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身份

2019-06-11 19:04:14作者:冯尔摩斯

世情

1

坐落在梅山山顶的一幢平顶建筑称得上是一处藏污纳垢之所,那里戒备森严,罪恶横生,里头关押着足以令人闻风丧胆的囚犯。通常来讲,只有两种人能从这里出去,一种是通过洗心革面刑满释放的人,另一种是刑期未满便越狱逃脱的人。

诚然,前者极少,后者更是寥寥,因为梅山监狱向来以固若金汤著称。

然而,随着重刑犯陈晋生的成功越狱,梅山监狱的金身开始被打破,又有一名囚犯越狱逃脱。一时间,惶恐就如同瓢泼大雨笼罩在梅山方圆百里之内的上空,且毫无减退之势。

当当地居民意识到那些逃窜于深山之中的囚犯可能会给自己招致危险时,一切都为时已晚。

2

张贴在旅店玻璃窗上的通缉令在暴风雨中上下翻飞,上面的人像正隐隐露出阴邪的笑容:他其貌不扬,平头,方脸,小眼睛,给人第一印象还挺憨厚。然而,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这是一个假象,隐匿在那张人脸之下的实则是一个暴戾的魔鬼,其沾满血的双手随时能置人于死地。

陈晋生越狱时不仅打死了一名狱警,还夺走了一把步枪,他是推倒多米诺骨牌的始作俑者,亦是恐慌传播的源头。

他依然在逃。

此刻,偌大的旅店正沉浸在暴风雨的淫威之下。客厅里,吊灯摇摇欲坠,发出忽明忽灭的暗黄灯光,玻璃窗被狂风拍得“嘎嘎”作响,飞舞的落地窗帘像女人撩起的裙摆,穿堂风在甬道里流窜。

如果将旅店形容为一艘在海浪中挣扎的船只,那此刻播报的收音机无疑是在传递倾覆的恐惧:“……就在刚刚,又有一名囚犯从梅山监狱逃脱。此人身材瘦高,行动矫捷,望广大群众提高防范,一经发现异常人员,请立即与警方——”

“咚咚咚——”敲门声盖住了收音机的播报。

一个坐在桌前的女人抬起头,望向门口。

“咚咚咚——”敲门声再次响起。

她站起身,走到门边,隔着木门问道:“谁呀?”

“大姐,我是来投宿的,请开门!”

她迟疑片刻,回头望了眼储藏室的方向。

“请开门,外面雨太大了,让我避一下雨!”声音显得迫不及待。

女人只好把门打开。

一个浑身湿透的男人出现在门口,他朝女人道了声谢,便径直步入旅店。

女人把门关上,回到客厅,从头到脚打量着陌生人:他身材瘦长,短发,全身湿淋淋的,裤腿和鞋子沾满了泥。

“大姐,还有房吗?”他喘着粗气问道。

女人狐疑的目光表明她在揣摩对方的身份,她问:“你是从哪来的?”

“噢,我是白天来这里爬山的,现在下大雨回不去了……”男人挠了挠后脑勺,“你看,我这鞋子全是泥!”他伸出鞋子给她看。

“爬山?这几天不都在下雨么?”女人反问。

男人挤出一丝笑容,“谁知道呢!反正白天那会儿没下——”

“咚咚咚!”又有人敲门。

俩人对望一眼,女人便朝门口走去,男人趁机跑上二楼。

3

“谁呀?”女人隔着木门问道。

“巡警。”

这下她很快把门打开。

一个男人出现在门口,他挺有礼貌地朝女人致了致歉。“进来吧!”得到女人的允许,他走进客厅。

男人中等个子,一身深颜色的警服,全身也是湿淋淋的。

“您好……”女人迫不及待地望向他。

巡警摘下警帽,掸了掸发鬓上的水珠,问:“有房间吗?”

女人一怔,点点头,“有的。”说着指向二楼。

巡警径直走向楼梯,却突然怔住了,只见他注意到了地板上的脚印,转过身,问:“有人来过吗?”

女人赶紧来到他跟前,悄声道:“刚来了一个人,上去了!”

头顶的吊灯忽地闪了一下。再看巡警的脸,已经布满厚厚的一层乌云。

女人很敏锐地嗅到了对方传达出的危险的气息,不禁向后退去。

沉吟片刻,巡警低声道:“知道他是谁不?”

女人摇摇头,“不知道。那人个子挺高的,我怀疑是……”

“嗯?”

