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了竹马之后

2019-06-11 15:04:00作者:布和弦

奇幻

1

灵魂互换这种事,唐悦本来是不信的。直到她跟一个傻子互换了身体。

这个傻子叫唐月,是大排档老板的女儿,才19岁。

而她自己,在唐月的世界里,只是一个热播剧番外篇出现的痴情男二的大女儿,外表清纯刁蛮任性的炮灰千金。

被傻子唐月的邻家姐姐拉着,强忍不适看到结局的炮灰唐悦:“……”

WTF?她傻了?被砸傻了?

是唐月上了她的身,她才“傻”了吧?

她不能在这个节骨眼“变傻”啊,姓陆那个混蛋就要结婚了,他就要回国了……

尽管不愿,唐悦也在这个陌生世界待了一年。

她听邻家姐姐说过,唐月并不是先天痴傻,是被吓傻的,时好时坏,每次好起来都会忘记之前的事,就装作那一跤让她脑子彻底好了的样子。

日子一开始真的很难过。她当了二十多年的豪门千金,突然变成一个穷丫头,吃的用的都变成廉价的,样子也没以前好看了。她妈妈还在,唐月的妈妈跟人跑了。她爷爷奶奶都很宠她,唐月的爷爷奶奶却嫌弃她是个赔钱货是个傻子。

难过多了,就麻木了。

唐悦以为回不去了的。

直到——

那一天,唐悦跟着邻家姐姐去逛街的时候,远远看到一个男生,很像她的竹马周霍白。

周霍白啊,说会一直罩她的周霍白。

她霎时僵住,反应过来之后,疯了一样去追他,边追边喊:“周霍白、周霍白……”

男生趁绿灯过了马路。

唐悦看到了。不追上他,唐悦不甘心,于是不顾邻家姐姐在身后喊她,咬咬牙也冲过去。

男生扭过头,她看清他的侧脸,在那一瞬放弃不甘,不是他,只是背影像而已……

红灯了。

她被车撞了。

2

唐悦的灵魂,回到了剧中世界。

可奇怪的是,她没法回到自己的身体,她成了一只阿飘,附在周霍白手串上的阿飘。

她可以离开手串,离开个一天一夜都没问题,但不能被晒,一被晒到,她就会感到疼,火辣辣的疼。被晒疼了,马上飘回手串就没事了。

没变回人之前,她不能离开周霍白的手串,就是不能离开周霍白。

摸清这点,唐阿飘用了三天。

阴天雨夜,两艳阳。

不能回自己的身体去,唐悦是很忧桑的。可是能离周霍白这么近,她又很高兴。

高中毕业,周霍白就出国了,她没有,她选了离家最近的S大。算算,她有七年半……不,三年半没见到他本人了。加上她在异世的一年。

小木桌上摆着干燥的叠好的白毛巾,周霍白把手串摘下来,轻轻放上去。修长的手指解开领带,脱掉西装外套,再一粒一粒的解开衬衫扣子,露出精壮的腰身……

早就飘出来的唐悦,见此扭过头。

他果体什么的,不能再看了。反正能看又不能吃。

吃……唐悦一愣,继而,啊呸,想什么呢你?好竹马是用来远观而不是乱想的……

才怪。不想吃窝边草的兔子不是厉害兔子。何况这草她都垂涎多年了。

等她变回人她就把周霍白给扑了!唐悦握拳给自己加油打气。

等周霍白进了浴室,她直接穿过房门。

唐悦窝成一团,窝在宽大的沙发上,眯着眼盯阳台上绿绿的盆栽。外面的阳光太好,她不能飘出去。

今天周霍白休息,他要是出去,她倒是可以附在手串上跟他出去。可是……

周霍白昨天没有回家洗漱,在公司通宵达旦,到六点才眯了会眼,偏偏她那个熊弟弟,一大清早的就过去烦他,所以拖到现在才回来洗澡。

现在都大中午了,他就喝了杯她弟弟给带的豆浆。

她“唉”了声:“这么拼干什么呢?”

唐和颜那笨小子早上也这么问过他:“霍白哥,你上头不是有很能干的哥哥姐姐继承家业吗?混吃等死都可以了,还用这么拼?”

周霍白当时怎么说的?反问:“你呢?打算继承家业吗?”

“不啊,有我姐呢!”唐和颜挠挠后脑勺,“就是我姐现在这样……只能靠我姐夫了。”

听到熊弟弟这么说,唐悦是很崩溃的,指着他鼻子就吼:“你姐都傻了你还打她主意?不怕她被渣男抱走,老头一死你们全家都被扫地出门?”

可惜她吼的,他们听不到。

反观周霍白那厮,一脸果然,用戴着手串那只手,拍了拍熊弟弟的肩膀。

唐和颜:“?”

飘着的唐悦:“?”

