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年轻人的故事

2019-06-28 15:02:43作者:以为是海螺

爱情

1

那场同学聚会,云雨本来没打算去。

公司最近接了一个大项目,她跟一起负责项目的同事连续加班了好几个晚上,皮肤和精神状态都差的很。双休日她打算在家好好补一觉,反正参加聚会的同学那么多,不差她一个。

“奚渺也来了。”

有多事的同学发了一条信息给云雨,配图是一张模糊的人影。本已扎进被窝的云雨像被电击一般猛地从床上坐起,胡乱套上一身衣服夺门而出。

“真是没出息。”云雨一边拦车一边在心里暗骂自己。似乎只要对象是他,她就永远是主动地那个。

聚会地点在市中心一家KTV内,出来接她的同学看见她的摸样后直接把嘴里的饮料喷了出来,“我说云大小姐,您对自己的颜值有自信素颜出门我没意见,可这脚上的拖鞋是几个意思啊?”

云雨看了一眼脚上的人字拖,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出来的太急,忘了换了。”懊恼的抓了抓头顶被风吹乱的头发,她突然庆幸自己是洗了澡才出来的,不然奚渺看见自己油得可以炒菜的头发不知道该怎么想她了。

进入包间后云雨一眼就看见了坐在沙发边缘的奚渺,他穿着一件灰色西服外套,内衬是他最喜欢的白色衬衣。明明就是一场普通的同学聚会,这呆板的家伙却穿的跟去面试一样。他也透过人群看见了她,那张寡淡的脸上除了一瞬间的呆滞外再无其他反应,然后淡淡的冲她点了点头。

云雨突然气不打一处来,无视跟她打招呼的同班男生径直走到奚渺身旁,“这才多长时间没见,奚先生就不认识我了?”

“......”奚渺眼里闪过一丝讶异,似乎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她的脾气还是这样直接。

“说话啊,不认识我了吗?”他冷淡的反应刺痛了云雨最敏感的神经,为什么期待着两人重逢的总是她自己,为什么在他面前自己总是那样狼狈不堪,而他却能摆出局外人一样事不关己的表情。

奚渺蹙紧了眉头,依旧一言不发。房间里的同学谁都没有注意这个小小的角落里正在上演的闹剧,有玩嗨的同学啪的一声关掉了房间里唯一的一盏霓虹灯,整个包间陷入压抑的黑暗中。

混乱中一只大手准确的握住了她冰冷的右手,而后轻轻一拉,毫无防备的她就这样跌进了那个无数次令她留恋的怀抱里,

“我好想你……”

2

云雨跟奚渺是高中同学,高二分班后才到了一个班里。其实分班之前奚渺就已经听说过云雨的名字——颜值高,身材好,家境优渥,最主要的是学习还好,妥妥的校园女神一枚。学校里只要有男生聚集的地方,她的名字便成了高频词。

奚渺在开学典礼上第一次见到云雨,跟那些浓妆淡抹不学无术的女生不同,云雨的脸上不施粉黛,长长的黑发在脑后绑成一个利落的马尾,蓝白相间的校服衬得她青春气息十足。

奚渺第一次觉得他们的校服竟这样好看,像是专门为那个人定制的一般。

“大家好,我是高二六班的云雨……”

云雨作为学生代表在开学典礼上致辞,落落大方的仪态与清澈的嗓音引得台下男生呼声迭起。奚渺愣愣的盯着演讲台看了很长时间,自己都没发现何时已被迷得丢了魂魄。

更要命的是开学座位由班主任统一编排,云雨的座位正好排在了他正后方。一下课,他的位子附近便成了热门“景点”,总有源源不断的同学以各种理由来找云雨搭讪。

男孩子无非是想通过聊天的方式得到女神青睐,女孩子则是想通过与云雨做朋友提高自己在学校的知名度,可笑的校园生存法则。

“奚渺,奚渺?”

