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傻女人,替我坐了牢

2019-07-11 15:02:27作者:无天大圣

世情

1

甄小丽和她的姐姐甄小美,简直是八字不合。

用小丽的话来说,就是,分必相安无事,合则鸡飞狗跳。

从小到大,两个人在一起好好相处的日子,一只手都能数过来,小丽虽然总是先吃亏,可凭着她越挫越勇的气质,每次都能置之死地而后生,最后勉强算打个平手。

2

5岁那年,妈妈带她俩到镇上逛街买衣服,逛累了之后就到镇上唯一的一个公园里休息。巧的是,这唯一的公园里,只有唯一的一个秋千。姐姐小美当时帮妈妈拿着部分购物的成果,因此妹妹小丽捷足先登,抢占了秋千高地。

妈妈招呼姐姐把东西放在石桌上,让她也去玩会儿,可善解人意的姐姐拒绝了,她说,我不玩啦,就在这里陪妈妈好啦。小丽听到后撇撇嘴,剩下的都是假山假桥和花花草草,明明就是不感兴趣还非把自己说得这么孝顺。

没一会儿,妈妈遇到了同村的熟人,就上前聊两句,小美自己待着越发无聊,就对小丽说,妹妹,我来帮你推呀~小丽觉得这个提议甚好,就没有拒绝。

姐姐来到她身后,一下一下地把她往更高的地方送上去,小丽开心地喔吼大叫。姐姐虽然比妹妹大三岁,但毕竟也还是个孩子,看妹妹玩得这么开心,自己也想试试。

于是她放开了双手,让妹妹自己慢慢地慢下来,在背后对妹妹说,你下来,换我玩一会儿呗。小丽哪会答应,她还没玩够呢,再说了,每次家里有好吃的好喝的都紧着先给她,这次她就要一人独占。

谁知下一秒,小丽就被从秋千上推了下来,一个趔趄,差点没来个狗啃泥,幸亏她动作灵活,只是擦破了膝盖。她下意识地叫妈,和人聊得起劲儿的妈妈闻声转头,看到女儿貌似摔了,但也不严重就没置声儿。

倒是她姐姐,在老妈转头的那一刻殷勤地跑过去,嘴上还说着,哎呀,我就说让你别荡太使劲儿嘛,你不听话,这下摔了吧?

那天夜里,小丽偷偷把小美的新裙子拿了出来,用笔在上边画了好几个乌龟。第二天姐姐问起来,她说自己晚上梦游跟着乌龟到海里游泳来着。

3

8岁那年,妈妈给钱让姐妹俩去买雪糕,姐姐趁着小丽认真舔雪糕时,故意撞了她一下,把半化的雪糕摔成了一滩黏稠的糊糊,于是她筹谋了半天,偷偷把嚼过的口香糖粘在了姐姐头发上。

13岁那年,爸爸带回来一只烧鸡,姐姐假意把鸡腿让给妹妹,却被妈妈半路劝退,最后妹妹只得了个鸡屁股,但是小美不知道妹妹早就习惯了姐姐的招数,提前在鸡腿上留下了自己的口水。

小丽不是没想过在爸妈面前揭穿她姐姐的真面目,可是每次都反落得一阵骂,后来她就学乖了,偷偷地自己报复。小丽慢慢长大了,她才知道爸妈的这种行为叫“偏心”。可是正常来说,不都是后爸后妈偏自己的孩子吗?