恕她唐悦愚钝,想不明白他拍那两下是什么意思。

3

待在他身边有一个月了,可她从来没有看见过,他回老宅去看看她。

她知道那是唐月,是唐月的灵魂居住在她身体里。她不算她了。可周霍白不知道啊,她变傻了就不管她了吗?

唐悦有些难过。想想又觉得是自己活该,活该得不到他重视。他以前对她那么好,她却……

周霍白洗漱完,穿了一身休闲服出来,头发擦干了,清清爽爽的。看样子是要出去。

唐悦瞄到他左手腕,已经套上那串小叶紫檀,就飘过去,化成一股细烟钻进手串。

周霍白刚打开大门,就看到正举着一只爪子打算敲门的唐和颜。

唐和颜嘿嘿,“哥你要出去?”

“嗯,吃饭。”

唐和颜举起一个大袋子,“一品居的,我刚买的。我姐说你喜欢吃辣,但是看你一早上都没吃什么东西,就没敢点辣的菜。”

就在唐和颜觉得手要举僵了讪讪地想要放下时,周霍白接过那袋饭菜,然后侧过身,“进来吧。”

附身手串的唐悦有点哀怨:臭小子回去写你的作业不好吗?为什么总来打扰你姐的前男友?

对,她和周霍白,不止是青梅竹马,还是初恋兼前任。她甩的他。

想想熊弟弟是带了饭菜来的,唐悦那点不舒服又没了。她现在照顾不了周霍白的胃,有人帮着照顾也好。

周霍白回国后,是自己住的三室两厅,唐和颜来过两次,就自动自发的换了拖鞋,然后走到餐桌前一屁股坐下。一点都没有一年前,刚见到周公子的心虚胆怯,熟门熟路。

周霍白把两荤两素一汤,还有饭盒,都一一摆在餐桌上。

周霍白吃饭的时候没有说话的习惯,唐和颜却是个叽叽喳喳的。附在手串上的唐悦突然有点佩服这个弟弟了。

这熊弟弟是怎么做到一边口若悬河,一边在餐桌上大杀四方的?

后面,她就有点想掐死这熊弟弟。哪壶不开提哪壶!

唐和颜喝了口汤,抹抹嘴,“我觉得吧,我姐不可能会喜欢陆铭萧。”

周霍白早已放下筷子,脸色看似很平静,“你怎么知道?”

“直觉。”

他勾唇,“男孩的直觉?”

唐和颜耳根有点发热,他知道霍白哥这意思,是在讽刺他年纪小不懂事,更多的是不信他说的。

他偷偷瞟了眼坐在对面,举手投足皆是从容淡定的青年。都是家中幺儿,他却比他强多了。

陆铭萧过去那么花心,他真不觉得姐姐会放弃这么优秀的他,转而喜欢一个花心萝卜。

父亲母亲都是痴情人,没道理姐姐会不是。

周霍白没有忘记一点,“呵,她追了陆铭萧两年。”

两年啊,他在国外拼命工作,就为了以后能给她最好的。

她呢?掉头就把等他的约定抛到脑后,去高调追求陆铭萧。让他成了他那个圈子的笑话。

周家小公子,被唐家大小姐抛弃了。

盛京周家,因他蒙羞。

母亲还在电话里哭,当年就不该送他到外公家上小学。

他都没发觉自己的语气很苦涩:“不喜欢她为什么要追?”

唐和颜很懊恼,“这点我也搞不明白,我姐为什么要这么做,”突然,他停止蹂躏自己的头发,抬头,“霍白哥。”

“嗯?”

“我知道哪里怪怪的了。”

小叶紫檀手串上浮现一股细烟,细烟颤了颤,干脆从手串里飘出来,化成一个鹅蛋脸的女生,飘在他们中间。想要听听这熊弟弟的高见。

要是他真敢乱说,她就真掐死他!

去他梦里!

4

“我姐会送花送吃的,赶跑他身边的女人,却没有亲手做过吃的给他!”

不同于别的千金小姐,十指不沾阳春水,唐悦打小就喜欢进厨房,厨艺也越练越好。她要讨好人,就会亲手做吃的给他。

没出国前,经常被投喂的周霍白闻言沉默了一瞬,“你姐给陆铭萧送花?”

唐和颜微愣,重点是这吗?但还是点头:“对啊!”

他哥哥姐姐,他朋友都说她变心了,他也一直没敢问一个问题:“送过百合吗?”

“百合啊,经常。我姐在花店办了一张会员卡,让花店每天都送花过去,周一三五就送百合,一送就是两年。”

虽然还是吃味,周霍白心里悬着的石头一落,笑了,“陆铭萧对百合过敏。”

布和弦
布和弦  VIP会员 外出,找工作,不颓丧了,可不可以啊

甩了竹马之后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