他们俩第一次对话是在高二某天晚自习开始前,奚渺因训练过于疲惫利用晚饭时间在班里睡了半个小时。

他是体育生,每天下午第四节课都要去操场训练。

奚渺迷迷糊糊的从把脸从臂弯里抬起,正好对上云雨那双含笑的眼睛。

“马上就要上课了,起来准备一下吧。”奚渺感觉心脏快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可面上依旧表现的波澜不惊,“听力结束了吗?”

“结束了,看你睡得那么香,没舍得叫你。”

云雨觉得他睡迷糊的反应格外有趣,忍不住逗了逗他。她笑起来时眼睛总会弯成一道月牙,奚渺不自觉的蹙紧了眉头,伸手扒了扒压乱的头发。

蹙眉头是他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慌乱时下意识做出的动作,这个习惯他从小就有。

云雨从身后戳了戳他的背,然后递过来一个装着东西的白色所料袋,奚渺不解的接过,打开后发现是一个压得没了形状的饭团。

“你还没吃饭对不对,不用觉得有负担,这也是别人请我吃的,但是我吃不下了。”云雨故作轻松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奚渺压制住心底异样的感觉,低低的道了声谢。

“不用客气,都是同学嘛。”

3

云雨不喜欢那些连话都没跟她说过就跑来告白的男生,也不喜欢没事总在她跟前晃悠的男生,这样的男生在他看来过于轻浮,都不是值得付出时间与感情的人。

但她很喜欢奚渺,虽然他学习成绩不是很好,长得也不是那么帅气,但他身上干净的气质与做起事来总是全身心投入的态度让她感觉很安心。

好吧。也许这些东西听起来不是那么真实,具体到真正打动她的某件事情大概是学校举行运动会的那次,奚渺作为体育生自然要参加项目,一百米预赛他轻松晋级,决赛时却因为冲线的姿势没来得及调整而摔在了地上,整个胳膊与大腿擦掉了大片皮肤,鲜红的血顺着胳膊一滴滴落在地上,远远望去便触目惊心。

班上冲过去大批同学将他扶起,云雨也想过去,奈何要负责广播赛事根本无法脱身,她趁搭档念稿时不断望向人群聚集的地方,却看见被同学们包围的奚渺用少年特有的干净笑容安慰着周围一脸焦急的同学们。

明明自己的伤口还在流血,少年却笑得这样让人心疼。那一瞬间,云雨在心底确定了这就是自己想要找的人。

她是个很勇敢的人,说她恃宠生骄也好,没尝试过被人拒绝的滋味一腔愚勇也罢,反正她决定了喜欢奚渺,就一定要让奚渺知道。

所以奚渺住院那几天,她每天都到医院打卡,以学习委员照顾班里同学的名义给他送自己的课堂笔记,奚渺的妈妈在医院照顾他,因此经常与云雨碰面。

那是个十分开朗的中年妇人,偶尔会在奚渺面前开一些她与奚渺的玩笑,“我们小云那么漂亮,嫁给渺渺做媳妇好不好。”

云雨总是不以为意的笑笑,然后偷偷瞟一眼病床上的奚渺。奚渺性格刻板,听到妈妈开的玩笑会当场黑脸,像个小孩一样尴尬的把头埋进被子里。

真是可爱。

高中生的生活除了学习便是八卦,似乎唯有八卦才能帮助这些被学习压垮的高中生的心灵获得片刻解放。作为学校的风云人物,云雨的个人动向一向是好事学生的重点目标,连续一个月不间断的去医院看望男同学,关于云雨与奚渺的八卦很快便在学校传开。

以事实为基础佐以各种夸大其词,就连一向对云雨信赖有加的老师都被这些流言感染,找云雨进行了多次谈话。

云雨不喜欢骗人,所以当老师问起流言的真实性时她总是含糊其辞,这种反应在某些有心人眼里竟成了“为爱当众挑战教师权威”,“无视老师威严当众示爱”,一度成为校园热谈。

奚渺出院的那天刚好是学校一年一度的校庆日,老师多半回家休息,让学生自由主持活动。对某些校园情侣来说这天可是个当众秀恩爱的好日子,因为这一天不管你做什么事情都不会有老师干涉,哪怕留校的老师看见了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所以总有人在这天趁热闹向心仪的暗恋对象告白,因为在周围同学起哄的作用下成功率会高很多。云雨这天本打算去医院接奚渺,却被一个追了她很长时间的混混头打乱了计划。

实在很讨厌以人海战术强行告白的招式,尤其是当混混头举着话筒带领一堆人围在她面前,周围看热闹的同学不断起哄吼着“答应他!答应他!”时。所以她毫不留情的把混混头递过来的玫瑰花扔回了他怀里。

“我哪点不好?别告诉我你真他妈喜欢那个医院里躺着的小白脸!”

