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橙黄绿青蓝紫:红

2019-05-15 19:03:06作者:丙申

我第一次见到红是在韩国红灯区大丘,那个时候我的客户刚跟我签好合同。

一惯是饭后不喝酒的我顺便帮他开车把他送回去,客户坐副驾驶上给我指路。

他让我把车停在了一条灯火透明的马路上,后来我才知道那是韩国著名的红灯区。

一排望过去,全是玻璃门,门内几乎都站着穿的花枝招展衣着暴露的女人。那个时候女仆装制服都还没流行起来,我能认出来最多的就是蕾丝了。

车在路上停着,他看了好久才下车,目标很明确就去了第二扇玻璃门,走之前还很贴心的跟我说。

随便挑,我请。

他说话的语气配上他那张咧开嘴笑着的肥大脸,就好像一个卖猪肉的肥仔在说:这点边腿肉就当我送你了。

我跟他说,我不太懂,你拿定主意就好了。

然后我就见到了红,她和外面的女人不太一样。

她也是笑着的穿着恶俗又省布料的衣服,但是妆化的稀里哗啦的,就算抹掉她的妆容,我也敢说,她是这里所有女人里最丑的了。

而且她脸上有一道疤从耳朵连到嘴角。

我那个客户可能只是单方面想恶心一下我,没见到我诧异的表情他一定比较失望。

说实话我从来不来这种地方,不管是国内国外。

因为我那个爹就是死在妓女肚皮上的,一个很漂亮的女人。

在我很小的时候,大概八岁吧。我还记得当时我在学校上语文课,我妈突然冲进来跟老师说了什么然后就拽着我回家。

回家以后,我还没反应过来,以为不用上学而高兴。

然后我就看到我妈牵着我去厨房拿了把刀冲进了卧室,当着我的面砍了我爸还有那个女人。

她还很平静的跟我说:赵琪凡你这辈子要因为有这样一个爹而耻辱。

她完全没意识到我只有八岁。

事情发生一个星期以内,我妈动用了一切手段让我爹净身出户了。

她一直在我面前说。

男人就是贱,妻不如妾,妾不如偷,自古以来都是。

你以后要是跟他一样我就不认你这个儿子。

后来我妈跟我说,那个男人没有了钱连妓女都懒得搭理他,活的很惨,以至于最后死在妓女床上。

可能你们会疑惑一个大男人没了钱还能挣,怎么可能会很惨。

我只需要说,他在没有离婚以前,也是一个非常有名的公众人物。出了事我妈第一时间联系了好几家报社媒体,等所有事解决完了以后,他已经相当于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了。

其实他对我很不错的,但是我从那以后就没喊过他爸,我觉得他很可怜也很可悲,被女人玩弄鼓掌之中,不管是他外面的女人还是我妈。

毕竟我妈说:当初医院我里生的那个是个丫头,老头子先前说了,生了带把的再结婚。

我原先可是独子。

好了不扯太远,我们继续说红。

她带我去了一间房间,跟现在的168一晚上的宾馆差不多。

我进去就坐在了整个房间里唯一的椅子上掏了根烟。

她见我不说话,就自己站在我面前脱衣服了。

我当时还是觉得她真的有点不符合我的审美,再者我也不想在这个天高皇帝远的小国破了戒。

我跟她说,讲个故事吧!我喜欢听真实的,听舒服了钱不会少。

她迟疑了一会儿,以为我在跟她玩剧情,不过后来还是相信了。

她跟我说,今年她才17岁,说实话我看不出来。

我第一眼还以为她37岁。

她12岁的时候妈妈得了结肠癌,没熬过一个冬天就死了。爸爸娶了新妈妈,新妈妈第一年对她挺好的,但是第二年的时候就带了两个女孩子到家里来,跟她差不多大。

原来,继母当初嫁过来答应她爸爸是不带孩子过来的,后来看到她对自己女儿很好就放心让她把自己的两个双胞胎带回家偶尔照顾几天。

一开始是一个月来两天,慢慢的就是半年来两个月,再后来就是一年来半年。

最后不用想就是全住在一起了,一开始她也觉得多了两个玩伴挺高兴的。

她跟继母的关系很好,跟两个妹妹关系也很好。

她说好的时候我实在是不相信,因为她那个要吃人的眼神差点把墙烧穿了。手死死拽着所剩无几的布料好像要吃了谁。

这个时候,一般就该有继母陷害女主,继母的两个女儿欺负女主的剧情。

就跟灰姑娘的前半部差不多的剧情。

我寻思着这姑娘演技挺好的,这里我就忍不住把心里想的话给说出来了。

红楞了一下,表情立马恢复先前的谄媚。

她说:以前的客人都喜欢听这样的,如果不喜欢她再重新说。

然后我就看到她一直盯着茶几上的烟盒子,我允许以后她才笑了笑自己拿了一根点上。

她说,妈妈去世以后,她爸爸几乎就没管过她了,一整年都是混在酒桌上。

后来渐渐恢复以后试着跟她谈,希不希望再有个妈妈。

红提出的唯一一个要求就是不能有孩子,就算有也不能跟他们生活在一起。

她没想到,那个女人温柔知礼,来了以后她爸爸就变了一个样子。

她没想到才一年,她生母就完全消失在她们家里。而且不是那个女人的意思,是她爸爸,她爸爸认为死了的人就过去了,他应该和那个女人重新开始。

然后她看着她爸换了房子,和她外婆失去联系,对她也渐渐没了耐心,甚至让那个女人的双胞胎和他生活在一起。

她继母不小心小产了两次以后,对她就没以前那样好了。

我在这里问了她,你继母小产是你动的手吧!

她没说只是笑了笑,吐了口白烟继续说。

15岁的时候就算她夜不归宿都没人管了,她离家出去去找她外婆,发现她外婆已经去世了很多年。

我摁掉手里头的烟又问她。后来发现你外婆和你妈妈的死其实是你爸爸做的?

她摇摇头,笑着说。老板你真会想故事,想的比我自己的故事还有看头。

后来她回去的时候,他爸把她打了一顿不愿意再出钱让她读书,把她托付给一个朋友带去工厂打工。

她说她走的那天,她们一家四口站在门口连送都没送一下。

路上的时候,她发现有些不对劲。她想逃跑被那个人抓了回去,醒过来的时候脸上就有了这条疤。

这个时候门外有人敲门说有人在等我,看来我那个客户已经完事了。

我取下脖子从小带着的戒指拍在桌子上跟她说。

如果你承认你那继母流产是你动的手,这戒指就归你了。

我见她正要说是,顺便提醒了一下她。

这戒指从我父亲辈传下来,已经十六代了,市价差不多八百万美元。

红顿了一下,说了是。

我把戒指扔给她,临走前跟她说。

不好意思,我也骗你一下,这戒指没那么值钱。

作者有话说:本文由真实故事穿插改编。

丙申
丙申  VIP会员 我自个儿写自个儿的

红橙黄绿青蓝紫:红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