她家就是那种不正常的,爸妈偏心的反而是她那个不亲的姐姐。没错,小美不是甄爸甄妈亲生的,她原来不姓甄。

小美的亲爸和现在的爸爸以前是同乡的工友。他们为了养家糊口,跟着一批挖煤的人去了东北地区,两人因着同乡这层关系,也比其他人亲近了些。

临近年关,他们做完最后一个项目就可以回家过年了,却不料事故突发,两个人被困在煤矿底下,小丽的爸爸死里逃生捡回一条命,小美的亲爸却没等来救援。

小美的爸爸临死前,只说了一句话,我妮子,三岁了,我不想死。

4

从那之后,甄爸爸经常会带着好吃的好喝的,去看看这个剩下娘的可怜娃。

没过多久,一天甄爸打开自家大门,就看到小美一个人蹲在墙角,似乎已经有段时间了。询问之后才知道,是孩子她娘告诉她,如果哪天你醒来没见到妈妈,那你就去找你甄伯。小美看到甄伯的那一刻,哇地一下失声痛哭。

甄爸爸赶紧赶到小美家,想看看咋回事,发现桌上留下一封信,歪歪扭扭地写了几行。她妈妈跟别人跑了。甄爸爸把小美带回了家,劝了好久才说服甄妈妈收留她。从此,她就叫甄小美。

小丽起初并不知道这件事,后来有一次她和小美闹得太大,小美脱口而出,都是你爸欠我的!

原来,小美从乡里人那里听说,当年的那场事故,情况只允许一个人逃出生天,而小美的爸爸胸怀大义,把机会让给了甄爸。这样,甄小美才变成了没爹没妈的野孩子,甄小丽拥有的一切,原本都应该是她小美的。

小丽气不过,却也觉得心虚。她不敢向爸爸求证,就算爸爸说事实不是这样,她也不一定会相信。只是,她和小美的关系变得更复杂了,争也不是,抢也不是,让也不是。小丽只期盼着能快点长大,这样就可以有机会远离这种复杂的关系了。

5

高中毕业的那个暑假,小丽觉得,机会来了。

她要出去打工,一方面为了即将到来的大学生活赚个生活费,另一方面嘛,她那个专科毕业、终日闲在家里的姐姐,她也可以不用面对了。可是甄妈妈没同意,她觉得外边社会那么复杂,人也如狼似虎,你一个刚成年的奶娃娃一个人出去,那还不是羊入虎口、有去无回?

小丽才不听呢,她第二天一大早,趁着家人还呼呼大睡的时候,偷偷溜了出去。没想到出了门口就愣住了,小美,她姐姐,早就在门口等着了。小美双手抱胸,一脸奸笑地看着她,被我逮到了吧?就你,还想出去赚钱?也不掂量一下自己几斤几两!

小丽正想破口大骂,回怼过去,突然想到自己这是在出逃呢,差点被她的激将法着了道。小丽压低了声音说,那也比你这么大了还赖在家里强,让开!好狗不挡道。

小美气得脸红脖子粗,却忍住了没有发作,继续说道,本来还想着姐妹一场,送你点路费呢,现在看来没必要了。说着就要把手送回口袋。

小丽一听路费,两眼放光,也不管面子不面子的,看准了就把钱夺了过来。小美也不生气,只是淡定地和她说,赚的钱分我一半。小美笑嘻嘻地说,好呀好呀没问题!到手一看,只有五百块钱。

我这一趟怎么着也能赚两千吧?你想用这五百块就换我一千块?如意算盘打得可真是美。在路上的小丽握着这五百块,心里又气又暖。她突然觉得,这个姐姐也没那么坏嘛,五百块,对那个时候的她们来说,能潇洒一阵子了。

从那以后,二人之间的关系似乎有什么地方变好了,可又说不清哪里变了。

6

小丽大学毕业开始工作的时候,姐姐已经在镇上的邮政储蓄银行,当了三年的柜台,每个月拿着两千块的工资,日子过得倒也舒坦。又过了两年,姐姐已经嫁人生娃,开始家长里短的时候,小丽却还在四处飘摇。

她不到一年就换一个工作,而且是不同专业的。爸妈也管不了她,任由她自己闹腾。可是眼看着年龄越来越大,小丽也开始忧心自己的未来了。她干了这么多工作,得出了一条结论:她根本不适合打工。

姐姐听到她说出这句话,刚喝下去的白开水吐了小丽一脸,骂道,不适合打工,难道你适合当老板?瞅瞅你这虎背熊腰、有肉没劲、要身材没身材要能力没能力的样儿。小丽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眼前刚生完孩子的女人,想,老天爷捏我的时候是不是打瞌睡了?

