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故事:鸡放火,猫杀人

2019-06-17 15:04:38作者:飞天朱雀

灵异

1

我村东南十八里,有个叫龙潭的古镇,它紧挨唐河西岸,以龙潭黄酒名世。

这龙潭镇住着两位了不得的奇人,一位人称杨神卦,另一位人呼杨捏兽。咱们先表一表杨神卦,一听外号就知此人卦术通神,有通天彻地之能。在解放前,他家求卦之人每天人满为患。六七十年代时,不准搞封建迷信,于是他每天就坐在院子里喝茶。每到晚上,邻居们便都聚拢来,听他讲前朝古代的野史笔记,还有他在解放前算卦的一些轶事。据说,他以前靠算卦在本镇上置了些房产,并且还在南阳关买了两座楼。

这老人和捏兽的在龙潭镇属杨氏一族,我们且称他为杨爷子吧!杨爷子不仅卦术通神,且家大业大,儿女成群,划成份时,虽然他有家产,但因为人家没什么田地,只划了个中农,没遭受啥磨难!没准人家早就推算出来啦,所以不置地。直到八十年代末杨爷子才去世,记得八十年代初还有许多人找他算卦。那么他的卦术神到什么地步呢?下面我讲几个关于他的小故事。

一人家建房,建到一半,出了点差错,一泥瓦工在架子上摔下来,伤了腿。于是主家求杨老爷子指点,杨爷子问了他奠基日时。然后说,你挖土动工那天早上,你在给宅基烧香点表的时候,从西边来了两个穿红衣服的女子,她们身上不干净,冲撞了你的新宅,所以出事。

主家大惊,那天早上,新房奠基,他正烧香磕头,本村有两个媳妇早上烧火作饭,柴不够,到场里拿些柴回来,刚好身着红衣,撞到他在上香。他当时就觉得大清早上香,被女人撞上不吉利,果不其然。但人家杨爷子从哪里知道?跟亲见一样!遂叹服。

2

早先,我村有一人找杨爷子算命,坐在那里,杨爷子不搭理。那人再三请求让杨爷子起一课。杨爷子说,算什么算,倒不了冬(意思是活不到冬天,算的时候是春上)。你家门口左右两口鱼塘,中间夾条小路,犯土箭,大凶。小时候你外婆在你家住,你经常打她、骂她,你外婆被你骂极啦,回骂你,说你是不孝之人,不得好死。现在,我也救不了你!那人听得心惊胆寒,是啊,十多岁时确实打骂外婆,外婆也经常那样骂他,门口的确如杨爷子说的那样,是一条夾塘小路。

他默默地拿出十元钱,给杨爷子,杨爷子怎样都不收。那年秋天,我村!那人病逝。

下边是一个解放前的故事,说是一个财主,前去找杨爷子算命。杨爷子打出一卦,根据卦象,批曰:鸡放火,猫杀人,家败亡。批语一出,众人皆笑,说什么杨神算,这次恐怕要失手,鸡放火,猫杀人,开什么玩笑?杨爷子嘱咐那财主多做善事,或许将功补过,于祸有补。财主不以为然,说,你这卦有点太玄啦吧?

几年以后,一日过节,下人们杀鸡宰羊忙得不亦乐乎。大厨房内,烧火的烧火,杀鸡的杀鸡。那只公鸡身材雄壮,见人拿刀而来,猛一扑腾,竟脱手而逃。由于慌不择路,在厨房里来回跳跃,一下子双爪抓在烧火佣人的脸上,佣人双手捂脸,倒地哇哇乱叫。以前是砖垒的灶,锅灶烧的是芝麻杆,杆光溜溜的那种,放在灶中常遛下灶,公鸡又前一跳,刚好蹬在灶窑中正燃烧的芝麻杆的根部,一大攒燃烧着的芝蔴杆溜下灶窑,倒在了灶前预备的柴堆上,轰地一声大火燃烧起来。

公鸡一看自己惹了大祸,方寸大乱,来个白鹤亮翅,逃为上策,扑腾腾飞上夹层。再说夹层上放着许多器具与杂物,一只猫正在夹层上睡觉,公鸡飞上夹层,正好落在猫大哥身上。猫哥惊醒,次奥,什么情况,特么谁在暗中袭击老子!出于本能反应,猫大哥纵身一跃,窜将下来。忙中出错,竟将放在夹层的一柄劈柴利斧带了下来。

且说下边那杀鸡仆人,因鸡飞跳,一心捕鸡,没料到头顶一柄利斧劈将下来,他猝不及防,躲避不及,正中脑袋,扑身倒地,呜乎哀哉!

