出近在眼前的救命恩人呢。”灵雪拿出当初玉佩的另一半,和小白脖子上那个拼成了完整的一块。

小白一边看着拼成一块的玉佩,一边听着灵雪关于九尾狐的科普,以及对整件事的来龙去脉的解释,她才懵懵懂懂地接受了现实。

最后的最后,小白这只小白兔算是彻底被“救命恩人”灵雪拐走了。当然,这个故事就到这里结束了。

至于故事之后的故事,就是他们真正了解“以身相许”的真正含义之后的故事了。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