尽管如此,小美的打击并没有让小丽却步,她真的开始酝酿着自己干点啥了。经过了几个月的考察和修整,她终于做了决定。她立即把自己激动人心的想法告诉了姐姐,没想到迎来的又是一桶冷水。姐姐指着她的鼻子说,你要是干这个,肯定得赔钱,到时候可别回家哭爹喊娘地求我们救你!

小丽呸了一声,她这个姐姐还是原来的模样,一点也见不得她好。

7

小丽大学学的是计算机编程,按理来说,这个专业是有很多男孩子。不过,由于她长相一般,身材臃肿,所以整个大学期间都没有什么桃花。

哦,严格来说,也还是有一个的。那个男孩子戴着眼镜,长得也不太下饭,说起来话来漏风的牙齿,真心让小丽忍无可忍。尤其那天,他们一起吃饭,男孩深情描述着自己看过的文艺小黄片,突然被口水呛了一下,对着满桌的饭菜喷了两次,小丽就把他拉黑了。

唉,男人果然不值得。自此,小丽就把时间都用在了写代码上。东方不亮西方亮呀,小丽成了同学口中人人羡慕的“大神”。

当小丽接触到“知识付费”这个玩意儿的时候,她的脑子突然就变热了。像想到了自己暗恋的男孩子一样。她不想委身在其他平台,做一个网络讲师,她想自己开发一个平台。当然,难度要高得多,前期需要的资金也得一大笔。

和小美不一样,她从小就不安分,胆子大,不怕疼。这一次,小丽一如既往地敢做敢闯。

她把自己的5张银行卡全都拿了出来,数了数上边的数字。这些年,没有谈恋爱倒是给她省下一大笔,穿的浪的和化妆品的钱,可不是小数目呢。她凑了凑自己的支付宝和微信上的零钱,算下来还差两万块呢。

说来也奇怪,她首先想到的是姐姐。可能是当年偷溜出去打工的事,让她记忆太深刻了,以至于遇见借钱这种事,还是头一个想起小美。小美这几年应该存了一些钱吧?在小镇上想花钱都没地儿花呢。

8

让她没想到的是,小美骂也骂了,说也说了,最后一毛钱都没给。小丽心里这个冤呐,白让这妮子骂了半天。没过多久,小丽收到了一封挂号信,厚厚的,打开一看是两万块钱,她原本还想着是姐姐良心发现,看了署名才知道,是爸妈寄来的。

估计是小美走漏了消息,不过还是亲爸亲妈好,不像这个亲姐姐,六亲不认。

小丽怎么也没料到,她马上就要迎来人生中最大的转折。

项目进行不到一半,小丽的团队拉来了天使投资,他们花了一晚上来庆祝,又是香槟又是蛋糕的,仿佛过了这一夜就能看到胜利的曙光。然而,正当项目进行到关键阶段,投资人突然撤资,这可急坏了小丽。

现在资金链断了的话,项目就无法顺利交工,小丽不但要承担昂贵的毁约费,怕是也要被团队的其他人打成个筛子。

她就剩没给人家跪下了。

可是现在,只有两条路,一是走狗屎运,一个月之内找到新的投资人;二是,因为还不起巨额债务,而去蹲号子。小丽觉得,两者相比,还是后者更容易些。

9

小丽收到合作方的起诉后,回到了办公室。结果再差,也还是要如实告诉她的员工。推门前,她强打起精神,逼着自己面带微笑。推门后的一刹那,她被大家的阵仗吓坏了。

一群人齐刷刷地站在面前,仿佛下一刻就要把她剁成肉酱。带头的人先开口了,甄总,我们都知道情况了,这是大家凑的一笔钱,不多,但是也够你还一部分违约费了,不管其他的,只要人还在,就有机会东山再起。