这时火势渐大,其它仆人抬上杀鸡人的尸体夺门而逃。那大火整整烧了半日,财主一片豪宅化为废墟。其验如神,众人服之。

3

那么杨爷子的通神卦术从那里学的呢?原来杨爷子小的时候,他父亲一次去邻村串亲戚,回来时候,看到路边躺着一位五十多岁,身材瘦削的男子。由于饥饿和疾病,那老者已奄奄一息。杨父也是一位善人,走亲的竹筐内还有一些回礼的油条。于是,他扶老者坐起身来,把油条拿出来让老者吃了一些,摸摸他的头还有些发烧。杨父就拉上老者回家,帮他医治调养。没几日,老者复原,才知道老者姓张,是一位跑江湖的术士。由于生病,才得以碰见杨父,张师傅说,这也是缘分,就在你家住一段时间吧,教你儿子一些手段,给你家置一些财物,也算报答你的救命之恩。

一天,张师傅说,我住了这么久,看你家粮食也不多啦,这样吧,傍晚你去弄些麦糠来,倒在院子里,我自有用处!杨父不明就里,想想张师傅也不会害他,两筐麦糠也不值啥钱,就不忍拂张师傅的意,去挑了一担麦糠,倒在院里。吃过晚饭,张师傅说,大家困的话都早早睡吧!于是杨父一家人早早睡去。

第二天早上,杨父打开门,见院里的麦糠堆大啦很多,有些奇怪。这时,张师傅也起了床,揉着眼对杨父说,你扒一下麦糠堆。杨父伸手往麦糠堆中一扒,哇噻,下面全是籽粒饱满的麦子,足有大几百斤。杨父那个乐啊,这一下这一年的口粮解决啦!他疑惑地看着张师傅说,你不会是去偷的吧!这样不好!张师傅说,哪能呢?我变的!这时,杨父才明白张师傅身怀异术,这就是传说中的搬运术。若非亲见,打死他也不相信。

4

有吃有喝,张师傅就住了下来。闲时指点下小杨的卦术,晚上就坐在那儿喝喝茶,聊聊一些江湖上的奇闻。这天晚上,聊到扬州城的繁华,聊到许多男人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的梦想。

张师傅说,你知道男人为什么喜欢下扬州吗?那里多出美女。说话当年隋杨帝三下扬州,最后被禁军将领宇文化及杀死,随行几千名嫔妃宫女,在扬州安家落户。你想那宫中嫔妃,皆是绝色美女,所以扬州女儿秉承了优秀基因,皆出落得天仙一般。

杨父一听,心向往之,舔了下嘴唇说,自己也真土帽,活了一大把年纪,扬州城见都没见过。想去吗?张师傅问。想是想,就是咱没盘缠呀!杨父说。

只要想去,咱就带你去,今晚就去!要去我得给家里安排下,带几件换洗衣服,杨父说。安排什么!今晚去,今晚回,张师傅说。

杨父一听,就不高兴啦,说,张师傅,这你就不实在啦,骗别人也就算啦,我们俩之间不带骗的!

我骗你作什?张师傅说,你拿条长板凳来,放到院子里!杨父不高兴地拿了条长板凳。张师傅往上边一骑坐,对杨父说,你坐在我后边,两手抱住我腰,要坐稳,一会儿,路上不许睁眼。

杨父坐在后面,心说,让你装,我看你一会怎么装。张师傅见杨父坐好啦,说别动!然后念了一通咒语,大呵一声起!说也奇怪,那长板登像条金龙一样,跃上天空,飞速向扬州方向而去。杨父坐在后边,只觉两耳生风,极速前进,他吓得也不敢睁眼。

过了半个多时辰,只听张师傅说到啦!杨父睁开眼,身下的长板凳慢了下来,在低空盘旋。杨父看着脚下的都市,虽然二更将尽,但大都市就是繁华,仍然处处灯火通明。酒肆饭店皆未打烊,酒保站在门口热情地招呼客人,招牌上写着淮扬狮子头,想来这应该是个名菜无疑。

哎,前边那条河两岸,亭台楼榭,灯红酒绿,装修豪华的楼院门口,有不少美女在迎接盛服的客人,她们腰肢扭动,如风摆杨柳。张师傅说,这就是古来颇负盛名的小淮河青楼一条街。

最后,张师傅带他在一处落定,面前大湖,风景如画。序属初冬,夜甫三更,但这里略无寒意,只是此时游人已不多。张师傅说这就是著名的瘦西湖。杨父好象刘佬佬进了大观园,看啥都新鲜。

杨父猛地想起,这会不会是张师傅的障眼法,不是真实的吧!于是,他决定留个心眼,带点东西回去,留个证明儿。他向周围看了看,这南方就是不一样,在老家初冬树叶都已落成光杆啦,而这里到处枝叶青青。于是,杨父掐了一片树叶,放进口袋。

转了一会,张师傅说,我们回去吧!二人骑上长板凳,老张掐诀念咒,半个多时辰又回到家里。在院子里落定,杨父从口袋里掏出那片树叶,一看,是真的,上面的露水还未干透呢!以后,杨父经常拿着那片树叶,向人炫耀他去过扬州呢!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