混混头恼凶成怒,红着眼睛一步步逼近比他矮一头的云雨。云雨倒显得格外冷静,在他快要贴到自己身上时猛地夺过他手中的话筒后退一步,

“我就是喜欢医院里躺着的那个小白脸!”

4

那天回到学校的奚渺刚好目睹了整场闹剧,可他被惊呆在了原地,全然不知该作何反应。

后来混混头和云雨因为把事情闹得太大均被学校记了处分,“女神当众告白”的话题一时成为全校同学茶余饭后的谈资,奚渺也从一个默默无闻的体育生变成擦肩而过后会被人耳语“就是他,那个被云雨当众告白的男生”的风云人物。

所有人都在期待着故事的后续发展,有人猜测云雨只是为了拒绝混混头一时冲动才说出了那些话,也有人猜测云雨会先避嫌躲着奚渺,然而事实却是每天下午放学后操场上都会多出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满脸崇拜的校园女神坐在石凳上看着正在训练的奚渺,等其训练结束后迈着轻盈的步子跑到他面前,把手里的水拧开递给他,然后两人并肩去食堂吃饭。

没错,他们恋爱了。

所有人都能料到这个结局,毕竟没有男人能对这样一张脸说不。可奇怪的是从没有人在学校见过两人有任何情侣间的正常行为,接吻、拥抱,哪怕连牵手都没有过,一起吃饭时的相对而坐,放学时的并肩而走似乎是这两个人之间唯一称得上亲密的行为了,可普通同学之间不也能做这些事情吗?

同班同学也觉得奇怪,两人在班上也不曾有过学习话题外的任何交流,有午休晚的同学透露,两个人会在绝大部分同学睡着后一起到走廊上聊天,因为声音很小,所以没有听到过两人的对话内容。

云雨郁闷极了,这个闷葫芦根本不懂怎么谈恋爱,也没有正面回答过她的告白,只不过她来找他,他从不拒绝罢了。

跟她在一起的奚渺似乎始终有所顾虑,她曾试过牵他的手,却被他轻轻地挣开了,他说对她的影响不好。可他偶尔也会很温柔,她把心爱的东西弄丢了,他会默默替她去找,她说的每一句话他都会用心的记住。

“起码他跟我在一起只是因为喜欢我,从没想过用我来炫耀什么。”云雨如是安慰自己。

云雨是真的很喜欢奚渺,所有人都这么觉得。正常女生哪能跟这样一个木头谈两年的恋爱,何况他长得也不是那么好看。可两人的感情还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坚持到了高中毕业,云雨以优异的文化课成绩考上了自己心仪的大学,奚渺也凭借体育特长成功保送到了同所大学。

毕业典礼上,奚渺第一次亲吻了云雨的唇。

或许没有人知道,起点不同的他为了这一天付出了多少努力。从前的他跟云雨站在不同的高度,他没有勇气也没有自信对她做任何出格的事,因为他总觉得自己不是优秀的云雨最终的依靠,既然明知她要属于别人,他又怎能给她制造不堪的回忆?所以他总是克制着自己,小心翼翼的保护着他心中最干净的女孩。

现在两人终于站在了同样的地方,他终于有了爱她的资格,给她未来的资格,把她留在身边的资格,他又怎么继续克制?