小丽终于没忍住,笑着大哭了起来。这次,是真笑。

受到了战友们的鼓励,小丽很快就从丧气的情绪里恢复出来,现在最要紧的事,是还了违约金。那段日子,是她这辈子最低声下气的时候了吧。她从大学同学到穿开裆裤一起长大的同乡,借了个遍。

还差五十万。

剩下的五十万,任凭小丽去卖血也弄不来了。她一遍一遍地拿计算器算着手头的钱,到头来还是那么多。当初自己为什么要逞强?为什么要走上这条不归路呢?为什么不听姐姐的话?

想着想着,小丽又一次号啕大哭,再不发泄,她还没坐牢就先进了精神病院了。她看着手机通讯录,翻了好几页近期通话记录,看到姐姐名字的时候,她像找到了稻草一样,拨通了电话。

姐,我欠了钱,我借了好多钱可还是差50万,我好累啊,我马上就要被逮捕了,我,你要照顾好爸妈……小丽边哭边说,声嘶力竭。姐姐这次,总算是没有骂她,也可能是小丽语无伦次,她找不到地方插话吧。哭着哭着,小丽竟然睡着了。

10

一天后的中午,小丽手机突然接到了一个短信,通知她的银行卡到账50万。她赶紧点开,害怕是诈骗信息,再三确认后,真的是电子现金到账!可是小丽记不起是哪位同学承诺了借钱给她,今天才到账。她兴奋地在朋友圈问,哪位大佬刚刚给在下转账了?救命之钱,不胜感激!

当天下午,小丽顾不上吃饭,赶紧把凑好的钱尽数还了。还完之后,小丽大口地呼了口气,随之而来的又是一声叹息。唉,借来的钱,终究也还是要还的。我这辈子,恐怕也只能给别人打工还债了。

小丽回家之后赶紧给姐姐打了电话,让她暂时不要担心了。

小丽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觉得这样大起大落的人生,还真特么刺激,然后沉沉地睡了过去。

11

叫醒她的,是一串急切的电话铃,爸妈告诉她,姐姐把婆家的房子给卖了,这会儿正闹离婚呢!

小丽怎么也想不明白,一向稳重的姐姐,怎么会做出这等不靠谱的事情。

她突然想起那天下午突如其来的50万,难道是姐姐卖房子换来的救命钱?

回到家的时候,小丽看到了剑拔弩张的姐姐婆家人,狠狠地朝她剜了一眼,她就验证了自己的猜测。姐姐已经是两岁孩子的妈了,如今为了她卖了家里唯一的房子,实在是不值得。

小丽见到小美的时候,原本准备好的一肚子话,嗔怪的、悔恨的、抱歉的,到嘴边都变成了一个字,姐……哽咽地再也说不出其他。

小美说,死妮子,就知道哭,要不是看在爸妈的面子上,我才不会做这个滥好人。就当是还债了吧。这么多年,我从爸妈那里分走的宠爱,如今就用这种方式还你。

后来,小丽无意中问起爸妈时,才知道当初信封邮寄的那两万,也是姐姐给的。她突然想起来,小时候她从秋千上跌下来,是姐姐帮她擦的药;她的雪糕掉了之后,姐姐会把手里剩下的给她;至于鸡腿,她本来就不喜欢吃。原来,不靠谱的那个,是她。

一个月之后,小丽的同学帮她牵线了新的投资人,项目重回正轨。她赚到钱的第一件事,就是帮姐姐,不,应该是给自己,赎回了当初卖掉的那套房子。而姐姐婆家人看在孩子还小的份儿上,没有再劝儿子离婚。

她做的第二件事,是给两岁的小外甥女买了一份保险,一百万。

给姐姐“送钱”的那天,姐姐开玩笑地对她说:甄小丽,我这次用50万换了100万,你又做了次赔本生意。

小丽觉得,一家人齐齐整整的,这生意是赚了。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