女人瞪大了眼睛,“该不会是今晚逃出来的那个吧?”

一道闪电在屋外劈落,照亮了巡警布满划痕的脸。他不安地望向黑魆魆的楼梯口。

“要报警吗,警官?”女人的声音细若蚊蝇。

巡警摆摆手,没有吱声。他轻手轻脚地走到门边,向外张望一番,又回到客厅中央。女人则是一脸焦虑地注视着他。

“你看他像是干什么的?”巡警问。

“他啊,头发理得很短,身上是湿的,脚上还有泥,我看就像里面的!”

巡警的眼皮跳了一下,手不由自主地伸进裤兜,女人可以听见那声清脆的金属响动。他掏出一把手枪,示意女人后退,自己蹑手蹑脚地朝二楼走去。

女人紧张得屏住了呼吸。

木板被巡警踩得“嘎吱”作响,谁也不知道那个高个子此时躲在何处,是否正注视着巡警的一举一动。

“咚咚咚!”又有人敲门了。

两个人的心脏同时被拽了一把,目光齐刷刷地望向门口。

“快开门——”门外有人嚷道。

女人回过头望着巡警,想征求他的意见,后者不置可否。

“快开门——”

女人跑去把门打开。

4

这次出现的是一个胖男人。他全身赤裸,只穿一条内裤遮羞,身体由于长时间遭雨淋而冻得瑟瑟发抖。

“快……快给件衣服给我!”他窜进客厅,哆嗦着对女人说。

“没有衣服——我给你拿毛巾!”

“好……好……”他发抖的样子像一头被拔了毛的猪。

巡警早已收好了枪。他走下楼梯,问:“发生了什么?”

“你是警察吗?”胖男人匆匆扫了他一眼。

“对。”

“我刚才遇袭了……”

“遇袭?”巡警显得难以置信。

胖男人点点头,“对。今晚有人从梅山监狱越狱了,我刚好在附近执勤……有个人袭击了我,还抢走了我的衣服……”

巡警注意到他的额角隆起一个肿块。

女人取完毛巾回来了,她已经听见了一切,忙问:“真有人越狱了?”

胖男人接过她递来的毛巾,擦去头发上的水珠,“对。”

女人脸色陡变,“是一个高个子吗?”

胖男人一怔,连连点头,“对,对,是一个高个子!”

恐惧猛地窜上女人的脸。

“怎么了?”胖男人注意到了她的表情变化。

女人指了指二楼的方向,用眼神说明了一切。

气氛瞬间凝固。

屋外响起震耳欲聋的雷声。

“咱……报警吧?”女人壮着胆子提议。有两个男人在场,她有了底气。

“没用,下这么大雨,警察赶不过来的。我是附近惟一的巡警——”说着,胖男人忽然怔住了,他直直地瞅着眼前这个身穿制服的男人,“你是巡警吗?”

“是的。”巡警答道。

“我怎么没见过你?”

“我是刚调过来的,”巡警从容不迫地答道,“我们刚接到消息,称有人越狱了,所以就派我过来了。”

胖男人不置可否地点点头,显然对这个回答不甚满意。他问:“接下来怎么办?你有家伙吗?”

“有。”巡警答道。

“给我瞧瞧——”

话音未落,楼梯传来脚步声,一个男人走下了楼梯。三人注视着男人高大的身躯逐渐在视野中变得清晰,就像黑暗中现身的魔鬼,无形之中传递出一阵颤栗。

女人急忙缩到男人们的身后。

胖男人首先反应过来,大喝一声,“就是他!”

高个子心下一惊,拔腿向门口冲去——他想要逃走!

胖男人反应很快,他甩掉毛巾,径直扑向对方,像一个皮球弹了出去,在空中径直把高个子拦下,“砰”的一声,俩人抱摔在地,随后扭打在一起。

高个子不愧身形矫健,他一脚把胖男人蹬开,接着两记重拳把他打翻在地,而后骑到他身上,瞄准面门就是一顿暴揍。

“快帮我!快帮我!”胖男人惊叫不止。

巡警这时才回过神来,他连忙掏出手枪,跑到高个子身边,用枪托砸向对方的后脑勺。

“嗷——”高个子痛得大叫。

巡警下手也狠,跟着又是一下,直接把高个子砸晕了……

5

“怎么处理他?”胖男人揉着肿胀的脸,俯视躺在地上的逃犯。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