奚渺身上新叶般好闻的味道包围着云雨,云雨的心中仅是满足。

5

大学生活总比稚嫩的他们想象的多彩,云雨跟奚渺在校外租了一间房子,过着远离校园纷争的生活。虽然云雨的相貌在入学时仍旧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可她与奚渺的关系很快众人皆知,也就没有了那么多自讨无趣的人,除了一个执着的大三学长外。

奚渺这边也差不多,体育保送生的标签或多或少给他添了一层光环,一年下来参加了大大小小的比赛也有了一些固定的迷妹。

悠闲的大一大二时光很快过去,他们终于到了为未来发愁的年纪。云雨学的是工商管理专业,大三不停在各大公司实习,奚渺凭借几场比赛打出了名号,到外地参加比赛的机会越来越多,两人见面的时间也随之逐渐减少。

一开始还好,彼此的生日,周年,纪念日,不管再忙两个人都会抽空回家,可这微妙的平衡一旦打破一次,就再难重新接上。两人六周年纪念日时云雨早早便回到家里准备,可等到半夜也不见奚渺的踪影,打电话也一直处于关机状态,第二天早晨奚渺到家时云雨已经在沙发上等了一夜。

那是两人相识以来吵的最凶的一次,奚渺直接夺门而去,云雨委屈的窝在家里哭了一天。其实她不过是想发泄一下自己那么想他,他却毫不把她放在心上的委屈,想让他哄哄自己罢了,可这个木头还是这样不解风情。

嫌隙随着时间悄然而生,两人的感情也在聚少离多的日子里逐渐出现了裂痕。云雨二十五岁生日,奚渺推掉所有比赛回了家,却在快要走到家门口时看见了与另一个男人相拥的云雨。

云雨也看见了他,慌张的逃出男人的怀抱想跟他解释,可心灰意冷的奚渺显然不愿给她解释的机会,决绝的在她面前摔掉了手机,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去。

后来云雨找了很多人试图联系他,跟他解释那晚她不过是再一次拒绝了那个大三学长的告白,学长说最后给他一个友好的拥抱罢了,这大千世界要躲一个人何其容易,往后三年两人竟再无联系。

6

“你可真狠,怎么可以整整三年都不跟我联系,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云雨把头埋在这个她想了一千多个日夜的怀里,想要把这些年受的委屈一股脑发泄出来。

天知道她为了等他回家,直接买下了当年两人租住的房子,一直住在那儿,连手机号码都不敢换,生怕他回来时找不到自己。“为什么都不肯听我解释?”

奚渺安抚般摸着她的头,轻叹一口气,“我以为考上了同样的大学就能负担得起你的未来,可事实证明我错了。”

“年轻的我把一切都想得太容易,成年后才发现很多事情比我想的复杂太多,我想给你更好的生活,就不能时时刻刻陪着你,想时时刻刻陪着你,就不能给你更好的生活。”

他捧起云雨的脸,眼里尽是柔情。

“你知不知道六周年纪念日时看见你哭的样子我有多自责,我不想再让你感到孤独,所以我开始接更多的比赛,想尽快打出名声参加国际竞赛,这样就能有更多的时间陪着你。可我不知道这个过程到底要多长时间,也没有勇气再把你困在未来充满未知的我的身边,所以看到你投入他人的怀抱里时,我想到的只是趁这个机会让你离开我,去往看起来更加安定的未来。”

云雨在他的怀里泣不成声,奚渺扶起她的脸,爱恋的吻了吻她的额头,“直到看见你,我才发现我曾经的做法有多愚蠢。”

奚渺在黑暗中单膝下跪,从口袋里取出一个包装精致的礼盒,里面安静的躺着一枚钻戒“这是在你二十五岁生日那天买的,一直在我口袋里放了三年。现在的我已经有了可以保障未来的积蓄,所以才敢重新出现在你的面前。这样一个胆怯,懦弱的我,你是否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用余生补偿欠你的这三年。”

云雨含泪将戒指套在无名指上,“王八蛋,这句话我等了十年了。”

“我愿意!”

灯亮的瞬间,所有人看到相拥而吻的两人,纷纷发出迟到的欢呼。

以为是海螺
以为是海螺  普通会员 素面相思,常生常喜。

两个年轻人的故事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